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4章 元婴境强者

第64章 元婴境强者

        “嘶嘶”

        两条小蟒蛇,锐利的眸子,闪烁着厉芒,盯着眼前的庞然大物。

        蛇信吞吐迅疾,宛如闪电。

        “吼”

        突然,凶兽莽虎低吼一声,轰然落下,匍匐在地。

        庞大的身体,如今竟然在微微颤抖……

        像是在臣服跪拜。

        咻!咻!

        两条小蟒蛇没有理会莽虎,继续赶路,化作一黑一白两道闪电,隐没在前方。

        “我们走!”

        段凌天压下震惊的心情,连忙跟了去。

        李菲和可儿也是一脸惊容。

        在莽虎面前,无渺小的两个小家伙,竟然能让莽虎臣服,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段凌天倒是猜到了一些原因……

        如果两条小蟒蛇真的是凶兽雪蟒的孩子,它们身肯定有雪蟒的气息。

        作为堪元婴境强者的凶兽,雪蟒在迷雾森林,必然是领袖级的存在。

        威慑万兽,不在话下。

        而小蟒蛇身负雪蟒的气息,那只莽虎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不得不说,段凌天三人运气不错。

        一路从大树赶来,倒也没有遇到可怕的飞禽凶兽。

        两条小蟒蛇虽然遇到了一些走兽类凶兽,却都是有惊无险,它们身的雪蟒气息,震慑了那些凶兽。

        所过之处,万兽臣服。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段凌天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终于,在小蟒蛇的带领下,段凌天三人进入了迷雾森林的最深处。

        轰!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段凌天三人脚下的大树,都微微颤抖了起来,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继续往前。

        眼前豁然开朗。

        惊人的一幕,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前方,一片宽敞的空地。

        一条足有二、三十米长,通体雪白的巨蟒,正和一个灰袍老人战在一起。

        巨蟒的身,血迹斑驳,明显受了不小的伤。

        老人也是一身狼狈,气息杂乱。

        咻!

        老人目光一冷,骤然抬手。

        三尺青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刹那间,一缕白色的凝形剑芒,伴随着三尺青锋挥落,破空而出,直掠巨蟒。

        与此同时,在老人头顶之,天地之力动荡,厚沉的白雾凝形,化作了一头头密密麻麻的远古巨象虚影……

        少说也有数百头!

        嗖!

        巨蟒的蟒尾掠动而出,宛如化作白色闪电,弥漫着一层类似白雾的力量,与剑芒撞击在一起。

        又是数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出现在巨蟒的蟒之,引动风雷之势。

        轰!

        剑芒散,白雾陨。

        一人一蟒,势均力敌。

        “元力外放……元婴境强者!”

        李菲脸,香汗淋漓,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

        只有元婴境强者,才能做到元力外放。

        “不好!”

        突然,段凌天似是现了什么,脸色大变,飞身而落。

        灵蛇身法!

        及时追了两条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蟒蛇,在它们冲进一人一蟒的战场前,将它们抓住。

        “嘶嘶”

        两条小蟒蛇,眸子充满了焦急。

        “小家伙,我知道你们担心,可你们要是进去,只会让你们的父亲分心。”

        虽然不知道小蟒蛇能不能听懂,段凌天还是解释道。

        “嘶嘶”

        两条小蟒蛇望着远处厮杀的一人一蟒,躁动不安。

        这时,可儿和李菲也下来了。

        来到了段凌天的身边,一起隐藏在大树后面。

        “雪蟒,你不好好冬眠,出来杀我何家六个元丹境子弟,让我何家元气大伤……今日,我何足道必诛杀你,以你之血,祭我何家子弟亡魂!”

        灰袍老人剑光如电,与雪蟒厮杀在一起,声音冷漠。

        “何足道!”

        李菲低呼一声,眼掠过一丝寒光。

        “你认识他?”

        段凌天好问。

        “我听我爷爷提起过他,他是水雾城何家的太长老,一个可怕的元婴境强者……没想到,为了给何家子弟报仇,他竟然亲自出马!”

        李菲的语气微微急促了起来。

        水雾城何家?

        段凌天这才想起前段时间流传的消息,被雪蟒杀死的几个元丹境武者,好像是水雾城何家的人。

        轰!轰!轰!轰!轰!

        ……

        厮杀在继续。

        段凌天三人看得眼花缭乱。

        何足道和雪蟒的度,实在是太快了。

        “看来,今日要杀你,务必要付出一些代价……你能死在这道铭纹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气!”

        何足道声音冷漠,却夹杂着无尽的自信。

        嗖!

        他直接掠向了雪蟒,迎了雪蟒的血盆大口。

        “死!”

        何足道声冷如冰,手的三尺青锋,突然亮起一层血芒,飞掠而出,窜入了雪蟒的血盆大口之。

        “不好!”

        段凌天脸色大变。

        他认出了何足道的灵器长剑的铭纹。

        轰!

        一声巨响,雪蟒的蟒之下,血光绽放。

        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往雪蟒身体各处蔓延,一缕缕血光,在雪蟒身体各处射出,让它痛到极致,彻底狂暴。

        这也是它临死前的最后挣扎。

        嗖!嗖!嗖!嗖!嗖!

        ……

        狂暴的雪蟒,蟒尾胡乱扫出,接二连三轰在何足道的身,将他轰落在地。

        蟒尾一次次甩落而下,何足道身的元力,彻底被击散!

        气息萎靡,奄奄一息。

        直到雪蟒庞大的躯体轰然落下,重伤的何足道,脸浮现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他成功了!

        以重伤换雪蟒一死,值了。

        只要他稍微缓过气来,便可以取出七品金创丹服下,恢复伤势。

        咻!咻!

        两条小蟒蛇,在雪蟒身躯落地的瞬间,脱离段凌天的控制,掠向了雪蟒。

        “嘶嘶”

        它们来到雪蟒的蟒前,与雪蟒对视,眸子间泪光盈动。

        雪蟒冷厉无情的双眸,在两条小蟒蛇出现后,彻底融化……

        化作了一丝丝溺爱。

        临死前能见到自己的孩子,它没有遗憾了。

        “我们会好好照顾它们的。”

        这时,可儿和李菲也来到了雪蟒的面前,可儿将小白蛇握在手里,柔声对雪蟒说道。

        雪蟒双眸间浮现一丝感激,逐渐地黯淡了下来。

        “嘶嘶”

        两条小蟒蛇的眸子,泪光闪烁,逐渐湿润。

        远处,被重创的何足道,听到声音,脸色一变。

        此刻的他,虚弱得连一个普通人都能将他杀死……

        很快,他看到一个紫衣少年来到了他的面前。

        他的目光,落在少年胸前的李家族徽。

        “你是极光城李家的人?我跟你们李家的太长老李秋是好友,快将我手心的丹药,拿过来给我服下……我会好好赏赐你,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何足道的语气,略微有些急促了起来,好像深怕少年会对他出手。

        现在,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段凌天低头一看。

        何足道的手心,凭空出现了一枚碧青色的丹药。

        他双眸陡然一亮。

        倒不是惊讶于这枚丹药。

        七品金创丹虽然珍贵,但他毕竟继承了轮回武帝的记忆,并不将七品金创丹放在眼里。

        他的注意力,落在了何足道手的那枚古朴戒指。

        他看出来了,这是一枚纳戒。

        纳戒,不同于一般的指环、戒指,是一种内有洞天的神戒指,可以容纳百物,极其方便。

        在云霄大6,只有七品以的炼器师,才有能力炼制出纳戒。

        算是李氏家族的族长李敖,都没有纳戒。

        或许,只有李氏家族的老祖宗才有。

        蹲下身,段凌天将七品金创丹拿在手里。

        “快……快……给我……服下……”

        何足道的双眸,闪烁着期待的亮光。

        “如果我给你服下了这枚丹药,你是否愿意将你的纳戒解除认主,送给我?”

        段凌天眯着双眼,问。

        纳戒,一旦被人滴血认主,只有本人可以开启。

        除非本人主动解除认主,或是本人身死,不然,别人根本无法开启纳戒。

        刹那间,何足道双眸一缩。

        他身最珍贵的东西,无疑是纳戒……

        他的呼吸微微急促了起来,眼杀意一闪而逝。

        最后,他努力缓和下心的激动。

        “送……我送……”

        何足道答应了下来。

        段凌天是什么人。

        作为修罗场里走出来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没有现何足道眼一闪而逝的杀意。

        段凌天心里冷笑,手放在腰间,摸了紫陨软剑的剑柄。

        在他准备杀死何足道,夺取纳戒的时候。

        “别信他!”

        李菲走了过来。

        “嗯?”

        段凌天一愣。

        “何足道的话不可信。六十年前,他为了一件灵器,甚至不惜将一起出外闯荡的同伴杀死。”

        李菲说道。

        “你……你是谁……”

        何足道瞳孔一缩。

        这个秘密,当世应该只有他一人知道。

        “你可能不知道,当年被你杀死的其一人,临死前,写下血书,藏在贴身衣物之……那个人,是我爷爷的父亲……想必你一辈子也忘不了他。”

        李菲眼流露出森然的仇恨。

        “李……李桦?”

        看了一眼李菲衣服的李家族徽,何足道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看来你猜到了。”

        李菲冷笑。

        “原来你杀了我未来媳妇的曾祖父,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

        段凌天恶魔般的笑容挂在脸。

        正好顺水推舟。

        咻!

        紫陨软剑,无声无息没入了何足道的胸口,穿透了他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