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5章 赌约

第105章 赌约

        落日山脉空,一轮落日冉冉落下,隐没在山脉另一头。

        “或许,这座落日山脉,正是因此而得名。”

        段凌天看着天边的一幕,心里微动。

        “这落日山脉,应该和迷雾森林一样,都生存着许多野兽和凶兽,我们进去后,务必要小心一些。”

        段凌天对身边的萧禹和孟权说道。

        两人点头。

        “走!”

        段凌天身形一动,跨步而出。

        灵蛇身法!

        萧禹和孟权也施展出身法武技,跟了去,如影随形。

        进入落日山脉,可以看到三条岔路,段凌天三人选择一条岔路走过去,现又有五条岔路……

        简直像是一座迷宫!

        “嗷!”

        一声狼吼撕破长空,震耳欲聋!

        段凌天转头一看,一只通体黝黑的野狼,闪烁着腥红色的眸子,正从一侧的灌木丛扑出,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咬来。

        “不自量力!”

        段凌天眉头一掀,右臂肌肉隆起。

        嗖!

        抡起右臂,对着野狼的前胸甩出,劲风四扫。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野狼的悲呼,戛然而止。

        野狼的内腑被段凌天震碎,在地挣扎了几下,彻底没了声息……

        死!

        “没想到猎物自己送门来了。”

        孟权笑着走过来,将野狼的尸体扛在了肩。

        “回去吧。”

        段凌天观察了周围一阵,说道。

        三人离开落日山脉,路遇到了一些少年也扛着猎物回去,一起聚集在落日山脉入口处。

        不少人已经在清理猎物的尸体。

        有人打到了老虎,有人打到了苍鹰,有人打到了野豹……

        段凌天三人找了一片空地,将野狼的尸体放在地,孟权随手从长靴拉出了一柄,对着野狼的尸体扎了进去,清理了起来……

        不一会儿,孟权将狼毛都剃去,内脏也被丢到了一边。

        “孟权,你倒是挺熟练的。”

        段凌天有些惊讶。

        “嘿嘿,以前经常在迷雾森林露宿,有时候一待是一个月,总要弄点东西吃……不过,现在肉是弄好了,可我们去哪里找火?”

        孟权嘿嘿一笑,说到后来,有些为难。

        “嗯?”

        突然,萧禹皱眉,看向不远处,“你们看。”

        段凌天和孟权看了过去。

        只见三五成群的天才营少年,除了他们三小队的人,几乎都升起了篝火……

        “于翔,把火折子借给我们用下,可以吗?”

        三小队有人过去借火折子。

        “是那于翔拿到了火折子?”

        萧禹和孟权的脸色有些难看。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和段凌天一队的人,都是三小队的,是吗?”

        于翔问借火少年。

        “是。”

        少年点头。

        “借火给你们三小队的其他人,倒是小事一桩……但我丑话说在前头,若是让我知道谁敢把火借给段凌天,以后你们别再想用火了。”

        于翔双眼眯成一条线,寒光若隐若现。

        “这……大家都不容易,都饿了一天了。于翔,你看是不是……”

        少年有些迟疑。

        “哼!凭你这句话……你们三小队的人,老子还不借了!”

        于翔冷哼一声,又看向自己小队和另外三个小队的一群少年,“你们现在用的都是从我这里借过去的火,我先声明,你们谁要是敢把火借给三小队的任何一人,以后别想再跟我借火。”

        此刻,于翔一副哥有火哥最大的得瑟模样。

        “于翔,放心,我们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是,我们保证不借给三小队。”

        顿时,除了三小队以外,其它小队的人纷纷表态。

        “你……你……”

        借火少年气得脸色通红。

        “我什么?滚!”

        于翔瞪了少年一眼,少年吓得退了两步后,回了三小队的人所在的一边。

        此刻,三小队一群人虎视眈眈地看着少年,“罗成,你还有脸回来?”

        “本来你已经借到了火,可因为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去管那个段凌天……现在好了,我们三小队全都没火用了。”

        “段凌天在那里,我倒是好,他会不会因为你这样做而感激你。”

        ……

        罗成懵了。

        他没想到自己因此被孤立了,一时双眸红,泪光盈动。

        “怎么,还想流马尿?拿着你的猎物,滚蛋!”

        一个少年将一只分解好的野猪,丢给了罗成。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自私!”

        罗成搂着野猪,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

        很快,罗成现,三小队一群本想和他理论的少年,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突然闭了嘴。

        啪!

        这时,他现一只有力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

        他转过头去,看到了站在他身后,对着他笑的紫衣少年,“段……段凌天。”

        段凌天微笑问“你叫罗成?”

        对于这个愿意为他这个陌生人争取火源的少年,段凌天颇有好感。

        “是,是。”

        罗成有些紧张,有些拘束。

        “别紧张,既然他们不欢迎你,以后你跟我们一起吧……”

        段凌天招呼罗成一声,回到了萧禹和孟权的身边。

        “萧禹。”

        “孟权。”

        萧禹和孟权对罗成点头一笑。

        “你们好,我叫罗成。”

        罗成的脸有些红润,像极了小姑娘。

        不远处。

        “哼!这个罗成运气倒是好,竟然搭了段凌天这个靠山。”

        “搭了段凌天又如何,不还是要吃生肉?”

        “该死!我们这次真是被罗成害惨了。”

        ……

        三小队的少年,脸色都很难看。

        另一边。

        “你们觉得,段凌天的晚饭会怎么解决?”

        千夫长杨达遥遥地看着这一幕,一边烤着篝火,一边问围坐在一起的五个百夫长。

        “我听说他在副统领大人面前都毫不畏惧,应该会去抢了于翔的火折子吧?”

        “哼!若是硬抢,他也不一定是于翔的对手。”

        “不错。而且,你觉得其他人不会帮于翔?包括苏立、田虎在内,这次可都是受了于翔的恩惠,要不然,他们哪来的火?”

        ……

        五个百夫长议论纷纷,没有人看好段凌天。

        段凌天四人,围坐在一起。

        “段凌天,现在火折子在于翔手,其他人也都表态了,不会将火借给我们……我们今天的晚饭怎么办?跑了一整天,我早饿了。”

        孟权摸了摸干扁的肚子,一脸苦笑。

        萧禹也看向段凌天。

        “要……要不……我再去……求求于翔?”

        罗成红着脸道。

        下一刻,他现段凌天三人灼灼的目光扫向他。

        “我……我不去,我不去是。”

        罗成低下了头。

        呼!

        段凌天突然站了起来。

        在萧禹、孟权和罗成三人不解的目光,段凌天走向了三小队的其他少年。

        一群少年如临大敌。

        “别紧张。”

        段凌天笑了笑,双眸一凝,看向一群人围着的一堆干柴,“这些柴火,你们应该不需要了吧?”

        少年们面面相觑,谁也没出声。

        “既然你们不要,那我拿走了。”

        段凌天不客气地将一堆干柴抱了起来,回到了萧禹三人的身边。

        “我们又没火折子,你要这些干柴做什么?”

        孟权一脸不解。

        “谁说没火折子不能生火?”

        段凌天故意提高了声音。

        一时间,包括千夫长杨达和几个百夫长在内,所有人都饶有兴致地看向了段凌天……

        “哼!故弄玄虚!我倒是要看看,没有火折子,你怎么生火。”

        于翔冷哼一声,提高声音讽笑道。

        “你这么肯定?”

        段凌天看向于翔,突然笑了。

        “当然。”

        于翔针锋相对道。

        “那我们打个赌如何?”

        段凌天双眸一闪,脸始终带着笑容。

        “你想赌什么?”

        于翔眉头一掀。

        “赌别的也没什么意思……我们赌,谁要是输了,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绕着这落日山脉入口转十圈,如何?”

        段凌天双眼眯起。

        “什么?!”

        于翔愣住了。

        其他人也都呆住了。

        这赌注……

        太狠了!

        “段凌天,你……”

        孟权看向段凌天,一阵错愕。

        “怎么,不敢?”

        段凌天看向于翔,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哼道“没胆子,以后低调点,别像只狗一样乱叫!吵死了。”

        于翔脸色涨红,怒道“我为何不敢?好,我答应你!”

        “很好,希望你到时别赖账。”

        段凌天双眸一闪。

        “我倒是担心你赖账……千夫长大人!”

        于翔说着,站了起来,看向远处。

        “有事?”

        杨达带着五个百夫长走了过来,段凌天和于翔之间的赌约,他们也听到了。

        “千夫长大人,这段凌天要和我打赌,我希望你能做个见证,免得他输了以后耍赖……”

        于翔看向杨达,一字一句道。

        “于翔太狠了,竟然让千夫长大人作为这个赌约的见证人。”

        “有千夫长大人在,这段凌天算输了,也不敢赖账!”

        “段凌天这次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很期待,段凌天一丝不挂满场跑的样子,哈哈哈哈……”

        “我也很期待。不过,这段凌天好像才十六岁,估计毛都没长齐,也没什么看头的。”

        ……

        一群少年,议论纷纷。

        好像都认定了段凌天一定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