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5章 再废丹田!

第195章 再废丹田!

        段凌天现在虽然在笑,但在场之人,却都可以感觉到段凌天笑声中蕴含的无尽怒意。

        “不错,薛浪大哥就是我的靠山……怎么样,怕了吧?”

        佟丽冷声回应,此时此刻的她,丝毫不惧段凌天。

        薛浪,是她表哥五皇子昨天介绍给她认识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在圣武学院能有个靠山,可以无惧这段凌天。

        而薛浪,也确实没让她失望,每次提及段凌天,薛浪都是一脸不屑,没有将段凌天放在眼里。

        这让她感觉到自己的靠山很硬,绝对不是段凌天所能动摇的。

        “看来……佟大小姐你这次是又想要长长记性了。”

        段凌天赤红色的眸子,陡然阴冷了下来。

        “段凌天,我知道你现在突破到了元丹境,可你就算突破到元丹境又如何?薛浪大哥他可是元丹境二重的强者!”

        佟丽哼哼说道,言语之间,对段凌天极为鄙夷。

        薛浪听到佟丽的话,本就倨傲的脸色,更是傲了几分,一双眸子,居高临下俯视着段凌天,“段凌天,我听小丽说,你以前打过她?”

        “不错。”

        段凌天双眸微冷,看着薛浪的目光,不带任何感彩。

        薛浪听到段凌天随意的回答,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喝斥道:“你现在跪下,给小丽磕头道歉,兴许我会看在段氏家族的面子上,不予追究……否则,就算你是段氏家族的嫡系子弟,我今天也要好好教教你应该怎么做人。”

        “磕头道歉?你,确定?”

        段凌天声音一沉,一刹那间,空气仿佛都被他影响,冷了几分。

        “跪下!”

        薛浪怒目以对,冷喝一声。

        与此同时。在薛浪的右手上,元力缓缓逸散而出,缠绕掠动……

        仿佛随时都可能对段凌天出手!

        “不跪又如何?”

        段凌天面露嘲讽,不屑地扫了薛浪一眼,动辄让人跪下,这个薛浪,真以为他是赤霄王国的皇帝陛下不成?

        别说只是一个薛浪。就算真是那赤霄王国的皇帝亲临,也不可能让段凌天下跪。

        “不跪?那我就只好帮段氏家族好好教教你做人之道了。”

        薛浪冷笑。跨前一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马上滚出我的视线……否则,就算你是那什么城卫军统领之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段凌天双眸转动,弥漫着阴冷的光泽,凝视着薛浪。

        若是这薛浪不知道知难而退,那就莫怪他出手狠辣了!

        唐果的死,让段凌天心中的怒火燃烧、积蓄到极致,如今已经有压制不住的趋势……

        随时准备爆!

        这个薛浪如果真的要撞到枪口上来。那也只能怪他自己倒霉了。

        “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手下不留情。”

        薛浪脸上的冷笑更甚,看着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薛浪大哥,我要他死!”

        佟丽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好像化作了导火线。

        一刹那。薛浪精神为之一振,目光一冷,身形掠出,好像化作了一只大鹏,俯冲而落,直掠段凌天的所在。

        他有心在佟丽面前卖弄。所以,一出手便是全力施为!

        在他头顶之上,三十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随着他身形动荡,奔腾而出,气势如虹。

        “白痴!”

        面对来势汹汹的薛浪,段凌天目光一冷。手从腰上带过,紫薇软剑掠出。

        残血铭纹!

        刹那间,在紫薇软剑的剑身上,掠出了一道血光。

        血光凝聚成形,最后化作了一轮血月,对着薛浪就迎了上去……

        嗡!

        血月度极快,刹那间就到了薛浪的身前。

        “不!”

        薛浪本来遍布冷笑的脸颊,刹那间化作惨白,瞳孔一缩,惊喝一声。

        此时此刻,他也察觉到了这一道血月上蕴含的力量,绝非他所能抗衡……

        这是铭纹的力量,让他心悸、胆寒!

        “是攻击铭纹!”

        一些眼尖的学员,忍不住惊呼出声。

        噗!

        一轮血月升空,飞掠而出,好像切豆腐一般扎入了薛浪的丹田所在,直接绞了进去。

        “啊!!”

        伴随着一声让人心悸的凄厉惨叫,薛浪前冲的身体,在虚空中一颤,笔直坠落而下。

        轰!

        灰尘弥漫。

        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的薛浪,刹那间好像变成了一只死狗,躺在那里,大口喘着粗气。

        他挣扎着取出一枚金创丹付下,脸色缓和了几分。

        只是,当他试探着去感应丹田内的元力时,却是现,丹田内空空如也。

        “丹田……毁了?”

        薛浪瞳孔一缩,神情激动,目露疯狂看向段凌天,冷喝道:“段凌天,你竟然废了我的丹田,你竟然废了我的丹田……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

        面对薛浪的威胁,段凌天目光平静,就好像刚才生的事,丝毫不值一提一般。

        而此时此刻,围观的一群学员,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方才闹腾了起来。

        “天啊,段凌天竟然直接废了薛浪的丹田。”

        “丹田被废,薛浪这一生算是彻底毁了!”

        “为这样一个女人强出头,毁掉了自己的一生,值得吗?”

        “没想到,段凌天竟然有那么可怕的铭纹,元丹境武者在那道铭纹之前,就好像纸糊的一般。”

        ……

        一个个学员,目瞪口呆。

        薛浪,六年级学员,元丹境二重的存在,就这么被身为一年级学员的段凌天给废了!

        “果然……”

        相对于这些学员的震撼,萧禹、萧寻和田虎,却是好像早就猜到了这一幕一般。

        他们记得,当初那元丹境三重的苏同,曾经的苏氏家族年轻一辈第一人。也是这样被段凌天废掉了丹田。

        当时,段凌天用的是同一种铭纹。

        眼前的一幕,和当初的一幕,何其相似。

        他们相信,如果苏同的那件事没有被圣武学院压下,而是传遍了整个圣武学院……

        今日,薛浪绝对不敢在段凌天面前如此叫嚣!

        薛浪的作为。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

        佟丽看着痛苦得在地上不断翻滚的薛浪。一时间也懵了,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薛浪可是元丹境二重武者……

        是他表哥给她找来的靠山!

        薛浪的死活,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薛浪倒下以后,就没有人再挡在她面前,为她拦住段凌天了。

        佟丽脸色惨白,开始往后退,现在,她只希望能在段凌天反应过来之前。离开这是非之地。

        “怎么,佟大小姐,这薛浪好歹也是为你出头才落得这般下场,你这就打算自己一个人跑了?”

        佟丽的小动作,段凌天自然看到了,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语气间尽显讽刺。

        段凌天这一句话。毫无意外的在围观的一群学员中引起了轰动。

        “薛浪太可悲了,为了这个佟丽被废了丹田,佟丽不只不关心,还想丢下薛浪逃跑……”

        “其实不奇怪,这个佟丽能对唐果下那样的狠手,足以说明她心如蛇蝎。又怎么可能会去管别人的死活。”

        “我都替薛浪感到不值了,这么一个女人,就应该让段凌天教训!”

        ……

        段凌天话音一落,佟丽的身体就僵住了,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了。

        如今,周围的议论,让她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哈哈……哈哈……”

        薛浪听到周围的议论声。挣扎着抬头看了佟丽一眼,现佟丽果真是准备开溜后,他突然大笑了起来,恍若癫狂,一边笑,一边吐血。

        吐完几口,昏死了过去。

        明显气得不轻。

        “段凌天,你若敢动我,我表哥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如果你识相,就让我离开,兴许我会向表哥求情,留你一具全尸!”

        佟丽看向段凌天,眼中露出惊惧的同时,不忘威胁段凌天。

        “是吗?”

        段凌天迈步而出,走向佟丽,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你……你不要过来!”

        佟丽后退两步,有些惊慌失措。

        同一时间,在饭堂阁楼上,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人站在那里,遥遥地看着饭堂外的一幕。

        “院长大人,我们若是再不制止,这个佟丽,恐怕不会有好下场。”

        如今开口之人,正是其中的灰衣老人,也是圣武学院的副院长展雄。

        展雄对身边的中年人毕恭毕敬。

        在圣武学院,能让展雄如此恭敬对待,乃至称之为院长大人的人,也就只有圣武学院那位神龙见不见尾的院长。

        “你觉得我们制止有用?以段凌天如今展现出来的的仇恨,我们就算前一刻能制止,后一刻他估计又出手了……难道我们还能时刻跟在这佟丽身边保护她?”

        中年人摇了摇头,一脸云淡风轻,“而且,这个佟丽的所为,你刚才也听说了。那个唐果,再怎么说也是我圣武学院的学员,她竟然那般残酷将其杀死,简直人神共愤!”

        展雄恍然,目光平静看着事态的展,半响才咽了口唾沫,心里暗道:“这个段凌天,不会把佟丽给干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