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72章 滞元丹

第172章 滞元丹

        段凌天抬头仰望着夜空,点点繁星,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些繁星,应该也是一颗颗星球吧?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云霄大6,广阔无边……在那四方极地,却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大海之大,无穷无尽。”

        “轮回武帝曾经出海,意欲探寻究竟,最后却是现,苍茫大海,似乎并没有尽头。最后,他也担心迷路,也就没再深入……”

        段凌天的脑海里,掠过轮回武帝的一段记忆。

        也就是说,轮回武帝并没有深入去探索过这片广阔的天地。

        “或许,我现在所在的云霄大6,和那片无尽的大海连接在一起,也是一个星球。”

        段凌天心里猜测。

        在这一刻,他的心里,立下了一个宏愿。

        以后,若他能站在云霄大6的巅峰,一定要带上家人,出海去探索这片广阔的天地……

        他要看看,这个地方,是否也是一个星球!

        以他估计,如果这是一个星球,绝对是比地球大无数倍的星球。

        轮回武帝巅峰时期的度,过前世地球上的飞机无数倍……

        以轮回武帝的度,若是放在地球上,眨眼之间,就能环绕着地球转上一整圈。

        “如果我脚下的这片土地,真的是一颗星球……”

        段凌天的目光,望向天边的一颗颗繁星,心里一动,“哪一颗星球,才是地球呢?”

        地球,是他的家乡。

        那里,有着他太多的回忆……

        如果有机会回去,他一定会回去,不为别的,只为将当初陷害他的那个经纪人挫骨扬灰!

        虽然,一定程度上。他还要感谢对方。

        给了自己一个更加精彩的人生!

        但一事归一事,有些帐还是要算的……

        “少爷,你在想什么呢?”

        可儿那银铃般的声音传来,让段凌天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我在想,那些星星上面。会不会也有像我们这样的人类存在……”

        “少爷,你怎么会这么想。要是那些星星上面有人,肯定早就掉下来了。”

        可儿也望了望夜空中的点点繁星,柳眉微蹙,一脸天真无邪。

        段凌天嘴角一抽。

        他能说什么?

        难道要跟可儿解释什么叫万有引力?

        这时,李菲也望向夜空上的繁星,秋眸微凝,若有所思。

        段凌天和两个未来媳妇在这里赏月、看星星,而在那苏家府邸大门之外,却有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迈步走了进去。

        当先一人,是一个约莫二十二、三岁的青年人。

        后面的一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一身红衣,面容冷峻,怀中始终抱着那柄入鞘长剑,一双冷峻的眸子。闪烁着一丝异光。

        片刻之后。

        “大长老,苏立来了。”

        在一个宽敞的大院前,在前面带路的青年人恭敬开口。

        “让他进来。”

        一道苍老年迈的声音,从里面传递而出。

        一身红衣,抱着剑的冷峻青年,正是苏立。

        苏立一双眸子。掠过一丝复杂的光泽,最后还是迈步走进了大院。

        宽敞的大院,一道年迈的身影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落在了苏立的身上……

        苏立进来之后,站在那里。不一言。

        “你爹近来可还好?”

        苏氏家族大长老苏南,目光落在了苏立的身上,缓缓问道。

        “还行,吃得饱,睡得香。”

        苏立淡淡开口,仿佛不愿意和苏南多说,“你让我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苏南不紧不慢开口,“我还记得,当年你爹也是一名剑修,一手无影剑,在我们苏氏家族同辈之中,罕逢敌手……可惜,他太过自大,竟然去挑战当时段氏家族如日中天的段如风,结果不只剑断,更是落下了一身难以治愈的内伤,再也难以调动体内元力。”

        “我听说,你和段如风之子段凌天关系不错,还是朋友……怎么,对于将你爹害得那么惨的仇人的儿子,你就一点都不恨?”

        说到这里,苏南的目光锐利了起来,仿佛能洞穿一切。

        “为何要恨?”

        苏立淡淡开口,语气平静,“如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挑拨离间……那你就别白费心机了。”

        他的父亲,当年虽然败在段如风的手里,落下一身内伤,却也从来没有记恨过段如风。

        甚至于。

        他爹每次提起段如风,都是由衷尊敬。

        当年,虽然身在遥远之地,但他爹得知段如风失踪之后,还失落了一段时间。

        那时候,他虽然年幼,却也是记得一清二楚。

        他自小被他爹影响,自然不会去记恨段如风。

        而且,他爹当年之所以离开苏氏家族,离开皇城,还不是因为苏氏家族的一群小人?

        如果说恨,他更恨苏氏家族!

        “哼!你果然跟你爹一样,冥顽不灵!”

        苏南脸色一沉。

        “如果没其它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苏立双眸一凝,寒光一闪而逝,握剑的手绷紧了几分,他这一生最钦佩的就是他爹,不容他人亵渎。

        “既然如此,我就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东西,你先拿着。”

        苏南抬手,丢给了苏立一个小玉瓶。

        苏立眉头皱起,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丹药瓶,不过,他可不会认为苏南会好心赠他丹药。

        “这是滞元丹。”

        苏南缓缓开口。

        苏立脸色一变。

        滞元丹,他自然知道是什么,虽然算不上毒药,可若是让元丹境以下的武者服下,一身元力将被药力镇压,十个小时内无法调动元力。

        就算只服下一丝一毫,元力都会被镇压最少半个小时。

        这一刹那,苏立明白了苏南的用意,“你想让我给段凌天服下这枚滞元丹?”

        “你很聪明……”

        苏南目光一闪,缓缓说道:“我知道你将他当作朋友。所以我也不强人所难,无需你亲手杀他……你只需要在他吃饭的时候,让他服下滞元丹,哪怕只是分毫也行。到时,我们苏氏家族在圣武学院的子弟,会亲自动手。”

        “你觉得可能吗?”

        苏立冷笑,一抬手。就打算将手中的丹药瓶丢掉。

        “你若是丢了这滞元丹,那可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苏南脸色一沉。冷声道。

        “怎么,威胁我?你觉得我苏立是那种为了活命,而去害朋友性命的人?”

        苏立不屑一笑。

        他宁死,也不会出卖朋友,更何况是害朋友性命。

        苏南双眸一凝,缓缓说道:“不错,你跟你爹当年一模一样。不过,你没有选择,你和你爹娘在流风城武陵镇的家。我们苏氏家族早就查到了……我给你两天时间,两天之内,你若是不让那段凌天服下滞元丹,我会派人,驾驭汗血宝马前往武陵镇,取你爹娘性命!”

        苏立脸色大变。

        他爹,修为虽然不弱。可因为一身暗伤,却无法调动元力。

        他娘,只是普通妇人,修为连他都不如。

        “卑鄙!”

        苏立怎么也没想到,这苏家大长老苏南竟如此卑鄙,拿他爹娘的性命威胁他。

        “你爹娘的性命。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你,好自为之吧!”

        苏南淡淡一笑,好像吃定了苏立,挥了挥手,让苏立离开。

        苏立深吸一口气,目光闪烁,陷入了天人交战……

        最后。还是握着装着滞元丹的丹药瓶,离开了苏家府邸。

        第二天清早。

        吃过早饭,段凌天带上两条小蟒蛇,如往常一般到了圣武学院。

        昨天生的事,明显被圣武学院刻意压了下来,并没有传开,课室里的一群相星系学员,倒是没有用什么异样的目光打量段凌天。

        一个上午,平静过去。

        中午,段凌天几人,再次聚在饭堂一起吃饭。

        “咦,苏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段凌天现,苏立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不由问道。

        “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了,今天一大早就摆着这一张臭脸。”

        田虎摇了摇头。

        “没事。”

        在萧禹和萧寻关怀的目光中,苏立摇了摇头。

        很快,饭菜就送上来了,还有一壶酒。

        “昨天的事,想起来就痛快,我们好好干一杯……”

        田虎一边笑着,一边伸手去拿酒壶。

        啪!

        苏立抬手,打开了田虎的手,先一步夺走了酒壶。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这家伙竟然主动给我们倒酒。”

        田虎一脸不可思议。

        “昨天若不是你们及时出现,我这一身修为就被那苏同废了……”

        苏立喃喃说道。

        “客气什么,都是朋友。”

        段凌天摇头一笑,“我说苏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来,赶紧倒酒。”

        不远处一桌,两个青年人坐在一起。

        “看来,这苏立今天就要下手了。”

        “哼!还说是朋友,还不是照样出卖?那段凌天,恐怕至死也想不到,他的好朋友会给他下药吧。”

        两个青年人,用他们自己才能听得到的话,窃窃私语。

        “不过,我们干掉了这个段凌天,也要离开圣武学院了。”

        “离开就离开,大长老许诺给我们的好处,足以让我们一生无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