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6章 内城轰动

第196章 内城轰动

        啪!啪!啪!啪!啪!

        ……

        段凌天走到佟丽的面前,一脸冷漠,又跟上两次一样,抬手就将佟丽打成了猪头。

        佟丽的一双眸子,不带任何感情,闪烁着阴冷,盯着段凌天。

        她已经将段凌天恨到骨子里去了!

        佟丽原以为,段凌天甩了她十几个耳光应该就算完了。

        很快她就意识到,这一切都还没完!

        “佟大小姐,我真没想到,你心肠竟那般狠毒,竟然用那么残忍的手段将唐果杀死……我很好奇,你和她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她打你了?骂你了?”

        段凌天凝视着佟丽,语气平静,一字一句问道。

        佟丽仇视着段凌天,肿胀的嘴巴微微挪动,口齿不清道:“谁让那个贱人不识趣,让我下不来台……那个贱人就该死!”

        言语间,丝毫没有悔意。

        “就因为这个,你就将她折磨致死?”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沉声问。

        佟丽似乎也意识到了段凌天压抑的怒意,连忙闭上了嘴巴,她的心里忐忑无比,生怕段凌天一言不合就将她杀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多次见识了段凌天的手段,知道这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什么都不怕的疯子!

        就连她的表哥五皇子,段凌天似乎都毫不畏惧!

        “我在想,你这一身修为,留下来,估计也只会祸害更多的人……倒不如……”

        段凌天目光落在佟丽的丹田处,喃喃自语。

        “不,不……”

        听到段凌天的自语,佟丽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连忙后退。

        只是,她又怎么可能在段凌天眼前逃掉。

        轰!

        段凌天一掌拍出,落在佟丽的丹田上。催动元力,轰入其中,将佟丽的丹田绞得支离破碎。

        “啊!”

        佟丽凄厉惨叫出声,本就肿胀起来的面容,透露出狰狞,疼得身体剧颤的同时,不忘仇恨地盯着段凌天。

        轰!

        终于。剧痛之下,佟丽再也站不稳。轰然倒地。

        她的双眸,透露出腥红之色,流露出嗜血的仇恨。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废掉一个人的丹田,比杀了他更痛苦!

        “哼!”

        段凌天冰冷的目光,掠过佟丽,随后才转身,往饭堂之内走去。

        所过之处,看热闹的一群学员。纷纷让路,目露敬畏。

        就算是那些高年级学员,如今看着段凌天,心里也是一阵毛……

        元丹境二重的薛浪,就这样被这段凌天废掉了!

        这个段凌天,太可怕了!

        一顿饭下来,安静无比。

        萧禹、萧寻和田虎。似乎都能理解段凌天如今的心情,并没有插嘴。

        直到差不多吃完,萧禹才叹了口气,劝道:“段凌天,别太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你帮唐果。也是好心。而且,就算当时你没有插手,以佟丽那狠毒的性格,唐果也不会有好下场。”

        “放心,我没事。”

        段凌天摇了摇头。

        虽说如此,但下午的时候,段凌天却也没有修炼。反而是躺在演武场一侧的大树上,起呆来。

        而与此同时,段凌天废掉薛浪、佟丽丹田的事,也如飓风般席卷了整个圣武学院……

        当然,所有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对薛浪和佟丽都没有任何怜悯,都觉得他们活该!

        皇城,城卫军营地。

        轰!

        一声巨响,在营地正中的大营中传出,却是一个身穿轻铠的壮硕中年人,暴怒之下,一掌将身前的桌子拍碎。

        嗖!

        下一刻,在报信之人骇然的目光中,壮硕中年人化作一道残影,瞬间掠出了大营,策马离开了营地。

        很快,他就进入了一座宽敞的宅院。

        “浪儿!”

        人没到,壮硕中年人的声音,就宛如炸雷在宅院中响起。

        “老爷,你要为浪儿做主啊……浪儿这一生,彻底被段凌天那个小畜生毁了!”

        壮硕中年人刚走进一个宽敞的房间,房间里的中年妇人开口了,声音中夹杂着悲凄和愤怒。

        “爹。”

        躺在床上的薛浪看到壮硕中年人,一脸凶狠和狰狞,“我要那段凌天死,我要他死!”

        “浪儿,你放心,爹向你保证,但凡爹还剩下一口气,那段凌天就活不过明日!”

        壮硕中年人,也就是城卫军统领薛禄,脸色阴沉如水。

        “浪儿,你好好休息,爹这就去为你报仇!”

        薛禄来得快,去得也快,宛如化作了一阵风。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

        段氏家族,也得知了圣武学院传回来的消息。

        刚认祖归宗没多久的段凌天,将那城卫军统领薛禄的独子给废了?把那五皇子的表妹给废了?

        段氏家族高层,听到这个消息后,只感觉头皮麻。

        大殿之中,一片死寂。

        “大长老,此事……”

        族长段如火一脸苦笑,那个侄子,还真是惹祸的主,跟他爹当年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段如风当然虽说也是放荡不羁,却也没有如此肆无忌惮。

        这个段凌天,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的主。

        “为了家族的未来,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

        大长老段振那一双浑浊的眸子,掠过精光,直接开口。

        “不错,那个薛禄,不过就是一个城卫军统领,元婴境九重而已……我们段氏家族难道还怕了他不成?”

        一个段家长老赞成道。

        “段凌天对我们段氏家族意义非凡,一定要保住他!”

        其他的长老也达成了共识。

        “那个薛禄倒是小问题,只是,他身后的那位,却是有些难缠……”

        段如火皱了皱眉,有些顾虑。

        “再难缠,也就是一个半步虚境,难道我们段氏家族还怕了他不成?”

        段振目露凶光,声音中充斥着寒意。

        五皇子府邸。

        宽敞的房间里,五皇子望着床上那已经睡过去。泪痕却未干的女子,脸色一沉。

        旋即转身走出了房间。

        “殿下,那个段凌天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废了丽小姐的丹田,这可是毁了丽小姐的一生啊!”

        白眉老人双眸一凝,其中隐约闪烁着杀意。

        “看来,这个段凌天。是真的没将我放在眼里。”

        五皇子眼中掠过一丝慑人的寒意。

        身为赤霄王国帝皇之子,五皇子有着属于自己的高傲。平时,就算是皇城三大家族的族长见到他,一样要礼敬三分。

        如今,被一个少年欺负到头上,他的愤怒,几近到了极致!

        “殿下,可需要我去将他处理了?”

        白眉老人恭声问。

        “你现在去了也没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薛禄应该已经去了。段氏家族的人,也必然去了……以段凌天如今展现出来的武道天赋。段氏家族是不会轻易让段凌天出事的。

        五皇子眼中,掠过一丝睿智的光泽。

        白眉老人闻言,恍然大悟,如果段氏家族的人在,他确实不可能杀死段凌天。

        “哼!便看今日,那段凌天是否能逃过一劫……若他逃过了,过几日由白老你亲自出手。我就不信杀不了他!”

        五皇子的嘴角上,泛起一抹冷笑。

        接着,他又叹了口气,“这件事,你找人去那平阳郡郡城通知我那舅舅吧……”

        “是。”

        白眉老人应声离去。

        原本平静的皇城内城,随着一整队浩浩荡荡的将士列队整齐走出。彻底轰动了。

        整齐的队伍,浩浩荡荡,足有上千人。

        而这些人前面,一个壮硕中年将领,策马而出,眉宇间充满了煞气。

        “是城卫军的人!”

        “出什么事了?城卫军统领薛禄大人竟然亲自出马!”

        “不知道。走,跟上去瞧瞧。”

        ……

        在一群城卫军将士的身后。不少人因为好奇而跟了上去。

        最后他们才现,这一支队伍,竟然停在了圣武学院的大门口,将整个圣武学院大门堵得严严实实,只剩下一条通道,重兵把守。

        “听说薛禄统领的独子也是圣武学院的学员,难道是他出事了?”

        “能让薛禄统领带着上千城卫军将士前来,看来这件事闹得不小。”

        ……

        一些旁观之人,忍不住猜测。

        圣武学院,演武场一侧的大树上。

        “嗯?”

        段凌天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圣武学院大门口方向,隐约觉得那边似乎噪杂了起来。

        摇了摇头,他没有理会,继续闭目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

        “段凌天!”

        一道声音传来,让段凌天如梦惊醒,这才现萧禹和萧寻一脸阴沉站在树下。

        “怎么了?”

        段凌天疑惑问道。

        “段凌天,那城卫军统领薛禄带着上千城卫军现在就守在圣武学院大门口,估计是等着你离开……要不然,今天你就别回去了。”

        萧寻脸色难看无比。

        “薛禄?”

        段凌天眉头一动,中午吃完饭的时候,他就从田虎的口中得知了那个薛浪的背景。

        知道薛浪就是那什么城卫军统领薛禄的独子。

        而且,薛禄还是元婴境九重武者。

        不过,他也不在意,那薛禄如果真的惹恼了他,他直接一道蚀骨铭纹丢过去,让城卫军换统领。

        “他倒是看得起我,带了这么多人。”

        段凌天的嘴角上,泛起了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