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8章 ‘缘分’

第98章 ‘缘分’

        段凌天眉头一挑。

        裴三,燕山郡郡守第三子,正是被他斩下一臂。

        没想到,现在都已经传开了。

        转念一想,段凌天又释然了,世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这么劲爆的消息。

        不一会儿,小二把酒菜都端了来。

        段凌天三人,边吃边聊。

        “燕山郡郡守第三子裴三,我也听说过,据说他不到十七岁突破到了凝丹境三重,是燕山郡出了名的少年天才。”

        孟权双眸一闪,缓缓说道。

        “施展武技的一臂被废,他这一生算是彻底毁了。”

        萧禹说道。

        “不是还有另一只手么?”

        孟权一愣。

        萧禹摇头一笑。

        孟权不解,看向桌对面的紫衣少年,“段凌天,萧禹这话是什么意思?”

        “孟权。”

        段凌天看向孟权,笑道“你擅长用哪只手施展武技?”

        “当然是右手!”

        孟权直言道。

        “那你平时吃饭拿筷子,亦或是写字什么的,都用哪只手?”

        段凌天又问。

        “也是右手啊,从小习惯了。”

        孟权没有思索,直接回答。

        “那不对了。打个方,如果你的右手也被废了,无法施展武技……你能在多长时间内,让左手完全代替右手?”

        段凌天再次问道。

        “这……”

        这一刻,孟权好像完全明白了。

        人的一生,也数十载。

        那个裴三,最重要的一臂被废,他若想要重新以另一只手修炼武技,乃至改修腿法武技……必然要花费极多的时间。

        这样一来,必然耽误了修为的提升。

        随着时间的流逝,算是过去天赋略微不如他的同龄人,也会将他甩到后面。

        “啧啧。”

        孟权忍不住咂舌,“也不知道谁这么狠,一剑将裴三的臂膀斩下来了……那可是我们燕山郡郡守之子,若是被查到,怕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萧禹不以为意,“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没听说郡守府追查到了凶手,想来是找不到了。”

        “这倒也是。”

        孟权点头。

        段凌天双眼眯起,不急不慢地吃着饭菜。

        好像孟权和萧禹话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不过,段凌天,你刚才还真是狠……那四个郡城于家的人,直接被你一下子轰飞出去了,这件事恐怕不久之后,会传遍铁血城,到时,于家可真的丢脸了。”

        萧禹看了段凌天一眼,摇头笑道。

        “算丢脸,那也是他们自找的,这么多人在酒楼里吃饭,偏偏盯我们这一桌。”

        段凌天翻了个白眼,一脸无所谓。

        “于家不会找我们麻烦吧?“

        孟权有些担心。

        “孟权,你多虑了,于家算是要找我们的麻烦,那也是一年之后了……于家的几人,实力都不错,应该都能进入天才营。到时,他们能不能活下来都说不定。”

        萧禹说到后来,眼掠过一丝杀意。

        段凌天眉头微动。

        在萧禹的身,他感觉到了一丝真真切切的杀意……

        这是他过去所遇到的少年武者都没有的。

        很显然,萧禹也杀过人……

        而且不止一两个。

        酒足饭饱,段凌天三人离开了酒楼。

        却也是被酒楼内的一群少年天才深深地记住了。

        特别是段凌天。

        一个十六、七岁的凝丹境四重武者,想不让人记住都难。

        段凌天三人在铁血城的夜市转了一圈,便回了客栈,准备休息。

        明日,再前往铁血军营地报名。

        这一晚,段凌天并没有修炼,躺在床,回想着最近这一年来的经历……

        忍不住有些唏嘘。

        “现在,也算彻底融入这个世界了。”

        段凌天的嘴角,浮现出温和的笑容。

        他想起了母亲李柔,想起了可儿,想起了李菲……

        她们,是他在这个世界最在乎的人。

        为了她们,他甘愿与全天下为敌!

        夜深,段凌天沉沉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与可儿和小菲儿缠绵,然后还生了很多很多的孩子……

        当他第九个孩子出生的时候。

        “段凌天!”

        闷雷一般的声音,将段凌天惊醒了。

        “靠!孟权,你惊扰了我的美梦。”

        段凌天随意梳洗了一阵,换衣服,走出了房门,爆了句粗口。

        孟权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憨憨一笑。

        “走吧,我们去报名。”

        这时,萧禹也出来了。

        铁血城东边,被划出了一大片广阔的区域,这里,是铁血军营地。

        如今,在铁血军营地大门口,一条条队伍,宛如长龙。

        一个个半大的少年,整齐地排着队。

        “我们还是来晚了。”

        孟权看到这黑压压的几条队伍,不由傻眼了。

        “我们来晚了没关系,有人没来晚行了。”

        段凌天看了一眼远处,脸浮现微笑。

        “嗯?”

        萧禹和孟权都是一脸不解。

        “走,有人帮我们占了位置了。”

        段凌天带萧禹二人,一马当先往队伍前面挤去。

        “喂!有素质一点,排队。”

        “插队可耻!”

        “小子,说你呢。”

        ……

        顿时,因为排队而汗流浃背的一群少年,忍不住对段凌天三人叫道。

        萧禹和孟权都有些尴尬。

        “段凌天,我们还是排队吧。”

        孟权低声道。

        段凌天没理会孟权,反而看向叫嚣的几人,皱眉道“叫什么叫,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插队了?我们一大早来了,我们的几个同伴还在前面帮我们占位呢。”

        听了段凌天的话,叫嚣的一群人沉寂了下来,却一脸狐疑地看着段凌天。

        萧禹和孟权都傻眼了。

        同伴?

        他们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同伴?

        “嗨!哥几个,你们帮我们排队占位辛苦了,午那顿饭算我的。”

        这时,段凌天已经来到了队伍的前面,一巴掌拍在灰衣少年的肩膀。

        “哪个王八蛋动老……”

        灰衣少年爆喝一声,只是,当他看到段凌天时,老子的子字,被他硬生生给吞了回去,“你……你……”

        “几位兄弟,辛苦了。”

        段凌天眯着眼,笑着打断了灰衣少年的话,又看向他后面的三个少年,点了点头。

        看似和善,但段凌天的眼,却掠过一丝威胁之意。

        这四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傍晚在酒楼被段凌天教训过的四个于家少年……

        萧禹和孟权这才反应过来,暗自对段凌天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这样,段凌天三人成功插队。

        周围一些虎视眈眈的少年,眼看灰衣少年没什么反应,自然都以为段凌天三人是和他一起的……

        当然,也有一些昨天正好在酒楼吃饭的少年认出了段凌天和灰衣少年。

        但他们却没有多嘴。

        他们都见识到了段凌天的实力,生怕引火烧身。

        灰衣少年脸色涨红,心在颤。

        他娘的,老子这两天是不是犯太岁?

        怎么到哪都能碰到这个煞星,昨天在酒楼丢脸也算了,今天一早来排队,还要被他插队。

        偏偏他还不敢多嘴。

        要不然,可以想象,他的下场会昨天更惨……

        “于晓,这家伙欺人太甚。”

        灰衣少年身后的三个少年,义愤填膺,却也只敢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

        “那你们说怎么办?要不,你们把他赶走?”

        于晓白了三个同伴一眼。

        三个少年闻言,顿时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左顾右望,保持沉默。

        不一会儿,轮到了段凌天三人。

        填写了简单的报名资料后,三人各自领取了一个号牌。

        段凌天的是137号。

        萧禹的是138号。

        孟权的是139号。

        “明天正午之前,凭借你们的号牌,进入我们铁血军营地,参与考核……考核通过,你们是天才营的一员。”

        身穿轻铠的铁血军士兵,一脸冷酷。

        段凌天三人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谢了,兄弟,鉴于我们这么有缘分,有空我一定请你喝茶。”

        临走前,段凌天拍了拍灰衣少年的肩膀,咧嘴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还有,你的名字不错……于晓,一听是不得了的名字。我学过一些卜卦,相信我,你以后肯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很显然,段凌天听到了刚才于晓和他三个同伴的对话。

        萧禹和孟权嘴角一抽,强忍着笑意……

        于晓脸都黑了。

        这个煞星,到底想要做什么!

        “好了,兄弟,快去拿号牌吧,不然兵大哥要不高兴了。”

        段凌天笑了笑,又拍了拍于晓的肩膀,缓缓说道。

        说完,段凌天三人迈步往外走去。

        在这时。

        “你们四个一起的?”

        那个铁血军青年士兵,脸色一沉,问于晓和他身后的三人。

        “是的,兵大哥。”

        于晓连忙点头。

        他虽然是郡城于家的子弟,可铁血军威震四方,其的士兵据说更是心狠手辣之辈,他也不敢放肆。

        “你们前面的三人办好号牌也过了一阵,你们现在才过来,是不是存心让我等,让我难堪?”

        铁血军士兵仿佛化身怒目金刚,低喝道。

        “不,不是……”

        于晓连忙摆手。

        “哼!鉴于你们四个耽误后面之人的时间……现在,你们给我滚到队伍的后面去,重新排队!”

        铁血军士兵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