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6章 钻木取火

第106章 钻木取火

        “段凌天,你觉得呢?”

        千夫长杨达看向段凌天,征求段凌天的意见。

        毕竟,这个赌约是段凌天起的。

        “段凌天,你现在可别说你不敢。”

        于翔双眼眯起,断了段凌天的退路。

        “千夫长大人,我没意见,如于翔所言,请你为我们作一个见证。”

        段凌天点了点头。

        嘴角含笑。

        这于翔还真是善解人意……

        于翔瞳孔一缩,没想到段凌天答应得这么痛快。

        “段凌天,你不会私藏了火折子吧?如果是这样,这赌约毫无意义。”

        于翔一脸警惕地看着段凌天。

        “放心,我若用了火折子,算我输。”

        段凌天笑道。

        火折子?

        他需要吗?

        于翔舒了口气,“这可是你说的。”

        “如果你们都没有异议……这个赌约,此生效。”

        杨达看向段凌天和于翔。

        两人都摇头,表示没有异议。

        “开始吧。”

        杨达饶有兴致地看向段凌天。

        他身后的五个百夫长,也都目光灼灼地盯着段凌天,他们也都好,段凌天到底从哪来的自信……

        算是他们,若没有火折子,也不敢说能凭空生火。

        “今日,我教大家一个常识。”

        很快,段凌天在一堆干柴挑出了一根圆滚的干柴,地坐下。

        这时,天才营的一群少年都围了过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段凌天的动作……

        “孟权,你的给我。”

        段凌天看向孟权,微笑道。

        孟权将递过来。

        接过孟权的,段凌天一抬手,将木柴一端斩了下来,然后特意削尖……

        同时,他又在圆滚的木柴挖了个小洞。

        哗!

        碎木落入段凌天手,随着他手元力绽放,化作了木屑,落进了木柴的小洞之。

        接着,他将准备好的尖锐之木,扎进了小洞。

        开始旋转了起来……

        如果有段凌天前世所在地球的人在,必然能一眼认出。

        段凌天如今的动作,正是钻木取火!

        “嗤!异想天开,真以为这样能生火?”

        于翔嗤笑一声。

        只是,很快他傻眼了。

        嗤!

        段凌天钻了一阵,木屑开始冒烟,片刻之后,升起了一团小火苗……

        “孟权,木柴!”

        段凌天低喝一声。

        “来了!”

        早在木屑冒烟的时候,孟权去准备木柴了,听到段凌天叫他,及时将一堆木柴放在了段凌天身前。

        段凌天将燃起的木屑,放进了木柴里面……

        顿时,熊熊之火燃烧而起!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于翔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后退了几步,有些失魂落魄地摇了摇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此刻,周围的少年看向于翔的目光,都浮现出了一丝怜悯……

        这于翔,玩大了!

        于晓和另外三个于家少年,脸色都很难看。

        于翔丢脸,也代表着于家丢脸,他们丢脸。

        “段凌天,你是怎么想到的?”

        杨达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问道。

        “小时候玩的时候,不小心玩出来了……我叫它钻木取火,千夫长大人觉得如何?”

        段凌天摸了摸鼻子。

        “好……很好!”

        杨达哈哈一笑。

        “于翔,既然你找了千夫长大人作为见证,我相信你一定会遵守赌约的,是吗?”

        段凌天又看向于翔,揶揄一笑。

        于翔的脸色更加难看。

        很快,他求助地看向了杨达身后的两个百夫长。

        “千夫长大人,于翔毕竟是郡城于家子弟,若是受此羞辱,于家无疑要一起受辱……到时,恐怕不好收场。”

        一个百夫长站了出来。

        “是啊,千夫长大人,此事当开个玩笑,笑过了好。”

        又一个百夫长站了出来。

        杨达皱眉。

        于家……

        他不得不顾虑。

        只是,这个赌约,这么多人亲眼目睹他作为公证人,若此作罢,他的威严必然受损……

        若是传出去,他在铁血军将难以立足!

        “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突然传扬而出。

        “放肆!”

        最先站出来声援于翔的百夫长,脸色一变,怒视段凌天,“千夫长大人面前,岂容你放肆!”

        “百夫长大人。”

        段凌天双眸微眯,嘴角含笑,“我和于翔这个赌约,不只千夫长大人是见证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见证人……在赌约刚定下来之时,却不知你为何不阻止?难道,那个时候你没想到于家?”

        “亦或是……如今我胜了,于翔输了,出乎你的预料。所以,你便将于家拿出来压千夫长大人?”

        说到后来,段凌天双眼闪烁着一缕森然的光华,“莫非,你是觉得,千夫长大人害怕于家,在于家面前,必须低头?”

        那百夫长,听到段凌天这一番话后,脸色大变。

        愤恨地瞪了段凌天一眼后,看向杨达,一脸惶恐,“千夫长大人,我从没有这样想过,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另一个百夫长,面对如此情景,识趣地闭了嘴。

        他虽是于翔的哥哥于宏的好友,却也不敢真的得罪自己的顶头司。

        “这个赌约,在场之人有目共睹,希望千夫长大人公正处理!”

        萧禹适时地开口,帮助段凌天。

        “希望千夫长大人公正处理!”

        顿时,各小队的少年,不少人跟着声援。

        于翔的脸色,愈难看。

        他的目光,扫过这些少年。

        这些少年,大半都向他借过火,却没想到,这些人竟是墙头草,如此现实……

        气得他一阵气血翻涌!

        “行了,我既然作为这个赌约的见证人,自然不会偏袒于任何一方……于翔,实现赌约吧。”

        杨达看向于翔,淡淡说道。

        郡城于家,他虽然有所顾忌,却也不惧。

        且不说铁血军天高皇帝远,算是于家族长亲来铁血城,也不能将他如何。

        他是铁血军的人。

        铁血军,出了名的护短,算是郡守府的人,都不敢轻易招惹铁血军。

        于翔深吸一口气,眼带着羞辱,身体不自觉颤抖了起来……

        在一道道灼灼的目光下,于翔开始脱掉身的衣服,一件又一件……

        段凌天、萧禹、孟权和罗成,如今已经回到了刚才所在之地,烤起了野狼、野猪……

        一边烤,一边看着于翔的表演。

        “哈哈!看不出来,这于翔娘们还白。”

        孟权看着奔跑的于翔,哈哈一笑。

        “屁股还有胎记呢。”

        段凌天笑道。

        如今,不只是段凌天几人,算是其他少年,也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于翔的表演,深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精彩的镜头。

        于翔每跑出一步,风吹过他一丝不挂的身体时,他的脸色阴郁几分……

        一双眸子,更是流露出森然的仇恨和杀意!

        段凌天!

        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啊!!”

        于翔跑了一半,突然咆哮了起来。

        呼!

        脚下一动,施展身法武技,很快跑完了剩下的几圈。

        “翔哥。”

        于晓适时地将衣服递了过去。

        于翔深吸一口气,穿衣服后,坐在了一旁的角落,无颜见人。

        “哈哈……痛快!”

        孟权笑道。

        萧禹也笑了。

        罗成双眸一闪,嘴角也浮现笑意……

        他现,他的心里,竟然也升起了一丝快意,让他始料不及。

        “行了,赶紧吃肉,别烧焦了!”

        段凌天笑道。

        这时,天才营的其他少年,除了于家的几人,都在低声窃窃私语。

        他们讨论的话题,正是刚才一丝不挂跑了十圈的于翔。

        三小队的一群少年,如今也是眉飞凤舞。

        “那个于翔,还说不借火给我们三小队……哼!我们又何须借火,有段凌天教的钻木取火,算没有火折子,一样轻松生火。”

        “是!段凌天太厉害了,这种手段也能创造出来。”

        “真不敢相信,段凌天才十六岁……我像他这么大时,连凝丹境都未曾步入,更别说是像他这样多才多艺。”

        “那于翔,以后估计都是无颜见人了……”

        “话说,他的那鸟看起来真小,都不知道有没有用。”

        “嘘!小声点,他毕竟是郡城于家的人,小心被他盯你,你倒霉了。“

        “对,咱们小声点……其实我也觉得他的鸟很小,跟个竹签似的。”

        ……

        此时此刻,三小队的少年,不吝对段凌天的夸赞之语,同时狠狠地践踏于翔。

        好像已经完全忘记。

        刚才,他们还对段凌天极为不满,还想放下尊严去向于翔借火。

        远处。

        千夫长杨达啃着烤肉,目光始终不离段凌天左右……

        在他看来,这个少年实在是太神了。

        这样的生火方法都能想到,绝对是天才的天才!

        五个百夫长,三小队的教官范建,脸的惊讶至今还没散去。

        他完全明白了。

        原来,段凌天今天之所以不急不慢地往落日山脉走,不去争那火折子,是因为他早有所准备……

        他生火,根本不需要用到火折子!

        他深深地感觉到了这个少年的可怕。

        剩下的四个百夫长,其两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最后的两人,对视一眼,无奈一笑。

        他们都是于翔的哥哥于宏的朋友,这次没能帮到于翔,心里都有些愧疚。

        不过,很快,他们的眼又掠过一丝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