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148章 高年级学员

148章 高年级学员

        “段凌天!”

        段凌天对司马长风一点头,回道。      .

        “段凌天?”

        司马长风眉头一掀,略微有些惊讶,“你是段氏家族的嫡系子弟?”

        除了萧禹和萧寻以外,几个对皇城段氏家族颇为了解的学员,也看向了段凌天。

        段氏家族年轻一辈嫡系子弟,就是凌字辈……

        只是,包括司马长风在内,都觉得有些奇怪,如果段凌天真的是段氏家族的人,应该不会是无名之辈。

        且不说他刚才说的计策,就足以证明他足智多谋,能以十八岁之龄进入圣武学院,也是极为罕见。

        “不是。”

        段凌天摇头。

        就算他身上流淌的是段氏家族嫡系一脉的血又如何?

        那个人心冷漠的家族,他,不屑!

        “坐下吧。”

        司马长风点了点头,如果段凌天不是段氏家族的子弟,这样就可以理解了。

        赤霄王国地域辽阔,段姓之人也有不少,不足为奇。

        其他学员也舒了口气。

        “我就说,如果他是段氏家族的子弟,恐怕早就名扬皇城了。”

        “不过,他就算不是段氏家族的子弟,能以如此年纪通过圣武学院在十八郡各地的入学考核,也实属妖孽!”

        不少学员,略微忌惮地看了段凌天一眼。

        “这个段凌天,不只武道天赋强,头脑也如此灵活……瞒天过海之计,亏他想得出来!”

        萧寻看了段凌天一眼,心里顿生钦佩之感。

        萧禹目光一闪,虽然也惊讶于段凌天所说的计策,但一想到段凌天在极光城屡创的种种奇迹,又释然了。

        在他的眼里……

        段凌天,就是一个小怪物!

        这时,司马长风的声音也传递而出。“段凌天的瞒天过海之计,算得上是天衣无缝,就算是我想的计谋,也有一部分是瞒天过海之计的精髓,总体而言,比不上他的瞒天过海之计!”

        哗!

        司马长风话音一落,毫无悬念地在课堂上引起了一阵轰动。

        他们都没想到。堂堂圣武学院相星系老师,言语之间。竟对一个新生展示出了自愧不如的姿态……

        不过,他们转念一想,又释然了。

        段凌天所说的瞒天过海之计,确实令人敬服,无懈可击。

        “这个老师倒是有些意思。”

        段凌天凝视着司马长风,略微有些惊讶。

        一般来说,为人师者,在一定程度上是比较要面子的,断不可能去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不如一个学员……

        司马长风。却表现得坦坦荡荡,丝毫不觉得羞愧。

        如此风度,令人钦佩!

        很快,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司马长风的长篇大论中过去了……

        不得不说,司马长风讲课颇具趣味性,互动也多。一个上午,在场的十八个新生学员,竟没有一个走神。

        司马长风学识之渊博,就算是段凌天,也不由心生敬佩!

        临近中午,司马长风将段凌天等人的入学证明收起。每个人了一枚精致的小令牌,正反面一模一样,除了边上有一些图案,正中都纹刻着圣武二字。

        “这是圣武学院的学员令,以后你们可以凭此令进出圣武学院……”

        司马长风说到这里,睿智的双眸,陡然凌厉了几分。“不过,若有人凭此令牌,以圣武学院学员的名头,在外欺压良善、作奸犯科,圣武学院有权收回令牌,并将其驱逐出圣武学院!”

        司马长风的警告,让在场一些本打算拿着令牌去得瑟的学员,打消了刚刚升起的念头。

        他们能进圣武学院,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个中艰辛,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如今成为圣武学院的学员,更是备受瞩目,光耀门楣。

        若是被驱逐出圣武学院,那可就真的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圣武学院,一共分六个年级,你们是一年级的新生学员。一年级新生学员,上五天课,休息两天……按照学院规定,相星系学员,上午在课室上课,中午在学院饭堂吃饭,下午在演武场自由活动,可与人谈论武道,也可与人切磋实战,但不得伤及性命!”

        司马长风说完这一番话后,就离开了。

        “走,去吃饭!”

        萧寻站了起来,招呼段凌天和萧禹一声。

        三人来到饭堂,找了一张空出来的桌子,围着坐下。

        圣武学院里面的饭堂,类似于外面的酒楼,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小厮走上前来,恭敬问道:“三位少爷吃些什么?”

        三人点了几个菜,点了一壶酒。

        “今天那位司马老师,学识渊博,让人佩服。”

        萧禹感叹。

        “确实。”

        段凌天赞同。

        萧寻一脸古怪看了段凌天一眼,“段凌天,萧禹说佩服司马老师,我不奇怪……可你这个能想出瞒天过海之计,让司马老师都自愧不如的学员,还会佩服司马老师?”

        对于段凌天今天在课室上说的瞒天过海之计,他越是品味,越是觉得高深莫测!

        这个计策,不只能用在战场上,在许多方面都可以运用……

        乃是一种极为实用的计策!

        听到萧寻的话,段凌天嘴角浮现一抹尴尬。

        瞒天过海之计,可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照搬前世的三十六计……

        如今萧寻说是他想出来的,让他也不由脸上烫。

        很快,来到饭堂的学员越来越多。

        这些学员,有二十岁左右的新生学员,也有二十岁出头,乃至更为年长的高年级老学员。

        不一会儿,宽敞的饭堂大厅就坐满了人。

        有些学员,只能站在一边等待。

        “段凌天!”

        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却是田虎和苏立来了……

        桌子虽然不大,但五个人挤一挤还是可以的。

        “你们怎么会这么晚?”

        段凌天有些惊讶。

        “别提了。我们将星系的人多,又另外分了两个班……我们也是倒霉,分到了牛邙那个班,那个牛邙就是个变态,在课室里只说了几句为将之道,就把我们拖到演武场上去跑步,跑了一个上午。累死我了。”

        田虎骂骂咧咧道。

        这时,段凌天才现田虎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侵湿了。

        “田虎。是你自己不行吧?我看苏立脸不红、气不喘的……似乎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萧禹看了闲情若定的苏立一眼,揶揄一笑。

        “我能和他比吗?他就是个变……”

        田虎刚想说苏立是变态,就现苏立目光如剑看了过来,连忙闭上了嘴。

        “这么说来,我们相星系倒是比你们轻松,我们一个上午都在课室里享受。”

        萧寻笑道。

        “早知道我就选相星系了。”

        田虎有些后悔说道。

        “你是那块料吗?”

        苏立冷哼一声,不屑道。

        段凌天几人都笑了起来,如果真的让田虎去做运筹帷幄的相,确实是挺为难他的。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饭菜就上来了。

        段凌天让小厮多加了两双碗筷。

        五人刚拿起筷子,刚准备动筷夹菜吃饭。

        “嗨!你们几个,放下这顿饭的银子,就可以走了。”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了段凌天这一桌短暂的宁静。

        段凌天脸色一沉,看向说话之人。

        说话的是一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人。在他身后还跟着三个年纪相仿的青年人,以段凌天的猜测,这四人应该是二年级的老学员。

        “你没毛病吧?”

        田虎瞪着一双铜锣大眼,丝毫不惧,与对方为之人对视。

        “小子,让你们放下钱滚蛋。没听到吗?“

        为的青年人,脸色一沉。

        去年这个时候,面对高年级学员的威胁,作为新生学员的他,虽然心生不忿,却也是老实放下饭钱就滚蛋了……

        现在,学院来了一群新生学员。他本以为也能耍耍高年级学员的威风,可谁知道竟然遇到了一个硬茬!

        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叫你们滚蛋,没听到吗?“

        “记得放下这顿饭的饭钱,就当是你们孝敬我们的,以后在学院里头,我们罩着你们。”

        “看什么看,滚!”

        另外几个青年人也开口了,一个个宛如化作了怒目金刚。

        段凌天看了看周围,现有许多新生学员,也面临着差不多的情况……

        大多新生学员,都选择忍气吞声放下银子离开,将自己点的一桌好酒好菜让给了那些威胁他们的高年级学员。

        “这年头,到哪里都有这么讨厌的苍蝇,真是烦人。”

        段凌天摇头一叹,直接夹菜吃饭,将四个高年级学员当成了空气。

        原本怒意升腾的田虎,听到段凌天的话,愣了一愣,也不由笑了,“是啊,没想到这年头苍蝇也这么穷,竟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啧啧,按我说,没钱不要紧,跪下来唱个小曲,兴许爷一高兴,会打赏你们几块碎银。”

        听到段凌天和田虎的话,萧禹和萧寻噗哧一笑,却也没有理会怒视他们的四个高年级学员,自顾自吃起了饭菜。

        至于苏立,扫荡着桌上的饭菜,一脸冷峻,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你……你们……”

        四个高年级学员中,为的青年人,脸色涨成了猪肝色,眼中怒意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