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7章 ‘半睡半醒’

第107章 ‘半睡半醒’

        “好饱!”

        段凌天打了个饱嗝,顺势躺了下来,翘起二郎腿,仰望夜空。

        点点繁星,璀璨而夺目。

        “罗成,我都吃完三块肉了,你半块还没吃完……多学学我,这才像个大老爷们。”

        孟权哼哼说道。

        “孟权,你那完全是牛嚼牡丹。”

        萧禹笑道。

        “去!你没看段凌天吃的我还快。”

        孟权不乐意道。

        “孟权,你这家伙,还拖我下水。”

        段凌天忍不住笑骂道。

        他吃东西快,完全是前世养成的习惯,前世,作为雇佣兵,有时候为了一个任务,根本没什么吃饭的时间,只能狼吞虎咽……

        也幸好他消化能力强,才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前世,他修炼形意拳,练出了内力,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淬炼,极为强韧,远常人。

        这一世,他的肉身和内脏更强了……

        如今,他一身力量,不论元力,仅凭肉身之力,可五头远古巨象之力!

        试问谁能做到?

        “我们今晚不会睡这里吧?”

        罗成有些担心的道。

        “能睡这里已经不错了,怕要我们睡落日山脉里面……”

        孟权说道。

        “靠!孟权,希望没被你说。”

        段凌天刚坐起来,看到远处的千夫长杨达和五个百夫长走了过来。

        杨达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天才营少年,喝道“起立,归队!”

        顿时,少年们分作五个小队,开始列队。

        “嗯?”

        突然,杨达眉头一皱,看向远处,喝道“于翔,你还在那里干什么?归队!”

        “屁股有胎记是牛,千夫长大人的话也敢不听。”

        孟权咧嘴笑道。

        顿时,在场的少年,除了于家的几人以外,哄堂大笑。

        “你有种再说一次!”

        这时,于翔不紧不慢地过来了,正好听到孟权的话,目光一冷,看向孟权,脸遍布杀意。

        “哼!”

        孟权哼了一声,没再理会于翔,他也不敢真惹急了于翔。

        “唉,这年头,实话也不让人说了……你的屁股有胎记,又不是什么秘密。”

        段凌天故作一叹。

        “哈哈哈哈……”

        顿时,哄笑声又是此起彼伏。

        在场的少年,又忍不住回想起于翔刚才裸奔的一幕……

        “段凌天!”

        于翔眼迸射出噬人的杀意,一字一句怒喝。

        “够了!”

        杨达脸色一沉,喝止道“你们要争,以后有的是机会争……现在,五个小队的天才营成员,跟你们的教官,深入落日山脉!要是跟不,路被凶兽撕碎,那可怨不得人!”

        杨达的话音刚落,五个百夫长教官动了,化作五阵风,吹进了落日山脉。

        五个小队的少年,连忙追了去。

        也是五个教官放慢了度,要不然,这些少年没几个人能跟他们的步伐。

        很快,到了第二个分岔口,五个小队完全分开了。

        段凌天、萧禹、孟权和罗成三人,一马当先,跟在教官范建的身后。

        “孟权,你这个乌鸦嘴!”

        段凌天忍不住瞪了一旁的孟权一眼,笑骂道。

        他还记得刚才孟权说的话,还真被孟权说了……

        “还真是好得不灵坏的灵。”

        孟权一脸苦笑。

        罗成脸色微白,颤抖着声音说道“我们晚在落日山脉里面睡觉,不会有凶兽偷袭我们吧……”

        “废话!当然有。”

        孟权没好气道。

        “罗成,你以前没在野外露宿过?”

        段凌天奔行如风的同时,大气不喘一口,神情淡定。

        “没有。”

        罗成摇头。

        “真不明白,像你这种养尊处优的小白脸,怎么会到天才营来。”

        孟权有些不解道。

        “我不是小白脸!”

        听到孟权的话,罗成身体一颤,握紧双拳,瞪眼道。

        “哟,还来脾气了,要不要跟我干一场?”

        孟权咧嘴笑了,眼迸射出战意。

        “行了,孟权,你有那力气还不如留着对付凶兽。”

        萧禹摇了摇头。

        段凌天深深地看了罗成一眼。

        他现。

        刚才孟权说罗成是小白脸的时候,温顺如罗成,眼竟也流露出几分杀意……

        他可以猜到,这个罗成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很快,三小队的人跟在教官范建的身后,一路杀死了十几只弱小的凶兽,终于进入了落日山脉的内围。

        如今出现在周围的凶兽,弱的都可凝丹境二重武者。

        周围的灌木丛,依稀可以看到一双双闪烁着幽绿光泽的眸子,明显潜伏了不少狼。

        这里的狼,可不是普通的野狼,每一只都是强大的凶兽。

        “今晚,我们在这里睡觉。”

        范建的目光,掠过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三小队少年,淡淡说道。

        “什么?!”

        “在这里睡?开什么玩笑!”

        顿时,一些少年脸色大变。

        其,也包括罗成。

        “教官,你会保护我们的,对吗?”

        一个少年咽了口唾沫,问。

        一时间,大多数少年都目露希翼地看向了范建……

        范建冷哼一声,“你们想多了。我只负责向你们下达训练命令,算是有凶兽要咬死你们,我也不会插手!你们别忘了,进了天才营,意味着九死一生……现在还只是第一轮训练,也是最简单的。”

        听到范建的话,一些少年忍不住色变。

        也有一部分少年神容镇定,很显然,他们都经历过类似的场景……

        如段凌天、萧禹和孟权。

        “睡吧!”

        范建扫了众少年一眼,地躺下,不一会儿,打起了呼噜。

        只剩下一群少年面面相觑。

        段凌天第一个躺了下来。

        “段凌天,我们……我们真要在这里睡?”

        罗成的双腿还在打颤。

        “罗成,别像个娘们,赶紧睡。”

        孟权打了个哈欠,跟着躺下。

        萧禹也躺下。

        三小队有一些胆子较大的少年,也跟着躺了下来……

        最后还是留下了剩下七个少年,半天不敢躺下。

        “罗成,你不会打算站一个晚吧?”

        段凌天眉头微动,问。

        “我……我不敢睡。”

        罗成苦笑。

        “那你准备站一个晚吧。”

        段凌天闭双眼,睡了过去……

        “嗷!”

        “嗷!”

        ……

        夜深,月光洒落而下,灌木丛内,一群凶狼扑了出来,直掠三小队的一群少年。

        刹那间,没有睡的七个少年,如临大敌。

        有些还没有完全睡过去的少年,唰一声爬了起来,跟凶狼厮杀在一起。

        动静越来越大。

        萧禹、孟权也都起来应付凶狼。

        当三十多匹凶狼都被杀死,一群少年也累瘫了,也有几人受了伤……

        “靠!段凌天竟然没醒。”

        孟权现,段凌天躺在原地,动都没动,不由爆了句粗口。

        “教官也没醒。”

        不少人无语。

        这两人不怕被狼咬死吗?

        第二天一早,曙光笼罩大地,段凌天醒了过来,精神饱满,神光焕。

        看着不远处顶着黑眼圈的三个少年,段凌天有些惊讶,“萧禹,孟权……罗成顶着黑眼圈,我不怪。可你们两个……你们也一宿没睡?”

        “段凌天,这一个晚,要不是我们三个帮你挡下扑向你的凶狼,你早死了!”

        孟权瞪眼,没好气道“你倒好,一觉睡到大天亮。”

        “孟权,你信不信,算你们不帮我挡下那几只凶狼,我也不会死。”

        段凌天咧嘴一笑。

        孟权自然是不信,“你还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知道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孟权真还以为自己在占他便宜,“孟权,如果我没记错,这一个晚,一共有三波凶狼攻击我们……其,扑向我的凶狼一共有九只,你挡下了三只,萧禹挡下了五只,罗成挡下了一只……我说的可对?”

        “你……”

        孟权彻底傻眼了,“你不是在睡觉吗?你怎么会知道?”

        “如果我没猜错,段凌天这一个晚,应该都是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只是,据我所知,除了那些行军打仗多年的将士,以及刀口舔血的杀手,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元丹境以的武者。”

        萧禹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感觉越来越看不透段凌天了。

        “变态!”

        孟权忍不住道。

        罗成看向段凌天,眼掠过一丝崇拜。

        “教官,有七品金创丹吗?他不行了……八品金创丹连吃两枚,也难以压制他的伤势。”

        突然,一个少年双目赤红地看向刚醒过来的范建。

        “七品金创丹?我怎么可能会有。”

        范建皱眉,冷眼一扫躺在地,奄奄一息的另一个少年,“生死由命,第一轮训练的淘汰,才刚刚开始……”

        很快,这个少年死了。

        一时间,现场充斥着兔死狐悲的气氛……

        为时三个月的训练,第二天,死了一人。

        如今,三小队的一群少年,除了段凌天和萧禹还能保持镇定以外,其他的少年或多或少都有些心有余悸。

        “集合!”

        在这时,范建低喝一声。

        三小队的人列好队后,范建下达训练指令。

        “今天傍晚之前,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猎杀到一只云豹……不能完成任务的人,我会将他丢进凝丹境四重以凶兽的聚集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