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6章 离别在即

第96章 离别在即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可儿,是段凌天的逆鳞……

        察觉到段凌天的目光,李光双眸一寒,低喝道“段凌天,我算是信口开河,那又如何?真以为你在极光城少年一辈独领风骚,可以不将我放在眼里?”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

        段凌天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找死!”

        李光脸色大变,爆喝一声。

        轰!

        一拳打出,元力肆虐,破空声起,直掠段凌天。

        在他头顶之,六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凝丹境四重武者!

        李光一出手,便是全力施为,下手毫不留情。

        “凝丹境四重?难怪如此猖狂……”

        段凌天目光微凝,跨前一步,双手横扫而出,拳影、掌影呼啸,元力弥漫,宛如化作了一层层重叠在一起的迷雾。

        骤然。

        嗖!

        画龙点睛!

        段凌天一指点出,撕裂长空,刺啸声连绵不绝,落在了李光来势汹汹的一拳。

        刹那间,段凌天头顶之,也出现了六头远古巨象虚影……

        咔!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啊!”

        李光出凄厉的惨叫,如离弦之箭般飞出七、八米,轰然一声,狼狈倒地。

        扣住碎裂的指骨,撕心裂肺地打着滚……

        李元呆住了。

        段凌天,步入凝丹境三重了?

        在他看来。

        过去,段凌天因为服用了灵果,肉身一般武者多两头远古巨象之力。

        如今,段凌天能引动天地之力,衍变出六头远古巨象虚影……

        只有一个可能。

        他步入了凝丹境三重!

        “光哥,你没事吧?”

        回过神来,李元三两步过去,将李光搀扶了起来。

        段凌天迈步前,走到李光的身前,目光冰冷无,“没本事低调一点,少学人装逼!”

        说完,不顾李光阴沉的脸色、冒火的双眼,段凌天迈步离去。

        凝丹境四重武者,对现在的他而言,算不了什么。

        如今凝丹境二重的他,全力施为,足有七头远古巨象之力,堪凝丹境五重武者。

        刚才击飞李光,还是他手下留情,少用了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要不然,李光会伤得更重。

        段凌天刚进家门,两条小蟒蛇飞掠而来,落在了他的肩膀,吐着蛇信舔了舔他的双颊,甚是亲密。

        “两个小家伙,这才一天不见,想我了?”

        段凌天脸浮现笑容。

        只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凝固了。

        因为他现两条小蟒蛇又跃到了他的手,盯着他手的纳戒……

        “我还以为你们是真的想我……没想到却是惦记着我纳戒里的升元丹。”

        段凌天笑骂道。

        取出两枚升元丹,丢给小蟒蛇,让它们一边玩去,段凌天走到可儿房门口,现可儿还在修炼,便回了房。

        服下一枚圣元丹,他也开始修炼。

        九龙战尊诀,狂蟒变!

        如今,段凌天正在冲击凝丹境三重。

        因为狂蟒变的特殊,他步入凝丹境二重,完成元力淬炼肉身后,将肉身的力量提升到了堪五头远古巨象之力的程度。

        再加元力堪两头远古巨象之力,加起来相当于七头远古巨象之力。

        一旦他突破到凝丹境三重,便将拥有八头远古巨象之力。

        若是再完成凝丹境三重的肉身淬炼,便能拥有九头远古巨象之力……

        到时,他的力量将完爆凝丹境六重武者,直追凝丹境七重武者。

        夜深。

        段凌天吐出一口浊气,停止了修炼。

        走出房门,现饭菜差不多好了,也坐在桌前等候。

        片刻之后,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

        “娘,一个月后,我打算和萧禹一起去铁血城。”

        段凌天扒下一口饭,轻声说道。

        “是去天才营吗?”

        李柔问。

        “娘,你怎么知道?”

        段凌天一愣。

        “少爷,菲菲姐早跟我们说了……她说次天才聚会的时候,现你对天才营很感兴趣,你很可能会去,让我和夫人要有心理准备。”

        可儿微笑道。

        段凌天心里掠过一丝暖流。

        他怎么也没想到,李菲已经帮他铺好路了……

        他原以为,还要安抚家里的大小美女一番。

        “天儿,你长大了,出门在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管生了什么事,都要将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李柔缓缓说道。

        “娘,我知道了。”

        段凌天点头。

        “少爷,可儿舍不得你……”

        少女抿着嘴,轻声道。

        “傻丫头,我也是去一年,一年后,我一定会取得圣武学院的入学资格……到时,我再将你和娘一起接到皇城去。”

        段凌天笑道。

        这一切,他都计划好了。

        一个月后离开,接下来的一个月,除了修炼以外,段凌天也忙碌了起来。

        先是帮唐影铭刻了三十道残血铭纹。

        这三十道残血铭纹,段凌天打算分不收,只要唐影一个承诺。

        在他离开极光城,去铁血城的这一年多时间里,保全他的家人……

        “段凌天,我们是杀手,不是护卫。”

        唐影苦笑。

        “三十道残血铭纹,我原本要收你三百万银子,现在分不收……除了这一点,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六宝淬体液我们继续合作,我会让可儿代替我帮你调配……”

        段凌天眉头微皱,“你若是不愿,那算了。六宝淬体液,我会找别人合作……嗯,还有这三十道残血铭纹,想来炼药师公会和炼器师公会的人都会很感兴趣。”

        “打住!我答应你是。”

        唐影苦笑,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段凌天这才满意地离开。

        接着,他又去找了李氏家族的族长李敖。

        他还记得。

        李敖,欠他一个承诺。

        “族长,昔日家族武会,你让我向李擎认输,曾经许给我一个承诺,你可还记得?”

        段凌天开门见山。

        “当然记得,怎么,你有事要我帮忙?”

        李敖问。

        “一个月后,我将前往铁血城,进入铁血军天才营……我希望,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族长能保我家人无恙。”

        段凌天说道。

        “你要去铁血军天才营?”

        李敖眉头一皱,“段凌天,一进天才营,那可是九死一生……你真的想好了?”

        段凌天点头。

        “我答应你。”

        李敖应承了下来。

        极光城,炼药师公会。

        “小家伙,我刚想去找你呢。”

        看到段凌天到来,苏墨一脸笑意,红光满面。

        段凌天目光一凝,略微惊讶道“老头,你……突破了?”

        嗤!

        苏墨一抬手,掌心朝,金色的丹火一闪而逝,“前天刚突破。”

        “恭喜。”

        段凌天一笑。

        “我能突破,都是你的功劳……成为七品炼药师后,我已经申请调回郡城去了,再过一段时日,我要离开了,极光城的烂摊子,会有人来接收。”

        苏墨说到这极光城的炼药师公会,一脸嫌弃。

        “你刚才说要去找我,是要向我道别?”

        段凌天双眸一闪,略微有些惊讶。

        “不错。”

        苏墨点头,旋即又问“你来找我有事?”

        “我也是来跟你道别的……一个月后,我会离开极光城,前往铁血城,参与铁血军天才营考核,通过天才营训练,获得圣武学院的入学资格。”

        段凌天缓缓说道。

        “圣武学院,倒是一个好的选择。以你的天赋,在圣武学院不难出头……”

        苏墨点头。

        他现在已经知道,段凌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遵循其师的吩咐进行历练,也不敢再向段凌天抛出橄榄枝了。

        “老头,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见。”

        段凌天跟苏墨告辞一声,离开了炼药师公会。

        苏墨送段凌天出了门,遥遥地望着段凌天远去的背影,眼掠过一丝由衷的感激。

        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七品炼药师,都是段凌天的功劳。

        离别在即,除了修炼以外,段凌天没有再离开家。

        好好地陪着可儿和母亲……

        离别的日子,越临近。

        “菲儿,我出去下。”

        房门外,传来老人的声音。

        段凌天闻言,双眼放光地看向眼前的少女,下打量着少女火辣的身材……

        “小菲儿,你今天跑不了了!”

        段凌天扑了去。

        不一会儿,少女成了待宰的羔羊。

        几近完美的玉体,让少年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压抑了几个月的,彻底宣泄!

        嘎吱!嘎吱!嘎吱!

        ……

        床摆的旋律响起。

        少年以最原始的动作,唱着一征服之歌……

        一个多小时后,少年低吼一声,停歇下来。

        看着被单的那一朵红玫瑰,少年眼尽是温柔,将少女揽在了怀里,一脸的怜爱。

        少女蹙了蹙眉,似乎有些不适。

        随着少年元力绽放,按了去,少女的脸色才渐渐的缓和了下来。

        “坏蛋,你是不是欺负过可儿了?”

        “没有!”

        “可是……可是我感觉……感觉……”

        “感觉什么?”

        “我不说……羞死人了。”

        “小菲儿,你现在可是试过了,我的是坏蛋还是好蛋?”

        “呸!你是坏蛋。”

        “看来我要重振夫纲了!”

        “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