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2章 强者之心

第162章 强者之心

        聂焚也看向了自己的爷爷,他也现了气氛的不对。

        “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来说?”

        老人大有深意看了段凌天一眼,嘴角含笑,仿佛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聂远父子二人更奇怪了,都不知道老人和段凌天在打什么哑谜。

        “老侯爷,还是你来说吧。”

        段凌天有些尴尬,面对这样的老狐狸,他也挺无奈的。

        “若非我的感知远胜常人,恐怕也察觉不出来……不得不说,你的易容手段确实高明,凌天兄弟。”

        老人眯着双眼,淡淡一笑,就好像说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凌天兄弟?

        易容?

        聂远父子二人也不是笨人,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能让老人喊一声兄弟的少年,似乎也只有一人,便是那两个多月前,来到神威侯府,为老人炼制解毒丹药的那个神秘少年凌天。

        “小天……当日的凌天兄弟,竟然是你?!”

        聂远也现了,他这个侄儿的体型、声音,都和当日那个长相普通的紫衣少年一般无异……

        刹那间,他的脸上,尽是惊容。

        “真的是凌天兄弟?”

        聂焚也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

        “聂伯伯,聂大哥,是我。当日,我并不知道聂伯伯和我爹还有那一层关系,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想到当日之事,段凌天不由歉然一笑,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凌天兄弟,你这说的什么话,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恐怕都活不了多久了。”

        老人摇头一叹,目光复杂。

        他怎么也没想到,为自己炼制解毒丹药的少年。竟然会是自己儿子昔日那个好友段如风的儿子。

        “老侯爷,你就别喊我兄弟了,我可不敢当。”

        段凌天一脸苦笑,当时没认亲也就算了,如今知道了神威侯聂远和自己那便宜老爹的关系,他可不敢再放肆……

        要是被他娘知道,肯定饶不了他!

        “是啊。父亲,小天说得对。”

        聂远也回过神来。看向段凌天,开怀一笑。

        这个侄子给他带来的震撼,还真是一波接一波,层出不穷。

        十八岁的凝丹境九重武者!

        十八岁的九品炼药师!

        任何一个光环,都足以名震整个赤霄王国,让所有人为之仰慕……

        而这两个光环,如今却同时出现在眼前的少年身上。

        “如风,你若是还活着,恐怕睡着都会笑醒吧?”

        聂远心里一叹。

        “那以后我就叫你小天。你叫我聂爷爷,如何?”

        老人笑看向段凌天。

        “聂爷爷。”

        段凌天舒了口气,对老人一笑。

        聂焚站在一旁,看着段凌天,至今没能回过神来。

        段凌天带给他的震撼,太大了!

        在神威侯府祖孙三人的邀请下,段凌天留在神威侯府吃了一顿便饭。

        “小天。你娘现在也在皇城吗?”

        聂远问。

        “嗯。”

        段凌天点头。

        “你们……回段家了吗?“

        聂远好像想到了什么,又问。

        “没有。”

        段凌天摇头。

        “那你们……”

        聂远一愣。

        “我在内城买了一座宅院,我们一家人住在那里。”

        段凌天笑道。

        “你这次杀了那段凌兴,又展现出凝丹境九重的实力……以你如今的天赋,那段家应该有派人请你回去吧?”

        聂远双眸一闪,对于那些大家族的事。他再清楚不过。

        段凌天如今展现出来的天赋,足以让段氏家族放下架子拉拢。

        “聂伯伯料事如神,段家确实有让人来做说客……不过,被我拒绝了。”

        段凌天言语之间,极为随意,说到自己拒绝回段氏家族,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拒绝了也好。那段氏家族,当年竟逼得你们孤儿寡母离开,现在,就让它后悔去吧!”

        聂远对于段氏家族也没有任何好感,“我神威侯府也不小,要不然,你和你娘都搬过来?在我这里,皇城之中,还没有几人敢放肆!”

        说到后来,聂远一脸自信。

        “聂伯伯,我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宅院,就不麻烦你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谢绝了聂远的好意。

        “小天,你杀死了段凌兴,那段如雷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你和你娘住在那座宅院里,安全吗?可需要我派人保护你们?”

        聂远有些担心。

        “聂伯伯放心,他们还没本事找到那里。”

        这时,段凌天也吃饱喝足了,站了起来,“聂伯伯,多谢你的晚饭……如今,我也该回去了,要不然,我娘可就要担心了。”

        “我送你。”

        聂远也跟着站了起来,和聂焚一起,将段凌天送出了神威侯府。

        这时,神威侯府大门口的几个守门士兵,瞳孔忍不住一缩。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竟然能让侯爷父子亲自送出门……

        “聂伯伯,聂大哥,我先走了。”

        段凌天跟聂远和聂焚打了声招呼,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条灵蛇,窜入了街道的尽头,消失不见。

        “爹,真没想到,如风叔叔的儿子,比他当年还要逆天!”

        直到段凌天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聂焚才反应了过来,感叹一声。

        “十八岁的凝丹境九重武者、九品炼药师……而且,心性之强韧,更胜当年的如风兄弟!最重要的是,他在知道了我和他爹的关系后,更是有意避嫌,不愿让我帮他,好像生怕会欠下我的人情一般。”

        聂远苦笑,“这个孩子,这些年来真是难为他了。”

        “人情?”

        聂焚神容一滞。“他帮爷爷解了毒,似乎是我们欠他更多吧……”

        段凌天在内城绕了几圈,现没人追踪后,方才回了家。

        对于今天的事,回想起来,他还是有些感慨。

        神威侯府,过去。他还有心利用。

        可现在,在知道神威侯聂远和他那便宜老爹的关系后。他反倒是打消了利用神威侯府的念头。

        虽然,如果有神威侯府作为依靠,他现在面临的大部分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然而,他却不愿如此。

        他的目光,并非只局限在这小小的赤霄王国。

        日后,他会走出赤霄王国,前往更广阔的世界……

        到时候,他不可能再有类似于神威侯府的存在作为依靠。

        所以。现在,他将自己面临的那些难题,当作是自己的试金石……

        一切,靠自己去解决!

        而非假手于人!

        只有自己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当然,段凌天也不是顽固之人,如果真到了需要动用神威侯府这个底牌的时候。他也会适当运用。

        段凌天刚回到家。

        家里的三个大小美女就迎了上来,尽皆一脸担忧,母亲李柔率先问道:“天儿,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段凌天微微一笑,“娘,我被聂伯伯请过去吃了顿晚饭。”

        “聂伯伯?”

        李柔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就是神威侯府的神威侯聂远。”

        段凌天又道。

        “聂远大哥?”

        李柔一惊。旋即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已经继承了神威侯爵位……难得他还有这份心,一听说你,就将你请了过去。”

        李柔也知道,她的这个儿子,现在可是名扬整个赤霄王国皇城。

        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接下来的十日。风平浪静。

        除了段氏家族先后两次派人等在圣武学院大门口给段凌天做说客,许下诸多承诺,相继被段凌天拒绝后……这十天来,段凌天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什么特别的事。

        那段氏家族二爷段如雷,还有那皇室五皇子,仿佛一夕之间就彻底销声匿迹了一般。

        傍晚时分,段凌天和萧禹、萧寻分开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往那三皇子府邸而去。

        三皇子令人交给他的请帖,也被他从纳戒中取出,塞进了怀里。

        路过一条偏僻的小巷子。

        突然。

        “嘶嘶”

        “嘶嘶”

        段凌天的长袖之中,探出了两个小脑袋。

        一条小黑蛇,一条小白蛇,如今正吞吐着蛇信,转动着眸子盯着段凌天,它们头顶的金、银角,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两个小家伙,老实点!”

        段凌天将两条小蟒蛇收进了长袖之中,方才继续前行。

        为了保险起见,他今日出门,特意将小白蛇也一起带上……

        相当于多了两个元婴境四重的保镖。

        而且,以小白蛇和小黑蛇的度和微乎其微的体形,就算是那元丹境五重武者,稍有不慎,都可能会死在它们的手里。

        三皇子的府邸,虽然宽敞,但从外面看,却是朴实无华。

        眼看三皇子的府邸就在不远处。

        “驾!”

        一声喝声,自远处传来,接着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段凌天一眼看去。

        只见一个蓝衣青年人,正鞭策着汗血宝马飞驰而来,目标也是三皇子府邸。

        “嗯?”

        段凌天脸色一沉。

        他现,这人在看到他后,策马而来的度,不只没有放慢,反而又狠狠给了汗血宝马一鞭,直接冲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