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0章 风起云涌

第180章 风起云涌

        这时,段凌天听到宅院的前院传来了一阵噪杂的声音,知道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其他人。

        在女子惊惧的目光下,段凌天眉头一掀,一抬手,将她击昏过去后,方才追出了窗外。

        反正他现在蒙着脸,也不担心会被认出来。

        窗外就是这座宅院的后院,如今,那苏永躺在后院的墙边,一动不动,没了声息,明显是没有逃成。

        想想也是。

        元婴境六重武者,又怎么可能在两个元婴境七重武者的联手下逃脱。

        这时,张谦将苏永身上的纳戒取了下来,毕恭毕敬交到段凌天的手里,“少爷。”

        “走吧!”

        段凌天三两步到了墙边,双腿用力,元力暴涨。

        头顶之上,十余头远古巨象之力一闪而逝,直接跃过了围墙,到了宅院之外。

        段凌天带着张谦和赵刚离开的时候,依稀可以听到后院传来一阵悲呼:“老爷!”

        路上,段凌天将纳戒认主,里面的财富,让他目光一亮。

        “三千多万两……”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这苏永干了大半辈子,积累的财富远胜昨晚的那个胖子苏列。

        说起来,苏列也算是苏永的侄子。

        这叔侄二人,加起来送了他接近四千万两银子。

        “拿着!”

        段凌天又取出了两百万两银票,分给了张谦和赵刚两人。

        两人这次没有拒绝,直接收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

        现在跟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少年做事,几乎是九死一生,若是有一日不慎失手,这些财富倒也可以留给他们的妻儿。

        有神威侯在,他们也无需不担心妻儿会被他们拖累。

        可以说,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毕竟,他们现在做的事,就像是在悬崖上做钢丝。一个不慎,就会摔下去,粉身碎骨!

        苏氏家族,可不是省油的灯。

        如果让段凌天知道张谦和赵刚两人的想法,肯定又会一阵无语……

        类似的事,前世他做过无数回。

        除了被人出卖的那一次,何时失手过?

        回到宅院的时候。本就心情畅快的段凌天,又迎来了一个意外之喜……

        熊全。竟然将他上次给的五千万两银子都花出去了,又收集到了可以铭刻十几道蚀骨铭纹的材料。

        “今天之后,那苏氏家族肯定会有所警惕……就休息几日,后面的几个晚上,帮娘和那两个小妮子铭刻一些蚀骨铭纹。”

        段凌天心里一动,有了打算。

        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家人的安全更重要。

        心情大好的段凌天,偷偷摸进了李菲的房间里。

        李菲还没有睡,正盘腿坐在柔软的大床上修炼。听到动静,睁开了眼,一眼就就看到了段凌天。

        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段凌天扑倒在床上。

        “小菲儿,为夫来了!”

        很快,伴随着段凌天沉重的呼吸声,柔软的大床摇摆了起来。谱写着一曲靡靡的乐章……

        直到夜深,两人的动作,方才停歇。

        喘息声,弥漫在房间之中。

        就在段凌天心满意足地搂着一脸红晕的小菲儿睡过去的时候。

        苏氏家族的高层,又一次连夜汇聚在了大殿之中。

        “接连两天晚上,杀死我苏氏家族两个嫡系子弟……看来。是有人有意要跟我们苏氏家族过不去!”

        苏氏家族族长苏伯牙愤怒之下,一掌落下,今天刚换的新座椅的扶手又被轰碎。

        作为下的大长老苏南,脸色也极为难看……

        昨天晚上,他的侄子死了!

        今天晚上,他的堂弟死了!

        他突然觉得,这一切的矛头。似乎有意无意指向了他。

        不只是苏南这样想,就算是其他的苏家长老,也是差不多的想法……

        “大长老,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是啊,大长老,你若是得罪了什么人,大可说出来,我们也能根据这条线索,追查出真凶。”

        “大长老,你难道有什么难处?”

        “大长老,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

        ……

        一个个苏家长老,将矛头对准了苏南。

        族长苏伯牙的目光,也忍不住落在了苏南的身上,如今,就算是他,也有所怀疑。

        “族长,我苏南可以立誓,最近绝对没有得罪什么人……如果真要说矛盾的话,应该也就是那苏立和段凌天!只是,他们两人,断然不可能有能力杀死苏列和苏永。”

        被这么多人误解,苏南气得脸色涨红,心里也将那个凶手恨到了骨子里。

        “苏立?”

        在场的许多苏家长老,倒也都知道苏立是谁,纷纷问道:“这跟苏立有什么关系?”

        苏南深吸一口气,将他和苏立之间的纠葛说了出来,包括苏立如今已经离开圣武学院的事……

        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也很惊讶。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那个苏立,为了段凌天这个朋友,为了兼顾他爹娘的安全,竟然甘愿放弃了大好的前程。

        在他看来,苏立的选择,实在愚不可及!

        “嗤!大长老,你还真是有本事,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一个过去和苏立的父亲交情不错的苏家长老,忍不住嗤笑一声,不屑地看了苏南一眼。

        在他看来,堂堂苏家大长老,如此行径,令人指!

        “苏立是不可能的……至于那个段凌天,虽说是段如风之子,但如今却也没有回归段氏家族,不可能有这样的能量。大长老,你是否遗漏了什么?”

        苏伯牙沉吟片刻,看向苏南,目光灼灼。

        “绝对没有!”

        苏南摇头,一脸肯定。

        苏伯牙皱眉。沉吟片刻,方才开口,“不管是昨晚的苏列,还是今晚的苏永,被人杀死后,他们的纳戒也是无影无踪……难道那人的目的是求财?”

        “如果是求财,倒是可以解释了。不管是苏列。还是苏永,都是我们苏氏家族麾下产业的负责人。”

        一个苏家长老说道。

        “传令下去。让各产业负责人,最近都回苏家府邸居住!我倒是要看看,那人是否敢来闯我苏家府邸!”

        苏伯牙点了点头,当即下令,一双眸子,闪烁着冷厉的光泽。

        仅两天,苏氏家族就死了两个嫡系子弟,他这个苏氏家族的族长,也是脸上无光。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第二天一早,整个皇城都热闹了起来,到处都传扬着苏氏家族连续两晚死人的事……

        而且,死的还都是苏氏家族的嫡系子弟!

        “那苏氏家族不会是招惹了什么人吧?”

        “谁知道呢……不过,死的那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是,这样的人。多死几个才好。”

        “嘘!小声点,你找死么?要是被苏氏家族的人听到你这话,你就别想活了!”

        ……

        不管是皇城外城,还是内城,到处充斥着类似的议论。

        五皇子府邸。

        “殿下,昨天派出去的三个死士。一夜未归,怕是凶多吉少了。”

        幽静的凉亭中,白眉老人恭敬对坐在里面、品着香茗的华衣青年人禀报。

        “三个元婴境,都没能要了那段凌天的命?”

        华衣青年人,也就是五皇子,脸色微沉,“看来。段氏家族对这个叛逆的嫡系子弟,倒还真是仁至义尽,照顾有加……”

        “殿下,你的意思是段氏家族的人在保护他?”

        白眉老人一怔。

        “除此之外,你觉得他还能有别的依靠?”

        五皇子冷哼一声,问。

        白眉老人沉默,片刻方才开口,“殿下,那我们还要不要……”

        “这件事,暂且放下。听说苏氏家族这两晚死了两个嫡系子弟,你派人去追查一下,若是能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就给那苏氏家族送一份人情……一旦事成,到时,皇位之争,我想让苏氏家族帮忙,想来那苏氏家族族长苏伯牙也不会拒绝。”

        五皇子双眸一闪,睿智的流光一闪而逝。

        “是。”

        白眉老人应声离去。

        “段凌天,你三番两次伤我表妹……就算有段氏家族的人暗中保护你,你也蹦达不了多久了!”

        五皇子双眸之间,掠过一丝寒光。

        鬼影杀手组织,在赤霄王国之中,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便是在皇城之中,一样有着鬼影的据点。

        内城,一个偏僻的角落。

        鲜少有人知道,鬼影在皇城的据点,就在此处。

        夜深。

        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人,鬼鬼祟祟四处张望了一下,走进了鬼影组织的据点,进入大厅,来到柜台前。

        “目标。”

        柜台后面,面容呆板的青年人,声音透露出刺骨的冰冷。

        让中年人只感觉不寒而栗,慌张道:“段凌天,凝丹境九重,圣武学院一年级学员。”

        “圣武学院?”

        青年人的声音中,似是有所顾忌。

        “他是外宿生,并没有住在圣武学院里面。”

        中年人又道,说出这句话,就好像在读课本一样,明显是受人驱使来布这个任务。

        “订金,二十万两银子,三日后确认。”

        青年人冷漠道。

        中年人手忙脚乱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银票,放下之后就慌慌张张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