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75章 反追踪

第175章 反追踪

        “原来是五皇子,真是失礼了。      ”

        段凌天看了马车车厢一眼,淡淡一笑。

        “如果五皇子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段凌天说完这一句话,继续往前走。

        “等等。”

        就在这时,五皇子那不蕴含任何感情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段凌天顿住了脚步。

        他很好奇,这个五皇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跪下,磕三个响头……你跟我表妹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五皇子的声音继续传来,夹杂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跪下,磕头?

        段凌天脸色微变,眼中升起怒意。

        “表哥,我才不要他磕头,我要他死!”

        佟丽那冰冷的声音,接着从马车上传出,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

        “两个白痴!”

        段凌天冷笑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段凌天,你若是就这么走了,一定会后悔的。”

        五皇子的声音,继续传来。

        “不好意思,在我段凌天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后悔二字!”

        段凌天脸上好像铺上了一层冰霜,丝毫不在意那五皇子的威胁。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就算是那至高无上的皇帝,也不可能让他卑躬屈膝。

        更何况是区区一个皇子!

        “放肆!”

        白眉老人脸色大变,身上一股可怕的气息逸散而出,仿佛想要追上去将段凌天当场格杀。

        段凌天顿住脚步,双眸一凝,嘴角泛起冷笑。

        这白眉老人若敢出手,他第一时间就以蚀骨铭纹将他灭杀!

        “白老,我们回去。”

        五皇子的声音传来,隐约有着一丝冷意。

        白眉老人缓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驾驭马车离开。

        车厢之内。

        佟丽一脸不高兴。“表哥,你不是说要帮我出气吗?刚才为何只让那段凌天下跪。”

        五皇子淡淡一笑,“表妹,有些人,死,并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就如这段凌天,一身傲骨。让他跪下磕头,比让他死更难!不过。我今日也算是给过他机会了……日后,就算是我真的杀了他,那段氏家族也没话说。”

        佟丽恍然大悟,有些尴尬,“表哥,我误会你了。不过,那段凌天不是拒绝回段氏家族,不承认自己是段氏家族子弟吗?表哥你为何还要顾忌那段氏家族?”

        五皇子双眸一凝,“话虽如此。但他身上毕竟流淌着段氏家族嫡系的血脉……放心吧,欺负了你的人,表哥绝不会放过,就让他再多活几日。”

        说到后来,五皇子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溺爱之色。

        “谢谢表哥。”

        佟丽笑了,一双眸子。闪烁着狠毒的光泽,仿佛已经看到段凌天被她碎尸万段的那一幕。

        另一边。

        “这个五皇子,简直比那三皇子还要狂!”

        段凌天走在路上,心里微冷,“你最好不要惹到我的身上……否则,就算你是皇室贵胄。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今天,因为苏立的离开,段凌天的心情本就不好,隐约燃起了一把怒火。

        如今,那五皇子和佟丽的出现,以及那居高临下俯视他的态度,就好像火上加油。让他怒火暴涨,难以抑制。

        直到来到神威侯府附近,段凌天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整个皇城,除了家人和那几个朋友,也就只有这神威侯府,能让他暖心。

        段凌天来到神威侯府大门口,一个守门的青年士兵站前一步,对他厉喝道:“站住!”

        啪!

        还没等段凌天开口。另一个中年士兵追上来,抬手就给了青年士兵的后脑勺一巴掌。

        “张哥,你打我干什么?”

        青年士兵回头怒视中年士兵。

        中年士兵却没有理会前者,毕恭毕敬将段凌天迎进了神威侯府,“凌天少爷,里面请。”

        “你认识我?”

        段凌天有些惊讶,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几个守门的士兵,并没有这人。

        “凌天少爷,上次庞副将请你进府的时候,我正巧看到了。”

        中年士兵恭敬道,上次他可是看清楚了,庞副将请这位少年来的时候,那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段凌天点了点头,又道:“你忙你的,我自己去找侯爷就行了。”

        说完,段凌天一个人进了神威侯府,轻车熟路。

        “张哥,他到底是谁?”

        青年士兵摸了摸后脑勺,却也不生气了,他也意识到紫衣少年不简单。

        “哼!你这小子,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至于他是什么人,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上次他来,是庞副将亲自去请的。而且,据说他离开的时候,侯爷和小侯爷亲自将他送出门。”

        中年士兵一脸忌惮道:“现在,你说你该不该打?”

        青年士兵脸都吓白了,连忙点头,“该!该!”

        进了神威侯府,段凌天直接去了大殿。

        守在大殿门口的士兵去通报后,段凌天再次见到了神威侯聂远。

        “小天。”

        聂远看到段凌天,一脸灿烂的笑容,“怎么,这次来,是有事要让聂伯伯帮忙吗?”

        段凌天微微一笑,“聂伯伯真是料事如神。”

        聂远笑骂道:“你这小家伙,少跟聂伯伯来这套……我猜猜,应该是苏氏家族的事吧?”

        “聂伯伯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段凌天双眼眯起,微笑道。

        “圣武学院,出自苏氏家族的两个学员,刺杀另一个学员,被反杀……副院长展雄大怒,亲临苏氏家族,将苏氏家族每年进入圣武学院的五个举荐名额,减少到了三个!看来,那展副院长很照顾你。”

        聂远看着段凌天,似笑非笑。

        段凌天双眸一凝。副院长去了苏氏家族的事他知道,可他却不知道副院长将苏氏家族每年举荐进入圣武学院的名额削到了三个……

        一时间,对于那位老人,段凌天心里升起了一丝感激。

        “说吧,找聂伯伯有什么事?”

        聂远溺爱地看了段凌天一眼,问。

        “聂伯伯,我想要苏氏家族在皇城各处的产业的资料。包括那些产业的负责人的资料。”

        段凌天说明了来意。

        “你就是为这个而来?”

        聂远有些惊讶,他还以为段凌天想让他出面去压一压那苏氏家族的锐气。却没想到段凌天竟然是为了这个……

        “是。”

        段凌天点头。

        “没别的事了?”

        聂远又问。

        “没了。”

        段凌天摇头,他来神威侯府,就是为了这些资料。

        至于其它的事,他自己就能解决。

        “行,你三天后来拿吧。”

        聂远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也没多问。

        “谢谢聂伯伯。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免得我娘担心。“

        段凌天又道。

        紧接着,聂远又亲自将段凌天送出了神威侯府。

        让守门的那个愣头青士兵一阵心有余悸。幸好刚才没有得罪这个紫衣少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一早,段凌天刚到圣武学院大门口,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两条小蟒蛇的躁动,以及他的敏锐的精神力告诉他,有人在暗中注视着他……

        “哼!”

        段凌天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他也没理会是谁派来的人。

        若敢现身,他不介意让这些人变成尸体。

        圣武学院外,偏僻的巷子里,两道笔直的身影站在那里。

        “他好像现我们了?”

        其中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一脸惊讶。

        “好像是。”

        另一个中年男子点头。

        “听说他只是凝丹境九重……按理说不可能现我们。”

        前者沉默了一阵。又道。

        “也许是巧合吧。”

        后者也有些不不确定。

        段凌天走进圣武学院以后,就现那种被窥伺的感觉消失了,他如往常一般,走进课室上课。

        一个上午,在司马长风的长篇大论中过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少了苏立,段凌天几人都有些不习惯。几人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傍晚时分,走出圣武学院大门,跟萧禹、萧寻分开以后,段凌天又感觉到有人在窥伺他,而且并非只有一人。

        “好像还是今早的那两人。”

        段凌天心里一动,走进了偏僻的小巷子,在这条小巷子里,他已经相继诱杀过两批想杀他的人。

        可这一次,他走进小巷子,缓步前行,那两人却迟迟没有现身。

        “到底是什么人?”

        段凌天皱眉,他失去了耐心。

        “哼!既然你们不主动,那我就反客为主!”

        段凌天双眸一凝,脚下的度快了起来,转眼就消失在小巷子的尽头。

        两个中年男子,在小巷子里现出了身形,他们迅前行,却再也现不了段凌天的踪迹……

        他们虽然是元婴境武者,但却不是铭纹师,精神力并不怎么敏锐。

        而且,他们也没有段凌天那种前世特种兵、雇佣兵生涯养成的追踪和反追踪能力。

        “竟然被他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跑了。”

        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一脸苦笑。

        “可以肯定,我们早上的感觉没有错,他确实现了我们。”

        另一个中年男子一脸凝重。

        “两位,捉迷藏好玩吗?”

        就在这时,一道平静的声音,在两个中年男子身后传来,让他们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