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53章 蚀骨铭纹

第153章 蚀骨铭纹

        又睡了一个下午觉,段凌天打了个哈欠,和萧禹、萧寻一起走出了圣武学院。

        跟两人分开后,段凌天似是现了什么,浑浊的眸子掠过一丝精光,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耸了耸肩,段凌天并没有直接回家,反而往另一边的偏僻街道走去,进入了一个小巷子。

        嗖!嗖!

        而几乎在段凌天走进小巷子的刹那,两道迅即无比的身影,自他后面飞掠而来,一前一后将他截下。

        “段氏家族的人,什么时候也开始做支族子弟的走狗了?”

        段凌天双眼微眯,对于两人的出现,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他刚走出圣武学院大门的时候,就现远处有一道阴冷的目光在注视着他,他只是微微瞥了一眼,就现了隐藏在一边的段荣。

        在段荣的身边还有另外两人。

        凭借前世兵王的反追踪经验、轮回武帝的记忆,再加上如今堪比元婴境武者的精神力,片刻,段凌天就大概感应出了段荣身边两人的修为,应该都在元丹境七重以上。

        如今,段凌天话音一落,让两个中年人脸色一沉。

        他们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猜到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的心里,突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这个少年,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如此镇定……

        难道他有什么凭借?

        又或者,他身边有强者庇护?

        两个中年人,下意识观察了一阵周围。

        据他们所知,这个少年的身边似乎也就只有一个元丹境七重武者庇护,而且,今日那个元丹境七重武者好像并不在。

        没有现端倪后,两人舒了口气。

        “段氏家族的人,都这么畏畏缩缩的么?”

        段凌天嘴角的冷笑更加灿烂,言语间尽显讽刺。

        “小子,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后面的中年人目光一冷,沉声道,话音一落,他就看向另一个中年人,一点头。

        嗖!嗖!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个中年人身形一震,宛如化作了两道迅即无比的闪电。直掠段凌天。

        在他们的头顶之上,各自出现了一百二十头远古巨象虚影……

        “两个元丹境九重?那段如雷还真是看得起我!“

        面对两个元丹境九重武者的夹击。段凌天好像一点都不在意,站在原地,不动如山,声音也是无比的平静……

        虽然,两个中年人都觉得少年的反应有些诡异,可他们现在却已是骑虎难下!

        “死!”

        两人目露凶光,拳掌元力绽放,对着段凌天笼罩而下!

        “本来,看在我那便宜老爹的面子上。我无意与段氏家族的其他人为敌……不过,既然你们助纣为虐,那就去死吧!”

        那就去死吧!

        雷光电闪之间,段凌天的语加快!

        下一刻,他抬起了手。

        咻!

        只见一道黑色流光自他长袖之下掠出,迅如闪电,宛如一柄呼啸而出的死神镰刀……

        灵蛇身法!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凌天脚下一抖,瞬间让到了一旁。

        轰!

        前后夹击段凌天的两个中年人,随着那一道黑色闪电穿过他们的胸膛,他们身上的元力尽散,惯性带着他们的身体撞在了一起,狠狠摔落在地。彻底没有了声息。

        咻!

        黑色闪电掠动,落在了段凌天的肩头。

        “嘶嘶”

        小黑蛇吞吐着蛇信,舔了舔段凌天的脸颊,一双小眼珠转动着,灵动无比。

        段凌天蹲下身,在两具尸体上搜掠了一阵……

        “真穷,两个人加起来才五十多万两银子……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有一点算一点。”

        将一叠银票收进纳戒,段凌天将小黑蛇从肩膀上抓下,握在掌心,微笑道:“你这小家伙,干得不错,回去我叫人给你做好吃的。”

        小黑蛇好像可以听懂段凌天的话,轻轻点头,灵动的身躯摆动,雀跃不已。

        “果然,元婴境凶兽,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不过,小黑和小白毕竟刚到元婴境不久,还需要加以引导,方能完全听懂人类的语言。”

        段凌天心里一动,继续往前走,拐了几个弯,回到了自家宅院。

        宽敞的宅院中。

        段荣瞧着二郎腿,享受着丫鬟的按摩,咬着一个苹果,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一想到明天开始就再也见不到那个紫衣少年,他的心里,就不由升起一阵喜悦。

        “让你得罪本少爷,估计你到死也不知道是谁让他们杀的你吧?”

        段荣越想,心里就越高兴。

        只可惜,他却没能高兴多久……

        当晚,他的宅院,迎来了一个不之客。

        段凌兴!

        “表哥,你怎么来了?”

        段荣看到段凌兴到来,也有些惊讶,但一双眸子却是笑意不断。

        “你似乎挺高兴的。”

        段凌兴缓缓开口。

        “当然,一想到明天就再也见不到那个嚣张的小子,我心里就一阵痛快……对了,表哥,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事吗?”

        因为灯光昏暗,段荣并没有现段凌兴略显阴沉的一张脸。

        “这件事,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

        段凌兴双眸一凝,缓缓说道。

        “表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荣终于感觉到不对了,心里一蹬,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了。

        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不应该啊!

        那个紫衣少年,今天离开圣武学院的时候也就一个人,就算他不是一个人,他身边那个戴着面具的中年人也就只是元丹境七重武者。

        在两个元丹境九重的手下,应该必死无疑才对……

        “我爹派给你的两个元丹境九重,直到天黑,都没回段家府邸向我爹禀报结果。所以,我爹另外派人去搜寻了一阵,谁曾想到,竟然在圣武学院附近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段凌兴脸色阴沉无比。这个表弟,到底招惹的什么人!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段荣慌忙摇头,一脸不可思议,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你不是说他身边只有一个元丹境七重武者吗?”

        段凌兴眉头一皱,沉声道。

        “我……我也不知道。当时,在他身边。确实只有一个元丹境七重武者,这一点。我们支族的八长老也是亲眼所见。”

        段荣苦笑。

        “哼!看来,你的这个仇人来历也没那么简单。我爹派给你的那两个元丹境九重,都是被人一击毙命,以利器穿透心脏,杀死他们之人,出手干脆利落!几乎可以肯定,必是元婴境武者出的手……也就是说,你想杀死的那人的身边,有元婴境武者庇护!”

        段凌兴冷哼一声。又看向段荣,“这件事,你最好不要露出马脚,否则,若是让他知道是你干的,你小命难保!”

        听到段凌兴的话,段荣被吓得脸色煞白。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紫衣少年的身边竟然还有元婴境武者!

        要知道,就算是他所在的段家支族中,也只有两位太上长老是元婴境的存在……

        “表哥,这件事大姨父决定怎么处理?我觉得,那人迟早会怀疑到我的身上……要不然,我跟你回段家府邸住一段时间吧。”

        段荣的声音微微颤抖。

        他怕了。

        “放心。敢杀死我们段氏家族的人,不管他是谁,都必死无疑!”

        段凌兴的目光,泛起一丝冷意。

        段荣闻言,这才舒了口气。

        “这段时间,你最好低调一些,少给我惹事。知道吗?”

        段凌兴瞪了段荣一眼,让后者连忙点头,不敢迟疑。

        房间里。

        段凌天将熊全今天收集的大部分材料摊开,眉头一挑,“没想到,只是一天的时间,熊全就将我需要的大半材料找来了……嗯,足以铭刻两道铭纹了。”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一抬手,将紫薇软剑取了出来。

        与此同时,将手上的纳戒也取下。

        他打算铭刻的攻击铭纹,名为蚀骨铭纹。

        蚀骨铭纹,一旦启动,将涌出蚀骨之力,除非是半步虚境以上的强者,否则,别想躲开,也别想化解……

        一旦中招,顷刻之间,一身骨骼将被腐蚀成灰烬,只剩血肉!

        死得不能再死!

        中了蚀骨铭纹之人,虽然顷刻之间就会死亡,可就在死亡的一刹那,却需要承受极致的痛苦,那是痛彻心扉、痛彻骨髓的痛苦……

        常人根本难以想象的痛苦!

        直到深夜,段凌天才将两道蚀骨铭纹完成,分别铭刻在了紫薇软剑和纳戒之上。

        毕竟是高级铭纹,除了可以铭刻在纳戒之上,更是可以完美地和残血铭纹并存在紫薇软剑之上。

        完成这两道铭纹后,段凌天紧绷的精神力一松懈,疲惫感瞬间席卷而来,倒头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感觉疲惫不堪,气色也略差。

        “天儿,你没事吧?”

        李柔看到儿子的脸色,一脸担忧。

        “坏蛋,你昨晚干什么了?”

        “是啊,少爷,你的脸色怎么会这么差。”

        李菲和可儿也是一脸担心,心疼不已。

        “没事,只是铭刻了两道铭纹,放心吧,今天从学院回来,就能恢复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吃过早饭后,直接去了圣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