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8章 段氏家族

第158章 段氏家族

        圣武学院,饭堂。

        段凌天几人围坐在一起。

        段凌天大口吃饭、大口吃菜,好像刚才的事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反观萧禹、萧寻和田虎,都有些食不下咽。

        刚才血腥的一幕,历历在目,他们脑海中久久难以挥去。

        只有苏立,跟段凌天一样,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段凌天,你这家伙藏得太深了!凝丹境九重,七品灵器……要不是你和那段凌兴生死对决,我们恐怕要被你一直蒙在鼓里。”

        田虎摇头叹气,一脸苦笑。

        在段凌天这家伙的面前,他那在自己家族引以为傲的武道天赋,简直连渣都不如。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跟这个变态比,要不然,只能自找打击。

        “不错,一直以来,连我都被你骗了。。”

        萧禹双眸一凝,目光也极为复杂,原以为段凌天只是渐行渐远,在武道之路桑,他还能望到段凌天的背影。

        谁知,段凌天真正的实力,已经远远将他甩在后面,让他望尘莫及!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你的身份。你竟然是段如风的儿子,段氏家族的嫡系子弟。”

        萧寻看向段凌天,双眸一凝,有些惊讶。

        “我是段如风的儿子不假……但我与段氏家族,并没有任何瓜葛!”

        段凌天双眸一凝,淡淡说道,对段氏家族极为不屑,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段氏家族的人。

        萧寻一愣,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也没再多说。

        他看出来了,段凌天对段氏家族,没什么好感。

        而在段凌天大吃大喝的时候,段荣也已经带着段凌兴的残躯,回到了段家府邸。

        宽敞的大院中。段凌兴躺在那里,身上的血已经干枯。

        “兴儿!”

        一阵地动山摇,三百多斤的胖妇人扑了上去,痛哭流涕,小眼睛赤红,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儿子!”

        大院之外,一道身影动若雷霆。迈步走了进来,声音宛如炸雷。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眉宇间不怒自威,明显是久居上位之人。

        如今,他来到院中的尸体旁,也是双眸赤红,森然的仇恨,正在他的心里生根芽……

        “无论是谁,杀死我儿,我必将他挫骨扬灰!”

        段如雷的声音,充满了暴戾。

        “二哥。我听说凌兴他……”

        又一道身影奔入了大院,望着地上的尸体,呆若木鸡。

        正是段氏家族四爷段如鸿。

        不一会儿,三个老人,在一个身穿镶金白袍的中年男子的带领下,缓步走进了大院。

        这个中年男子,面容坚毅。气质不凡,举手投足间,显现出霸气的威严,身份呼之欲出……

        段氏家族当代族长,段如火!

        “二弟,弟妹。节哀。”

        段如火看向段如雷夫妇,叹了口气。

        “二哥,到底生了什么事?”

        段如鸿沉着脸,语气压抑,携带着森然的怒意……

        “我也是刚回来。”

        段如雷看向身边的胖妇人,而胖妇人赤红色的一双眸子,也凝聚出一道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段荣身上,“是荣儿将兴儿带回来的。荣儿,到底是谁杀了你表哥?!”

        胖妇人说到后来,语气颤抖,一双眸子露出狠毒之色。

        刹那间,大院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荣的身上。

        段荣成为了焦点,身体一颤,双眸赤红,沉声道:“大姨妈,是段凌天,是那段凌天干的!”

        段凌天?

        胖妇人一怔,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

        段家四爷段如鸿脸色一变,看向段荣,目光灼灼,“哪个段凌天?”

        段凌天,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他三哥段如风的儿子,也叫段凌天,两年多以前,他带着段凌兴出外办事,途径清风镇,见过一次。

        “就是段如风的儿子,段凌天!”

        段荣咬牙切齿道。

        段凌天,这个名字,在场之人,除了段如鸿以外,或许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可段如风……

        却是让在场之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可能!”

        段如鸿冷声道:“两年多以前,我见过凌天一面,当时他只是一个淬体境武者……这才两年多时间,他怎么可能有实力杀死凌兴!而且,他现在不可能在皇城。”

        段如鸿明显不信。

        “是真的!”

        段荣眼看在场之人的目光,都变得怀疑了起来,连忙解释道:“那段凌天,如今应该在十八岁左右,他现在就在圣武学院!就在刚才……”

        段荣赤红着一双眸子,一脸激动,缓缓说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段凌天!

        十八岁!

        凝丹境九重!

        七品灵器!

        段荣的话,让在场之人的心都为之一颤。

        就算是段如鸿,瞳孔也不由一缩……

        那个两年前还只是淬体境的少年,如今已经是凝丹境九重的存在?

        如今,确认了杀死段凌兴的人就是段凌天以后,他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无奈与苦涩。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

        “原来是那个小畜生!”

        胖妇人的声音,宛如来自九幽之下,冰冷刺骨。

        “生死契?你当时,为何不劝凌兴?”

        族长段如火双眸一凝,看向段荣,沉声道。

        段荣苦笑,“我当时劝了,可表哥根本不听我的……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段凌天的实力那么强!”

        “真的是如风的儿子!”

        “如风的儿子,年仅十八岁,就步入了凝丹境九重……天赋更胜于当年的他!”

        “族长,既然凌兴是签下生死契被杀死,此事也只能怪凌兴自大!还有,那段凌天,乃是如风之子。是我们段氏家族的嫡系子弟,理应让他回来认祖归宗!”

        段如火身后的三个老人,也是段氏家族的长老,纷纷开口说道。

        他们的眼中,都夹杂着几分激动。

        段凌兴既然签下了生死契,别说他是死在了段凌天手里,就算他是死在外人的手里。段氏家族也没有任何理由干预……

        如今,他们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那杀死段凌兴的段凌天身上。

        段凌天展现出来的武道天赋,让他们一阵激动。

        当年,段氏家族的人都认为,段如风有望成为真正的虚境强者,带领段氏家族走向辉煌,与那皇室争锋!

        只可惜,后来段如风失踪了。

        而现在,多年以后,段如风的儿子出现。天赋更胜于段如风,让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

        对他们而言,对段氏家族而言……

        段凌天就是希望!

        别说段凌天和段凌兴一战签下了生死契,就算没有签下生死契,段凌天杀死段凌兴,为了段氏家族的未来,他们也不会怪罪段凌天。

        段凌天的价值。一百个段凌兴也比不上!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上,这就是现实,铁铮铮的现实!

        这就是大家族的残酷……

        你能给家族带来利益,就是宝,反之,则是草!

        “三位长老。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三位老人的话,胖妇人小眼睛一闪,悲凄道:“凌兴是段氏家族嫡系子弟,就算一时大意签下了生死契,那个小畜生也不该杀他!凌兴可是他的族兄。如此心狠手辣的小畜生,就该让他去死,若是让他进了段氏家族。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

        “如果家族不愿插手此事,我云萍会自己解决!”

        胖妇人说到后来,声音中充斥着彻骨的寒意……

        三位老人脸色大变。

        一个妇人,也敢反驳他们?

        就连段氏家族族长段如火,此刻脸色也不由沉下,低喝道:“弟妹,你太放肆了!”

        此刻,段如火内心的想法,和三位长老是一样的。

        他是段氏家族族长,要为段氏家族打算。

        啪!

        突然,一道耳光突兀响起。

        却是段如雷给了胖妇人,也就是他的妻子云萍一个耳光。

        “你……你打我?”

        云萍愣住了,儿子死了,她不过是说出了肺腑之言,她的丈夫竟然动手打她?!

        “打的就是你,无知妇人!”

        段如雷抬手,又给了云萍一个耳光,这才恭敬地看向了段如火和三位老人,“族长,三位长老……此事是我儿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段如雷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请族长和三位长老放心。”

        “不错,难得如雷你识大体!”

        三位段家长老都满意点头。

        只有族长段如火,双眸一凝,深深地看了段如雷一眼,“二弟,我希望你言出必行……若不然,我会失望,家族也会失望!”

        段如雷身体一颤,连声道:“是,族长!”

        “四弟,就由你负责将凌天那孩子带回家族……他在外面吃了太多的苦,段家,会好好补偿他的。”

        段如火又看向一旁的段如鸿,缓缓说道。

        “是,族长!”

        段如鸿连忙领命,心里一叹,知道段凌兴这次是白死了。

        看着段氏家族族长和几个长老相继离去,段荣彻底懵了。

        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二哥,二嫂,事已成定局,还请节哀。”

        段如鸿又安慰了段如雷夫妇一声,方才迈步离去。

        “你真的不为儿子报仇?”

        胖妇人眼看外人都离去,小眼睛泛着腥红之色,看向身边的丈夫,冷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