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3章 聂远,聂焚

第143章 聂远,聂焚

        “那小子人呢?”

        三个中年人,一路追踪紫衣少年进入了一个偏僻的巷道,本以为马上就要得手,却现,在前面的三条分岔路口,对方突然没有了踪影。

        “分头找!”

        青衣中年人沉声开口,眼中闪着贪婪至极的光泽……

        就在三人准备分开进入前面三条分岔路的时候。

        “不用找了。”

        一道慵懒的声音在前面传来,让他们一个激灵,如梦惊醒。

        接着,他们就看到一个紫衣少年从一个分岔路口走出,可不就是他们的目标人物?

        段凌天双眸微微眯起,凝视着三人。

        在炼药师公会大厅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三人了,当时他将一千万两银票收起的时候,这三人的眼中就露出了贪婪、嗜血的光泽,明显是起了贪念,盯上了他手里的银票。

        果不其然,在他离开后,就现多了三条尾巴。

        呼!呼!呼!

        三个中年人身形一动,直掠而出,将段凌天团团围住,好像生怕他会再次跑掉一般……

        他们也不想想,如果段凌天要跑,还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吗?

        不过,现在他们明显已经被贪念蒙蔽了内心。

        他们的心里,只有那一千万两银票!

        “小子,将一千万两银票拿出来,兴许我们兄弟会给你留一具全尸。”

        一个中年人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目露贪婪,沉声说道。

        “十八岁的九品炼药师……啧啧,老子这辈子能干掉这样的炼药天才,也算是祖上积德了。”

        另一个中年人双眼放光,好像段凌天已经是死人了一般。

        “如果我将一千万两银票给你们,你们是否能放过我?”

        段凌天双眼眯起,突兀问道。

        “小子,你能在十八岁成就九品炼药师,想来背景不一般……你见到了我们兄弟三人的面容。我们是不会冒险的。所以,你没资格和我们谈条件!今日,你必死无疑!”

        为的青衣中年低哼一声,眼中流露出森然杀意。

        “那就没得谈了,是吗?”

        段凌天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嘴角含笑。

        青衣中年皱眉。段凌天到现在还这么淡定,让他心里没底。不由脸色微沉,低喝道:“干掉他,迟恐生变!”

        刹那间,三个中年人同时动了。

        在他们的头顶之上,各自出现了数十头远古巨象虚影,明显是三个元丹境武者……

        “小黑!”

        段凌天双眸一凝,一抬手,低呼一声。

        咻!

        刹那间,一道黑色的闪电。自段凌天袖中掠出,绕着段凌天转了一圈,带起三抹璀璨、妖异的鲜血,旋即落在了段凌天的手上,却是一条黑色的独角小蟒蛇,正吞吐着蛇信,就好像在向段凌天邀功。

        轰!轰!轰!

        刚准备对段凌天出手的三个中年人。瞬间倒下,身死!

        在他们的胸口上,各自多出了一个细小的血洞,正在不断地喷涌着鲜血……

        “你……”

        青衣中年人刚开始还没死透,一双眸子瞪得浑圆,望着正在逗弄着小黑色的紫衣少年。挣扎了一阵,方才绝望倒下。

        临死之前,他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上天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对不会为了一千万两银子而送掉自己和两个兄弟的性命。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你这小家伙,不就杀了三个元丹境武者,值得你这么得意吗?”

        段凌天摸了摸小黑蛇的小脑袋。眼中尽是温和,旋即将它重新收进了袖中。

        “我给过你们机会……只可惜,你们没有好好珍惜。”

        段凌天看了地上的三具尸体一眼,双眸一凝,嘴角泛起一抹邪邪的笑意。

        离开的时候,段凌天的目光,落在了前方巷子的尽头,就好像现了什么一般,深深看了那里一眼后,方才转身离去。

        段凌天离开后,巷子尽头,一道身影缓步走出,眼中尽是惊诧之色。

        “他好像现了我?怎么可能……就算是他身边的那只元婴境四重凶兽都没现我。或许是我的错觉吧……不过,我倒是白担心了,没想到他身边还有这么强大的凶兽守护。”

        中年人喃喃自语,看他的面容,可不正是那炼药师公会总会的副会长叶纶?

        “三年前,中了黑冥貂的毒……那个任务也是三年前布的。如果那个老侯爷是窥虚境以上武者,现在或许还在苟延残喘……如果不是,他怕是早已归天了。嗯,去问问也好。”

        段凌天离开巷子,并没有回宅院,而是打听到了神威侯府的所在,去了神威侯府。

        神威侯府,不愧是和皇城段氏家族、萧氏家族一流的大家族齐名的存在,整座府邸占地面积广阔,气势不凡,无形之间给人一种浩瀚无边的感觉。

        在神威侯府大门口,段凌天被四个身穿轻铠的士兵拦下。

        “那神威侯,不愧是大将军,帮他守门的都是浴血沙场的老兵。”

        在四个中年士兵的身上,段凌天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战场上的杀伐血腥气息……

        “你是何人?”

        一个轻铠士兵看了段凌天一眼,厉声喝问。

        段凌天眉头一挑,缓缓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此来,是想要问你们一件事。你们神威侯府的老侯爷,现在可还活着?”

        在段凌天看来,只要老侯爷活着,他就有机会。

        他倒是不认为有人在三年之间帮老侯爷解了毒,妖兽黑冥貂的毒,又岂是谁都能解的!

        “无知小子,竟敢咒我们老侯爷!”

        四个轻铠士兵脸色大变,身上杀伐气息暴涨,就要对段凌天出手。

        只是,段凌天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停止了动作。

        “我是来帮你们老侯爷解毒的。”

        段凌天一脸云淡风轻,缓缓说道。

        段凌天的话。让四个轻铠士兵面面相觑,四人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转身进了神威侯府。

        “你稍等,我们的兄弟已经去通报侯爷。”

        一个轻铠士兵对段凌天说道,虽然觉得这个少年的话不太可信,但他还是不敢怠慢,若是少年身后有什么高人。他们得罪了少年,也就意味着得罪了那位高人。

        如果那位高人真的能为老侯爷解毒。却因为他们的无礼而拒绝,那就得不偿失了。

        而且,他也现,这个紫衣少年虽然长相普通,但动作之间,却尽显高人风范,明显不是一般的少年。

        段凌天现在这张经过易容的脸,确实很普通,属于丢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到的那种。

        不一会儿。那个去通报的士兵出来了,恭声对段凌天说道:“这位少爷,侯爷有请。”

        段凌天点点头,跟在这个士兵的后面,进了神威侯府。

        神威侯府大殿之中。

        一个面容威严,身穿便装,虎背熊腰的壮硕中年男子。正来回踱步……

        “爹,士兵不是说来人只是一个少年吗?他真能帮爷爷解毒?”

        气宇轩昂的青年人,约莫二十五岁左右,语气间尽显怀疑。

        “焚儿,三年前,你爷爷中毒。就算是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大人,那位六品炼药师也是束手无策……而后,我们神威侯府虽然立下重诺,却也再无一人上门。如今,你爷爷身上的毒若是再拖下去,恐怕活不了一年了。”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一试……而且,你怎么知道那位少年身后没有高人?”

        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正是赤霄王国当今的神威侯、骠骑大将军聂远!

        平时,就算是面见赤霄王国的皇帝,他也不曾这么失态……

        “也是,试试也无妨。如果他真能为爷爷解毒,我聂焚必当铭感五内!”

        青年人点头,目光闪烁。

        他这一生最尊敬的就是他的爷爷,那位曾经名震赤霄王国上下,被先皇册封世袭爵位的神威侯。

        可以说,神威侯府的辉煌,是他爷爷一手建立起来的。

        “侯爷,人带来了。”

        大殿之外,传来士兵的声音。

        神威侯聂远闻言,停下了脚步,目光如电,遥遥望着大殿之外,“请他进来。”

        段凌天走进大殿,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虎背熊腰、气势不凡的中年人。

        “他应该就是当今神威侯、骠骑大将军聂远了……咦?不是说他是可以比拟十八郡郡守的虚境强者吗?他应该还没有经历六九雷劫,顶多就是元婴境九重巅峰、半步虚境的存在。”

        段凌天心里一动,凭借轮回武帝的经验,一眼就看透了中年人修为的深浅。

        “神威侯。”

        段凌天缓步走进,站在神威侯的不远处,微微一笑,算是行过礼了。

        “大胆!”

        就在这时,一声暴喝,自神威侯身后传来。

        段凌天一眼看去。

        却是一个长相与神威侯有五六分相似的青年人,宛如化作怒目金刚,怒视着他……

        “小侯爷,却不知我哪里大胆了?”

        段凌天淡淡一笑,猜到了青年人的身份。

        “见到神威侯、骠骑大将军,你竟敢不行礼,你这不是大胆是什么?”

        青年人沉声道。

        “小侯爷此言差矣,礼,在乎于心,我若心存不敬,就算虚伪行礼,又有何用?难道,小侯爷喜欢虚伪的礼仪?”

        段凌天摇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