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3章 密谋

第103章 密谋

        除了度,苏立的剑技,也极为可怕。

        最少。

        段凌天可以肯定一点。

        苏立的剑技,论度,甚至可以和拔剑术相……

        拔剑术,只有在出其不意的前提下,才能展现出玄级高阶剑技的威力。

        苏立的剑技,却是真正的玄级高阶剑技!

        而且,明显还是玄级高阶剑技的佼佼者。

        “我当初传给李诗诗的剑影随行,却是略微逊色于他的剑技一筹……恐怕也只有可儿的凝冰剑才能与之拟。”

        段凌天心里一动。

        可儿的凝冰剑,乃是顶尖功法寒冰神剑诀自带的玄级高阶剑技,也是寒冰神剑诀记载的后续高深剑技的基础,极为了得。

        “这个苏立,除非我动用全力,亦或是灵蛇身法修炼到圆满境界……否则,要胜他,极难!”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眼掠过一丝战意。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渐近黄昏。

        这时,天才营的考核也步入了尾声。

        苏立之后,虽有不少凝丹境三重少年天才极为不凡,但起苏立,却是逊色了许多……

        “237号。”

        随着千夫长开口,一个壮硕得像头牛的少年,迈步而出,气势如虹。

        “嗯?”

        本有些昏昏欲睡的段凌天,精神一震,看向壮硕少年。

        “这个人不简单。”

        萧禹脸色凝重,明显也看出来了。

        这时,十个敌国士兵跟着场,扑向了壮硕少年。

        哗!

        壮硕少年身体一震。

        刹那间,在他头顶之,六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凝丹境四重!”

        “又是一个凝丹境四重!”

        人群,许多少年忍不住惊呼。

        飞身而出的十个敌国士兵,脸色大变。

        这时,壮硕少年已经欺近了那个凝丹境二重的敌国士兵。

        啪!

        一巴掌甩过去,将对方拍晕了过去。

        这还不算,他一伸手,抡起敌国士兵的身体,如拈起一根羽毛般轻松,将其当作兵器,对着剩下的九个敌国士兵甩了过去。

        九个敌国士兵,接二连三被他震飞……

        全被轰杀,无一例外。

        壮硕少年手里被他当作兵器的敌国士兵,早血肉模糊,身体虽还有些动静,却是神仙也难救了。

        骤然。

        壮硕少年一抬手,将敌国士兵抛起。

        嗖!

        出腿如闪电!

        咔!

        敌国士兵的身体,拦腰移位,被踢飞起来,轰然落下,没了声息。

        校场周围,陷入了死寂。

        “哈哈……好,好!”

        铁血军副统领乔青山哈哈一笑,今年来参与天才营考核的少年,真的是给他带来了太大的惊喜。

        特别是眼前的这个少年,简直是战斗机器……

        若是了战场,必然能大杀四方!

        “你叫什么名字?”

        乔青山问。

        “禀报副统领大人,我叫田虎!”

        壮硕少年对乔青山一拱手,恭声道。

        “田虎,你很好。”

        乔青山笑着点头,不吝夸赞之语。

        顿时,校场仅存的一百多个少年,看向田虎时,都是一脸羡慕和嫉妒。

        “这个田虎很强。”

        段凌天双眸一凝。

        “没想到,今年的天才营考核,出现了这么多变态……”

        孟权苦笑。

        孟权感叹的同时,也有不少人也在感叹。

        “今年的天才营考核,竟然出现这么多黑马……啧啧,四个凝丹境四重的少年天才,让人惊讶!”

        “是啊,若放在往年,算只出现一个凝丹境四重,已足以让人惊讶,这次倒好,直接出现了四人。”

        “特别是那个段凌天,他现在的实力或许不如苏立和田虎,但他还年幼,等他成长到苏立、田虎这般大,必然更加恐怖。”

        ……

        这些话,都被于翔听在了耳。

        于翔双眸掠过一丝寒光,尽显杀意。

        “等他成长到苏立、田虎这般大,必然更加恐怖吗?”

        于翔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那也要他有命能活到那时才行……”

        “快结束了。”

        段凌天心里一动,目光重新落到了校场之。

        后面又死了十几个少年,也有十几个少年通过了考核……

        这时,天才营考核也彻底落幕了。

        千夫长回到了铁血军副统领乔青山的身边,轻声说了几句。

        乔青山踏前一步,看向一群仿佛一日之间成熟起来的少年,缓缓说道

        “先,恭喜你们,通过了天才营考核……不得不说,今年的天才营考核,出乎我的意料,除了通过之人往年多许多,更有几人的实力,让我也为之震惊!”

        在场之人,都知道乔青山所指的几人是谁。

        一时间,大多数人的目光,分作四处。

        分别落在段凌天、苏立、田虎和于翔的身……

        四人,是绝对的黑马!

        “今天晚,你们大可尽情狂欢……明日开始,你们将成为天才营的一员,往后一年,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虽然你们都很出色,但以我过去的经验,一年后,你们这些人,能活下来的,绝不会过十人。”

        乔青山说完最后一番话后,才遣散了在场的少年。

        一年后,活下来的,绝不会过十人……

        离开铁血军营地的一群少年,没有人怀疑乔青山的话。

        乔青山,作为铁血军副统领。

        这些年来,不知道目睹了多少人在天才营的训练死去。

        他的话,含金量极高。

        “啧啧……不过十人。我刚才粗略数了下,通过天才营考核的少年天才,有九十八人。”

        孟权忍不住咂舌。

        “你真无聊,这个也去数。”

        段凌天摇头一笑。

        “今晚吃好喝好,明天开始,往后一年,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萧禹说道。

        “对,我们今晚敞开了肚子,搓一顿好的!”

        孟权咧嘴一笑。

        “那还等什么,走。”

        段凌天一马当先,带头走向了酒楼。

        当晚,酒足饭饱后,段凌天三人又在铁血城夜市转了一圈,随后才回了客栈。

        段凌天回房后,修炼到夜深,缓缓睡了过去。

        对于天才营的训练,他很期待。

        另一条街的客栈,一个宽敞的房间,灯火光明。

        “哥,对不起。”

        于翔低下了头。

        在于翔的对面,站着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人。

        青年人一身便装,眉宇间和于翔有着几分相似,但此时此刻,他的眼却闪烁着一丝森然的光泽,俨然夹杂着愤怒和杀意……

        “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无需自责。”

        青年人,正是于宏,于翔的亲哥哥。

        “哥,都是因为那个段凌天,若不是他,我也不会和他争锋相对,也不会引来副统领大人。”

        于翔眼,流露出杀意。

        “放心,只要他进了天才营,我有的是办法弄死他。”

        于宏双拳紧握,肆虐的元力,横扫而出……

        怒极之下。

        在他头顶之,十一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凝丹境八重!

        “哥,那个汪莽不是说你要避嫌的吗?”

        于翔一愣。

        “我是要避嫌。”

        于宏双眸一闪,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可是,负责天才营训练的几个百夫长,却有两人是我的至交好友……到时,只要让他们稍微下下绊子,那个段凌天,想不死都难!”

        “太好了!”

        于翔面露狂喜之色。

        铁血军营地,最大的营帐。

        “青山,听说这次天才营来了几条好苗子?”

        坐在位的儒雅年人,看向下的魁梧年,脸露出温和的笑容。

        “是,统领大人!”

        乔青山点头,脸难掩欣喜之色。

        “能让青山你高兴到现在,我倒是有些好了……给我仔细说说。”

        儒雅年人微微一笑,来了兴趣。

        恐怕谁也想不到,在战场冷酷无情的铁血军统领,私底下脱去一身铠甲,却是如此儒雅不凡的年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士。

        “是。”

        乔青山恭敬应声。

        “他们四人,我最早听说的便是于翔,十夫长于宏的亲弟弟……不过,这于翔实力虽然不错,却是一个庸人,难有大成。”

        乔青山提起于翔时,不以为意。

        “于宏不是百夫长吗?”

        儒雅年一愣。

        随后,听了乔青山一番解释,他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不由脸色沉下,低哼一声,“这个于宏,太放肆了!铁血军,岂容他以权谋私。”

        “所以,我看在他这几年所立战功的份,便给了他一个机会,若他不知悔改,我也只能将他逐出铁血军。”

        乔青山又道。

        “这件事,你处理得很好。那个段凌天,是你注意到的第二人?”

        儒雅年好问。

        “正是。”

        乔青山点头,“这个段凌天,应该还不到十七岁,却是不卑不亢……面对我刻意释放而出的杀伐气息,丝毫不为所动。我怀疑,他年纪虽小,却已经杀过不少人。”

        “不到十七岁,杀过不少人?”

        儒雅年一愣。

        “是。后来为了应证我心所想,我还刻意观察了他一阵……结果现,面对校场的惨烈杀戮,他与其他少年全然不同,丝毫不为所动,自始至终,都冷眼相对。很难想像,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竟能做到这一步。”

        乔青山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