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3章 曾经的第一天才

第183章 曾经的第一天才

        皇城,内城,一座宽敞的宅院中。

        “废物,跪下!”

        一个面容僵硬的中年人,脚出如闪电,将身旁裤裆湿透的中年人踢倒在地。

        后者跪在那里,瑟瑟抖,低下头,不敢去看前方那一道伟岸的身影。

        “二爷,这件事是我没办好,这个废物损失的二十万两银子,我会补上。”

        面容僵硬的中年人,恭敬对前方的伟岸身影说道。

        “二十万两银子是小事……”

        伟岸身影从阴暗处走了出来,月光洒落,照应出那一张略显威严的面庞。

        这是一个中年人,眉宇间流露出上位者的威严。

        “那鬼影组织,不愿接那个小畜生的任务?”

        威严中年人看向跪倒在地的中年人,依稀可以闻到从对上身上飘来的尿臊味,不由皱了皱眉。

        “是,二爷。”

        后者连忙点头,身体瑟瑟抖。

        “处理干净。”

        威严中年人看了面容僵硬的中年人一眼,语气无比平静。

        “二爷饶命,二爷饶……”

        跪在地上的中年人脸色大变,还还没说完,就被身边之人一掌击碎了天灵盖,死!

        “二爷,鬼影组织都不愿接杀那段凌天的任务,他是否有什么……”

        面容僵硬的中年人,有些迟疑。

        “哼!他的底细,我再清楚不过……既然鬼影不接,你找些外面的人把他做了。”

        威严中年人抬手,一大叠银票落在地上,“这里是三千万两银票,你好好将事情处理干净,我不希望让族中的人知道。”

        三千万两?

        面容僵硬的中年人瞳孔一缩,没想到眼前之人为了区区一个十八岁少年,愿意付出这么一大笔财富。

        “是,二爷。”

        后者收起银票。扛起一旁的尸体,三两步离开了宅院。

        “段凌天,你杀我儿,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不一会儿,宅院中就只剩下威严中年人,冰冷的声音,自他口中传出。充斥着整座宅院……

        清晨,曙光降临。星星点点的阳光从窗前洒入,落在床上盘腿坐着的少年身上。

        “呼!”

        良久,少年舒了口气,双眸一凝,“以现在这个进境,应该可以在出之前突破到凝丹境七重!”

        穿上一身紫衣,少年吃过饭后就出了门。

        进入圣武学院,经过演武场一侧,可以看到许多学员正在演武场上修炼武技、切磋比试……

        “这些人。都是将星系的人。”

        段凌天双眸微凝,看来,一个月的援军出征,也激起了这些将星系学员的斗志。

        突然,远处三个青年人迎面走来。

        段凌天嘴角噙起一抹笑容。

        眼前三人中,有一张熟面孔,正是那段荣。段凌兴的表弟。

        自从段凌兴死后,段凌天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段荣,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段荣也看到了段凌天,低下头去,有意躲避。

        “段荣,你在害怕什么?”

        段荣身边的高大青年人。看向远处的紫衣少年,剑眉一掀,似乎有些不理解。

        “徐青大哥,他就是段凌天。”

        另外一人苦笑道。

        “他就是段凌天?”

        被称为徐青的青年人双眸一凝,眼中精光掠过,一抬手,落在段荣的肩膀上。“段荣,你好歹也是我祁连郡郡城出来的人……难道你觉得,有我在,他还能欺你?”

        段荣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是啊,他怎么忘了?

        他身边的这位青年人,那可是祁连郡郡守之子,郡守府的大少爷。

        在段凌天出现之前,更是被公认为圣武学院继段如风以来,武道天赋最强的学员。

        段凌天站在远处,眼见段荣看到他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也没打算戏弄段荣……

        可突然间,他却是现,段荣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更是和身边的两个青年人一起向他走来,气势冲冲。

        让他一阵愕然。

        这个段荣,脑子没毛病吧?

        难道又想来找虐?

        “你就是段凌天?”

        段凌天看到,段荣身边的那个高大青年人,正以一种敌视的目光望着他,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清冷。

        这个高大青年人,长相俊逸,气质非凡,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

        “是。”

        段凌天眉头一挑,难道这人要为段荣出头?

        “我叫徐青。”

        徐青凝视着段凌天,眼中俨然升起了一丝敌意……

        在眼前的紫衣少年击杀段凌兴,扬名圣武学院之前,他被公认为圣武学院第一天才。

        可从那之后,这个光环,就被眼前的紫衣少年夺走!

        这让心高气傲的他,有些难以接受。

        “徐青?”

        段凌天闻言,心里一动。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犹记得,当初他刚到皇城之时,在那外城的酒楼之内,就曾经听人议论过此人。

        更说此人是继他那便宜老爹段如风之后,圣武学院二十多年来天赋最高的武道天才。

        后来,进入圣武学院,他也时常听人提起这个徐青。

        徐青,圣武学院将星系二年级学员,一身修为凝丹境九重,更有一件七品灵器,在圣武学院中,元丹境以下的学员,无一人是他的对手。

        “怎么,你要为这段荣出头?”

        段凌天目光一凝,平静地看着徐青。

        “是又如何?”

        徐青嘴角泛起一抹冷意,眼中掠过一丝寒光。

        这时,段凌天和徐青的争锋相对,也吸引了不少学员的围观。

        因为这里是演武场一侧,很快,演武场上的一群学员,都饶有兴致地聚拢了过来……

        “段凌天!”

        人群中,一道壮硕的身影走出,站在了段凌天的身边。

        “田虎。你这家伙竟然也在。”

        段凌天看到田虎,有些惊讶,微微一笑。

        “段凌天,你怎么跟这个徐青冲突起来了?”

        田虎皱了皱眉,有些忌惮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徐青。

        “我倒是无意和他冲突,只是,他自己拦住我的去路。还说要为这段荣出头……”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又是你!”

        田虎目光微冷。看向段荣,冷声道:“段荣,如果你是个男人,就别靠别人……瞪什么?有种就跟我战一场!”

        段荣脸色铁青,却也不敢应战。

        这个田虎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远非他所能比。

        “算了,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来?”

        段凌天摇了摇头。看向田虎一笑,“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去上课吧,要不然,小心那牛邙罚你!”

        说着,他招呼田虎并肩而行,有意绕开徐青三人。

        “段凌天。你我都是凝丹境九重,你我都有七品灵器……你,可敢与我一战?”

        徐青眼看这么多人围观,双眸一凝,有意立威,重夺圣武学院第一天才光环。

        “人。要有自知之明!”

        段凌天却没有理会徐青,淡淡留下一句话,和田虎继续往前走去。

        “牛!这段凌天太牛了!”

        “这徐青好歹也是我们圣武学院曾经的第一天才,段凌天面对他的挑战,竟然理都不理!”

        “他还告诫徐青要有自知之明呢。”

        ……

        围观的一群学员,尽皆哗然。

        徐青脸色铁青,身体瑟瑟抖。英俊的面庞,如今也被狰狞所替代。

        他徐青,出自祁连郡郡守府,乃是祁连郡郡守之子,自小含着金钥匙长大,开始修炼时,更展现出妖孽的武道天赋。

        更被称之为祁连郡近百年来第一天才!

        后来,他更是通过圣武学院在祁连郡设立的入学考核,顺利进入了圣武学院。

        就算是到了圣武学院,他一样出色!

        被公认为圣武学院第一天才,圣武学院中的学员,也只有追朔到二十几年前,才有一人能胜过他。

        那人,便是段如风!

        段如风,乃是曾经名扬赤霄王国的绝世天才,跟他并非同一代人,如今更是失踪多年。

        被段如风盖过风头,他并不觉得有什么。

        可当段凌天以段如风之子的身份出现,更是以十八岁之龄展现出凝丹境九重修为,击杀同为凝丹境九重的段凌兴,名震圣武学院,乃至皇城上下的时候。

        他的光环,仿佛一夕之间就被夺走!

        自那时候开始,他对段凌天就心生了敌意……

        既生瑜,何生亮!

        原本也只是心中敌视,可今日真的见到段凌天时,他却现,自己是那么渴望击败段凌天,证明给所有的人看……

        他,徐青,还是圣武学院第一天才!

        一众圣武学院学员难以越的神话!

        可现在,当他起挑战,这个段凌天,竟不屑一顾……

        这让他的内心,完全被怒火充斥!

        “段凌天,懦夫!”

        徐青脸色阴郁,遥遥望着段凌天远去的背影,冷笑道。

        “嗯?”

        正和田虎并肩前行的段凌天,听到徐青的话,顿了顿脚步,旋即摇头一笑,继续往前走去。

        “如果你觉得这样咆哮,可以压下你内心的自卑,那就尽管咆哮好了……我,并非不敢与你一战,而是不屑!你,好自为之。”

        段凌天的声音,遥遥传来,落入徐青的耳中,却好像针扎一般。

        “段凌天!”

        徐青忍无可忍,彻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