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61章 神威侯的邀请

第161章 神威侯的邀请

        第二天一早,段凌天照常去圣武学院。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但段凌天却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如今,在那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针对他的暗流在涌动。

        中午,段凌天照常和萧禹几人在饭堂吃饭。

        突然。

        远处,一个高年级学员,迈步走了过来,递给了段凌天一张请帖,“段凌天,十日后,三皇子会在府中设宴,宴请皇城青年才俊,这是他令我转交给你的请帖。”

        说完,也不等段凌天回应,放下请帖,转身离去。

        三皇子?

        段凌天打开了请帖,上面是一些客套的话。

        署名是楚扬。

        段凌天听说过,赤霄王国皇室,便是以楚姓为尊。

        “哈哈……段凌天,三皇子是出了名的求才若渴,能被他宴请的青年才俊,无一不是人中之龙,这一次,他恐怕是看上你了。”

        萧寻哈哈一笑。

        “这个三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段凌天将请帖收起,有些好奇。

        请帖是三皇子楚扬亲自书写的,言辞间极为随意,丝毫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语气,更像是在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段凌天……

        这一点,在段凌天看来是极为难得的。

        “三皇子,在皇城是出了名的好说话,也是如今呼声最高的几位皇储之一……”

        萧寻缓缓说道:“近年来,皇帝陛下年迈,常年卧病在床,正值皇位更替……包括三皇子在内,几位皇储暗地里更是争锋相对!段凌天,十日后,三皇子所设之宴,你可要考虑清楚,一旦去了。也就意味着你将成为另外几位皇子的眼中钉……”

        “其中,就包括五皇子!五皇子也是下一任皇位继承人的人选,如果你靠向三皇子那边,即便他知道你是段氏家族嫡系子弟,恐怕也会跟你撕破脸……毕竟,你的天赋太吓人了,他很可能会将你视为潜在的威胁。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

        萧寻一口气说完。

        按照他的意思,就是希望段凌天随便找个借口。不去赴宴。

        有时候,有些事,是碰不得的。

        一旦碰了,将会引来灾难。

        就算是皇城三大家族,一般都不会让家族嫡系子弟卷入皇位纷争的是非之中。

        “五皇子?”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眼中厉芒一闪,“我只是去赴个宴,他就要将我扼杀在摇篮中么?”

        “段凌天,你不会真打算去赴宴吧?你可要想清楚。”

        萧寻本以为段凌天会接纳他的意见。不去赴宴,可现在看段凌天的意思,似乎真的打算去赴宴。

        “为什么不去?不就一顿饭而已。”

        段凌天不以为意道。

        一顿饭?

        萧寻嘴角一抽,又给萧禹使了一个眼色。

        只可惜,即便萧禹开口相劝,段凌天也只是一笑而过,没有将这件事当回事。

        一个下午。段凌天盘坐在演武场一侧的大树上,服下升元丹,默默修炼……

        现在,只要是有空闲的时间,他几乎都用在了修炼上,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修为早日突破到元丹境!

        一旦突破到元丹境,他便可以成为八品炼药师,炼制出八品清灵丹,可让熊全的一身修为恢复到窥虚境。

        到时,他面临的许多难题,也将迎刃而解。

        不知不觉间,傍晚降临。

        段凌天回过神来。跃下大树,和萧禹、萧寻一起走出了圣武学院。

        “是神威侯府的马车。”

        萧寻眼尖,认出了圣武学院大门口停着的一辆马车,如今,除了一个车夫以外,在马车一侧,还有两人各自骑着一匹汗血宝马立在那里。

        一位身穿轻铠的中年将士,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身穿便装的青年人。

        青年人约莫二十岁出头,腰间挂着圣武学院的学员令,如今看到从圣武学院里面走出的段凌天,对中年将士说道:“爹,那个紫衣少年,就是段凌天。”

        段凌天刚出来,就现神威侯府的马车一侧的两人,纵马上前,向他走来。

        片刻,两人一同下马。

        只见中年将士对段凌天一点头,有礼问道:“请问是凌天少爷吗?”

        “你是?”

        段凌天一脸疑惑,他并不认识此人。

        “我是聂大将军麾下副将庞武,这是犬子庞锐,我今日来此,正是奉了大将军之命,邀请凌天少爷到神威侯府一聚。”

        庞武恭声道,丝毫没有因为段凌天只是一个少年而小看段凌天。

        “你口中的大将军,可是当今神威侯聂远?”

        段凌天眉头一掀,好奇问。

        “正是。”

        庞武连忙点头。

        段凌天心里一蹬。

        难道,那神威侯聂远,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不对,他的易容之术,按理说应该毫无破绽才对。

        那又是为了什么?

        段凌天带着一丝疑惑,跟萧寻、萧禹两人告别一声,上了神威侯府的马车。

        “庞副将,你可知神威侯找我何事?”

        段凌天掀开车厢窗帘,问外面的庞武。

        只可惜,庞武也不知道,他只是奉命来接段凌天。

        再次来到神威侯府,段凌天又是一种不同的感受。

        这一次,他是以真容来到这神威侯府。

        在神威侯府的大殿中,段凌天再次见到了神威侯聂远……

        “你……你就是我那如风兄弟的儿子,段凌天?”

        段凌天现,聂远看到他的时候,很激动。

        念及聂远的话,他心里一震,这神威侯聂远,难道和他那便宜老爹关系不一般?

        “见过侯爷。”

        段凌天对聂远微微点头,算是行过礼了。

        聂远却毫不在意段凌天的失礼,三两步到了段凌天的身前。伸手就握上了他的双肩,拍了一拍,哈哈大笑了起来,“如风有个好儿子,如风有个好儿子啊……”

        聂远的笑声,充满了欣慰,没有任何虚伪。

        段凌天心里一暖。看来,自己那便宜老爹。与这个神威侯,关系似乎不浅。

        “侯爷,你跟我爹是朋友?”

        段凌天一脸疑惑问道。

        “来,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聂远将段凌天迎到一旁坐下后,这才一脸笑容跟段凌天说起了他和段如风的往事……

        言语间,聂远眉飞凤舞,似是年轻了几岁。

        渐渐地,段凌天也恍然大悟。

        原来。他那便宜老爹当初和聂远是至交好友。

        当年,两人是同一届进入圣武学院的学员,从刚开始的不打不相识,到最后成为了好朋友、好兄弟。

        “当年,若非我出征在外,也不会让你和你娘远走他乡……这件事,说起来。都是我的错,我有愧于如风兄弟。”

        聂远愧疚道。

        “侯爷,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你不必自责。”

        段凌天微笑摇头,他感觉得出来,聂远是真的关心他。

        “小天。在我面前,你就不用客气了……当年,你父亲在时,我就和他兄弟相称,以后,你就叫我一声聂伯伯吧。”

        聂远说道,在他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溺爱之色。

        “聂伯伯。”

        段凌天点头一笑,对于聂远,也是源自心底佩服。

        他那便宜老爹都失踪这么多年了,聂远还能爱屋及乌到这个地步,实在难得。

        “爹,听说凌天来了?”

        就在这时,大殿之外,一个青年人缓步走了进来,声音中夹杂着几分惊喜。

        正是聂远之子,聂焚!

        “小天,这是我儿聂焚,说起来,当年你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他还抱过你呢。”

        聂远介绍道。

        “不愧是如风叔叔和柔婶的孩子,长得英俊不凡,更与如风叔叔当年有几分神似。”

        聂焚看着段凌天,忍不住赞叹。

        “聂大哥过奖了。”

        饶是段凌天脸皮厚,如今也不由有些烫。

        聂焚笑道:“小天,你可是不知道,昨天听到了有关你的消息的时候,我爹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确认下来,他就立马让庞叔叔去接你了。”

        对于段凌天昨天在圣武学院的作为,他也忍不住惊叹。

        年仅十八岁的少年,一身修为竟然就步入了凝丹境九重!

        至于段凌天杀死段凌兴的事,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了。

        在他眼里,段凌兴算不了什么。

        “如风若是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肯定也会欣慰。”

        聂远这个威严的大将军,如今在段凌天面前,将长辈的和蔼可亲,展现得淋漓尽致。

        “隔得老远,就听到你们父子二人的声音了……这位就是如风的儿子?”

        突然,大殿之外走进一道年迈的身影。

        段凌天一眼看过去,如今进来之人,正是老侯爷。

        当老侯爷看到段凌天的第一眼时,却愣住了,“你……”

        段凌天嘴角浮现一抹苦笑,他知道,老人已经认出了自己……

        准确地说,老人认出了他就是当日那个炼制解毒丹药的凌天!

        老人一身元力虽被黑冥貂之毒压制,可窥虚境强者的精神力却还在,凭借敏锐的感知,自然可以察觉出他的气息和当日的凌天雷同。

        “父亲,你这是?”

        聂远看到老人的神色,一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