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8章 ‘禁元蛊’

第118章 ‘禁元蛊’

        段凌天和杨达悠哉悠哉离开黑甲城的时候,看到黑甲军的士兵,列队往连家府邸而去。

        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

        “好像玩大了。”

        段凌天纵马而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杨达白了段凌天一眼,“这些还不是你这小子搞出来的。”

        “要说始作俑者,好像也不是我吧?我与黑甲军、连家无冤无仇,没必要坑他们……还不是你们要让我去完成这个狗屁任务,吃力不讨好。”

        段凌天哼哼一声。

        “走吧,事情解决了,想来统领大人也安心了。”

        杨达话音一落。

        段凌天纵马而出,留给杨达一脸灰尘。

        “这小子!”

        杨达一瞪眼,追了去。

        来的时候,两人快马加鞭,赶了三个月的路。

        如今,任务提前完成,段凌天和杨达也放慢了度,悠哉悠哉地往赤霄王国铁血城赶去。

        一路,也在一些小镇里面的客栈留宿。

        体验了各地的风土人情。

        五个月后,才来到了铁血城附近的一个小镇。

        “今晚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赶一天路到了。”

        杨达对段凌天说道。

        段凌天点头。

        两人纵马走进了小镇。

        每次走进这些小镇,段凌天都有一种回到清风镇的感觉,这些小镇,规模都和清风镇相差无几……

        “千夫长大人,刚才那几个客栈,我看都挺不错的。”

        段凌天现,杨达带着他一路走进小镇,无视了几个客栈。

        “我们今晚不住客栈。”

        杨达笑道。

        “不住客栈?”

        段凌天一愣。

        “这里是孤雁镇,也是我的家乡。”

        杨达眼掠过一丝温和。

        段凌天有些惊讶。

        在这时。

        一个车队,宛如游龙,从镇外行来,浩浩荡荡。

        这些车,安置着一些囚笼。

        囚笼里面关着的并非野兽、凶兽,而是人。

        这些人,打扮的像是乞丐,却又凶狠非常,眉宇间透露出阴狠之色,明显都不是普通人。

        在这些人的脸,都有明显的烙印。

        “这是……”

        段凌天立马观望。

        “这些是蔡家在外面收罗的奴隶,一般会在孤雁镇卖掉一些,然后运往郡城……这个蔡家,和郡城的郡守府有着密切的关系。”

        杨达缓缓说道。

        在这时。

        “杨达!”

        车队前面为的一人,纵马向前,来到杨达的身边,停下了马。

        顿时,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

        “蔡海,你竟然亲自出马。”

        杨达对来人点头一笑,很是熟络。

        “杨达,你可有一段时日没回来了……修为又精进了吧?等我将这些奴隶运回去,再到杨家拜访你,少不得要跟你切磋一番。”

        蔡海笑道。

        “那你可要抓紧时间了,我明天一早走。”

        杨达也笑道。

        “嗯?”

        突然,段凌天眉头一皱。

        他现,在一个囚笼之内,一道略显壮硕的身影,目光正落在他手的纳戒之。

        这是一个年人。目光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激动……

        “他认得这枚纳戒?”

        段凌天一愣。

        他有些难以想象。

        这枚纳戒,乃是青林皇国无涯宗少宗主之物。

        “咦!”

        突然,段凌天清晰地看到,在年人的颈部,明显有着一个黑色的图案。

        这个图案……

        段凌天脑海,轮回武帝的记忆掠过……

        “禁元蛊!”

        段凌天双眸一凝,知道了这个图案代表的意义。

        只是,如此高明的蛊毒,按理说是不可能出现在赤霄王国……

        禁元蛊,封禁元力的蛊毒。

        算是虚境强者,措不及防之下,一样会招。

        一旦招,一身元力将被封禁,只剩下淬体境九重的修为。

        “无……涯……宗……”

        眼看邋遢年人凌厉的目光扫来,段凌天以口型读出了这三个字。

        刹那间,年人身体一颤,眼流露出激动之色。

        “他真的无涯宗的人!”

        段凌天心里一震。

        “杨达,这位是?”

        这时,蔡海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的身。

        “他叫段凌天,是今年天才营的一员,已经通过了最后的考核,取得了进入圣武学院的资格,即将成为圣武学院的学员。”

        杨达笑道。

        蔡海动容,脸挤出笑容,友善一笑,“凌天兄弟,我叫蔡海。”

        “我应该怎么称呼?”

        段凌天回予一笑,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蔡海。

        蔡海哈哈一笑,“凌天兄弟若是不嫌弃,便叫我一声蔡大哥,如何?”

        “蔡大哥。”

        段凌天打了声招呼,又问,“蔡大哥,你运送的这些奴隶,又是从何处而来?”

        蔡海笑道“我们也是从别的王国手里进的货,大多都是战俘,也有一些是流浪汉。”

        进的货?

        段凌天也为这些奴隶感到悲哀。

        明明是人,却被人当作货物。

        “蔡大哥,我一直想买个奴隶,却是没有门路……却不知,我是否能从你这里买一个奴隶?”

        段凌天试探地问道。

        “凌天兄弟,你太见外了。且不论我和你们千夫长自小玩到大的交情,你我一见如故,我也甚感亲切……这些奴隶,你看哪一个,当是蔡大哥送你的见面礼。”

        蔡海大方道。

        在他看来,段凌天既然取得了圣武学院的入学资格,以他如今十七岁的年纪,可见天赋群。

        日后在圣武学院毕业,必然前途无量!

        这样的人,以后他想要交好都没机会,如今倒是正好送个人情,说不定以后能换回一个更大的人情。

        “多谢蔡大哥。”

        段凌天也没拒绝,故意纵马靠近囚笼内的奴隶。

        这些奴隶,尽皆目光冷漠地盯着段凌天,恨不得将段凌天撕碎……

        “他了。”

        最后,段凌天指向了那个可能是无涯宗之人的年人。

        蔡海眉头微动,提醒道“凌天兄弟,这个只是淬体境九重的奴隶,也是这群奴隶最廉价的……要不然换一个?那个怎么样,凝丹境五重,也是这一批奴隶的等货色。”

        “蔡大哥,这个吧,你送我见面礼,我又岂好占你大便宜。”

        段凌天笑道。

        “哈哈……凌天兄弟果然爽快!等我回去安置好这些奴隶,便带他到杨家去找你。”

        蔡海深深地看了段凌天一眼,愈觉得这个少年不简单。

        他又跟杨达打了声招呼,这才离去。

        “段凌天,那个奴隶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杨达看向段凌天,有些狐疑。

        段凌天嘴角一抽,“千夫长大人,你觉得能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是一个淬体境九重的奴隶。”

        “哈哈……我只是觉得怪,你怎么会这么识趣。”

        杨达哈哈一笑。

        “我像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吗?”

        段凌天无语。

        “你不像……”

        “这还差不多。”

        “你本来是!”

        “……”

        当晚,段凌天在杨家府邸住了下来。

        段凌天这才知道,原来杨达所在的杨家,竟然是孤雁镇三大家族之一。

        蔡海所在的蔡家,也是孤雁镇三大家族之一。

        除了这些,段凌天还知道了一件事。

        燕山郡郡守的正妻,竟然是蔡家家主的亲姐姐……

        当初被他斩断一臂的裴三,正是蔡家家主的亲外甥。

        蔡海,则是蔡家家主的亲弟弟,也是裴三的小舅。

        “还真是冤家路窄……”

        知道这一切后,段凌天难免有些唏嘘。

        “那个裴三,若是知道他的小舅不只对我客气无,还送我奴隶,却不知又会做何感想……怕是会被气得吐血吧?”

        段凌天心里掠过一个邪恶的念头。

        “凌天少爷,二爷有请。”

        在这时,房外传来丫鬟的声音。

        “看来是蔡海来了。”

        段凌天心里一动。

        丫鬟口的二爷,正是千夫长杨达。

        正是杨家家主的二弟。

        杨家大殿,段凌天再次见到了蔡海,蔡海带来了段凌天想要的那个年人。

        经过梳洗,年人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倒也一身清爽,但是脸的烙印,无疑在诉说着他奴隶的卑微身份。

        “蔡大哥。”

        段凌天对蔡海一笑。

        “凌天兄弟,你眼光倒是不错,这个奴隶虽然修为差些,可相貌、气度却颇为不凡。”

        蔡海笑道。

        又客气了一番,段凌天告辞一声,带着年人离开了。

        安静的房间里。

        段凌天和年人对视而立。

        “你怎么会有少宗主的纳戒?你把他怎么了?”

        年人脸的平静,荡然无存,抓住段凌天的双肩,激动道。

        段凌天脸色一沉。

        轰!

        闪电般出手,将年人推飞了出去。

        年人脸色一变,低喝道“若非我了毒,纵有一千个你这般的黄口小儿,我反掌间能让其灰飞烟灭!”

        “你也说你了毒……我只知道,你现在只是一个淬体境九重的废物,给我老实点!”

        段凌天前两步,又给了年人一巴掌。

        “你!!”

        年人脸色大变,再次对段凌天出手。

        “你似乎忘记了,我现在是你的主人!”

        段凌天声音冷漠,一抬手,手臂轰出,宛如狂蟒甩尾,将年人再次轰飞了出去。

        啪!

        段凌天一脚踏出,踩在年人的胸膛,俯瞰着他,冷声道“记住,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主人!你不得违逆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