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70章 苏氏家族

第170章 苏氏家族

        他们都没想到。

        那苏同想要废掉段凌天,却反被段凌天给废了……

        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不过,如今看到段凌天安然无恙,他们都松了口气。

        “嗯?”

        突然,段凌天眉头微皱,看向竹林之外。

        如今,三道迅即无比的身影,自远处飞掠而来,转眼就到了他的不远处。

        这是三个中年人,他只认识其中一人。

        牛邙!

        将星系一年级的老师。

        也是苏立和田虎所在那个班级的老师。

        另外两个中年人,其中一个也是虎背熊腰的壮汉,另一个则是风度翩翩的中年文士。

        单从他们的外表,段凌天就能猜到他们是哪一系的老师。

        “苏同!”

        虎背熊腰的壮汉,认出了倒在地上的苏同,脸色微变。

        没有任何迟疑,他迈步上前,帮苏同止住了身上不断流淌而出的鲜血,同时给苏同服下了一枚金创丹。

        “怎么回事?”

        壮汉粗眉皱起,一双虎目不怒自威,凝聚在段凌天的身上。

        段凌天丝毫不惧,与壮汉对视一眼,耸了耸肩,“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他想要废我修为,结果没废成,就这样了……”

        壮汉闻言,检查了一阵,这才现苏同的丹田竟然被废了……

        刹那间,他瞳孔忍不住一缩,一脸骇然看向眼前的紫衣少年,少年脸上的随意,让他心惊,“小家伙,你可知你闯祸了?”

        “老师,据我所知,圣武学院只明文规定了学员之间不得杀戮……有人要废我丹田,我总不能束手待毙,什么都不做吧?”

        段凌天摊了摊双手。淡淡一笑,一脸云淡风轻。

        今天之事,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若非那苏同咄咄逼人,更是狠毒地想要废掉他一身修为,他也不会下狠手。

        在他看来,苏同。纯粹是咎由自取!

        壮汉看到段凌天这一脸无辜、人畜无害的模样,嘴角不由一抽。

        “你就是段凌天?”

        就在这时。和壮汉一起过来的那个中年文士,目光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老师。”

        段凌天对中年文士打了声招呼。

        壮汉的目光,略微有些惊异,“原来你就是段凌天……今日之事,若果真如你所言,学院不会怪罪你。不过,苏氏家族那边,可就没有那么好商量了。这苏同,在苏氏家族的地位极高。你要有心理准备。”

        “多谢老师提醒。”

        段凌天微微点头,道了一声谢。

        壮汉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旋即又看向两个断臂青年,“你们似乎也是苏氏家族的人吧?嗯,你们将苏同带回去吧……还有,你们的断臂也带上,应该勉强还能接上。”

        “是。老师。”

        两个断臂青年一脸苦涩,抓起自己的断臂,扛起苏同就灰溜溜离开了。

        这时,从苏立和田虎口中得知事情来龙去脉的牛邙,也走了过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已经从我的两个学生口中得知……事情的根源,出自那苏同,段凌天只是正当自卫,与段凌天无关。”

        壮汉和中年文士闻言,纷纷点头,“虽然如此,这件事还是要向副院长大人汇报一下。”

        “确实。”

        壮汉和中年文士又看了段凌天一眼。方才转身离去。

        两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可谓是来去如风!

        “老师,你这样看着我,我心里有些毛。”

        段凌天现,牛邙正目不转睛盯着他,让他一阵恶寒……

        这个牛邙,不会是那种嗜好吧?

        牛邙似乎也意识到不妥,嘿嘿一笑,摩拳擦掌道:“段凌天,你的武道天赋不错,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凝丹境九重……日后,你若是为将,必然能大杀四方,振兴友军士气。”

        “老师,你有话就直说吧。”

        段凌天摇头一笑,听出了牛邙话中的意思。

        “你看,就你这干脆的性格,就是将的性格……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让你到我们将星系来,如何?”

        牛邙双眼放光,一脸期待地看着段凌天。

        在他看来,以段凌天的武道天赋,日后成长起来,必然是一方强者!

        若是他手下能出这么一个人物,也不枉他在圣武学院当老师多年。

        “这个……”

        段凌天有些为难,旋即抬起头,似是现了什么,目光一惊,嘴角噙起一抹笑意,“牛邙老师,我觉得这个你应该找司马老师说。”

        牛邙也现了气氛的不对。

        “牛邙,你这是在挖我墙角吗?”

        头戴纶巾,手握羽扇的中年文士,站在牛邙的身后,缓缓开口,一双睿智的眸子,落在了牛邙的身上。

        “司马!”

        牛邙转过身,看到司马长风,尴尬一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段凌天,随我来。”

        司马长风低哼一声,没有理会牛邙,招呼段凌天一声,径自往竹林深处而去。

        “你们先去吃饭吧,我随后就来。”

        段凌天跟萧禹四人打了一声招呼,跟上了司马长风的步伐。

        “你们两个小子,今天真是丢尽了我将星系一年级一班的脸……为了惩罚你们,今天中午老师的饭钱,你们负责。没意见吧?”

        身后传来牛邙义正言辞的声音,让段凌天不由嘴角一抽。

        接着,就是田虎的声音,“没意见,没意见。”

        竹林深处,司马长风停下脚步。

        段凌天跟着停下。

        “这件事,你太冲动了。”

        司马长风叹了口气。

        很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师,何为冲动?”

        段凌天却不置可否,反问道。

        “你也别不以为意……今日之事,那苏同既然没死,你也占理,圣武学院不会追究。但你可知道。那苏同乃是苏氏家族重点培养的嫡系子弟,更是苏氏家族下一代族长的候选人之一。”

        “你废掉了苏同,就等同于打了苏氏家族一个耳光。苏氏家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司马长风摇了摇头,在他眼里,这个学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事都敢做。

        “老师。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对我而言,那苏同口口声声说要废掉我一身修为,更付诸于行动,已经触及到了我的底线。我不杀他,已经是仁慈!”

        段凌天目光一凝,脸色平静无比,“至于那苏氏家族,若是真要追究。我奉陪就是!”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司马长风细品着这简短的几字,可以体会到段凌天话中的桀骜与不羁。

        这一刹那,他也感觉到了段凌天的自信,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没想到。你将此事看得这么透彻……我原以为你只是冲动而为之。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了。”

        接着,段凌天和司马长风一起离开了竹林,一路平静。

        苏氏家族!

        段凌天双眸一凝,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回到饭堂,段凌天直接坐在萧禹几人的身边。一起吃饭。

        其间,萧禹几人自然免不了担心段凌天……

        毕竟,对他们而言,苏氏家族就是一尊庞然大物,难以匹敌。

        对此,段凌天只是一笑而过,一脸平静。就好像是个局外人,而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苏氏家族,乃是皇城三大家族之一,和段氏家族、萧氏家族齐名。

        如今,苏家府邸的大殿之中,苏家众高层汇聚在一起。

        一个身穿镶着金边的黑袍的中年人,坐在位之上,腰板如标枪般挺直,眉宇间不怒自威……

        正是苏氏家族当代族长苏伯牙。

        苏伯牙如今已近六十岁,再过几年,便算是步入了垂暮之年。

        到时,苏氏家族的族长之位,将传给年轻一辈。

        而他,将隐居幕后,辅佐新的族长。

        如今,大殿之中的气氛,却显得有些压抑。

        苏伯牙下的一个位置,此刻却是空了出来……

        突然。

        沉重的脚步声,自大殿之外传递而进,一道年迈的身影,走了进来。

        这是一位年迈的老人,一双浑浊的眸子,闪烁着嗜血的怒意,身上的气息躁动,仿佛随时可能爆出来。

        很快,老人坐在了苏伯牙下的空位上。

        这个座位,是苏氏家族大长老的座位。

        老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苏氏家族大长老,苏南!

        “大长老,苏同的丹田,可有治愈的希望?”

        族长苏伯牙开口了,目光落在了苏南的身上,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期待。

        在场的苏家众长老,也纷纷看向苏南,眼中都露出了几分希翼。

        “族长,我那孙儿的丹田,几乎被攻击铭纹绞碎,回天乏力……他这一生,怕是不可能再积蓄元力了!”

        苏南的语气间,夹杂着摄人的寒意。

        他的儿子英年早逝,这些年来,他将一切希望寄托在孙儿苏同身上,悉心教导培养。

        苏同也没有让他失望,成为了苏家年轻一辈武道天赋最出色的子弟。

        再过几年,下一代族长之位,不出意外,必是苏同担任。

        就在他以为孙儿的一生,将迎来最大辉煌的时候……

        他的孙儿,却被人废了丹田,废了一身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