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4章 替你爹娘管教你!

第134章 替你爹娘管教你!

        “过分?”

        红衣女子一击落空,脸色难看无,“有些人,是你们得罪不起的……在我面前,她,别说讽刺,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说话的资格?还真是新鲜,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这说话还要资格……却不知你出手伤人,又是哪来的资格,谁给你的资格?”

        段凌天脸色一沉,怒极反笑。

        他刚才算不插手,以李菲凝丹境五重的实力,一样足以击败凝丹境四重的红衣女子……

        他搂着李菲让开,不是担心李菲会吃亏,而是听从母亲李柔的话,尽量不去惹是生非。

        如果事情真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他也不是好惹的!

        周围的一些酒客,看向红衣女子,皱起了眉头,都觉得她太过分。

        “有些人,天生卑贱,如同蝼蚁!有些人,天生贵胄,至高无!”

        红衣女子高傲抬起头,以居高临下的语气道“你问本小姐哪来的资格,这是本小姐的资格!在本小姐面前,她,只是蝼蚁……你,一样也是蝼蚁!所以,你,也没有在本小姐面前说话的资格!”

        红衣女子话音刚落,黑色长鞭再次掠动,甩向了段凌天。

        “好一个天生卑贱!今日,我替你爹娘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

        段凌天声音冰冷,动了真怒。

        “去死!”

        红衣女子低喝一声,手长鞭,宛如化作一条条黑色毒蛇,窜向了段凌天。

        段凌天一伸手。

        只用了不到七头远古巨象之力。

        啪!

        轻而易举将红衣女子甩来的长鞭抓在手里,猛地一震。

        “噗!”

        红衣女子握着长鞭的手一颤,被震得吐出一口淤血,脸色煞白,瞪着段凌天,好像遇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事,“你……你竟敢伤本小姐?”

        “真是可笑!你都要杀我了,我还不能伤你?“

        段凌天冷笑,这个疯女人真以为天最大,她老二不成?

        她杀人可以,别人只能站着让她杀?

        这是什么道理!

        一时间,酒楼内的一群酒客,看向红衣女子的目光,像是在看白痴一样。

        虽然,他们见过不少纨绔子弟,可这么夸张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本小姐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向本小姐磕三个响头,兴许本小姐能大慈悲,饶你一命!”

        红衣女子看向段凌天,声音清冷,好像在施舍段凌天一般。

        “可笑!你还真以为你是掌管生死的判官,动辄断人生死?”

        段凌天迈前一步,身冰冷的血腥杀意,席卷而出。

        红衣女子被杀意笼罩,脸色大变,浑身一颤,连续后退几步,再次看向段凌天,好像在看一个恶魔,“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够了!”

        老妪开口了,迈前一步,拦在了红衣女子的身前,挡住了段凌天身延伸而出的无匹杀意。

        此刻,算是老妪,也不由动容。

        这个看起来也十八岁左右的少年,不只有着不下于她家小姐的实力,竟还身具如此可怕的杀意……

        如此杀意,算纵观赤霄王国,恐怕也没几人能有!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妪略微忌惮地看向段凌天,她隐隐意识到,这个紫衣少年不简单,甚至可能来历不凡。

        “我是什么人?”

        段凌天笑了,扫了老妪身后的红衣女子一眼,“我是她口的蝼蚁……天生卑贱的蝼蚁!怎么,天生高贵的大小姐,现在只能躲在别人后面,不敢动手彰显你的高贵了?”

        段凌天的声音充满了讽刺。

        “杀了他,我要他死!”

        红衣女子被段凌天刺激的脸色涨红,厉声咆哮。

        老妪目光一凝,杀意闪现。

        原本,眼看段凌天如此神秘叵测,她还心存顾虑……如今,听到自己小姐的命令,她再无迟疑,算对方身份再如何不凡,今日也必死无疑!

        呼!

        老妪动了,全力出手,八十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显现出了她的修为……

        元丹境六重!

        “熊全,别让她打扰我。”

        在二楼酒客的心都为段凌天悬起的时候,段凌天却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这些酒客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是,主人!”

        熊全动了,只动用了一百头远古巨象之力,拦下了老妪,将老妪镇压,让她无法再对段凌天出手。

        “元丹境七重!”

        老妪惊恐地看了熊全一眼,脸色大变。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红衣女子眼看自己的靠山被人拦下,再看到段凌天向她走来,脸色煞白。

        啪!

        段凌天走前去,抬手给了红衣女子一巴掌,冷声道“高贵的大小姐,今日,让我这个卑微的蝼蚁替你爹娘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一巴掌,是帮我媳妇打的!”

        李菲坐在一旁,脸浮现幸福的笑容。

        “你……你敢打我耳光?”

        红衣女子傻了,算是她的父亲,也从来没有打过她……

        如今,一个陌生男人,竟敢打她耳光!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红衣女子看着段凌天,目光冰冷,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啪!

        段凌天又给了红衣女子一巴掌,冷笑道“这一巴掌,是帮刚才那位大哥还给你的。”

        不远处,半边脸肿胀的年男子,感激地看了段凌天一眼。

        “小子,你会后悔的,你知道她是谁吗?”

        这时,被熊全镇压的老妪,仿佛迎风即倒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放心,不管她是谁,我今天都要替她爹娘好好教她应该怎么做人……”

        段凌天冷漠地扫了老妪一眼,又看向红衣女子,一脸冷酷。

        啪!啪!啪!啪!啪!

        ……

        一巴掌接一巴掌甩出,打得红衣女子双颊完全肿胀了起来,变成了猪头。

        “你不是说你天生贵胄,至高无吗?”

        “你不是说我天生卑贱,要杀死我这只蝼蚁吗?”

        ……

        段凌天的声音,充满了冷漠。

        红衣女子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杀意,仿佛已经麻木,口齿不清道“你……你……一定……一定会……后悔的……”

        “冥顽不灵!”

        段凌天又给了红衣女子一巴掌,将她扇倒以后,这才收手,冷喝道“滚吧!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莫怪我下手不留情!”

        这时,熊全也回到了段凌天的身边。

        老妪恢复自由,扶起红衣女子,迈步走下了楼梯,冰冷的声音远远传来,“小子,不管你是谁,是什么来历……你,准备接受平阳郡郡守府的怒火吧!”

        平阳郡郡守府?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意。

        又是郡守府!

        他似乎跟郡守府的人特别有缘,先是那燕山郡的郡守府,如今又是这平阳郡的郡守府。

        “难道刚才那个红衣女子是平阳郡郡守的千金?”

        “早听说平阳郡郡守的女儿是一个刁蛮女,却也没想到刁蛮到这等地步!”

        ……

        不少酒客纷纷色变,一个个结账离开,深怕会惹祸身。

        “小兄弟。”

        不一会儿,只剩下那个被打肿脸的年男子,他看向段凌天,脸色凝重道“平阳郡郡守府不好惹,你们还是赶紧离开皇城吧。”

        “这里可是皇城,难道他郡守府还能翻天不成?”

        段凌天有些好,郡守府再强,似乎也在其掌管的那一郡威名远扬吧?

        在这皇城之,区区郡守府还敢放肆?

        或许是看出了段凌天的不以为意,年男子一脸苦笑,解释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如果是其它十七郡的郡守府,倒也算了。可这平阳郡的郡守府却是不同,如果我没记错,刚才那个红衣女子,应该是平阳郡郡守和皇帝陛下宠妃的妹妹所生的女儿。皇帝陛下的那位宠妃,也是当今五皇子的亲母……”

        说完,年男子也离开了酒楼,离开时不忘再次提醒段凌天赶紧离开皇城。

        “这么说来,刚才的那个女人,是五皇子的表妹?”

        李菲柳眉一蹙,略微有些担心地看向段凌天,“坏蛋,这可怎么办?”

        刚来皇城,间接得罪了赤霄王国皇室的五皇子,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怎么,小菲儿,你刚才不是理直气壮吗?现在怕了?”

        段凌天取笑道。

        “哼!我还不是担心你。”

        李菲哼哼一声。

        “好了,吃饭吧。”

        段凌天坐回了李菲和可儿的间,微笑道。

        很快,段凌天看向远处的女侍应,招呼了一声。

        “客……客人,你有什么需要吗?”

        女侍应不敢直视段凌天,刚才段凌天霸道的一面,也把她给吓到了。

        “别紧张,我是想问问你,知道内城什么时候开放吗?”

        段凌天脸挤出一丝笑容,好问道。

        “客人,内城早、午和傍晚,各开放一个小时。”

        女侍应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内城和外城有什么区别?”

        段凌天又问。

        “内城相于外城,更加繁华……皇宫、各大家族的府邸,以及圣武学院,都在内城。不过,一般外来人算进了内城,也不会在里面过夜,里面的客栈外面贵十倍不止,能在里面买一座府邸的人,也是非富即贵。”

        女侍应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