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5章 强大的自信

第65章 强大的自信

        噗哧!

        紫陨软剑落下,血花四溅……

        李菲脸色白。

        她虽然在迷雾森林杀过不少野兽,可却从来没有杀过人。

        如今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她面前,让她只感觉一阵恶心,跑一旁吐去了。

        收起紫陨软剑,段凌天伸手将何足道的纳戒取下。

        咬破食指,滴血认主。

        嗤!

        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传来,段凌天的脸不由浮现出一抹笑容。

        有轮回武帝毕生的记忆。

        段凌天使用纳戒,如臂驱使……

        “靠,这么小!”

        当他的念头直达纳戒里面,看到区区一立方的空间时,愣了一阵,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好歹也是何家的太长老,竟然用最低级的纳戒。”

        段凌天一边说着,一边鄙视地看了何足道的尸体一眼。

        可以想象,如果何足道还没死绝,肯定会被他气得喷血……

        抢了人家东西,还一脸嫌弃。

        “算了,凑合着用吧。”

        段凌天没有将纳戒戴在手,而是收进了怀里。

        开什么玩笑,这东西现在可是见不得光的。

        只有等他步入凝丹境,成为了炼器师,在纳戒的表面弄点东西,改变一下外观,才敢光明正大地拿出来。

        “这哪是什么何家的太长老,简直是一个穷鬼!除了几枚七品金创丹和几套功法武技,竟然只有一百多两碎银……”

        查看了一下纳戒里面的东西,段凌天又忍不住吐槽。

        段凌天却是不知道。

        作为何家太长老,何足道的地位非凡。

        他若是想要用钱,何家会倾尽家族之力满足他的要求,所以,他身根本不需要带什么钱。

        他的这张脸,代表着庞大的财富。

        接下来,是毁尸灭迹。

        段凌天点了一把火,直接把何足道的尸体给烧了。

        “雪蟒的巢穴在哪呢?”

        找了半天,段凌天都没能找到雪蟒的巢穴,他的寻宝大计彻底落空。

        “该死的何足道,自己穷也算了,还将雪蟒的躯体毁成这样……血爆铭纹,他还真下得了手!”

        看了一眼雪蟒惨败的躯体,段凌天一阵肉疼。

        作为凶兽之王,雪蟒身全是宝,现在倒好,全被何足道给毁了。

        “咦?”

        在这时,段凌天双眸一亮。

        在雪蟒的尸体,一个闪烁着淡淡光泽的白球,漂浮了起来。

        “内丹?”

        段凌天呼吸急促起来,没想到雪蟒的内丹竟然没有丝毫损坏。

        在他迈出脚步,想去取内丹的时候。

        他脸的笑容彻底凝固。

        咻!咻!

        两条小蟒蛇,飞掠而出,很快将雪蟒的内丹给分食了。

        “罢了,算我拿了这枚内丹,暂时也用不,倒不如成全了它们。”

        段凌天很快看开了。

        凶兽的内丹,人类无法直接服用。

        一旦服用,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

        人类只能以凶兽内丹为药引,配合其它珍贵药材,炼制出丹药,才能服用。

        像雪蟒这种堪元婴境强者的强大凶兽的内丹,最少也要七品炼药师才能炼制……

        七品炼药师。

        对段凌天来说,有着不短的距离。

        一并将雪蟒的尸体也烧了,段凌天才带着可儿、李菲二女离开了迷雾森林。

        回去的路。

        “那枚纳戒……”

        李菲看向段凌天,似笑非笑。

        “别打纳戒的主意,它是我的。”

        段凌天瞪眼道。

        “我又不是你的对手,想打它的主意也没用,我是好……如果有人知道你手里有纳戒,会如何?”

        李菲充满魅惑的秋眸,闪烁着淡淡的笑意。

        “你威胁我?”

        段凌天双眼眯起,嘴角浮现一缕坏笑。

        李菲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果然。

        “唉,看来有人不想让我帮她爷爷看病了……罢了,我也省了力气。”

        段凌天促狭一笑。

        “你,你……你无赖!你明明答应了我的。”

        李菲俏脸一白,气鼓鼓道。

        “我答应了吗?我怎么不知道……可儿,我答应了她吗?”

        段凌天看向可儿,微笑问。

        这时,可儿正在照顾吞食了雪蟒的内丹后,陷入沉睡的两条小蟒蛇。

        一双美丽的秋眸,流露出母性的光辉。

        “少爷,我什么都没听到。”

        可儿自然是站在段凌天这边。

        “你们……你们都欺负我。”

        李菲双眼一红,好像又要落下泪来。

        “行了,这次的事,只要你帮我保密,我一定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爷爷。不只如此,我还能让他不留任何后遗症,顺利成为八品炼器师。”

        段凌天妥协道。

        “无赖!”

        李菲破涕而笑。

        “对了,既然你爷爷知道何足道当年杀死了他的父亲,为何不将血书公诸于众,让所有人看清何足道的真面目呢?”

        段凌天问出了心的疑惑。

        “你以为我爷爷不想吗?只是,我爷爷当年现血书的时候,何足道已经是水雾城何家的大长老,地位然,算真的公布出来,李家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多年的子弟,去得罪何家大长老。”

        “而且,我爷爷也担心血书公布后,会让何足道恼羞成怒,乃至疯狂报复……那个时候,我奶奶又正好怀了我爹。所以,我爷爷选择了隐忍,这件事,渐渐地也成为了他的一个心结。”

        李菲叹了口气。

        “现在,你爷爷的心结可以解开了,我这个未来孙女婿帮他报仇了!”

        段凌天嘿嘿一笑。

        “谁要嫁给你了。”

        李菲白了段凌天一眼,妖娆美丽的俏脸浮现一抹红润。

        深怕被段凌天现,连忙转过头去。

        夕阳西下,极光城的轮廓,终于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段凌天和二女,直接回了李家府邸。

        让可儿先带着两条小蟒蛇回家后,他跟着李菲来到了李菲的家里。

        “菲儿,回来了?”

        宽敞的院子里,站着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

        老人身材消瘦,仿佛迎风即倒。

        “爷爷,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李菲走进院子,挽起老人的手,脸露出了微笑。

        “什么好消息?”

        老人一脸溺爱,笑着问道。

        “爷爷,何足道死了。”

        李菲将嘴贴在老人的耳边,轻声道。

        顿时,老人身体一震,如遭雷击,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菲儿,这个可不能开玩笑。”

        老人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个孙女从来没有说过谎话。

        可孙女现在所说的事,实在太过令人匪夷所思。

        “爷爷,何足道是他杀的,不信你问他。”

        李菲眼见老人不信她,顿时急了,连忙看向段凌天,一脸求助。

        “你是段凌天?”

        老人浑浊的目光,瞬间闪烁起精芒,落在段凌天身,仿佛想要将他看透。

        只可惜,他注定失望了。

        段凌天站在那里,不为所动,不动如山。

        “不错,名不虚传,我现在相信了,你有实力击败李擎。”

        老人点了点头。

        “爷爷。”

        段凌天跟老人打了声招呼。

        顿时,老人愣住了。

        李菲则是双颊绯红,狠狠瞪了段凌天一眼。

        “哈哈哈哈……”

        看到孙女的脸色,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哈哈一笑。

        “爷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李菲慌忙解释。

        “菲儿,不用害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而且,我觉得这小家伙不错,有资格做我的孙女婿。虽然,有时候喜欢吹牛,但这些都是小毛病,算不了什么。”

        老人说到后来,意有所指。

        “爷爷,我有没有吹牛,你很快知道了。我现在先给小菲儿作证,你的杀父仇人何足道确实死了,被我一剑所杀……这枚纳戒,是最好的证明。”

        说着,段凌天从怀里取出了纳戒,递给老人。

        老人颤抖着手接过,下打量。

        “没错……没错,这是何足道的纳戒!到底怎么回事?”

        老人又激动了起来,将纳戒还给段凌天后,问道。

        段凌天三言两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知。

        “雪蟒?哈哈……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呐……”

        老人大笑,笑得痛快。

        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

        一时间,更是红光满面,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凌天小子,谢谢。”

        老人缓过气来,诚恳地对段凌天道。

        “都是自家人,爷爷你不用客气……如果我没猜错,爷爷你最近除了有元力灼烧感和难以入眠以外,炼器的时候,也时常心神不定,甚至感觉有心无力,对吗?”

        段凌天脸色一正,问道。

        “凌天小子,你当真能通过我炼制的灵器,看出我强行提升器火品级所落下的暗疾?”

        老人深吸一口气,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当然,我不只能看出这些暗疾,还能帮爷爷你根治……不过,要等我步入凝丹境以后才行。”

        段凌天又道。

        “为何?”

        老人疑惑。

        “因为,只有等我步入了凝丹境,我才能以元力凝聚丹火,炼制出可以帮爷爷你根治暗疾的丹药。”

        段凌天微微一笑。

        “凌天小子,算你有炼药师天赋,想成为炼药师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老人苦笑,觉得段凌天过于好高骛远。

        “爷爷,我现在说再多你也不信,最多两个月,你便知我所言是真是假。”

        段凌天身散出强大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