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76章 两大虎将

第176章 两大虎将

        两个中年男子只感觉头皮麻,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缓缓转过身来。

        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年,他们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个少年,什么时候跑他们后面去的?

        他们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对方的眼中看出骇然。

        在两个中年男子转过身来的时候,段凌天也在打量着他们,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你们是谁派来的人?”

        段凌天凝视着两人,语气平静,却俨然夹杂着几分肃杀之意。

        哗!

        刹那间,在段凌天的身上,可怕的血腥杀意,席卷而出,毫无保留,笼罩在了两人的身上……

        瞬间,两人脸色一变。

        他们难以想象,一个看似十八岁左右的少年,竟然能有这么可怕的杀意。

        顿时,在他们身上,也升起了一股杀伐气息,与段凌天的杀意对抗。

        两股杀伐气息汇聚在一起,才勉强拦下了段凌天的血腥杀意。

        “嗯?”

        感觉到两人身上的气息,段凌天眉头一挑,冰冷的一张脸,缓和了下来。

        两个中年男子这才舒了口气,一脸心有余悸。

        他们就算是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凝丹境九重的小家伙,竟然能给他们带来这么可怕的压力。

        若非站在他们眼前的确实只是一个少年,他们甚至都以为,这是一个从修罗场里走出来的强大男人……

        “回去告诉你们侯爷,他的好意,我心领了。”

        段凌天说完这一句话,便绕开两个中年男子,直接离去。

        “你……你知道我们的身份?”

        两个中年男子有些惊讶。

        “哼!如此浓郁的战场杀伐气息,除了身经百战的军中将士,又有几人能有?”

        在两个中年男子的注视下,段凌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前方。但段凌天留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两人有些面红耳赤。

        身经百战?

        在这个少年人面前,他们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战场上身经百战的将士。

        “看来,将军还是小看了他的这位侄儿。”

        瘦削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一脸苦笑。

        “既然如此,我们便回去吧……且不说别的,就他这本事。那苏氏家族能奈何他的人,屈指可数。”

        另一个中年男子嘴角泛起苦涩。缓缓说道。

        神威侯府。

        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一脸气馁、垂头丧气的两个爱将,神威侯聂远一脸愕然,“我不是让你暗中保护我那侄儿吗?你们怎么回来了?”

        “将军,你就别开玩笑了,让你那侄儿保护我们还差不多。”

        瘦削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想到刚才的一幕,还有些心有余悸……

        他至今想不通,那个紫衣少年。究竟是如何凭借凝丹境九重的修为,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到他身后去的。

        他可以想象,如果紫衣少年换作是和他势均力敌的敌人,他必死无疑!

        另一个中年男子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深以为然点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聂远皱眉,一脸不解。

        眼前的两人。都是他的心腹大将,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少有人能及。

        可现在,两人却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

        他难以想象,到底生了什么事。能让他的两位爱将如此。

        终于,在两人的叙说下,聂远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第一时间就现了你们的踪影?”

        “躲开你们的追踪,在你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溜到你们的身后?”

        聂远一脸不可思议,虽然知道自己的那个侄儿神秘,却也没想到神秘到这等地步……

        “如风。你到底生了一个什么样的小怪物?”

        聂远嘴角一抽,眼中掠过一丝羡慕嫉妒恨的光泽。

        少年能以十八岁之龄,修炼到凝丹境九重,更是成为了九品炼药师,已经让他惊讶。

        他没想到,除了这些,少年还有那么可怕的本事。

        一般人或许不觉得少年追踪和反追踪本事有什么,但作为赤霄王国军神一般的人物,战场上走出来的男人,他却是可以深刻意识到这种本事的可怕。

        若有这种本事,也就意味着潜入敌军大营,如入无人之境!

        就算是刺杀敌军大将,也并非难事!

        三日之约,如期而至。

        段凌天再次来到了神威侯府。

        大殿之中,神威侯聂远将手里的一叠资料,递给了段凌天,“小天,这是你要的东西。”

        “谢谢聂伯伯。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

        段凌天拿了东西以后,就准备开溜。

        只是,聂远会让他走吗?

        “等等。”

        聂远看向段凌天,双眸眯起,微微一笑,“小天,我觉得我们可以聊聊……”

        “聊什么?”

        段凌天一脸警惕,因为他现了聂远脸上狐狸般的笑容。

        “两天前,你不是悄无声息地潜到了我那两位爱将的身后,让他们都无法察觉么?”

        聂远看向段凌天,目光灼灼。

        “聂伯伯,你要聊的就是这个?”

        段凌天恍然大悟,他还以为是什么事。

        “我想过了,你这本事,若是可以广泛运用到军中,必将能打造出一支无往不利的队伍……深入敌军,如入无人之境,取敌军将领级,如探囊取物!”

        聂远说起行军打仗,身上不知不觉间散着一股铁血杀伐气息。

        段凌天不由惊讶。

        不愧是赤霄王国的军神,就这股杀伐气息,就远胜他两天前遇到的那两人。

        “聂伯伯,你是想让我传给你这个本事?”

        段凌天猜到了聂远的用意。

        “不错。”

        聂远双眼放光,点了点头,“如果你愿意,聂伯伯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段凌天给了聂远一个白眼,“聂伯伯。我为聂爷爷解毒,你似乎还欠我一个大人情没还吧?”

        聂远尴尬一笑,摩拳擦掌,他实在是对段凌天的那种本事感兴趣。

        “聂伯伯。”

        段凌天看向聂远,脸色一正,“我那本事,想要学的话。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但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学成。”

        “这个我自然明白。就如行军打仗列阵,需要日积月累,才能成就百胜之军。”

        聂远点头,对此他并不觉得奇怪。

        “既然如此……那聂伯伯你就给我派两个人吧。我觉得上次你派来保护我的那两人就不错,让他们跟着我一段时间,我必然能让他们完全掌握我的本事。”

        段凌天嘴角噙起一抹弧度,缓缓说道。

        “你这小家伙胃口倒是大,你可知道,他们二人在我麾下。那也是一等一的虎将!”

        聂远笑骂道:“不过,让他们跟着你学本事,想来他们也不会拒绝。”

        正如聂远所言。

        前两天被聂远派去暗中保护段凌天的两个中年男子,听说段凌天要教他们神奇的追踪和反追踪本事,纷纷目光一亮,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他们见识过段凌天的本事,都能意识到掌握那种本事后。对自身而言,将会有什么样的提升。

        “小天,他们要学多久?”

        聂远双眸微凝,看向段凌天问道。

        “怎么,聂伯伯舍不得了?放心,我最多需要他们一年……一年以后。他们就算无法到我现在的程度,也必然能掌握要点,只需要多加练习,迟早能赶上我。”

        段凌天笑道,脸上充满了自信。

        “一年?倒也不久。”

        聂远眉头一掀,点了点头。

        “不过……”

        段凌天看向聂远,欲言又止。

        “怎么。你还有什么要求?”

        聂远问。

        “聂伯伯,在这一年里,我希望他们能彻彻底底成为我的人,只听我一人命令……其他人,包括你在内,都无权命令他们!我需要对他们有完全的掌控权。”

        段凌天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这点无法做到,那刚才的一切,就此作废。”

        聂远眉头微皱,很快又舒展开来,摇了摇头,“罢了,就依你……想来你这小家伙做事应该也有一些分寸。”

        现在的聂远却不知道。

        这个决定,也将成为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在往后的一段日子里,他才意识到,在他这个侄儿的观念里,根本就没有分寸可言。

        段凌天笑了,“成交!”

        “你们叫什么名字?”

        段凌天看向两个中年男子,问。

        身材瘦削高挑的中年男子,不敢迟疑:“凌天少爷,我叫张谦。”

        另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恭敬道:“凌天少爷,我叫赵刚。”

        “以后,你们直接叫我少爷就行了。”

        段凌天淡淡说道。

        “是,少爷。”

        张谦和赵刚连忙应声,恭敬无比。

        虽然,眼前少年的修为在他们的眼中不值一提,但少年其它方面的本事,却让他们心服口服。

        “聂伯伯,那我带他们走了。”

        平白得了两个元婴境七重的虎将,虽只跟他一年,却也让段凌天颇为欣喜。

        这一次,聂远没有送段凌天离开。

        他真担心自己会后悔!

        他总觉得,他的这个侄儿,不是省油的灯。

        “希望他不要闹出什么乱子吧……”

        聂远的脸上,泛起一抹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