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2章 神威侯府

第142章 神威侯府

        “不……不会的……他怎么可能拿得出五百万两银子!”

        看着被叶纶拿在手里的一大叠银票,萧河的脸色极为难看,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

        现在,他也意识到自己中了紫衣少年的圈套!

        只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少年是九品炼药师。

        当然,更多的是不甘心!

        他能在二十岁时成为九品炼药师,付出了多少努力,只有他自己清楚。

        他不愿意相信,赤霄王国年轻一辈中,有人能在炼药天赋上胜过他!

        段凌天眉头一挑。

        萧河的脸色他自然注意到了,但他心里却没有任何怜悯……

        今日,若非这萧河找茬,他现在已经接取了任务,赚钱去了。

        炼药师公会的任务,完成任务时,是可以选择积分酬劳或者金银酬劳的。段凌天此来,正是为了接取任务赚钱……

        至于炼药师公会的积分,当初还在极光城的时候,他就从苏墨手里坑来了5ooo点积分,暂时够用。

        既然萧河主动挑事,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五百万两银子,就是这萧河要付出的代价!

        其实,就算是段凌天也没想到,自己来到这炼药师公会的总会,竟然能遇到这样的意外之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五百万两银子,得来不费吹灰之力!

        这样的好事,他恨不得再遇到几次。

        眼看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段凌天嘴角噙满了笑意,抬起了手,掌心朝上。

        嗤!

        一缕乳白色的丹火,瞬间在段凌天手中冒出,缓缓闪烁着……

        静。

        此时此刻,整个炼药师公会的大厅,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凌天手中的丹火之上,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九品丹火!

        如果只是九品丹火,不足以让他们惊讶。

        然而,九品丹火出现在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手上,却足以让他们惊讶得几天睡不着觉……

        十八岁的九品炼药师,这是何等妖孽?!

        叶纶最先反应过来,眯起双眼。凝视着段凌天,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他没想到。在他们赤霄王国,竟然出现了这么出色的炼药师!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炼药师!

        萧河根本没法跟他比!

        紧接着,在场之人也都反应了过来,一时间,整个炼药师公会大厅,倒吸冷气之声,连绵起伏,久久不断……

        “十八岁的九品炼药师,却不知他来自哪个家族?!”

        “是啊。如此天才的炼药师,简直开了我们赤霄王国的先河……就算是我们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大人,出自青林皇国的存在,据说当年也是近二十岁才成为九品炼药师。”

        “如此说来,这个少年的天赋比会长大人当年还要妖孽!日后的成就,甚至可能越会长大人?”

        “会长大人可是我们赤霄王国唯一的一位六品炼药师,此子过他。岂非有望冲击那五品炼药师?”

        “妖孽!妖孽之才!”

        ……

        围观的人群,丝毫不吝啬对段凌天的夸赞之语。

        有些人的目光,落在萧河的身上,忍不住摇头……

        他们明白。

        萧河,赤霄王国公认的年轻一辈最天才的炼药师,在紫衣少年凝聚出九品丹火的那一刹那。他头上的天才光环,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彻底成为了历史。

        这个紫衣少年,才是赤霄王国年轻一辈当之无愧的最天才的炼药师!

        萧河跟他比,渣都不如!

        萧河的身体在颤抖,如今他也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很快就现了那一道道惋惜地看向他的目光……

        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

        一年前,他以二十岁之龄,成为九品炼药师,何等威风!

        如今,却被一个少年过,更输给了少年五百两银子……

        这一切,让他无地自容!

        周围的目光,在他看来,更像是在嘲笑他,讽刺他!

        “副会长大人,那二百两银子,回头我就让人送上门来还你。”

        萧河的声音,嘶哑而低沉,冷漠地扫了段凌天一眼,深深记住了段凌天的模样后,离开了炼药师公会,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萧河知道,段凌天现在的面容只是易容后的效果,却不知又会是什么表情。

        在场之人都明白,今日之事,恐怕无需多久,就能传遍整个皇城……

        到时,萧河就真的是丢大脸了!

        “小家伙,这是你的一千两银票。”

        叶纶又私自取出了二百万辆银票,和手里的八百万辆银票合在一起,交给了段凌天。

        “多谢副会长大人!”

        段凌天将一千万两银票收进了怀中,对叶纶微微一笑。

        “嗯?”

        这时,段凌天也现,围观的人群,有几道贪婪的目光,正落在他的身上。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盯上了他的钱么?

        “小家伙,我们到里面聊聊,如何?”

        叶纶看向段凌天,微笑出邀请。

        段凌天点头,和叶纶一起离开了炼药师公会大厅,进了后堂。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叶纶问段凌天。

        “凌天。”

        段凌天没有说出自己的全名,这个名字,正是他前世的名字。

        “凌天?姓凌,名天……好名字!”

        叶纶赞了一声,双眼泛起一缕光泽,“小家伙,你可有兴趣加入我们炼药师公会?只要你愿意加入,炼药师公会将全力栽培你,日后,你更是有机会到青林皇国的炼药师公会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

        在叶纶看来,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眼前的少年应该不会拒绝。

        然而。

        “抱歉,副会长大人,我无意加入炼药师公会。”

        段凌天微微摇头。

        “那就太可惜了。”

        叶纶愣了一阵,方才回过神来,也没有强求。

        他看得出来,眼前的少年虽然年少,但一双眸子却透露出睿智。绝非那种朝令夕改之人。

        “副会长大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段凌天跟叶纶说了一声,离开了后堂。

        大厅一个柜台后面的青年人,眼看段凌天来到他这个柜台,深吸一口气,不敢有丝毫怠慢,“请问,你是要布任务还是接取任务?”

        “接取任务,把你们这里的任务卷宗给我看看。”

        段凌天微笑说道。

        青年人没想到段凌天这么和善,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将任务卷宗递给了段凌天。

        “谢谢。”

        段凌天对青年人一笑,翻阅起任务卷宗。

        这些任务卷宗,大多都是炼制八品丹药的任务,虽有不少九品丹药任务,但报酬都极低……

        段凌天一点兴趣都没有。

        很快,段凌天翻到了任务卷宗前面的一页……

        这是一个三年前布的任务。

        任务布人:

        骠骑大将军、神威侯聂远。

        任务内容:

        为神威侯府的老侯爷解毒!

        老侯爷中的是虚境妖兽黑冥貂的毒……

        妖兽,乃是一种凌驾于凶兽之上的强大兽类。

        就如同凶兽凌驾于野兽之上一样。

        如果说。孕育出了元力的野兽,便算是蜕变成了凶兽。

        那渡过了六九雷劫,从元婴境九重突破到虚境的凶兽,便算是蜕变成了妖兽!

        “黑冥貂,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看来,应该是那老侯爷主动去招惹了黑冥貂。结果被反咬一口!”

        通过轮回武帝的记忆,段凌天对黑冥貂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个任务的奖励……”

        段凌天的目光,落在了这一页卷宗后面。

        任务奖励:

        可以满足完成任务的人在神威侯府力所能及之内的所有条件。

        “这一代的神威侯,好像又是那什么骠骑大将军……也不知道在这皇城内,地位如何。”

        段凌天心里一动,问柜台之后的青年人,“请问。这个神威侯、骠骑大将军聂远,是什么人物?”

        谁知,青年人听到段凌天的话,却是肃然起敬,“神威侯聂远大将军,乃是我们赤霄王国军神一般的人物……和皇帝陛下各自分掌赤霄王国一半兵权。至于神威侯府,在赤霄王国的地位,不下于萧氏家族那般的大家族。”

        “还有,听说神威侯本人更是一位实力不下于我们赤霄王国麾下十八郡郡守的虚境强者!”

        青年人缓缓说道。

        段凌天一惊,原以为神威侯府只是一个普通的将军府,却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对了,如果拿那萧氏家族和段氏家族比,又如何?”

        段凌天问。

        “在皇城,段氏家族是和萧氏家族齐名的大家族。”

        青年人微笑说道。

        “多谢。”

        段凌天点了点头,将任务卷宗合上,递还给青年人。

        “怎么,没有找到合适的任务?”

        青年人问。

        “嗯。”

        段凌天微笑,告辞一声后,转身离开。

        遥遥地望着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青年人忍不住一叹,“这才是真正的风度,不骄不躁……哪像那萧氏家族的萧河,跟他相比,炼药师天赋只能算是一般,反倒是喜欢摆臭架子。”

        段凌天刚离开炼药师公会,附近的一条街上,就有三道身影缓步走出,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