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8章 千钧一发

第188章 千钧一发

        “段凌天,如何,你现在是否怕了?”

        段如雷的一双眸子之间,夹杂着几分戏谑,仿佛想要看到段凌天惊惧的神情。

        “怕?”

        面对段如雷的询问,段凌天双眸微凝,淡淡一笑,“我为何要怕?”

        “哼!”

        段如雷声音冷了下来,“死到临头,你还敢嘴硬!我就跟你挑明了,这里是我的私人宅院,包括枯老和那三位在内,都不是段氏家族的人……所以,你别以为他们会顾念你是段氏家族的嫡系子弟,而手下留情!”

        “所以说,我今天必死无疑,是吗?”

        段凌天语气平静,在旁人看来,他就好像是将生死置之度外,毫不在意。

        “你知道就好。”

        段如雷脸上铺上了一层冰霜,冷笑道:“现在,你是否后悔杀死了我儿?”

        “如果我说后悔,难道你就会放过我?”

        段凌天反问,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

        “自然不可能!今日,无论如何,你都必死!”

        段如雷目光一寒,道出了必杀段凌天之心。

        “那不就行了?我后悔是死,不后悔也是死,那我为何要后悔?或许,我段凌天一生也会有遗憾,也会有后悔的一刻……但是,杀死你儿段凌兴,我却是从来没有后悔过……过去不后悔,现在不后悔,以后同样不后悔!”

        段凌天目光如剑,凝视着段如雷,不卑不亢。

        “好,好……”

        段如雷怒极反笑,“不愧是段如风的儿子,果然有他当年的风范!”

        接着,段如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段凌天,“我听我那外甥说,你如今一身修为已经步入了元丹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天似乎才十八岁……十八岁的元丹境,论天赋,简直比你爹当年还要妖孽、逆天,只可惜,今日,却要死在这里!”

        显然。段如雷也从段荣的口中,得知了今天早上在圣武学院生的事。

        段凌天。以元丹境修为,击败圣武学院曾经的第一天才徐青。

        “十八岁的元丹境?”

        段如雷身边的青衣老人,难得开口,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一双眸子,更是闪烁着妖异的光泽,“如此天赋,别说是赤霄王国,就算是放眼青林皇国年轻一辈。恐怕也称得上是顶尖……可惜了。”

        “不过,我这一生,能杀死如此妖孽之才,也算是一场造化。”

        青衣老人的嘴角,逐渐扶起了一抹冷意。

        在他的身上,一丝丝诡异的气息,延伸而出……

        这股气息。第一时间就被段凌天敏锐的精神力反应到了,让他双眸再次为之一凝,“半步虚境!”

        现在,他终于可以完全确认,眼前的这个老人,就是半步虚境强者!

        “你知道半步虚境?”

        青衣老人听到段凌天的话。略微有些惊讶,一双妖异的眸子,闪烁着戏谑的光泽,“看来,你这个小子也不简单……也是,能操控两个元婴境七重武者,想来也是有些手段。”

        “什么时候。半步虚境的存在,也给人当走狗了?而且,还是给一个淬体境九重的废人当走狗!”

        段凌天嘴角浮现冷笑,嘲讽道。

        青衣老人还没有什么反应,段如雷的脸色却已是大变,“段如雷,莫要信口雌黄,挑拨我和枯老的关系……枯老是我的座上宾,我向来待他如长辈!”

        “小子,任由你舌灿莲花,也是浪费唇舌……如果我是你,或许会跪地求饶,给二爷磕上几个响头,兴许二爷心情一好,会留你一具全尸。”

        青衣老人也不羞恼,声音平静,却暗含着摄人的寒意。

        这一刻,他就好像化身为生死判官,而段凌天,只是一个等待他判决的凡人。

        “跪地求饶,全尸?”

        段凌天嘴角冷笑更甚,凌厉的眸子,落在段如雷的身上,“让我向他磕头求饶?老家伙,你是不是老到连脑子都不灵光了?他一个废人,受得起吗?他一个废人,配吗?”

        “段凌天!”

        段如雷面色赤红,勃然大怒。

        这些年来,他虽然没有了一身修为,可在段氏家族的地位,却也是举足轻重,谁敢在他面前直呼他为废人?

        如今,这段凌天,一口一句废人,彻底激怒了他!

        “枯老,麻烦了。”

        段如雷深吸一口气,眼中杀意掠过,看向身边的青衣老人,也不再打算和段凌天多费口舌。

        “兴儿,为父马上就要为你报仇了。”

        段如雷冰冷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仿佛已经看到了段凌天横死当场的一幕。

        “你们三人,对付这两个元婴境七重,这个小子,我亲自处理……十八岁的元婴境,小子,我这一生,永远都会记住你的,你将是死在我手里的第一个绝世天才!”

        青衣老人脸色阴沉如水,对围住段凌天、张谦和赵刚的三个老人下令,旋即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其间充满了戏谑。

        “是!”

        三个老人对青衣老人毕恭毕敬,听到命令,身形一动,瞬间扑向了张谦和赵刚。

        三千头远古巨象虚影,奔腾而出!

        张谦和赵刚目光一凝,也只能和这三个势均力敌的敌人战在了一起。

        对方毕竟人多,他们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青衣老人,缓步走出,走向了段凌天……

        “小子,你马上就要死了,难道你就不怕吗?”

        青衣老人每踏出一步,眼中夹杂着的戏虐光泽就加深一分。

        “如果我怕,难道你就会放我一条生路吗?”

        段凌天冷笑,就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青衣老人……

        “找死!”

        察觉到段凌天异样的目光,青衣老人脸色一变,恼羞成怒,铺天盖地的杀意,在他身上升腾而起。

        “这段凌天,竟敢激怒枯老。”

        段如雷看到这一幕,嘴角泛起冷笑。

        “老家伙。难道你真以为你能杀死我吗?”

        段凌天看着怒到极致,意欲对他出手的的青衣老人,目光平静。

        “少故弄玄虚!”

        青衣老人一脸不屑,身形一动,迈步而出。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

        段凌天脚下一颤,元力暴涨,飞后掠。爆喝一声,“聂伯伯。你还打算继续看戏吗?”

        青衣老人一愣,顿住脚步。

        而那段如雷,眉头也不由皱起……

        “你这小子,本来还想让你多吃些苦头,让你以后不敢乱来……没想到,竟然让你给现了。”

        伴随着一道有些无奈的爽朗笑声,一道身影,从宅院之外掠入,轻飘飘落在了段凌天的身前。将段凌天护在了身后。

        这是一个中年人,浑身上下,透露出霸道无匹的气息。

        正是神威侯聂远!

        段凌天嘴角微微弯起,噙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早在段如雷和青衣老人出现没多久,他就现了隐藏在一侧的聂远,这也是他后来能始终保持一脸云淡风轻的原因……

        他心里清楚,有聂远在。他死不了!

        “将军!”

        张谦和赵刚拉开了和三个对手的距离,看向聂远,恭敬行礼。

        “神威侯!”

        段如雷脸色一变,他是知道段凌天的父亲段如风当年和这神威侯聂远的交情,一时间,他的心里。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但很快,他又缓了口气。

        神威侯也就是半步虚境的存在,实力和枯老相当……

        他们这边,还是稳占胜算。

        “你就是神威侯?”

        青衣老人的目光,落在聂远的身上,隐隐夹杂着几分邪异,“早就听说神威侯聂远实力惊人。乃是半步虚境的存在……今日,老朽就向神威侯讨教几招!”

        聂远淡淡看了老人一眼,“你要向我讨教,我自然奉陪……只可惜,你今天的对手,却不是我。”

        随着聂远话音一落,他动了。

        嗖!

        段凌天只感觉眼前一闪,聂远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轰!轰!轰!

        那三个元婴境七重的存在,尽死!

        段凌天忍不住瞳孔一缩,望着好像在刹那间又回到原地的聂远,心里震颤。

        就刚才聂远施展的手段,距离那真正的虚境,明显只是一步之遥……

        看来,他的这位聂伯伯,武道天赋也是极高。

        “你……已经到了那临门一脚?”

        青衣老人本来还在疑惑聂远刚才的话,如今看到聂远施展的手段,脸色大变。

        就算是半步虚境,实力或多或少也是有些区别的。

        相比于他,聂远无疑走得更远,只差临门一脚,便是真正的虚境,也就是窥虚境!

        呼!

        而几乎在青衣老人脸色大变的同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潜入,落在了聂远的身边。

        来人身材高大,一身黑色劲装,脸上被一层鬼王面具覆盖,看不清容貌……

        段凌天脸色微变。

        他竟然丝毫察觉不到此人的存在!

        只有一个可能。

        此人,乃是窥虚境强者!

        真正的虚境强者!

        下一刻,更让段凌天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前一刻还在张牙舞爪的老人,在鬼面人出现的刹那,脸色煞白,毫无血色,更是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瑟瑟抖。

        “……领。”

        老人的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恐惧,那是源自内心的恐惧,源自灵魂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