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3章 红衣女子

第133章 红衣女子

        车厢内,一片死寂。

        李菲和可儿很懂事,都没有说话。

        李柔双眸微红,她可以从儿子言语间的语气,感受到儿子的怨气,良久,叹了口气,轻声道“好了,天儿,你不愿去,我们不去。”

        “娘,你别难过了。”

        段凌天看到母亲这般模样,也有些心疼,坐了过去,挽住了李柔的手,“我知道你是为了爹,才让我去认祖归宗。可是,当年你为何要离开段家,难道这一切你都忘了吗?爹在世之时,人人敬你三分,爹一失踪,那些红眼病率先向你难!我相信,算爹还活着,也不会怪我们。”

        李柔点头,脸浮现一抹笑容,“天儿,你长大了,娘也放心了。娘这下半生,别无所求,只希望能看着你和菲儿、可儿生儿育女,心满意足了。”

        段凌天心里一颤。

        母爱,重若泰山,让他心里有些酸,双眼一涩

        “娘,你休息一会吧。”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回到了李菲和可儿的身边,叹了口气。

        段家,他会去,却不是去认祖归宗……

        而是诛杀那段凌兴!

        很快,马车到了皇城脚下。

        三匹汗血宝马拉扯的巨大马车,所过之处,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皇城,浩瀚广阔,伫立在那里,宛如一尊蛰伏的庞大凶兽,给人带来一种压抑的感觉。

        皇城周围是一条宽阔的护城河,只留下一座石桥,通往皇城大门,这也是皇城唯一的一扇城门……

        进出皇城,只有这一条路。

        马车走在石桥,依稀可以看到护城河,一只只凶悍的鱼类凶兽时而跃起,露出了它们那狰狞的獠牙。

        这些鱼类凶兽之密集,让人头皮麻。

        可以想象,算是元婴境武者坠入其,恐怕也是九死一生。

        作为皇城唯一的城门,极为庞大,通体由精钢铸造而成,高达数十米,在城门的两侧,一个个身穿铠甲的威武士兵,正手握尖锐的长枪,列成两队守候在那里,不动如山。

        段凌天的马车所过之处,人流纷纷避让,算是城门两侧的士兵,也不敢靠近。

        三匹汗血宝马拉扯的马车,算是在皇城,也不多见。

        能坐如此马车之人,非富即贵。

        进了皇城,段凌天和李菲、可儿透过车窗,看向外面,仔细打量着皇城的一切。

        宽敞的大路两边,有不少的店铺和酒楼,很是热闹。

        李菲幽幽一叹,“跟皇城起来,极光城还真的只能算是一座乡下小城。”

        段凌天深以为然。

        极光城,根本没法跟皇城。

        “主人,这赤霄王国的皇城,又划分为内城和外城……我们现在所在的只是外城。”

        这时,熊全的声音传了进来。

        “外城?”

        段凌天惊讶,这么繁华的地方,还只是皇城的外城?

        “主人,你看,前面是内城。”

        马车又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熊全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这时,段凌天一眼看去,才现在道路的尽头,有着一座城城伫立在那里……

        这座内城,看起来和外城没有太大区别。

        如果真要说区别,是占地面积外城要小。

        不管是护城河,还是那围成水桶一般的城墙,以及那仅有的一座石桥,都和外城一般无异。

        如今,这内城的城门紧闭,石桥空无一人。

        “这内城竟然没开。”

        段凌天眉头一掀。

        “应该是有时间限制。”

        熊全说道。

        “熊全,你似乎很了解皇城,你来过?”

        段凌天疑惑问道,从熊全刚才的介绍,他现熊全好像很熟悉这赤霄王国的皇城。

        “以前来过一次。”

        熊全叹了口气,有些缅怀。

        当年,他是以无涯宗护法的身份,带着无涯宗弟子出去办事,正好经过这里。

        如今回想起来,唏嘘不已……

        “我们先在外城找个客栈住下。”

        段凌天吩咐道。

        “是。”

        熊全恭敬应声,找了一家略显华贵的客栈住了下来。

        客栈掌柜亲自出来迎接,三匹汗血宝马驾驭的马车,让他一阵心惊胆战,深怕惹恼了贵客。

        “娘,我们出去吃饭吧。”

        段凌天来到李柔的房门外,轻声说道。

        “娘不饿,想歇会,你们去吧……嗯,记得带熊全,皇城强者如云,千万不要主动惹事。”

        李柔的声音传了出来,不忘告诫段凌天。

        段凌天应了一声,带李菲、可儿,离开了客栈。

        熊全紧随其后。

        段凌天在附近找了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楼,迈步走了进去。

        这一家酒楼,是一座楼阁,分三楼,一楼周围种满了花花草草,惬意无。

        如今正是饭点,一楼大堂已经爆满,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段凌天顺着楼梯,迈步走了二楼。

        起一楼的噪杂,二楼则是要安静许多,虽有不少人在说话,却都刻意压低了声音,极为注意形象。

        “客人,这边请。”

        很快,有一个女侍应招呼段凌天几人,将他们带到了临近街道的一张桌子前。

        “将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各来一份,再一壶好酒。”

        段凌天吩咐道。

        “是。”

        女侍应恭敬点头,转身离去。

        很快,美酒佳肴都摆了桌……

        “这个酒楼倒是特别。”

        李菲微微一笑,坐在这二楼,几乎听不到一楼大堂的声音,一切显得那么安静、祥和。

        二楼一些酒客的谈话声,虽然听得到,却都压得很低,如果不刻意去听,完全可以忽略……

        周围的酒客,一小部分在讨论私事,大部分人却是在讨论圣武学院。

        “也不知道,今年的圣武学院会不会收到如徐青一般的天才学员。”

        “开什么玩笑,那个徐青,可是不世出的天才武者,在我们赤霄王国圣武学院的历史,也只有追朔到二十多年前,才有一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是谁?”

        “自然是那段氏家族的段如风!”

        “段如风是谁?”

        “你竟然连段如风都不知道?那可是我们赤霄王国二十多年前的一位绝世天才,也是段氏家族的嫡系子弟。”

        “我竟然从没听人提起过。”

        “那是自然,因为他在十五前已经失踪了……要是他没有失踪,我们赤霄王国第一强者,可不一定是皇室的那一位。”

        “嘘!小声点,你找死吗?皇室的那一位也是你能妄加议论的?”

        ……

        听到不远处一桌几人的议论,段凌天双眼眯起。

        段如风,正是他这一世的父亲!

        “没想到,现在都还有人记得我那便宜老爹。”

        段凌天心里一动,有些惊讶。

        “哼!段如风,不过是一个短命鬼而已!”

        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自楼梯处传来。

        一个约莫十九岁左右,身穿红衣的女子走了二楼,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老妪。

        老妪拄着拐杖,但一双眸子却璀璨如繁星,明显修为不低。

        “小丫头,你太放肆了!那段如风若在,你敢说这样的话?”

        刚才一直在推崇段如风的年人,脸色微沉。

        “掌嘴!”

        红衣女子声音冰冷,也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刹那间,她身后的老妪动了,好像化作了一阵风,直掠年人!

        在老妪头顶之,数十头远古巨象虚影凝形,一闪而逝。

        啪!

        清脆的响声传来,老妪回到了红衣女子的身后,而那个年人半边脸肿胀起来,脸色极为难看,却又敢怒不敢言。

        老妪的实力,远在他之。

        一时间,二楼一片死寂。

        “好霸道!”

        段凌天双眼微眯,眼寒光闪烁……

        虽然,他对他那便宜老爹没什么感情,可毕竟是他爹,如今被人辱骂,他心里不由升起了一团火。

        “真是可笑!一个短命鬼,也值得你们这般推崇。”

        红衣女子冰冷的目光,落在刚才参与议论的另外几人的身,让那几人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哼!这年头,实话还不让人说了……那段如风要是还在,你敢骂他?”

        李菲明显看不惯红衣女子的作为,冷哼一声。

        红衣女子的目光落在李菲的脸,讽笑道“一个蒙着面纱的丑八怪,也配和本小姐说话?给你一个机会,自己掌嘴三十……否则,后果自负!”

        “丑八怪?”

        李菲一愣,旋即冷笑,“你还真看得起自己,你这副德行,算给路边的乞丐送门去,乞丐也未必敢娶你吧?”

        段凌天忍不住笑了。

        这丫头,嘴是不饶人……

        “你找死!”

        红衣女子眼掠过一丝寒芒,手一颤,劲风横扫,宛如毒蛇的黑色长鞭,带出一连串鞭影,元力弥漫,笔直地掠向了李菲,出手狠辣无。

        在她头顶之,六头远古巨象虚影凝形……

        凝丹境四重!

        在大多数人都以为李菲要吃亏的时候,段凌天动了。

        呼!

        在李菲目光微冷,打算出手的时候,段凌天搂住她,躲开了红衣女子的攻击。

        冰冷的目光,落在了红衣女子的身,“准你讽刺别人,别人不能讽刺你?说不过别人,恼羞成怒,动用武力……你,不觉得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