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6章 高难度任务

第116章 高难度任务

        “千夫长大人,我的任务是什么?”

        离开铁血城一段距离,段凌天忍不住问道。

        “你的任务,是让乌山王国黑甲军和连氏家族彻底反目,老死不相往来。”

        千夫长杨达双眸一闪,缓缓说道。

        心里也不由感叹。

        这么多年来,他们铁血军为此费尽心思,一无所获。

        他也不知道,统领大人为何会将这个任务交给段凌天……

        在他看来,段凌天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黑甲军?连氏家族?”

        段凌天眉头微动,“千夫长大人,你是否能给我介绍一下?”

        “当然可以。”

        杨达点头,缓缓说道“沿着这条官道,可以抵达乌云王国的黑甲城……黑甲城,类似于我们铁血城;黑甲军,相当于我们铁血军。至于连氏家族,乃是黑甲城最强大的家族,一直以来都和黑甲城关系密切。”

        段凌天微微点头。

        杨达继续说道“黑甲军是我们铁血军的死对头,也是曾经的手下败将。”

        说到这里,杨达脸色微沉。

        “曾经?”

        段凌天一愣。

        “自从连氏家族插手我们两军之间的争端,我们铁血军和黑甲军一直都处于势均力敌的局面,再也难以像过去一般,一锉黑甲军的锐气。”

        杨达明显有些气愤。

        一般来说,两国的军队之间的交锋,家族势力是不会插手的。

        然而,由于连氏家族和黑甲军关系密切,虽然没有明着插手,暗地里却也让家族的高手混进了黑甲军,让黑甲军实力大增。

        这也是让铁血军最为头疼的事情。

        段凌天眉头一皱,“既然连氏家族破例都要出手帮助黑甲军,他们两家的关系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

        杨达点头,“当然,连氏家族的族长和黑甲军的统领,是结拜兄弟。”

        段凌天嘴角一抽。

        “千夫长大人,如果我没猜错,你们铁血军应该试过分裂那连氏家族和黑甲军,却一直没有成功吧?”

        段凌天双眼眯起,问。

        “不错。”

        杨达点头。

        “靠!”

        段凌天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你们这是给我的什么任务!你们铁血军都没办法搞定的事,让我去完成?千夫长大人,你老实跟我说,你觉得我能完成吗?”

        “我个人觉得,你完成这个任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统领大人却说,或许你是我们的一个转机。”

        杨达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

        他想不通,为何统领大人会如此看重这个少年。

        “统领大人?”

        段凌天嘴角一抽。

        脑海里第一个念头,是那铁血军统领滕云海在报复自己,心里记恨自己没有答应留在铁血军,留在他的身边,做他的接班人。

        “这个任务,我可以拒绝吗?”

        段凌天问。

        “统领大人特别关照,鉴于这个任务的特殊,你可以拒绝,但你也将因此失去圣武学院的入学资格。”

        杨达说道。

        “不能换个任务?”

        段凌天皱眉。

        “不能!”

        杨达斩钉截铁道“这是统领大人的意思。”

        段凌天苦笑。

        “你可要拒绝?若是拒绝,我们现在便调头回去,你可以直接回家。”

        杨达问。

        “先去看看情况吧。”

        段凌天双眸一闪,缓缓道。

        若是到了黑甲城后,现真的没办法完成这个任务,他拒绝。没必要为了圣武学院的入学资格而搭自己的性命……

        反正,他再过几天才十七岁。

        以后多的是机会!

        杨达点头。

        与此同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段凌天,问,“段凌天,听说你杀死于宏,是凭借你剑的铭纹……你认识铭纹大师?”

        “算是认识吧。小时候,在街遇到一个乞丐打扮的糟老头,扔了一个馒头给他吃,他便给我留下了这道铭纹。可惜,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是铭纹师,要不然,我拜他为师了。”

        段凌天信口胡扯,感叹道。

        “你运气还真好。”

        杨达嘴角一抽,倒也没有怀疑段凌天的话。

        他也听说过,铭纹大师的脾气和癖好都很怪……

        从赤霄王国的铁血城到乌山王国的黑甲城,段凌天和杨达一路快马加鞭,也整整赶了三个月路才到。

        黑甲城,是一座占地面积和铁血城差不多的城市。

        远远看去,宛如一只强大的凶兽蛰伏在那里,扑面而来是一股肃杀之气。

        进了黑甲城,段凌天两人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接下来的事只能靠你自己了,若是你觉得无法完成,可以放弃这个任务,我们直接回去。”

        杨达给段凌天留下一句话后,进了客房。

        连续几天都看不到人影。

        这几天以来,段凌天流连于各个酒楼,打听连氏家族和黑甲军的消息。

        他这才知道,不只是连氏家族的族长和黑甲军的统领是结拜兄弟,算是他们的儿子,也是至交好友,平日里兄弟相称,亲密无间。

        “这是什么狗屁任务!”

        段凌天眉头皱起,准备取出银两结账,离开酒楼,去找杨达放弃这次的任务。

        很快,他的动作停止了。

        他被旁边那一桌人的议论给吸引了……

        “话说连氏家族的少族长最近纳的那个小妾,长得真是水灵,只看了一眼,我魂都差点丢了。”

        “我也听说了,据说他最近每晚都往小妾那里跑,连正妻也不顾了。”

        “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段凌天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心里生了一计。

        这几天来,他也听说了黑甲军统领的儿子童林每晚无女不欢,隔两天会去城里的春风楼找乐子。

        童林今年十九岁,天赋虽然一般,却也有一身凝丹境四重的修为。

        可以想象,黑甲军统领在这个独子身寄托了多少厚望……

        夜深,一家酒楼,走出两道醉醺醺的身影。

        “连珂,你最近被你那个小妾迷昏了头,很久没跟我去春风楼了……怎么样,今晚兄弟我邀你一起到春风楼找乐子,赏不赏脸?”

        童林摇晃着身体说道。

        “当然,谁让你是我兄弟,今晚让那个小浪蹄子独守空房……我们走!”

        连珂,也是连氏家族的少族长,和童林一起去了春风楼。

        远处,两个角落,各有一道身影一动,隐没在夜色之,消失不见……

        “哼!看来连家族长和黑甲军统领都很重视自己的儿子……也是,一个是膝下唯一的儿子,一个是独子。”

        段凌天站在春风楼一座阁楼的阳台,遥遥地看着两道身影离开,心里一动。

        “小爷,奴家都等你好久了,你怎么还不来?”

        风姿艳丽的风尘女子,从后面抱住了段凌天,在段凌天耳边吹着气……

        若是平时,被这样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这样挑逗,段凌天必然将她正法,可现在他还有要事做,扔给了女子一张百两银票,“今晚爷没什么兴致,拿去买点胭脂水粉吧。”

        “谢谢小爷。”

        女子脸笑开了花,识趣地退了出去,“那我不打扰小爷了。”

        很快,段凌天偷跑进了一个房间。

        隐藏在床顶。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童少爷,你都好久没有宠幸奴家了。”

        女子放荡的声音缓缓传来……

        “好小红,我现在好好宠幸你。”

        一阵脱衣服的声音,混杂着急促的声音传来。

        很快,童林搂着风尘女子,了床。

        “啊!”

        风尘女子一眼现了像只蜘蛛挂在床顶的段凌天,吓得脸色一白,尖叫出声。

        “小红,爷还没来呢,你叫什么……”

        童林没有意识到危机降临,对着风尘女子下其手。

        呼!

        段凌天出手了,将童林击昏了过去。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风尘女子脸色白,慌忙求饶。

        唰啦!

        段凌天一抬手,取出了一叠银票,甩到了风尘女子的身,淡淡说道“你是聪明人……带这些银票,赎身连夜离开吧。否则,你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说完,段凌天扛起童林,消失在风尘女子的面前。

        风尘女子脸色一变,数了一下手里的银票,惊呼一声,“十……十万两!”

        她算在春风楼干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她下了决定,赎身之后,连夜离开了黑甲城这是非之地。

        正因如此,她才能隐姓埋名过安稳的生活,更嫁了个老实的男人。

        多年后,儿女成群的她,时常会忍不住想起,当年的那天晚,改变了她一生的紫衣少年……

        段凌天带走童林后,直接潜入了连家府邸。

        顺手打昏了连珂的小妾,将童林扔了床,一并将两人身的衣物除去。

        “确实是个美人儿,便宜你了。”

        段凌天看了连珂的小妾一眼,目光落在童林的身一阵,这才离开。

        段凌天刚走不久,童林昏昏沉沉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生了什么事,他摸到了身下光滑的玉体,喘着粗气,压了去……

        “小红,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