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7章 ‘大麻烦’

第137章 ‘大麻烦’

        段凌天如此照顾静茹,并没有别的心思,只是纯粹的关心。

        静茹长得虽然不错,可是跟李菲和可儿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不少,最多也就和李诗诗一个层次。

        作为曾经的雇佣兵之王,段凌天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虽然,静茹之前挡在他前面的动作很多余,但当时静茹并不知道他的底细,明显是将性命也豁出去了。

        如此善良的女子,做他买下的这座宅院的管家,再合适不过,他可以完全信任她。

        “熊全,我们回客栈,将我娘她们接过来。”

        静茹离开后,段凌天也锁上宅院大门,带上熊全,离开了宅院。

        段家府邸。

        作为赤霄王国仅次于皇室的大家族,段家府邸的占地面积广阔无边。

        此刻,在段家府邸的一个大院里,约莫有三百斤左右体重的胖妇人,正在帮段荣包扎……

        胖妇人的一双小眼睛,闪烁着狠毒之色,“荣儿,知道伤你的人是谁吗?”

        段荣气愤摇头,“不知道!”

        “放心,大姨妈一定会查出来,为你报这个仇!”

        胖妇人的声音,透露出了几分阴冷。

        “谢谢大姨妈!”

        段荣一脸兴奋,这位大姨妈的能量,他是知道的。

        虽然,他的大姨父,段氏家族的二爷,二十年前被人废掉了丹田,但这些年来,他的大姨父却掌管着段氏家族的诸多产业,在段氏家族的地位,只在族长和几位太上长老之下。

        而他的大姨父,又最听他大姨妈的话。

        “你先下去休息吧,给你买宅院的事,我会让你大姨父派人帮你去办……到时,你直接搬进去住就行了。还有,进了圣武学院。你可一定要争气,段氏家族每年也就五个举荐名额,你大姨父手里仅有的一个给了你,你可不能给他丢脸。”

        胖妇人看向段荣,缓缓说道。

        “大姨妈,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大姨父失望的。”

        段荣狠狠点头,转身离去。

        段荣离去后。胖妇人的小眼睛掠过一丝寒光,“不管你是谁。敢伤我外甥,我要你命!”

        很快,胖妇人艰难地站了起来,三百多斤的身体,迈步而出,一阵地动山摇……

        段家府邸的北边,隔了几条大街,有一座奢华的府邸。

        府邸大门口,一辆马车刚停下。就有一道红色的身影自车厢内飞掠而出,直掠府邸大门。

        “什么人!?”

        大门口,四个家将将之拦下。

        “你们竟敢拦本小姐,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我是谁!”

        红衣女子勃然大怒,化作了怒目金刚,握着黑色长鞭的手紧了几分。

        其中一个家将认出了来人,脸色一变。慌忙低头行礼,“丽小姐,小人一时没认出你来,还望恕罪!”

        丽小姐

        另外三个家将也是脸色大变,连忙欠身行礼。

        他们也想起来了。

        这个女魔头,正是他们五皇子的表妹。也是平阳郡郡守的独生女,佟丽。

        “恕罪?别做梦了!我今天就替表哥好好教训你们。”

        佟丽却没那么大度,一抬手,手中长鞭宛如化作了一条黑色毒蛇,直掠四个家将而去,狠狠地甩在他们的身上。

        啪!啪!啪!啪!啪!

        ……

        四个家将虽然被打得皮开肉绽,却也不敢吭声。他们知道,若是吭声,惩罚只会更重。

        “哼,算你们识相!王婆,我们去找表哥。”

        佟丽出过气后,将长鞭收回,迈步走进了府邸。

        四个家将脸色煞白,直到佟丽消失在他们的眼前,才缓过气来,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没想到,几年过去,这个丽小姐的脾气一点都没变。”

        “何止没变,我倒觉得更加变本加厉了……我还记得,三年前她来的那一次,我的头都被她烧了一半。”

        “你这算什么?十年前,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偷溜进我房里,在我的浴桶里放了一条毒蛇……要不是五皇子赐药,我当时就被毒死了。”

        “这个女魔头又来了,看来府中又要多事了。”

        四个家将,一脸心有余悸,一副往事不堪回的模样。

        奢华的府邸之内,后院的凉亭中,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儒雅青年男子坐在那里,静心品味着香茗……

        在他的身后,一个白眉老人站在那里,不动如山。

        “表哥!”

        突然,远处传来一道声音,让儒雅青年眉头一动,脸上浮现几分怜爱之色。

        白眉老人嘴角一抽,脸色有些不自然。

        很快,佟丽来到儒雅青年的面前,双眸一红,泪如雨下,“表哥,你一定为我做主啊……”

        儒雅青年,也就是赤霄王国皇室五皇子,不由愣住了,“丽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

        他难以想象,竟还有人能欺负到他的这个表妹。

        “呜呜……”

        佟丽扑进了五皇子的怀里,好像找到了宣泄的地方,哇哇大哭。

        “王婆,怎么回事?”

        五皇子看向跟着佟丽过来的老妪时,眼中的怜爱烟消云散,流露出一丝丝威严。

        这是上位者的威严,压得老妪低下头来。

        老妪连忙说道:“五皇子,事情是这样,我和小姐几个小时前……”

        老妪将她们在酒楼的遭遇,一一说出。

        啪!

        五皇子一手落下,元力暴涨,他身前的石桌,直接被他拍得粉碎,他的眸子,闪烁着厉芒,声音低沉,“你说什么?那人打了丽儿十几个耳光?”

        “是。”

        老妪低下了头。

        佟丽抬起头,哭着说道:“表哥,你看,这都几个小时了。我虽然服下了冰肌丹,可脸上的淤痕还是没能完全去除。”

        五皇子看着佟丽脸上淡淡的淤痕,眼中厉芒更甚!

        冰肌丹,七品丹药,治疗皮肤外伤,奇效显著。

        服下冰肌丹,几个小时过去。淤痕还没有完全去除……可以想象,之前受的伤是多么重!

        “他是什么人?”

        五皇子脸上的儒雅气质。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凶狠。

        他的目光,落在老妪的身上,老妪脸色一变,“五皇子,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是四个人,一个约莫十八岁左右的紫衣少年,还有一个元丹境七重的中年人。另外还有两个蒙着面纱,不过二十岁的女子。”

        五皇子深吸一口气,“白老!”

        “白眉在。”

        白眉老人站前一步,看向五皇子,恭敬欠身。

        “你去彻查,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人。竟然连我的表妹都敢伤!”

        五皇子吩咐道,眼中流露出森然的杀意。

        他出生在皇室,虽有不少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却无一人可以托付真心。

        只有这个表妹,不会算计他,不会跟他争权夺势。

        所以。他一直很疼爱这个表妹。

        “表哥,要抓活的,我要亲手杀死他!”

        佟丽的声音,夹杂着无尽的冰冷……

        段凌天自然不知道,他刚到皇城的第一日,就招惹了两个大麻烦。

        如今的他,正坐在马车上。和三女有说有笑,向他所买下的那座宅院而去……

        “坏蛋,你怎么把汗血宝马给卖了?”

        李菲好奇问道。

        “缺钱就卖了,反正往后在这皇城也用不上,以后需要再去买就是了。”

        段凌天随意说道。

        买下那座宅院,花费了他八百万两银子,如今剩下的二百万两加上卖汗血宝马得到的三百万两,倒也又有了五百万两。

        在这皇城中行走,汗血宝马也没有优势,换普通骏马就足够了。

        “少爷,你说的惊喜是什么?”

        可儿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好奇问段凌天。

        段凌天摇头一笑,“现在说了就不是惊喜了。”

        “神秘兮兮的,谁稀罕。”

        李菲嗔了段凌天一句,但事实就是,她的眸子深处,还是掠过了一丝好奇之色。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

        “主人,到了。”

        熊全的声音也跟着传来。

        当三女看着段凌天开锁打开了眼前宅院的大门,一时都愣住了。

        “天儿,这……这是你买下的宅院?”

        李柔惊讶问道。

        当年,她曾经在段氏家族住过几年,自然知道皇城内城寸金寸土……眼前的这个宅院,比起段家府邸或许不值一提,可就算如此,这座宅院少说也要七、八百万两银子。

        “惊喜吧?”

        段凌天笑道。

        三女一边跟着段凌天走进宅院,一边点头……

        这个惊喜太大了!

        熊全也将马车牵了进去,顺手关上了宅院大门。

        “坏蛋,这个宅院花了不少钱吧?”

        李菲压下心中的震惊,看向段凌天,眨了眨秋眸。

        “别管多少钱,你们看喜不喜欢……左边那座建筑是主建筑,有七个大卧房,主建筑直通后院。右边的是从属建筑,有十三个卧房,我准备以后留给丫鬟和厨师住。”

        段凌天缓缓介绍道。

        很快,李柔就被一脸兴奋的李菲和可儿拉着在宅院上下转了一圈。

        往后,她们就是这个宅院的主人了。

        “咚咚……”

        突然,敲门声传来。

        在段凌天的示意下,熊全走过去,沉声问:“谁?”

        “是我。”

        门外传来一道急切的女人的声音。

        “开门。”

        段凌天听出来了,这是他内定的管家静茹的声音。

        只是,她为何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