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5章 赤北五虎

第185章 赤北五虎

        对于田虎的询问,段凌天只是淡淡一笑回应。

        他的力量,在旁人眼中,确实只有元丹境武者才能施展出来……

        对此,他也没有多作解释。

        毕竟,这也关乎到他修炼的功法九龙战尊诀。

        那是他最大的秘密。

        一旦泄露,必将遭来灭顶之灾!

        段凌天如今只是修炼到九龙战尊诀的第二变狂蟒变,就可以感觉到这套功法的逆天。

        可以想象,若是九龙战尊诀暴露在人前,就算是那些真正的虚境强者,恐怕都会动心。

        很快,段凌天就和田虎分开,直接去了课室。

        课室里,除了司马长风以外,十七个学员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只差段凌天一人。

        “老师。”

        段凌天来到课室门口,对司马长风歉然一笑。

        司马长风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进来吧。”

        段凌天这才进去坐下。

        “段凌天,你以前虽然来得晚,却也是从不迟到的……老实交代,是不是昨晚干了什么坏事,今早起不来了?”

        萧寻就坐在段凌天的后面,将脑袋凑过来,坏笑道。

        “你这家伙,脑子里就只有这些东西吗?”

        段凌天白了萧寻一眼,没好气道。

        很快,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中午下课,段凌天、萧禹和萧寻走在去饭堂的路上,所过之处,许多的学员都在对他们行注目礼……

        “我们脸上有花吗?”

        萧寻看向段凌天和萧禹,问。

        “反正你和段凌天的脸上是没有,我脸上有吗?”

        萧禹也感到奇怪,这些人这样看他们干什么?

        “你脸上也没有。”

        萧寻看了萧禹一眼,一本正经道。

        如今三人之中,恐怕也只有段凌天能保持淡定,毕竟,他知道原因……

        “那就是段凌天。年仅十八岁,就步入了元丹境的一年级学员!”

        “我靠!不会吧?一年级学员,元丹境?”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两个学员驻足看向段凌天,窃窃私语。

        因为距离不远,他们的声音倒也都被萧禹和萧寻听到了,两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原来这一路上那么多人行注目礼。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脸上有花,那些人是在看段凌天!

        “段凌天……你。突破到元丹境了?”

        萧寻和萧禹脸上都充满了愕然,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泽。

        这也太夸张了!

        段凌天淡淡一笑,保持沉默。

        “我靠!你不会真的突破到元丹境了吧?还有,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知道你突破到了元丹境,而我们却不知道?难道是你早上迟到去干了什么?”

        萧寻爆了句粗口,一连串问题问了出来。

        萧禹虽然没说完,但一双眸子,也是紧紧盯着段凌天。

        “一会儿见了田虎,你们自己去问他吧。”

        段凌天耸了耸肩。有些无奈。

        饭堂中,段凌天三人刚坐下,田虎就来了。

        萧禹和萧寻,自然是免不了向他问……

        很快,在田虎一番声色俱备的叙说下,萧禹和萧寻也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们没想到,段凌天今早迟到。竟然是因为徐青。

        徐青,他们自然知道是谁,那是圣武学院二年级学员,也是段凌天出现之前,圣武学院公认的第一天才。

        “段凌天,你这家伙。抢了那徐青第一天才的名头也就算了,还当众让他惨败,以后他在这圣武学院,可就注定处处低你一头了。”

        萧寻摇头,心里也有些震撼,没想到段凌天这么彪悍,把那徐青都干翻了。

        当然。他更震撼的还是段凌天的修为……

        年仅十八岁,步入元丹境!

        只是想想,他就有些头皮麻。

        段凌天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我当时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咄咄逼人。”

        “也是他活该。”

        田虎一脸幸灾乐祸。

        萧禹看着段凌天,目光复杂,不知何时,嘴角噙起了一丝苦涩。

        如今,他距离凝丹境七重尚有一步之遥,而段凌天,却已经步入元丹境了……

        虽然,他早已无意和段凌天攀比,但心里还是有些怅然。

        “对了。”

        突然,田虎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段凌天,脸色略微有些凝重了起来,“段凌天,我听说那徐青的来历不简单,乃是我们赤霄王国麾下十八郡之一祁连郡郡守之子。”

        “郡守之子?”

        段凌天眉头一掀,想起今早的一幕,他恍然大悟。

        今早,徐青手中本无剑,后来明显是从纳戒中取出……

        当时段凌天还有些惊讶,那徐青竟然有纳戒。

        而且,那柄剑也是七品灵器。

        如今知道徐青的身份,他就释然了。

        郡守之子么?

        段凌天双眸微眯……

        赤霄王国,一共也就十八郡。

        而他,先是斩断了那燕山郡郡守之子裴三的一条胳膊。

        随后,又接连两次将那平阳郡守之女佟丽打成了猪头。

        现在,又得罪了祁连郡郡守之子徐青。

        十八个郡守,他就间接得罪了三个。

        在萧禹三人略显担忧的目光下,段凌天无所谓一笑,“你们这是干什么?别忘了我早就得罪了一个郡守,那平阳郡郡守之女佟丽可是恨我入骨,而且,她更是五皇子的表妹!相比之下,这个徐青倒是算不了什么了。”

        萧禹三人这才想起,这家伙就是一个惹事的主,纷纷摇头苦笑。

        “其实也没什么,那徐青自己咄咄逼人,你只是击败了他,并没有伤他,那祁连郡郡守应该不至于这么小气。”

        萧寻微微一笑。缓解气氛。

        萧禹和田虎都赞成点头。

        至于段凌天,则是不以为意……

        祁连郡郡守?

        他连三皇子、五皇子那样的皇室贵胄都不惧,又岂会惧一个小小的郡守!

        此刻,整个饭堂,几乎都充斥着段凌天今早展现出元丹境修为,击败徐青的事……

        段凌天,又一次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段凌天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这种被人当猴子看的感觉,随便吃了点饭菜。就离开了饭堂,到演武场一侧的大树上修炼去了。

        饭堂阁楼上。

        一身灰袍的老人,如今也是一脸愕然,“那个小家伙,竟然突破到元丹境了?”

        傍晚时分,圣武学院大门口,段凌天和萧禹、萧寻分道扬镳。

        一出大门,他就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他。

        其中两人,是他手下的张谦和赵刚。

        另外的五人。却是陌生人。

        不过,这些人的实力,连元婴境都没有……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迈步走进了偏僻的小巷子。

        这条小巷子里,已经相继死了不少人。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想要杀段凌天的人。

        段凌天刚进入小巷子没多久。就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道道凛然的风声……

        一瞬间,五个中年人就将他团团围住。

        段凌天现,如今这五人看向他的目光,隐约夹杂着几分贪婪,明显是有所图谋。

        “看来,这些人是受人之托。收钱办事。”

        段凌天心里一动,有所猜测。

        想到这里,段凌天看向五人中的为之人,这是一个脸带刀疤的中年汉子,面容狰狞,一看就不是善类,“你们应该是收钱办事吧?那人出多少钱。我出双倍。”

        听到段凌天的话,包括刀疤汉子在内的五人,忍不住一愣。

        “小子,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们赤北五虎既然收了人家的钱,谈下了你这笔买卖,就算你出十倍价钱也没用!”

        刀疤汉子冷哼一声,说到后来,话头一转,“当然,你虽然难逃一死……不过,你若是想要让买你命的那人死,只要你现在付钱给我们,在你死后,我们保证干掉那人!”

        听到刀疤汉子的话,段凌天忍不住一愣,“这也行?”

        “那是自然,我们是收钱办事,认钱不认人。”

        刀疤汉子理所当然道。

        “那我要付多少钱,你们可以帮我干掉那人?”

        段凌天双眼微眯,嘴角含笑问。

        “十万两银子。”

        刀疤汉子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说道。

        “十万两?”

        段凌天眉头一挑,“那他买我的命,用了多少钱?”

        “你是圣武学院的学员,所以你的命比较贵,二十万两。”

        刀疤汉子又道。

        “二十万两?”

        段凌天先是一愣,旋即在刀疤汉子五人呆滞的目光下,破口大骂,“靠!本少爷的命就值二十万两?”

        “二十万两已经很多了……”

        刀疤汉子一个手下嘟囔道。

        “二十万两很多?”

        段凌天冷笑,一抬手,手里多出了一大叠银票,全是一万两面额的,“现在,本少爷手里有一百万两银票……只要你们能干掉本少爷,本少爷全给你们,怎么样?”

        听到段凌天的话,刀疤汉子五人全傻了。

        他们干了不少买卖,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你……你说的是真的?”

        刀疤汉子狠狠吞了口唾沫,一脸不可思议,“你可别糊弄我王大虎,不然有你罪受的,我王大虎在道上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

        “有多响啊?”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