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2章 不用羡慕我

第182章 不用羡慕我

        直到回了家,段凌天的脸上,还是挂着一丝兴奋的笑容。

        “少爷,什么事这么高兴?”

        可儿眨着一双充满好奇的秋眸,问。

        李菲也看了过来,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段凌天此刻高昂的情绪……

        “没什么,就是一个月后,我准备到战场上去看看。”

        段凌天摇头一笑,随意说道。

        谁知,段凌天话音刚落,可儿和李菲那绝美的俏脸却是纷纷变色。

        战场?

        在她们的印象里,战场就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

        去了,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少爷,你能不能不去啊?”

        可儿楚楚可怜,含泪欲滴,她不想让段凌天去冒险……

        “坏蛋,你如果要去,我也要一起去。”

        李菲一脸倔强,大有段凌天不带她去,她就不让段凌天去的架势。

        段凌天一阵头疼。

        “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去做援军,而且又不是那种上战场的兵……我是待在营帐中,为上战场的将士出谋划策的那种相,懂吗?而且,这是圣武学院的规定,如果不上战场,就不能毕业。”

        段凌天说到后来,自己脸上都有些烫。

        如果上了战场,他会老实待在营帐里吗?

        答案是否定的。

        “是圣武学院的规定?”

        李菲的脸色缓和了几分,她是知道段凌天在圣武学院选择的是相星系的,也知道相星系和将星系的区别。

        “是。”

        段凌天厚着脸皮应道。

        终于,段凌天花了一番功夫,才安抚好二女……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去找一个元婴境武者干上一场!

        当然,是用蚀骨铭纹干掉对方!

        接着,段凌天又去找母亲李柔要了纳戒,帮李柔也铭刻了一道蚀骨铭纹,这才静下心来修炼。

        他的目标。就是在一个月内,突破到凝丹境七重!

        第二天,段凌天刚走进课室,就听到班上的一群学员在激烈议论……

        他们议论的,正是有关一个月后西北边境战场援军的事。

        “段凌天,听说一个月后,我们圣武学院将会有三百多人加入援军。前往那西北边境战场……”

        萧禹和萧寻凑到段凌天身边,萧寻说道。

        “听说了。”

        段凌天点了点头。

        “据说。这三百多人,其中三百人都是将星系的学员,我们相星系的学员,估计不过十人。”

        萧禹言语之间,明显有些失望。

        “这不奇怪。”

        段凌天摇头一笑,“相星系的学员,又不是为战场而生,更多的是为赤霄王国的内政服务……就如朝政上的那些文官,还有那十八郡的郡守。基本上都是圣武学院相星系出身,还有他们麾下的一些官员,也都是相星系出身。”

        萧寻一脸苦笑,“我现在恨不得跟田虎换一下了……虽然将星系一年级的学员这次也没有援军名额,可再过两年,好歹也是有机会上战场的。在相星系,可能到毕业都没机会到战场上去看看。”

        “战场是残酷的。而且环境也极为恶劣,不比你在萧氏家族锦衣玉食……你若是去了,还不一定会习惯。”

        段凌天摇了摇头,他清楚萧寻的心态,无非是好奇居多。

        “见识一下总是不错的。”

        萧寻又道。

        萧禹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你们两个若是真的想去。我倒是可以去给你们搞两个名额。”

        段凌天看到两人期待的目光,淡淡一笑。

        “你?”

        萧寻和萧禹一脸怀疑看着段凌天,萧寻说道:“段凌天,你有司马老师的力荐,或许能得到一个名额……可你说你给我们搞两个名额,牛皮就吹得有些大了。除非你认识这一次领军的将军,或是认识神威侯。”

        “怎么。你们不信?”

        段凌天笑了。

        还真被萧寻说中了,他不只认识这次领军的将军,同时还认识神威侯。

        对他而言,要两个名额,只是一句话的事。

        萧禹双眸一凝,惊讶道:“段凌天,你真有办法帮我们搞到名额?”

        “你认识我这么久,我骗过你吗?”

        段凌天有些无语,连萧禹这家伙也怀疑他,“你们两个,最近好好准备准备……一个月后,和我一起出。”

        萧禹和萧寻虽然不知道段凌天为何会有这么大的自信,却也意识到段凌天不是在开玩笑,纷纷目光一亮。

        “对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别提这件事,我担心田虎也要跟我一起去。你们一起去倒也罢了,你们都是相星系的学员,无需亲自上战场,可田虎却不同。”

        段凌天一脸凝重说道。

        现在的田虎,一旦上了战场,绝对是九死一生。

        作为朋友,他不想让田虎冒险。

        “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田虎那小子,就算你不帮他争取名额,过个一两年也多得是上战场的机会。”

        萧寻笑道。

        很快,司马长风就来了。

        一个上午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

        临近中午,司马长风将段凌天叫了出去,“段凌天,西北边境战场的援军命令下来了,我已经向副院长大人举荐了你,半个月后相星系的名单会出来,一个月后出,你好好准备准备。”

        段凌天微微点头,一脸云淡风轻。

        看到段凌天镇定的神容,司马长风暗惊。

        此子,确实是可造之才,都要上战场了,竟然还这么平静。

        却不知,如果司马长风知道段凌天已经事先收到了消息,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中午,在饭堂吃饭的时候。

        田虎眉飞凤舞,一脸兴奋。“我听说,这一次西北边境战场援军将星系的名单出来了,有好几人都只是将星系二年级的学员……看来,明年我也有机会。”

        “你只要努力修炼,自然有机会。”

        段凌天笑道。

        “唉,段凌天,你们也不用羡慕我……真的。虽然你们相星系有九成以上的人到毕业都无缘于战场。但还是有一线希望的。而且,就算不能上战场也没什么。打打杀杀不适合你们。”

        田虎看起来是在安慰段凌天三人,可语气间,却明明夹杂着几分得意。

        “嗯,你说得对。”

        段凌天一本正经点头,强忍着笑意。

        “哈哈哈哈……”

        萧禹和萧寻则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

        田虎一脸愕然。

        “没什么。”

        萧禹和萧寻摇了摇头,不管田虎怎么追问,就是不说。

        他们相信,一个月后,田虎会知道真相的。

        吃完饭后。又在演武场一侧的大树上修炼了一个下午,段凌天才和萧禹、萧寻一起离开了圣武学院。

        分道扬镳后,段凌天直接回了家。

        内城,一个偏僻的角落。

        不远处,一个中年人,缓步走到一座偏僻的建筑之前。

        如果仔细看,可以现他的双腿正在微微颤抖着……

        “他娘的。以后再也不干这活了……虽然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可柜台后面的那家伙,太可怕了,说两句话,就差点把我吓得尿裤子了。”

        喃喃自语中,中年人一咬牙。终于是走了进去。

        宽敞的大厅,只有柜台后面站着一人。

        “我……我来确认任务,那个段凌天……”

        中年人深吸一口气,不敢直视柜台后面的那个青年人,慌张说道。

        “这个任务,我们不接。”

        柜台后面的青年人,看到中年人的怂样。皱了皱眉,淡淡说道。

        “什么?不接?”

        中年人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时间仿佛忘记了害怕,一惊一乍道:“你们这里不是鬼影组织吗?你们鬼影不是赤霄王国内最有名的杀手组织吗?一个少年,你们都搞不定?”

        啪!

        青年人目光冷峻,如刀般扫过中年人,一抬手,一叠银票落在柜台上,“这是你的订金,退回!”

        “你们……”

        中年人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似乎还想说什么。

        “滚!”

        青年人双眸微眯,在他身上,冰冷的杀意席卷而出。

        可就是这转瞬之间,中年人也被杀意笼罩,身体一颤,却是被吓得尿裤子了……

        “我让你滚,没听到吗?”

        青年人的声音,略微有些不耐烦。

        “我……我动不了了。”

        中年人苦笑。

        “嗯?你竟敢弄脏我们鬼影的据点?”

        青年人闻到了一股尿臊味,脸色大变,一伸手,将柜台上的银票收了回来,“这二十万两,就当作是清洁费……若是你后面的人有意见,可以让他亲自过来找我。”

        “现在,给你三个呼吸时间消失在我面前,否则,就把命留在这里!”

        青年人的声音愈冰冷。

        中年人脸色大变,双腿一颤,整个人好像化作了一阵风,冲出了鬼影组织的据点,狼狈不已。

        “二十万两……二十万两就这么没了……”

        中年人离开后,才反应了过来,那二十万两银票好像被没收了!

        一阵风吹过,中年人只感觉胯下凉飕飕的,但他的心里更加冰冷……

        二十万两,就这么没了!

        让他回去怎么交代?

        望了一眼湿漉漉的裤子,他现在真恨不得将胯下那玩意给切了,可转念一想,终究是没有这个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