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9章 熊全

第119章 熊全

        年人脸色涨红,想要挣脱,却挣脱不开。

        “怎么,不服气?”

        段凌天目光一冷,脚用力。

        年人脸色大变,乃至铁青,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突然。

        段凌天收回了脚。

        年人大口喘着粗气,半天才恢复过来,目光冰冷地盯着段凌天。

        段凌天也不以为意,淡淡说道“你奉我为主,我可以帮你解除身的禁元蛊。”

        “你知道禁元蛊?”

        年人瞳孔一缩,满脸惊诧。

        在他看来,禁元蛊,在这一方小小的王国,按理说不可能有人知道。

        可眼前的紫衣少年,却好像对禁元蛊很了解。

        最重要的是,他还在紫衣少年手看到了他无涯宗少宗主的纳戒。

        “你真的能解除我身的禁元蛊?”

        年人深吸一口气,闪烁着双眸。

        “怎么,你怀疑我?”

        段凌天冷漠地扫了年人一眼,淡淡说道“现在,将你为何会禁元蛊,乃至为何也会出现在赤霄王国的事,一一告诉我。”

        年人缓过气来,“我叫熊全,是无涯宗的护法。无涯宗惨遭灭门之祸,我与少宗主一同逃了出来,为了保命,我们各自引开了追踪之人……后来,我虽然侥幸逃脱,可之前的禁元蛊却也随之作,狼狈地走了一阵,脱力昏迷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现自己被关起来了,并且被烙了奴隶印记!”

        说到后来,熊全咬牙切齿。

        堂堂无涯宗护法,如今竟然成为了奴隶……

        刚开始,他甚至想过去死。

        最后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他相信,自己迟早能解除禁元蛊,恢复一身实力。

        到时,他要将给他烙奴隶印记的那群人全部杀死!

        “原来是这样……你的纳戒,竟然没被他们收掉。”

        段凌天看了熊全的右手一眼。

        在熊全的右手指,带着一枚锈迹斑斑的戒指,旁人根本不会多看一眼,然而段凌天却看得出来,这是一枚纳戒。

        或许,也正因为熊全的纳戒不起眼,才没被收走。

        熊全一脸警惕,收起了纳戒。

        “解除认主,交给我!”

        段凌天目光一愣,喝道。

        熊全脸色一变,旋即一脸苦涩,无奈地取下了纳戒,解除认主交给了段凌天。

        段凌天滴血认主后,打开一看。

        却现,里面只有一些七品丹药,只剩下一柄七品灵器窄刀。

        “这点破烂?”

        段凌天皱了皱眉,随手将纳戒解除认主,丢回给熊全。

        破烂?

        熊全嘴角一抽。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七品灵器和七品丹药都说是破烂?

        “小……小兄弟……”

        熊全看向段凌天,可他话还没说完,被段凌天皱眉打断,“谁是你兄弟!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你再不认我为主,我不会留你性命,更别说是帮你解毒。”

        说到后来,段凌天身散出森然的杀意。

        熊全倒吸一口冷气。

        但他还是镇定地开口,“我想知道少宗主生了什么事?若少宗主是你杀的,我宁死,也不会认你为主!”

        段凌天略微惊讶地看了熊全一眼“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骨气。”

        熊全低哼一声。

        “我现你们少宗主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留下了一枚凝音玉片给我,嘱托我将另一枚凝音玉片交给一个叫官炎的老人。等我帮你解了毒,让你恢复了元力,我会将凝音玉片给你分辨真假。”

        段凌天淡淡说道。

        “少宗主!”

        熊全悲呼一声,老泪纵横。

        最后,他抑制住泪水,对段凌天一躬身,“熊全见过主人。”

        段凌天淡淡看了熊全一眼,“我可以尽全力帮你解毒,但我也会留下后手……我会让给你服下另外一种剧毒。”

        熊全脸色一变。

        “放心,我给你服下的剧毒,每隔半年才会作一次,只要半年内服下我给你的解药,便可保你半年无忧……这也是我提防你恢复了元力后,会出尔反尔的手段。”

        段凌天补充道。

        熊全眼流光一闪,脸遍布苦涩。

        他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看得这么长远……

        刚才,他确实存了这个心思。

        “别存有侥幸的心思,我自己是炼药师。”

        段凌天取出炼药师公会的九品炼药师徽章,在熊全眼前晃了一晃,这才收了起来。

        “九品炼药师……”

        熊全神容凝固,这个看起来也十七岁的少年,是九品炼药师?

        算是在青林皇国,也没有如此年轻的九品炼药师。

        “明天跟我回去,我会为你炼制化解禁元蛊的丹药。不过,我现在修为有限,炼制出来的丹药,最多化解禁元蛊三分之一的药力……你全盛时期,是什么修为?”

        段凌天一边说着,一边问熊全。

        “窥虚境六重。”

        熊全恭敬说道。

        “窥虚境六重么?”

        段凌天眉头一掀,伸手捻了捻下巴,“化解三分之一的药力,你的修为,应该可以恢复到元婴境。至于能恢复到元婴境几重,看你的造化了。”

        “不能完全恢复吗?”

        熊全神容一滞,有些失望。

        “哼!我现在只是九品炼药师,丹火受到了限制……等我步入元丹境,便可成为八品炼药师,到时,可再炼制丹药帮你化解三分之一的药力。等我步入元丹境七重,成为七品炼药师,足以帮你完全化解一身药力!”

        “也是说,等我步入元丹境七重后,你的修为将恢复全盛时期!”

        段凌天冷漠地扫了熊全一眼,“怎么,等不及?”

        “没有。”

        熊全连忙摇头,对他而言,有生之年能恢复元力不错了。

        刚才也是一时鬼迷了心窍。

        第二天一早,段凌天带着熊全,跟杨达回了铁血城。

        此刻,熊全已经戴了可以挡住半边脸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奴隶烙印。

        回到铁血城,段凌天给了熊全一些银子,让他到指定的一家客栈住下来后,跟着杨达回到了铁血军营地。

        这时,段凌天才知道。

        他是第一个完成任务回来的天才营成员。

        “距离一年之期,也只剩下一个月时间……另外二十八人竟然还没有人完成任务回来!看来,他们去的地方也极为遥远。”

        段凌天心里微动,暗自猜测。

        没有任何意外,段凌天再次受到了铁血军统领滕云海召见。

        这一次召见,滕云海专门为段凌天设了一席接风宴。

        接风宴,除了滕云海和副统领乔青山,包括杨达在内的七位千夫长赫然在列……

        驻守铁血军营地的高级将领,全到了。

        “段凌天,这杯酒,我们几人代表铁血军敬你!从今往后,那黑甲军,不足为惧!”

        滕云海哈哈一笑,拿起了一个酒杯。

        其他人跟着拿起酒杯。

        对于铁血军而言,黑甲军失去了连氏家族的帮助,相当于断去了一双翅膀。

        “干了!”

        段凌天也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痛快!都说英雄出少年,我这次真的是大开眼界。”

        一个千夫长看向段凌天,率先赞道。

        接着,剩下的千夫长也都不吝啬对段凌天的赞美之言。

        宴席结束后,段凌天跟着滕云海到了铁血军营地最大的营帐,也是滕云海这个统领的营帐。

        “段凌天,我没想到,你真的将那个任务完成了。”

        滕云海有些感叹。

        段凌天目光一闪,“怎么,统领大人既然没把握,为何还要分给我那个任务。”

        滕云海笑道“听你的语气,似是有些怨气?”

        “统领大人,我的入学资格证明呢?”

        没有回答滕云海,段凌天摊开手,显然没什么兴致在这个地方久待。

        滕云海抬手,将一纸证明交给了段凌天,“前往圣武学院报到的时间,在半年后、一年以内,你回去以后,可以准备出了……从极光城到皇城,若是拖家带口以马车赶路,最少需要将近一年的时间。”

        “你查我?”

        段凌天皱眉,有些不悦。

        “放心,我没有恶意。”

        滕云海脸始终挂着笑容。

        “告辞。”

        段凌天收起了入学证明,转身离去。

        “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段如风,你有一个好儿子。”

        滕云海眼掠过一丝羡慕之色。

        如今段凌天已经算是通过了天才营的训练,所以,属于天才营成员的禁足令也取消了,可以自由出入铁血军营地。

        他离开铁血军营地后,找了几家药铺,凑够了药材,去客栈找到了熊全。

        “主人。”

        熊全现在很识趣,在段凌天面前,毕恭毕敬。

        “为我护法,我这为你炼制解毒丹药。”

        段凌天一挥衣袖,直接进了房。

        熊全闻言,激动地应了一声,恭敬地守在门外,宛如一尊门神。

        房间里,段凌天先是将所有的药材分类,然后一一拿起,放入了药鼎之……

        丹火现,压入了药鼎。

        嗤!

        火苗射出,药鼎随之躁动了起来。

        两个小时后,段凌天收手取药,药鼎之,射出了三枚闪烁着青色流光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