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7章 三皇子的试探

第167章 三皇子的试探

        夜深,段凌天将熊全叫了过来,交给了他一大堆银票。

        “这五千万两银票你拿着,继续全力收购上次让你去买的那些材料。”

        段凌天吩咐道。

        五千万两银票?

        熊全愣住了,这么多钱,少爷从哪来的?

        不过,他是聪明人,并没有多问,恭敬地收起了银票,“是,少爷。”

        段凌天回到房里,用掉熊全上次买回来的最后一份材料,在紫薇软剑上重新铭刻了一道蚀骨铭纹。

        今天,他算是彻底见识到了蚀骨铭纹的威力!

        就算是那三皇子身边的老人,元婴境八重的存在,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中了招……

        全身骨骼灰飞烟灭,死得不能再死!

        对段凌天而言,蚀骨铭纹就是保命符。

        可以想象,今晚要是没有蚀骨铭纹,他已经被三皇子身边的那个老人杀死。

        “三皇子,你今日所赠,我段凌天算是记住了。”

        段凌天双眸掠过一丝寒光。

        缓过气来,段凌天修炼九龙战尊诀狂蟒变到深夜,方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段凌天照常在相星系的课室里上课。

        期间,有人找司马长风。

        司马长风出去一阵后,又回来了,他看向段凌天,目光古怪,“段凌天,你跟我出去一趟。”

        段凌天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跟着司马长风出去了。

        “老师,你叫我出来有事吗?”

        段凌天疑惑问道。

        “有人要见你。”

        司马长风说道。

        就在段凌天疑惑谁要见他的时候,司马长风已经将他带到了圣武学院一角的空地上,那里,正有一辆奢华的马车停在那里。

        马车的两侧,站着两个老人。

        凭借轮回武帝的经验和强大的精神力,段凌天可以判断出,这两个老人的实力,不弱于昨晚被他以蚀骨铭纹杀死的那个老人。

        “去吧。”

        司马长风对段凌天一点头。“我在这里等你。”

        段凌天好奇走了过去,上了马车之后,他愣住了。

        马车里面坐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刚见过面的三皇子。

        只是,一个晚上过去,三皇子的脸上却不复昨日的笑容满面。一脸阴沉。

        “三皇子,你找我?”

        段凌天不客气在车厢内坐下。眉头一掀。

        “段凌天,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胡伯昨晚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是不是被你的人杀死了?”

        三皇子看向段凌天,目光如电,死死盯着段凌天,将段凌天脸上的一切变化都看在眼里,生怕错漏了一丝一毫。

        段凌天闻言,一脸惊讶和疑惑。“三皇子,胡伯是谁?”

        “嗯?”

        三皇子眉头一皱,他刚才一直在观察段凌天的表情变化,可他却现,在他提起胡伯这件事的时候,段凌天的表情并没有任何不妥。

        难道真的跟这个段凌天无关?

        不可能啊!

        昨天,他派胡伯出手去杀这个段凌天。

        然而。胡伯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就好像人间蒸了一样……

        如果只是胡伯失踪,也就损失了一个元婴境八重武者,他最多心疼一阵。

        可胡伯却还有另一层身份,是他府中的管家。掌管着他的私人财富。

        他现在迫切想要找回来的,就是胡伯手上的纳戒!

        如果没有了那枚纳戒,也就意味着那七、八千万两的银子打了水漂,他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他虽然是皇子,但平时自家府邸的一切开销,都是靠他自己支出。

        而且,日后他如果想要得到更多人支持他登上皇位。也需要利用那笔钱去打通关系……

        “三皇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生什么事了吗?”

        段凌天一脸惊讶,好奇问道。

        “段凌天,胡伯你杀了就杀了……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胡伯的那枚纳戒,你必须交出来……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

        三皇子脸色阴沉,说到后来,威胁道。

        他还是想赌一把,试探一下那枚纳戒是否在段凌天手里。

        “三皇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府里死了人,就要怪在我头上?”

        段凌天脸色一沉,勃然大怒,“至于你说的什么纳戒,我一无所知……告辞!”

        说完,段凌天头也不回,走下马车,直接离开。

        三皇子脸色难看无比。

        真的不是他?

        那到底是谁……

        胡伯是他的亲信,他确信,若非胡伯出了事,胡伯是绝对不会玩失踪的。

        “一旦让我查出是谁做的,不管是谁,我都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平时在人前显得平易近人的三皇子,如今面容狰狞,好像化作了恶魔……

        很快,三皇子的那辆奢华的马车,在段凌天和司马长风的目视下离去。

        “段凌天,三皇子找你做什么?”

        司马长风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就跟我说什么他府上的胡伯死了,还有什么纳戒……莫名其妙。”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对于三皇子找上门来,他不意外,他只是没想到,三皇子反应这么快、这么大。

        看来,那些银子对三皇子而言,也是一笔大数目,甚至意义非凡。

        “胡伯?纳戒?”

        司马长风一愣,旋即推测道:“据我所知,三皇子府上的管家就叫胡三……难道是那胡三死了?那胡三是三皇子最信任的人,更是掌握着三皇子府邸的财富。”

        “难道是胡三死了,胡三手里存放着三皇子府邸财富的纳戒也随之失踪了?”

        段凌天瞪大双眼,故作惊讶道。

        “应该是。这件事,你知道就好了,千万不要外传……否则,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那个三皇子,不是省油的灯。”

        司马长风一脸凝重。告诫道。

        “知道了,老师。”

        段凌天连忙点头,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三皇子自然不是省油的灯,这个他昨天晚宴上就已经见识过了。

        其实,今天在看到三皇子的那一刻,他就猜到了三皇子的来意。

        在三皇子突兀说那胡三之死跟他有关的时候,三皇子那灼灼的目光。他都看在眼里……

        他自然猜到了三皇子的目的。

        无疑是想试探他,看他是否真的和胡三的失踪有关……

        只可惜。那三皇子想要让他露出破绽,无疑是白费心机。

        作为前世的兵王,这点小儿科,他又岂会上当。

        想到三皇子最后的那番话,段凌天心里就忍不住好笑。

        他吃下去的东西,三皇子还想让他吐出来?

        可能吗?

        段凌天跟司马长风回到课室,继续上课。

        中午,下课之后,萧禹和萧寻走了过来。“段凌天,司马老师刚才叫你出去做什么?”

        段凌天摇头一笑,“没什么,就是跟我说什么西北边境随时可能会有战事……问我如果圣武学院相星系要派人去的话,我有没有兴趣。”

        段凌天将十几天前司马长风对他说的一番话说了出来。

        权当是一个借口。

        萧禹和萧寻却是信以为真,萧寻感叹道:“按理说,如果真的需要圣武学院派人去的话。一般只有三年级以上的学员才有机会前往……司马老师这样问你,无疑是打算到了那时候力荐你去。”

        “或许吧。”

        段凌天点了点头。

        “段凌天,昨天去三皇子府邸赴宴,可有什么收获?那三皇子,估计是大力拉拢你吧?”

        萧禹想起了昨天的事,笑问。

        大力拉拢?

        段凌天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那三皇子。恨不得让他死,还拉拢他?

        不过,他自然不会说出来,微微一笑道:“昨天最大的收获,应该就是见到了皇城第一美女。”

        皇城第一美女?

        萧禹和萧寻目光一亮,“你见到了碧瑶公主?”

        段凌天点头。

        “早知道昨天我就跟你一起去凑凑热闹了。”

        萧禹一脸懊悔。

        “你真的想去凑热闹?看来,下次见了小茜。我要将这番话一五一十转告给她。”

        段凌天嘴角上,泛起一抹邪笑。

        他口中的小茜,正是罗成的妹妹罗茜。

        萧禹给了段凌天一个白眼,好奇问道:“怎么样,那碧瑶公主美吗?”

        段凌天点头,“名不虚传……论姿色,不下于你的妹妹。”

        萧禹微微动容。

        他的妹妹萧岚的姿色,他是知道的,绝对是绝代风华。

        “什么?萧禹你妹妹竟然是可以和碧瑶公主相比的美女?”

        萧寻双眼放光,好像化作了饿狼。

        “萧寻,你可别想着打我妹妹的主意,我妹妹心里有人了。”

        萧禹摇头一笑。

        “这都不是问题,我一定会证明给她看,我比她心里的人强上十倍、百倍!”

        在萧寻看来,萧禹妹妹看上的人,应该也是那极光城的人。

        论天赋、论实力、论家世,对方拍马也赶不上他。

        作为皇城萧氏家族的嫡系子弟,萧寻在这方面还是有很大自信的……

        “你确定你比那人强十倍、百倍?”

        萧禹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

        “怎么,在你们极光城,除了段凌天和你以外,还有别的变态?”

        萧寻心里一蹬,好奇问道。

        萧禹摇了摇头。

        “那你的意思是……”

        萧寻话还没说完,就现萧禹有意无意地看了段凌天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