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2章 我段凌天不屑!

第132章 我段凌天不屑!

        “啊!”

        大腿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于翔忍不住惨叫出声。

        他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不是在做梦……

        “于翔!”

        看到于翔的动作,段凌天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现在,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是让你看着自己身的肉被一片片削去,生不如死呢……还是给你一个痛快的?”

        下一刻,于翔的动作,却让段凌天愣住了。

        噗通!

        这于翔竟然直接跪倒在地,对着他磕起头来,不顾额头鲜血直流,“段凌天,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死亡临近,于翔忘记了尊严,忘记了一切……

        “放过你?”

        段凌天冷笑,“放过你,再让你回于氏家族找人找我报仇?”

        于翔慌忙摇头,害怕到极致,身体瑟瑟抖,“我不找你报仇了,真的,我不找你报仇了……”

        “你哥和你爹都死在我手里,你确定,你不找我报仇?”

        段凌天眼流露出一丝不信。

        “真的,真的!”

        于翔一脸乞求看向段凌天。

        然而,他目光深处,那一闪而逝的冷光还是被段凌天现了。

        不过,算段凌天没有现这一点,也没打算放过于翔……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这个于翔,心肠之狠毒,段凌天也算是见识到了。

        “于翔,我还记得,当初你我第一次见面,你那咄咄逼人的高傲模样,似乎没将我放在眼里。原本,我也没打算与你计较,可你竟然和你哥密谋,让人取我性命……可以说,你哥的死,乃至你爹的死,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段凌天淡淡扫了于翔一眼。

        “你……百夫长白峰的失踪,与你有关?”

        于翔脸色大变,当初他哥的好友白峰失踪,他觉得很怪,现在听到段凌天的一番话,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不错,白峰是死在我手里!我用杀死你哥的同一种铭纹,在落日山脉将他杀死。”

        段凌天点了点头,大方承认。

        于翔脸色灰白,他没想到,自始至终,段凌天没有担心过他的报复……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似乎也确实是他一手造成!

        “段凌天,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我可以做你的狗,任你使唤,怎么样?”

        于翔眼流露出生存的渴望,他今年才二十岁,不愿此丢掉性命。

        “做我的狗?”

        段凌天愣了一愣,没想到于翔为了活下来,竟然如此不顾尊严。

        现在的于翔,跟他第一次见到的于翔,简直判若两人!

        如果于翔现在还能如过去一般,保持他那副倨傲的模样,段凌天或许会高看他几分……

        现在,他甚至懒得自己动手杀死这于翔。

        “熊全!”

        段凌天淡淡开口,语气间夹杂着森然的冷意。

        “是,主人!”

        虽然段凌天没有具体吩咐他做什么,但熊全还是能明白段凌天的意思,他好歹也跟随了段凌天几个月的时间。

        “不!”

        眼看熊全走来,于翔也意识到自己大难临头,悲喝一声,掉头逃。

        只是,他那点度,在熊全眼前,又算得了什么。

        片刻被熊全追,死在了熊全的剑下。

        在段凌天的吩咐下,熊全在于家三人的尸体搜掠了一阵,取出了一些银票和一枚纳戒。

        那枚纳戒,正是于氏家族大长老于辉之物。

        “主人!”

        熊全恭敬地将战利品交到了段凌天手里。

        段凌天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断裂的八品灵器窄刀,又看了一眼那三匹汗血宝马,“他的灵器也收起来,我以后炼器用得。还有这三匹汗血宝马,前面找个城镇,将我们那五匹马换掉,让这三匹汗血宝马拉车。”

        熊全目光一跳,惊骇道“主人……你……你还是炼器师?”

        “很怪吗?走,我们回去。”

        段凌天眉头一挑,丹火一燃,将于家三人的尸体焚烧后,转身走。

        这时,他顺带将于辉的纳戒认主,“二百万两银票?不错,这个于辉,当初那水雾城何家的何足道富裕……”

        熊全牵着三匹汗血宝马,恭敬地跟在段凌天身后,他感觉自己认的这位主人,似乎不是一般人。

        开什么玩笑!

        一般人,在这样的年纪,能如此睿智,仿佛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熊全甚至觉得。

        算是当初的无涯宗宗主,在某些方面,都远不如他现在的这个主人。

        “或许,能跟着主人,也是我的福气……以主人的天赋,日后迟早会去青林皇国。我总觉得,我的人生,也会因此而改变……”

        熊全的心里,突然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这个念头,像是一颗种子,逐渐生根芽……

        若干年后,蓦然回,他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想法是多么正确。

        回到马车车厢。

        段凌天现,李菲、可儿和母亲李柔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他的身。

        “你们醒了?”

        段凌天脸浮现笑容。

        “少爷,生什么事了?”

        可儿问。

        “没什么,是几个拦路的马贼而已。”

        段凌天微微摇头,为了避免母亲太过担心,他找了个借口。

        “马贼?什么时候,马贼骑汗血宝马来劫掠?”

        李柔拉开车窗,望了一眼外面,看着熊全牵着三匹浑身流汗如染血的骏马过来,似笑非笑地看向段凌天。

        段凌天尴尬一笑。

        “真的是汗血宝马,还是三匹!”

        李菲也被三匹汗血宝马吸引了,双眸间流光掠动。

        “好漂亮的马儿……这是汗血宝马?菲菲姐,这汗血宝马很特别吗?”

        可儿也被三匹汗血宝马吸引了。

        汗血宝马,不管是脚力,还是外貌,绝对是马极品。

        “可儿,汗血宝马的度,是寻常骏马的数倍,可日行千里!而且,仅一匹汗血宝马,价值一百万辆银子。”

        李菲解释道。

        “啊!”

        可儿被吓到了,一匹马,一百万两银子?

        很快,三女略带审视的目光,同时落在了段凌天的身……

        段凌天心里一紧,眼流光掠动。

        “熊全,到了前面的城镇喊我,我困了,先补个觉。”

        段凌天打了个哈欠,跟外面的熊全招呼一声,顶着三女灼灼的目光,在床躺下,装作睡了过去。

        “无赖!”

        李菲嗔了一句。

        李柔也无奈摇头,却也没打算深究下去,闭一双秋眸,继续修炼。

        片刻后,段凌天瞥了一眼母亲李柔,现她全身心沉侵在修炼以后,伸手抓住了李菲的手,“小菲儿,来。”

        李菲还在疑惑。

        段凌天抬手,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枚戒指,正是那于氏家族大长老于辉的纳戒。

        “这是……”

        李菲深吸一口气,心里有所猜测,略微有些激动。

        “你不是一直羡慕可儿有纳戒吗?”

        段凌天一边轻声说着,一边将纳戒解除认主,戴在了李菲的手。

        “真的是纳戒?”

        李菲在纳戒面滴血认主后,兴奋地低下头,亲了段凌天一口,旋即现可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羞得扭过头去,半天不敢回头。

        “小菲儿,还害羞呢。”

        段凌天一伸手,霸道地将李菲揽入怀,另一只手又揽住了可儿,左拥右抱,倒头睡。

        没过多久,熊全驾驭马车进入了一个小镇。

        处理了原来的五匹骏马后,将三匹汗血宝马套在了马车,离开小镇的时候,回头率百分百!

        更有不少人追出了小镇,遥遥地望着马车远去,方才回过神来。

        “我的乖乖,那是汗血宝马吧?”

        “三匹汗血宝马,可价值三百万两银子……”

        “以三匹汗血宝马拉扯马车,太奢侈了!”

        ……

        一群小镇居民,深深地将这一幕记在了心里,这将是他们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奢侈的行为。

        换三匹汗血宝马,马车奔行如风,度极快!

        在段凌天原来的计划,要将近一年才能抵达皇城。

        可如今换汗血宝马,却是提前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前面是皇城了。”

        透过车窗,望着远处浩瀚雄伟的巨大城市,李柔目光复杂。

        当年,她正是带着还不懂事的儿子,离开了这里,没想到时隔多年,她再一次踏了这片土地。

        她似乎又回想起。

        当年,丈夫段如风在世时的一幕幕情景……

        虽然丈夫失踪多年,但她确信,她的丈夫还活着!

        “天儿。”

        李柔看向段凌天,缓缓说道“这次到了皇城,娘希望你能陪娘去一趟段家,认祖归宗。”

        当年,是她私自带着段凌天离开。

        段凌天,毕竟流淌着段家的血,依旧是段家的人。

        “认祖归宗?”

        段凌天皱眉,“娘,我不去!”

        “天儿!”

        李柔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她本是重情重义之人,看不得自己的儿子这么不懂事。

        “娘!”

        段凌天双目赤红,沉声道“这些年来,那段家可曾过问我们母子的死活?还有,两年前段凌兴险些将我杀死的时候,那个所谓的四叔,可曾公平对待过我?”

        “这样的家族,我段凌天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