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9章 于翔

第99章 于翔

        “兵大哥,不关我事啊,都是……”

        于晓还想辩解。      .

        “滚!”

        铁血军士兵脸色一沉,爆喝一声。

        战场造的可怕杀伐气息,笼罩在于晓的身,压得于晓脸色煞白。

        于晓四人,只能灰溜溜跑到队伍的最后,重新排队。

        顿时,周围响起了一阵嘲弄的笑声。

        “唉,兄弟,你怎么能让兵大哥等呢?兵大哥也不容易,这么多人要报名,他很辛苦的,你应该要好好体谅一下。”

        或是有意,段凌天等在队伍最后,看向于晓,摇头一叹,一脸惋惜。

        于晓脸色涨红,再也忍不住了,“小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兄弟,气大伤身,等排完了队,记得多喝点水。”

        段凌天咧嘴一笑,旋即和萧禹、孟权一起离去。

        “哈哈哈哈……”

        孟权最先忍不住,肆意大笑了起来。

        萧禹也笑了。

        “段凌天,你刚才是故意的吧?临走前还不忘坑那于晓一把,你也太狠了。”

        孟权再次竖起大拇指,敬服道。

        “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会戏弄人。”

        萧禹也不由摇头。

        “咳咳……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们觉得,我像是那种人吗?”

        段凌天轻咳两声,一本正经问道。

        “像。”

        萧禹和孟权都默契地点头。

        段凌天脸笑容,彻底凝固……

        “走,趁着还早,吃早饭去。”

        尴尬一笑,段凌天转移了话题。

        三人心情大好,这一顿饭吃得格外痛快。

        接下来的一日,便在铁血城转了一圈,傍晚时分,吃完饭回了客栈。

        等待明天的考核到来。

        当晚,段凌天服下升元丹,静心修炼九龙战尊诀的狂蟒变心法。

        狂蟒变,与灵蛇变又有所不同。

        如果说,灵蛇变是讲究将肉身修炼得如灵蛇般柔韧……

        那狂蟒变,则是让肉身拥有狂蟒之力。

        如段凌天昨天教训于家四个少年的手段,臂膀看似随意的一甩,却蕴含了狂蟒的力,好像是狂蟒抽动蟒尾进行攻击……

        算得是一种群体攻击手段。

        不同于画龙点睛。

        画龙点睛,乃是自轮回武帝修炼的穿云指衍变而成,属于一种极强的单体攻击手段。

        “狂蟒变赋予我的力,虽不是武技,威力却不下于武技……那是类似于妖兽进行攻击的手段。我有一种感觉,一旦我将狂蟒变修炼到后面,威力绝不下于大成境界的玄级高阶武技!”

        段凌天双眸亮。

        心里充满了动力,更加刻苦地修炼着狂蟒变心法……

        一直修炼到夜深,才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

        因为只要求正午之前进入铁血军营地,所以,段凌天三人睡到日三竿才起来。

        他们有心理准备。

        一旦成为天才营的一员,恐怕没有睡懒觉的机会了。

        吃完了早饭,三人才不急不慢地往铁血军营地而去。

        到了营地门口,出示了号牌,段凌天三人走了进去。

        入眼是一片宽敞的校场。

        校场周围,站满了人,都是年纪不过十九岁的少年……

        段凌天三人也站在了一边。

        等待着正午的到来。

        “段凌天。”

        突然,孟权古怪地看了段凌天一眼,又看向远处。

        段凌天抬头看去。

        只见那郡城于家的四个少年又出现了,这一次,他们当多了一个人。

        于晓四人,如今跟在这个人的背后,毕恭毕敬。

        这是一个约莫十八岁的少年,一身镶着金边的黑衣,脸挂着冷酷与桀骜。

        简直像是萧禹的翻版。

        于晓也看到了段凌天,脸色一变,然后好像轻声对为的黑衣少年说了什么……

        黑衣少年闻言,眉头一皱,凌厉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的身。

        与此同时,向段凌天走来。

        “是你,不只伤了我于家的人,还再三戏弄他们?”

        黑衣少年来势汹汹,目光冷冽,择人而噬。

        哗!

        在黑衣少年头顶之,六头远古巨象虚影,瞬间凝形。

        凝丹境四重!

        刹那间,萧禹和孟权都是脸色一变。

        段凌天眉头一挑,略微有些惊讶。

        他之前还在想,于家,好歹也是郡城郡城五大家族之一,来的人按理说不可能只是于晓四人。

        于晓四人,又以于晓最强。

        却也远非萧禹的对手。

        虽同为凝丹境三重,但萧禹的袖里乾坤却完爆他……

        原来,眼前的黑衣少年,才是于家真正的少年天才。

        十八岁,凝丹境四重。

        天赋算得不错。

        这时,周围察觉到动静的一群少年,聚集了过来凑热闹。

        “是于翔,郡城于家少年一辈第一人!”

        “据说,郡城少年一辈,这于翔的实力排在第二,仅在谭家的谭锐之下。”

        “不错,于翔虽和谭锐同为凝丹境四重武者,但武技却逊色于谭锐一筹,却也相差不多。”

        “这个紫衣少年是谁,竟敢招惹于翔。”

        “我认得他,前天傍晚,他将于家的另外四人都打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于翔是在给他们出头了。”

        ……

        一些少年,议论纷纷。

        “不错,我是伤了他们,却也是他们惹事在先……至于戏弄,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段凌天一脸云淡风轻,平静地看着于翔。

        周围的议论,他也听到了。

        他没想到,这个于翔,竟然是郡城少年一辈的第二人。

        “你害我们重新排队,这还不是戏弄?”

        于晓脸色涨红,咆哮道。

        “你们重新排队,与我何干,你们应该去找那位兵大哥吧?”

        段凌天目光古怪。

        “你们三人,跪下,磕三个响头,这件事算了。”

        于翔的目光,一一扫过段凌天、萧禹和孟权三人。

        虽然,他也从于晓口得知,这个紫衣少年是凝丹境六重武者。

        但在他看来。

        一个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论战斗经验,论武技,又怎么可能得他。

        孟权脸色一变,愤怒之下,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萧禹冷峻的一张脸,也平添了几分冰冷。

        “哈哈……”

        段凌天笑了,跨前一步,直视于翔,无所畏惧,“你们四人,跪下,磕十个响头……或许,我会既往不咎,饶了你们。”

        说到后来,段凌天身,延伸出一缕血腥的杀意。

        于翔被杀意袭来,脸色一变。

        “你们在干什么?”

        在这时,一声暴喝传来。

        一个壮硕的铁血军将领,迈步走进人群,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脸色一沉。

        “今天是我们铁血军天才营考核之日,若有人敢在考核之前起冲突,直接取消考核资格!”

        壮硕将领低喝道。

        “我哥是你们铁血军的百夫长于宏!”

        于翔看向壮硕将领,双眸一闪。

        “嗯?”

        段凌天脸色一变。

        萧禹和孟权的脸色也很难看……

        这个于翔的哥哥,是铁血军的百夫长?

        段凌天可以不惧于翔,可于翔那作为铁血军百夫长的哥哥,他却不得不忌惮。

        与此同时,人群也是一阵躁动。

        “我想起来了,于翔的大哥于宏,七年前进了铁血军天才营……后来,也没听说他进入圣武学院,很多人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却是留在了铁血军,还当了百夫长。”

        “二十五岁的百夫长……真是了不起!”

        “难怪我听说于翔根本没去排队报名这次的天才营考核,原来他哥早给他安排好了。”

        “他哥是铁血军的百夫长,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我靠!那天才营训练,这于翔有他哥于宏的照顾,岂不是一样有特权顺利通过?”

        “有个哥哥在铁血军当百夫长是好。”

        “按我说,这于翔压根不用来,到时让他哥徇私给他一个圣武学院入学资格的名额行了。”

        ……

        一切少年议论纷纷,将矛头对准了于翔。

        眼看场面失控,壮硕将领脸色一变。

        瞪了于翔一眼后,大声说道“各位放心,我们铁血军天才营的训练,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而且,如果是有亲属在天才营的将领,是不能插手天才营训练的,要避嫌的。这一点,我们铁血军有严格的规矩,若有人违背,将军法处置。”

        说完,他又看向于翔,目光凌厉。

        “我不管你大哥是不是我们铁血军的百夫长,你今日站在这里,要遵守铁血军的规矩……若不然,我将取消你的考核资格!”

        壮硕将领声如炸雷,传递开来。

        一时间,许多少年的脸色平和了几分。

        “你一个十夫长,竟敢不将我哥放在眼里?”

        于翔脸色一沉,目光冷峻。

        “铁血军,军法如山,算是百夫长犯错,与士兵同罪!”

        壮硕将领不卑不亢道。

        “好!”

        “十夫长大人好样的!”

        许多少年,忍不住赞道。

        段凌天也多看了壮硕将领一眼,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性情人,言辞之间,并无虚假。

        “好,好啊……”

        于翔脸色难看,盯着壮硕将领,“你叫什么名字?我倒是要好好记着,回头让我大哥也好好记住你……”

        “需不需要让你大哥也好好记住我?”

        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自外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