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7章 相星系,司马长风!

第147章 相星系,司马长风!

        萧寻眉头一挑,和段凌天、苏立一样,他也没将段荣放在眼里。

        段荣,充其量只是段氏家族的支族子弟。

        论地位。

        远不如他……

        “没想到,女性学员还挺多的。”

        田虎的目光落在远处,在宽敞演武场的另外一边,一群女性学员聚在那里,极为热闹。

        至于一群男性学员,则是聚在了段凌天几人这一边。

        “我们聚在这里做什么,你们知道吗?”

        段凌天问身边的几人。

        “不知道,我们也是跟着人流过来的。”

        田虎摇头,他和苏立显然是和段凌天一样,都是跟着别人到这边来的。

        萧寻微笑道:“我们现在聚在这里,正是为了方便我们选择派系……一会儿,人差不多到齐,就会有老师过来。到时,我们就要面临人生的重大选择了。”

        圣武学院,两大派系,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

        而圣武学院针对两大派系的教学,也将全然不同。

        “说到选择派系,你们决定了选择哪个派系吗?”

        田虎一双眸子亮起,问段凌天几人。

        “我和萧寻都选择相星系。”

        萧禹微笑说道,萧寻也跟着点头,眼中掠过一丝睿智的光泽。

        “那你们和我不同,我决定选择将星系。”

        田虎咧嘴一笑。

        “看得出来。”

        段凌天上下打量了田虎一眼,哈哈一笑。

        “真的假的?你不会是马后炮吧?那你倒是说说,苏立会选择什么派系?“

        田虎又问。

        “这还用说,自然是选择和你一样的将星系。”

        段凌天理所当然道。

        苏立,就好像是一柄利剑,锐气逼人,这样的人,若是上了战场,绝对是杀戮机器,能让敌军胆寒。

        “苏立。你不会真的也选择将星系吧?”

        田虎问。

        “怎么,你有意见?”

        苏立目光如剑,凝视田虎。

        “我能有什么意见,只是有些惊讶……”

        田虎尴尬一笑,如果说,当初刚到铁血军天才营的他,还能和苏立争锋。现在的他,却是已经被苏立远远甩在了后面。

        “段凌天。你呢?应该跟我和苏立一样,也是选择将星系吧?”

        随着田虎开口。

        苏立、萧禹和萧寻的目光,都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在四人的注视下,段凌天的口中,缓缓吐出了三字,“相星系!”

        相星系?

        几人都有些惊讶,都觉得以段凌天的实力,进入相星系实在是浪费……

        对于几人的惊讶,段凌天只是摇头一笑。

        前世。他是一位强大的兵王,所学的那一套,跟将星系的那一套没有任何区别。

        这一世,他若是选择将星系,毫无意义。

        所以,他选择了相星系!

        “圣武学院的老师来了。”

        段凌天眼尖,看到远处有两个中年男子正迈步走来。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一群女性学员附近,也有两个青年女子走向了她们,明显也是圣武学院的老师。

        “大家好,我是圣武学院将星系的老师,我叫牛邙。”

        两个中年人中,那个身材壮硕的虬髯汉子。声音宛如炸雷,让靠近他的一些学员耳膜生疼。

        “这个牛邙,应该是修炼了类似于狮子吼一类的武技。”

        段凌天有些惊讶。

        攻击武技中,又有一种偏门分类,为音攻武技。

        一般只有元婴境以上的武者,才能挥出音攻武技的真正威力,在实战中。出其不意,能令对手刹那失神……

        两人交战,有时候,失神的瞬间,就足以决定胜负!

        “大家好,我是相星系的老师,司马长风。”

        相比于牛邙,另一个中年男子却显得儒雅不凡,一身文士打扮,头戴纶巾、手握羽扇,风度翩翩。

        “现在,选择进入将星系的学员,到我身后来……选择进入相星系的学员,到司马老师身后去。”

        牛邙再次开口,直入主题。

        顿时,一群男性学员动作了起来……

        “三位,回见。”

        田虎跟段凌天三人打了一声招呼,苏立也对三人一点头,两人一同离开,到了牛邙的身后。

        至于段凌天三人,对视一眼,到了司马长风身后。

        “相星系的这么少?”

        段凌天看了一眼将星系那边,又看了一眼自己周围,有些惊讶。

        圣武学院这一届的学员,一共有一百六十多人……

        其中,男性学员有一百人左右。

        如今,将星系那边的男性学员,却足有八十多人。

        而段凌天、萧禹和萧寻所在的相星系这边,只有不到二十人。

        对于这个结果,司马长风和牛邙显然并不惊讶。

        “选择相星系的学员,跟我来。”

        在司马长风的招呼下,段凌天三人和另外十几个相星系的学员,跟上了司马长风的步伐。

        至于将星系的学员,则是留在了原地。

        “就算你选择了相星系,也难逃一死!”

        将星系的一群学员中,那段荣赫然在列,他双眸一凝,注视着段凌天远去的背影,杀意凛然……

        段凌天一群相星系的新生,被司马长风带进了一个宽敞的课室。

        课室之中,桌椅齐全。

        “坐。”

        司马长风走上了讲台,对跟进来的十八人微微点头。

        段凌天也跟着坐了下来。

        司马长风的目光,在段凌天等人的身上,一一掠过,缓缓开口,“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这一届相星系学员的老师……我会教你们如何去成为一位合格的相!”

        “现在,你们谁能告诉我,什么是相?”

        司马长风在说出这一话的时候。平静的目光,陡然一变,变得睿智无比。

        而在司马长风话音刚落的瞬间,就有一个学员站了起来,开口就道:“相,隐于帷幕之后,智慧卓群。太平盛世时,可治理天下。烽烟四起时,可运筹帷幄,掌控一切,谈笑间令敌军灰飞烟灭!”

        包括段凌天在内,另外十七个学员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学员的身上。

        “太无耻了!这不是入学手册上介绍相星系的文字吗?”

        “这也可以?”

        不少学员,一阵无语。

        司马长风压手,让这个学员坐下,淡淡说道:“不错,就如入学手册上的这段文字……智慧卓群。运筹帷幄,是作为相的根本!接下来,你们在相星系的日子里,我要教你们的,就是如何成为一位合格的相!”

        “你们要记住,相,可让将战无不胜。一样可让将灰飞烟灭!有时候,相的一个决定,就决定了将的生死。”

        说到这里,司马长风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对于司马长风这番话,段凌天深以为然。

        如果说,将是一个武者的四肢。可用来施展武技,躲避攻击……

        那么,相就是一个武者的眼睛,洞察一切,尤为重要!

        “今天,我给你们上的第一节课,就是如何应付战场中的其中一种情况。”

        司马长风的目光。尽显睿智,缓缓问道:“如果,敌强我弱,敌暗我明……除了最干脆的偷袭以外,可用什么计策,令对方瓦解?”

        “敌强我弱,敌暗我明?”

        除了段凌天双眸一闪,好像胸有成竹以外,剩下的学员纷纷喃喃自语,不断思考着。

        “嗯?”

        司马长风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这个学员,他早就注意到了,十八岁左右的少年,在一群二十岁的青年人中,尤为显眼。

        如今看到少年的表现,他心里一蹬,“难道他这么快就想到了计策?”

        “这位学员,看你了然于胸的模样,是否已经想到了计策?”

        片刻之后,司马长风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问。

        一时间,包括萧禹、萧寻在内,所有学员都看向了段凌天……

        “他能想到办法?”

        “开玩笑吧,他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办法。”

        一些学员看了段凌天一眼,不以为然。

        段凌天眉头一掀,站了起来,直言道:“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会用瞒天过海之计,故意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伪装的手段迷惑、欺骗敌人,使敌人放松戒备,然后突然行动,从而达到取胜的目的。”

        如果有前世地球华国的人在这里,瞬间就能反应过来……

        段凌天现在说的,正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一计,瞒天过海!

        司马长风瞳孔一缩。

        其实,他也没想过这个紫衣少年能说出什么好计策,可如今紫衣少年说的计策,却和他的想法在某些地方不谋而合,让他忍不住有些震撼……

        这真的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瞒天过海……妙!妙!”

        萧寻听完段凌天的一番话后,细品了一阵,最先反应过来,忍不住出声赞道。

        “这……”

        一些之前看不起段凌天的学员也愣住了,他们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绝妙的计策。

        毕竟,任何人被一而再、再而三欺骗,都会放松警惕。

        这是人的天性!

        “好,好……好一个瞒天过海!”

        司马长风爽朗一笑,看向段凌天,问:“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