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7章 段凌兴之死

第157章 段凌兴之死

        眼看段凌兴竟然想要拦下自己的紫薇软剑,段凌天嗤笑一声。

        紫薇软剑一转,以剑刃迎上了段凌兴的一掌。

        段凌兴脸色大变!

        剑身,他敢以肉掌拍下去,可剑刃,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拍下去。

        他手上虽然戴着八品灵器金丝手套,却也不可能跟同为八品灵器的利剑剑刃硬碰硬……

        “你以为这样就有用吗?”

        灵光一闪,段凌兴冷笑一声,并没有收手,一掌继续拍出,同时运转防御武技……

        圆满境界的玄级高阶防御武技!

        顿时,一层防御罡气,弥漫在他的金丝手套表面,大手落下,一张一收,竟是直接抓住了段凌天挥出的的紫薇软剑……

        金丝手套,本就极为坚韧,寻常刀剑难伤。

        如今加上防御罡气,段凌兴凭借十四头远古巨象之力,硬生生拦下了段凌天十四头远古巨象之力的一剑!

        两者的力量,相互抵消!

        就在段凌兴嘴角露出狞笑,准备借此对段凌天难的时候。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你以为,我就这点能耐?”

        下一刻。

        段凌兴瞳孔一缩……

        天啊!

        他看到了什么!

        在段凌天的头顶之上,又一头远古巨象虚影出现,加上之前的十四头远古巨象虚影,一共出现了十五头远古巨象虚影……

        十五头远古巨象之力!

        “不……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七品灵器,怎么可能!”

        段凌兴脸色大变,声音中夹杂着无尽的惊惧,他现在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段凌天手中的灵器不是八品灵器,而是七品灵器!

        毕竟,凝丹境九重武者,想要施展出十五头远古巨象之力,只有依靠七品灵器才能实现……

        七品灵器。可以增幅近三成的力量!

        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段凌天手里的紫薇软剑,根本不是七品灵器……

        段凌天修炼的九龙战尊诀狂蟒变,在完成凝丹境四重的肉身淬炼后,就让段凌天身负堪比凝丹境九重的十二头远古巨象之力。

        昨天一早,段凌天突破到凝丹境五重,又平添了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现在,就算不用灵器。段凌天也能施展出十三头远古巨象之力……

        一旦动用灵器,十五头远古巨象之力。信手拈来。

        而在同一瞬间。

        一群围观的圣武学院学员,也都愣住了。

        “七品灵器!”

        “天啊,段凌天竟然有七品灵器!”

        “七品灵器,就算是段氏家族,估计也没有几件……这个段凌天从哪得来的?”

        ……

        他们的想法和段凌兴一样,都以为段凌天是凭借七品灵器,才能施展出十五头远古巨象之力。

        “七品灵器?”

        萧禹、萧寻和田虎嘴角一抽,脸上露出苦笑,都觉得段凌天隐藏得太深了……

        就算是苏立。目光也是微动,有些惊异。

        “他怎么可能会有七品灵器……”

        佟丽的脸色难看无比,抓着黑色长鞭的手又紧了几分。

        “表哥!”

        看到这一幕,段荣的脸上浮现一抹凄然。

        演武场上。

        段凌兴身体一震。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目光落在抓着段凌天紫薇软剑的右手上,瞳孔一缩。心里一颤,瞬间胆寒,就想要收手……

        “怎么,后悔伸手抓我的剑了?”

        段凌天看到段凌兴的神色,哪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冷笑一声。手中的紫薇软剑,随之而动。

        咻!

        十五头远古巨象之力,完全镇压段凌兴的十四头远古巨象之力!

        段凌兴的防御罡气,被段凌天一剑撕碎!

        金丝手套,应声而裂。

        “啊!”

        几乎在同一时间,伴随着段凌兴的一声惨叫,段凌兴的手掌被硬生生一分为二。另一半手掌轰然落地,血染一地。

        段凌兴身体一颤,再次看向段凌天时,眼中充满了惊惧……

        “刚才那一剑,是为了李轩!李轩,你应该还记得他吧?就是两年前,以身体帮我挡下你一掌,救下我一命的那个小胖子。”

        段凌天冰冷的目光,落在段凌兴的身上。

        当初,若非小胖子李轩为他挡下那一掌,他已经被段凌兴杀死,不可能再站在这里。

        他曾经过誓,一定要为李轩报仇!

        咻!

        段凌天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条灵蛇,贴近段凌兴,再次出剑。

        没有了灵器、身体又负伤的段凌兴,哪里躲得开段凌天这迅疾无比的一剑……

        瞬间,段凌兴又是一声惨叫。

        他的一条腿,硬生生被段凌天斩了下来,整个人失去了支撑,轰然倒地,身体剧烈颤抖着、挣扎着,眼中充满了绝望……

        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只可惜,剧烈的疼痛不断传来,让他意识到这不是梦,是真实的!

        “这一剑,是为了可儿!可儿,你还记得吧?当初你意欲杀我,对你挥剑,被你震伤的那个少女。”

        段凌天一步步走向段凌兴,语气间夹杂着摄人的寒意。

        昔日的一幕幕情景,历历在目……

        那一次,他差点就被段凌兴杀死!

        圣武学院的副院长,那位灰袍老人,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却也没有任何插手的意思……

        签下生死契的生死之战,唯有一方死,才算中止。

        作为见证人,他必须以身作则!

        而且,他也听出来了,段凌兴过去竟然曾经出手杀段凌天……

        他恍然大悟,难怪段凌天会如此痛恨段凌兴。

        原来是有生死之仇!

        “原来,这段凌天和段凌兴过去就已结下不可化解的仇恨,难怪一见面就是不死不休!”

        “都是段氏家族嫡系子弟。两人的差距太大了!段凌天,年仅十八岁左右,而那段凌兴,今年好像已经二十三岁了。”

        “段凌天,击败年长自己五岁的同族嫡系子弟,天赋堪称逆天,不愧是段如风的儿子!”

        “这段凌兴跟他比。简直渣都不如!”

        ……

        此刻,在场的圣武学院学员。没有一人怜悯段凌兴。

        萧禹几人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段凌天胜了!

        段荣看着眼前的一幕,身体剧颤,脸色惨白。

        “段凌天,我一定会让你死!”

        佟丽望了远处的紫衣少年一眼,目光冰冷,旋即转身离去。

        演武场上。

        段凌兴勉强用元力止住伤口上喷涌而出的鲜血,脸上毫无血色,一片惨白。

        望着一步步走向他。握着染血软剑的段凌天,段凌兴身体一颤,脸上浮现出惊惧和绝望,“段凌天,你不能杀我,我是你的族兄,我们都是段氏家族的嫡系子弟……你不能杀我……”

        听到段凌兴的话。段凌天一愣,旋即笑了。

        “族兄?”

        段凌天脸上浮现一抹讽笑,“两年多以前,你在清风镇李家,意欲杀我之时,可曾想过我是你的族弟?且不说两年多以前。就说刚才,你意欲将我杀死之时,可曾想过我是你的族弟?”

        “如今,眼看优势尽去,死到临头,便以族兄自居,想让我放你一条生路……你。不觉得可笑?”

        段凌天手里的紫薇软剑,还在往地上滴着血……

        所过之处,血流一地。

        片刻之后,段凌天来到了段凌兴的面前,手里的紫薇软剑微微抬起……

        段凌兴似乎也意识到段凌天不吃他这一套,顿时脸色一变,厉声咆哮道:“段凌天,你若敢杀我,我爹娘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必死无疑!”

        “就那个废人?”

        段凌天笑了,不以为意。

        “我爹掌控的力量,远远乎你的想象,你若是识相,就不会杀我。”

        段凌兴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然而,段凌天却不为所动。

        “这一剑,是为我自己……”

        在段凌兴绝望的目光中,段凌天手中剑呼啸而落,抹过了段凌兴的喉咙。

        哗!

        瞬间,血涌而出。

        段凌兴瞪着一双绝望的眸子,轰然瘫软在地。

        原来被他用元力止住血的伤口,也开始喷涌出鲜血……

        段凌兴,死!

        锵!

        段凌天将紫薇软剑收起,嘴角噙起一抹笑容……

        这是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两年多时间以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段凌兴杀死,以报昔日之仇……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哈哈哈哈……”

        心里一阵痛快,段凌天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声传遍了一片死寂的演武场。

        在场之人,除了圣武学院副院长,以及萧禹几人,其他的圣武学院学员,望着站在不远处的紫衣少年,眼中都浮现出一丝惊惧之色……

        这个少年,太可怕了!

        年仅十八岁就如此,日后成长起来,却不知又将是何等逆天!

        “走,去吃饭吧。”

        半响,段凌天深吸一口气,缓和下激动的心情,走向了萧禹几人,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其他人一阵无语。

        他们看了一眼演武场上段凌兴的尸体,心里一颤。

        现在,这段凌天还有胃口去吃饭?

        灰袍老人,也就是圣武学院副院长,望着段凌天远去的背影,双眸眯起,嘴角含笑,“这个小家伙倒是有些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