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41章 下套,豪赌!

第141章 下套,豪赌!

        “小子,听到副会长大人的话没有,如果你不能证明你九品炼药师的身份,炼药师公会就要收回你佩戴的炼药师徽章。  ”

        萧河看向段凌天,眼中尽是戏谑。

        开什么玩笑!

        无论如何,他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个小屁孩会是九品炼药师……

        一道道目光,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更多的人,等着看段凌天出丑。

        “你们都不信我是九品炼药师?”

        段凌天看了一下周围,淡淡问道。

        虽然没有人回应,但所有人质疑的目光,却说明了一切……

        “你叫萧河是吗?”

        段凌天又看向萧河,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的流光,却没有让萧河现。

        “不错,我就是萧河。”

        萧河昂起头,高傲无比,压根就没将段凌天放在眼里。

        “如果我跟你打个赌,你敢吗?”

        段凌天问。

        “哼!我没兴趣跟你打赌。”

        萧河冷笑,虽然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能以二十岁之龄成为九品炼药师,自然也不可能是蠢人。

        “呵呵……二十岁的九品炼药师,赤霄王国年轻一辈最天才的炼药师?浪得虚名!”

        段凌天呵呵一笑,一脸云淡风轻,但任何人都可以听出,段凌天这是在讽刺萧河胆小。

        “小子,别转移话题……你没听副会长大人说吗?你若是不能证明你是炼药师,必须交出炼药师徽章!”

        萧河看向段凌天,一副你别再装,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模样。

        “我何时转移话题了?我跟你打的赌,就是应了副会长大人的要求。我要跟你赌的是,如果我能证明我是九品炼药师,你输给我五百万两银子。反之,如今我无法证明,那我也输给你五百万两银子……你。可敢?”

        段凌天平静地看着萧河。

        五百万两银子?

        哗!

        段凌天说出来的赌约,可谓是一石激起万层浪……

        围观的人群,尽皆哗然!

        就算是那炼药师总会的副会长叶纶,也饶有兴致地看着段凌天……

        难道他真的是九品炼药师?

        只是,如果他真的是九品炼药师,也通过认证拿到了炼药师公会的徽章,为何他登记的那个炼药师公会不将此事上报给总会?

        叶纶的心里。有着太多的疑惑……

        “五百万两银子?”

        萧河一愣。

        五百万两银子,在他眼里。算不了什么。

        如果他想要,萧氏家族必然会满足他……

        毕竟,他是萧氏家族重点培养的天才炼药师,以后迟早能成为七品炼药师的存在。

        只是,他成为九品炼药师也就一年多时间,平时就算是炼丹,也是在炼药师公会接取任务,赚取炼药师公会的积分。

        现在,他的手里。也就只有家族给的三百多万两银子。

        “怎么,不敢?”

        段凌天看向萧河,笑了起来,“这么说来,你也觉得我应该是九品炼药师……现在,你是否应该收回你之前质疑我的话,亲口承认我是九品炼药师?同时。你必须承认,我是比你还要天才的炼药师!你这个赤霄王国年轻一辈最天才的炼药师,只是浪得虚名!”

        自萧河出现开始,段凌天就看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萧河,为人自傲,目空一切。

        而他现在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在众目睽睽之下,逼迫萧河接下他的赌约。

        他相信,以萧河自傲的个性,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不敢。

        “哈哈……什么狗屁天才炼药师,不过是一胆小之辈而已!”

        段凌天继续加油添醋,瓦解着萧河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

        叶纶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

        这个紫衣少年,莫非真有自信?

        “好。我答应你!不过,五百万两银子,你拿得出来吗?”

        萧河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看向段凌天,一脸讽笑。

        在他看来,这个少年刚才一番话,必然是故意想让他难堪……

        现在,他就揭破对方的谎言!

        五百万两银子,你拿得出来吗?

        一时间,围观人群的目光,也都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他们刚才也被段凌天说出来的赌注吓到了……

        五百万两银子,可不是谁都能随手拿出来的!

        就算是九品炼药师,想要赚取这么多银子,少说也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

        “你确定你答应了?”

        段凌天听到萧河的话,并没有急着将银票拿出来,他要让萧河完全进入他的圈套,这样一来,萧河就不能再反悔。

        “怎么,你怕了?”

        看到段凌天如此,萧河自然以为段凌天是心虚了,他哈哈一笑,看了看周围,又看向叶纶,“副会长大人,今日,就由你和在场的各位作一个见证……”

        “我,萧河,跟这个无知小子立下赌约,若他能证明自己是九品炼药师,我输给他五百万两银子!若是他无法证明自己是九品炼药师,也输给我五百万两银子!”

        “当然,这个赌约的前提是,他能拿得出五百万两银子!”

        说到后来,萧河又补充了一句……

        意思无非就是段凌天要是拿不出这么多银子,赌约也就毫无意义。

        在他看来,他这样做,足以揭穿段凌天的阴谋。

        “银子,我自然拿得出来……只是,我怕你拿不出来。”

        段凌天听到萧河的话,淡淡一笑。

        “我拿不出来?小子,我乃是萧氏家族重点栽培的天才炼药师,五百万两银子,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我明白了,这只是你的推脱之言,因为你根本拿不出五百万两银子,所以故意这样说,是吗?”

        萧河脸上脸容更甚。心里仅有的一丝担忧荡然无存,认定了段凌天拿不出这么多银子,这一切都是段凌天故意为之,目的是要他不敢接下赌约,让他当众丢脸、难堪。

        “怎么,被我揭穿了?没话说了?”

        看到段凌天似乎有些迟疑,萧河冷笑。“没有这么多银子,就别打肿脸充胖子!识相的话。别再废话,赶紧将你的佩戴的徽章交出来。”

        段凌天双眼眯起,淡淡说道:“只要你能拿出五百万两银子,交给这位副会长作为赌注保管……我自然会拿出我的五百万两银子,也交给副会长。只可惜,你估计是拿不出这么多银子……”

        萧河嘴角的笑容彻底凝固,沉声道:“小子,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可以,我现在就将五百万两银子交给副会长大人……副会长大人。我手里有三百万两银票,另外二百万两,我先跟你借,可行?”

        萧河抬手间,凭空出现了一大叠银票,递给了叶纶。

        作为萧氏家族的天才炼药师,萧河也是萧氏家族年轻一辈中。唯一一个拥有纳戒的人。

        叶纶眉头微动,最后也没说什么,接过了萧河的银票,点了点头。

        “小子,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赌注,你的呢?”

        萧河看向段凌天。趾高气昂,冷笑连连,就等着看段凌天出丑。

        “可笑!还说自己是萧氏家族的子弟,区区五百万两银子,还要跟人借才能凑齐……啧啧。”

        段凌天忍不住笑了。

        “少废话,你的赌注呢?”

        萧河脸色一沉,内心突然升起一股想要将对方杀死的。

        这个小子。太难缠了!

        “看好了,这就是我的赌注……我虽然是无名小辈,可区区五百万两银票,却也不用去跟别人借。”

        段凌天故意将手伸进怀里,将纳戒里面的所有银票拿了出来,递给了萧河,“副会长大人,这是我的赌注,还请你帮忙清点一下……”

        叶纶神容一滞,接过了段凌天的银票。

        清点了一阵,他点了点头,“不错,正是五百万两银票。”

        话音一落,叶纶目光复杂无比,他隐隐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紫衣少年设的套,就等着萧河往里面钻……

        他,利用了萧河的自傲!

        这个紫衣少年,太可怕了,完全利用了萧河的弱点。

        虽然,现在他几乎可以确认,这个紫衣少年应该是炼药师公会总会的漏网之鱼,应该确实是九品炼药师……

        但他还是有些期待,少年证明自己的那一幕场景。

        “哇靠!真的是五百万两银票,这个少年是什么人?”

        “连萧河一时都无法拿出五百万两银票,还要向副会长大人借……而他,举手投足间就取出了五百万两银票,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他既然拿得出这么多银票,又主动立下了这个赌约,难道他真的是九品炼药师?”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你觉得他有可能会这么好心送钱给萧河?”

        “如果他真的是九品炼药师,那也太不可思议了,十八岁的九品炼药师,绝对是开了我们赤霄王国的先河!”

        “看来,我们有幸亲眼见证那神圣的一刻。”

        ……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只要是进入炼药师公会的人都围了过来。

        一些不知情的人,从身边的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也饶有兴致地看向了段凌天和萧河,等待着最关键时刻的到来……

        这两人。

        一个,是赤霄王国出了名的天才炼药师!

        一个,却只是无名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