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3章 八品炼器师

第83章 八品炼器师

        安静的房间里,段凌天盘腿坐着。

        在他的身前,摆放着一个药鼎、一堆材料……

        另外还有两柄薄如蝉翼的紫色软剑。

        正是紫陨软剑。

        “先炼制三柄灵剑。”

        段凌天目光一闪,一抬手,两柄紫陨软剑到了他的手里。

        呼!

        器火燃烧,没过多久,两柄紫陨软剑化作了一团液体。

        紫陨的液化形态。

        紧接着,另外几种金属材料也被段凌天手的器火消融,被提炼出杂质后,化作了一滩滩液体,在空跳动、沸腾。

        在段凌天的操纵下,紫陨化作的液体和另外几种金属化作的液体融在了一起。

        伴随着段凌天玄妙的动作,这些融合在一起的液体,最后分成了三团。

        最后。

        化作了三柄暗紫色的软剑。

        三柄软剑,和之前的紫陨软剑体积相差无几,一样薄如蝉翼。

        “成了!”

        段凌天收手,三柄软剑落入了他的手。

        握着一柄软剑,元力闪现,四头远古巨象之力涌入其。

        嗡!

        剑鸣声起。

        “还行,一般的九品灵器强,增幅过了一成,力量增加了五千斤左右,堪半头远古巨象之力。”

        段凌天满意地笑了。

        九品炼器师炼制的灵器,增幅的力量,一般也接近一成。

        能增幅一成的九品灵器,已经算是精品。

        段凌天第一次炼制的九品灵器,明显过了精品。

        “以后,叫你紫薇软剑吧。”

        段凌天看了一眼手里的暗紫色软剑,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紧接着,段凌天将剩下的材料全部利用了起来。

        开始在三柄紫薇软剑铭刻铭纹。

        如今,让苏墨帮忙收集的五种材料都在这里,再加段凌天自己去交易集市买的材料,足以铭刻残血铭纹。

        炼制三柄九品灵剑,段凌天只花费了两个小时。

        铭刻三道残血铭纹,却足足花费了半天的功夫,连午饭都赶不吃。

        “搞定!”

        看着剑身浮现的血红色光晕,段凌天松了口气。

        三柄紫薇软剑,全被他铭刻了残血铭纹。

        这时,他只感觉一阵疲惫袭来,昏昏欲睡。

        让可儿热了下饭菜,吃饱后,天还没黑,段凌天倒头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

        醒来后,他还是感觉有些头晕脑胀。

        “铭刻铭纹,还真是消耗精神力。”

        段凌天苦笑。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昨天的作品,又觉得这一切都值了。

        三柄紫薇软剑,段凌天留下了一柄。

        另外两柄,段凌天分别交给了可儿和母亲李柔。

        “少爷,我感觉以紫薇软剑修炼剑技,威力似乎强了不少……是我的错觉吗?”

        少女一脸疑惑地看向段凌天。

        咻!

        一旁的李柔,也挥剑而出。

        “灵器!”

        李柔见识少女多,忍不住低呼,木纳地看向了一旁的少年,“天儿,这是……”

        “娘,我现在除了是九品炼药师,还是九品炼器师。”

        段凌天微笑道“还有,你和可儿的紫薇软剑,我都铭刻了残血铭纹,你们只要控制元力,微颤地融入其,可以将其启动……这残血铭纹,若能出其不意,算是元丹境武者,一旦招,也是九死一生!”

        残血铭纹?

        可以灭杀元丹境武者?

        大小美女都愣住了,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少爷,你真厉害。”

        少女崇拜地看着段凌天,让段凌天有些飘飘然。

        李柔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心里一颤。

        “风哥,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儿子,很有本事……算没有段家作为依靠,他也不段家的同辈差。”

        李柔的眼前,仿佛又浮现了那一道高大壮硕的身影。

        那道身影,曾经是她的天。

        “对了,天儿,可儿,诗诗家前几日搬走了,怎么回事?最近也没见你们跟诗诗来往,你们闹别扭了?”

        李柔突然问道。

        “我不知道。”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当日,他在家族武会向李擎认输后,李诗诗开始刻意疏远他。

        后来,他也偶遇过几次李诗诗,可李诗诗看向他的目光却变得很陌生,甚至夹杂着一丝鄙夷。

        他没想到,李诗诗竟然从他家旁边搬走了。

        “我也不知道。”

        可儿也轻轻摇头。

        内院。

        距离段凌天家里极远的一座大院。

        咻!

        少女手剑随身动,香汗淋漓,苦涩的嘴角,隐约夹杂着一抹自嘲。

        正是李诗诗!

        这段时间,李诗诗的心情很失落。

        自从见识到段凌天强大的实力后,她开始对段凌天产生了一种痴迷的感情。

        只是,当段凌天在家族武会认输,将第一拱手让给李擎后,段凌天在她心里的高大形象彻底轰塌,她也因此开始对段凌天产生了排斥,有意疏远。

        然而,在这时候。

        一个惊人的消息,让她如坠冰窟!

        今年的天才聚会,段凌天斩去李擎一指,相继击败萧家、林家少年一辈第一人,名列潜龙榜第一。

        那一刻,她心里羞愧难当。

        她看不起的少年,用他的强大实力,证明了一切。

        当然,这一切,在她看来,好像是在讽刺她的鼠目寸光。

        正因如此,她没有勇气再面对段凌天,直接去找内院管事搬了家。

        “如果当初我没有疏远他……或许……”

        李诗诗心里一阵苦涩。

        只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可吃。

        段凌天刚来到李菲家门口。

        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传了出来,气十足。

        段凌天双眸一亮。

        他知道,老人肯定是突破成为了八品炼器师。

        “恭喜爷爷。”

        迈步而入,段凌天高声道。

        这时,老人也从房里出来了,红光满面,看到段凌天,好像是看到了未来的孙女婿,“凌天小子,多亏了你……否则,算我强行突破到八品炼器师,我这条老命也活不了多久。”

        “爷爷客气了,都是自家人。”

        段凌天笑道。

        “呸!谁跟你自家人。”

        听到动静走出房门的李菲,听到段凌天的话,俏脸微红,嗔怒道。

        “菲儿,你这丫头,昨晚还跟我念叨着凌天小子,这一会儿怎么不认人了……好了,爷爷要去一趟炼器师公会,凌天小子是爷爷的客人,也是恩人,你可不能怠慢了他。”

        老人跟李菲说了一声离开了。

        “爷爷,你说什么呢?”

        被老人出卖,李菲有些羞怒。

        “小菲儿,你念叨我什么呢?还有,要听爷爷的话,你别怠慢了我。”

        段凌天迈步而出,不客气地走进了李菲的房间。

        “你……你竟然进我房间。”

        李菲秋眸一瞪,气呼呼跟了进来。

        “进你房间怎么了,我还要睡你的床呢。”

        段凌天嘿嘿一笑,顺势一倒,直接倒在了李菲的床。

        “你!”

        李菲嗔怒一声,要伸手将段凌天拉起来。

        可是,她的力气又怎能么得段凌天,段凌天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一起倒在了床,“小菲儿,别闹。”

        李菲挣扎着,却挣脱不开段凌天,一双秋眸,含泪欲滴,“你欺负人。”

        “好了,不逗你了。”

        段凌天见此,心里一软,松开了李菲。

        “你是一个无赖!”

        李菲气鼓鼓道。

        “这个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段凌天笑道。

        “哼!臭无赖。不过……爷爷的事,谢谢你。”

        说到后来,李菲的声音跟蚊子的声音没什么区别。

        “有什么可谢的,你是我媳妇,你爷爷也是我的爷爷。”

        段凌天厚着脸皮道。

        “对了,小菲儿,跟我说说你的事吧……你爹娘呢?”

        段凌天突然问道。

        “爹娘?”

        李菲深吸一口气,“爹娘在我还没懂事的时候,遭遇了一场意外,去世了。”

        从李菲口,段凌天知道了李菲父母的事。

        原来,多年前,李氏家族曾经遭遇过一场劫难,那一次,死了很多人,李菲的父母也死了。

        虽然,李氏家族后来报了血仇,可死去的人,却是不可能再复活。

        “我真的很想我爹,很想我娘……听爷爷说,他们以前很疼我的。”

        李菲的娇躯颤抖了起来,泪如雨下。

        “小菲儿,都过去了,别难过了。”

        段凌天伸手将李菲揽进了怀里,安慰道。

        最后,或许是哭得累了,李菲直接在段凌天的怀里睡了过去……

        “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么样的过去。”

        段凌天凝视着李菲精致的双颊,心里一叹。

        此刻,虽然美女入怀,但他却没有任何邪念,有的只是怜惜。

        “坏人,坏人,知道欺负我,知道欺负我……”

        突然,李菲伸出粉拳,对着段凌天是一通乱砸,念念有词。

        刚开始,段凌天还以为李菲醒了,仔细一看,才现李菲是在说梦话。

        “段凌天,你这个大无赖,不准看萧岚,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李菲好像在做梦,喃喃自语了一阵,方才恢复了平静。

        段凌天嘴角一抽。

        这小菲儿都做的什么梦?

        约莫一个小时后,李菲醒了。

        “你……你……”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躺在段凌天怀里睡着了,顿时面红耳赤。

        “小菲儿,没想到你睡觉的时候还有说梦话的习惯……只是,我什么时候看萧岚了,你竟然还要挖我的眼睛,太狠了。”

        段凌天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