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3章 小蟒蛇的异动

第63章 小蟒蛇的异动

        花钱如流水,说的是现在的段凌天。      .me

        三十二枚聚元丹,花费了他刚从药铺掌柜手里得来的全部银票……

        这些银票,还没捂热又花出去了。

        不过,段凌天一点也不后悔。

        修炼一途,想要走捷径,必须舍得花钱。

        午。

        段凌天一家人刚吃完饭没多久。

        李菲来了。

        一身略微收紧的淡紫色衣衫,将水蜜桃一般成熟的少女,衬托得宛如一朵妖艳的红玫瑰,婀娜多姿,魅惑众生。

        段凌天的下腹一阵火热。

        这个李菲,还真是一个诱人的尤物。

        “咦?”

        突然,段凌天贪婪的目光一收,落在了李菲的右手。

        此刻,李菲白皙的玉手,纤细的五指,除了拇指以外,都戴了四枚黝黑的指环……

        环环相扣的指环,显得古朴无华。

        “灵器。”

        段凌天心里一动,脸露出几分惊讶。

        轮回武帝除了是一位皇品炼药师,还是一位皇品炼器师。

        段凌天继承了他的记忆,一眼认出了李菲手的是一件灵器。

        九品灵器。

        他还记得,昨天的家族武会,李菲并没有用这件灵器。

        不然,李安绝非她的对手。

        李菲很快现,段凌天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右手,不由微微动容,心里一跳。

        难道他认出了她手的灵器?

        很快,段凌天给了她答案。

        “小菲儿,家族武会,你为何不用这件九品灵器,你若用了,李安可未必是你的对手。”

        段凌天双眸眯起,似笑非笑。

        “我倒是想用,可是被爷爷收起来了,说是对其他人不公平。”

        李菲有些幽怨地说道。

        她心里有些震惊。

        这个段凌天,竟然能一眼辨认出她手的是灵器。

        要知道,除非是眼光独到的炼器师。

        不然,算是修为再高的武者,也只有在灵器挥出效用的时候,才能将其辨认出来。

        她突然觉得,自己更加看不透这个少年了。

        他的身,好像缠绕着一团迷雾。

        一时间,她的心里升起了无尽的好,渴望去拨开这些迷雾,彻底看透段凌天。

        “那倒也是。你的这件灵器,虽是九品灵器,可增幅的能力,却直追八品灵器……想来,为你炼制这件灵器的九品炼器师,已经摸到了八品炼器师的门槛。”

        段凌天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段凌天的这番话,传入李菲的耳,让她如遭雷击。

        她的爷爷快要成为八品炼器师的事,她也是最近才知道。

        她可以肯定,除了她和她的爷爷,李氏家族,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

        可现在,少年只看了一眼她手的灵器,看出她爷爷快要成为八品炼器师?

        “你……你怎么看出来的?”

        李菲语气急促,有些迫不及待。

        “想知道?”

        段凌天神秘一笑。

        李菲连忙点头。

        “这是我的秘密,除了我的女人以外,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段凌天嘴角浮现一抹坏笑。

        “你!不说不说,我还不稀罕呢。”

        李菲哪还不知道被段凌天耍了,气鼓鼓道。

        “真的不稀罕?”

        段凌天又问。

        “不稀罕!”

        李菲正在气头,回答得很干脆。

        “唉,那算了。我原本还想提醒你,虽然,帮你炼制灵器的那个炼器师,马要成为八品炼器师……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劝他,暂时不要强行提升器火的品级。”

        段凌天故作一叹,缓缓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菲那张妖娆美丽的俏脸,微微一变。

        “如果我没猜错……最近这段时间,每到深夜,那位炼器师会感觉到体内有元力灼烧之感,甚至难以入睡……”

        段凌天没有回答李菲,反而说出了这番话。

        “你怎么知道我爷爷最近的情况?你越墙去偷看我们家?”

        李菲脸色微变,气呼呼道。

        这件事,她是知道的,还特意去为她爷爷抓了不少安神的药,却都没有用处。

        “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好心提醒李菲,却被她冤枉,段凌天一阵无语,不再多说。

        他自认风流,却也不会去做这么下流的事。

        李菲现段凌天没有再理她的意思,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冤枉他了……

        难道,段凌天说的这一切,也是他通过自己手的灵器看出来的?

        只是,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深吸一口气,李菲求助地看向可儿。

        “少爷,别生气了,李菲姐不是有意的。”

        可儿微笑劝道。

        “可儿,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你帮得了她一时,帮不了她一世。”

        段凌天淡淡说道。

        可儿也意识到少爷真的生气了,只能爱莫能助地看了李菲一眼。

        “你!”

        李菲气得面色绯红,秋眸含泪。

        “又来这套?”

        段凌天冷漠地看了她一眼,不再理会她。

        “你欺负人!呜呜……”

        李菲终于爆了,泪水流淌而下,哭了出来,一不可收拾。

        靠!

        还真哭。

        段凌天有些无语。

        他被冤枉,都还没委屈,这小丫头委屈什么……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在欺负她。

        “天儿,你欺负菲儿了?”

        李柔也走出了厨房,看向段凌天,皱了皱眉。

        “我哪有。”

        段凌天无奈。

        “行了,我不与你计较是,别哭了。”

        最后,段凌天还是选择了妥协。

        “呜呜……你欺负人。”

        只是,李菲泪如雨下,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再哭,等着你爷爷出事吧。”

        段凌天见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

        这方法果然有效。

        随着段凌天话音一落,李菲的哭声也戛然而止。

        “你说什么?你说我爷爷会出事?”

        李菲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爹娘出了意外。

        所以,她一直跟着爷爷相依为命,在她的心里,爷爷她自己还要重要。

        “我在他炼制的灵器,感应到了一丝戾气……如果我没猜错,你爷爷应该是以旁门左道的手段,强行提升器火的品级,长久下来,早已祸根深种。”

        段凌天缓缓说道。

        此刻的他,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炼器师,说的有理有据。

        “那怎么办?”

        李菲俏脸白,焦急无。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让他暂时不要提升器火的品级。否则,他活不过三个月……”

        段凌天语气平静。

        “行了,你去提醒下你爷爷,我和可儿到北城门外等你,自己备马。”

        又跟李菲打了声招呼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菲离开后。

        段凌天和可儿带两条小蟒蛇,离开了家门,离开了李家府邸。

        纵马到了北城门外,等待着李菲。

        半个小时后,李菲终于来了。

        纵马而来的李菲,显得英姿飒爽。

        只是,她的脸色并不好看。

        “怎么?”

        段凌天眉头微皱。

        “我爷爷……我爷爷说……”

        李菲有些说不出口。

        “他不信我,乃至说我一个毛头小子,能懂什么……对吗?”

        段凌天一点都不意外。

        李菲轻轻点头。

        “那我无能为力了。”

        段凌天摊开双手,表示有心无力。

        “我爷爷答应了我,在我们回去之前,他不会尝试去提升器火,突破八品炼器师……等我们回去,你去看看我爷爷,好不好?”

        李菲说到后来,一脸乞求。

        “怎么,你现在信我了?”

        段凌天深深看了李菲一眼,问。

        李菲连忙点头。

        “行了,我答应你是。”

        段凌天点了点头。

        旋即带着貌美如花的二女,直往迷雾森林而去。

        到了迷雾森林,李菲的心情也恢复了许多。

        却少了几分过去的活泼。

        毕竟,她爷爷的事,已经成了她的心结。

        “少爷,我们应该怎么去找小白和小黑的父亲?”

        进入迷雾森林,可儿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先去次去过的黑蟒的巢穴,或许能遇到那条雪蟒。”

        段凌天说道。

        “你们的意思是……小白和小黑,是雪蟒的孩子?”

        李菲有些惊讶。

        “目前是这样猜测的。”

        段凌天点头。

        很快,段凌天三人来到了黑蟒的巢穴。

        如今,黑蟒的巢穴外,只剩下一滩滩干枯的血迹,黑蟒的尸体和几个少年少女的尸体都不见了,估计是被凶兽给吃了。

        咻!咻!

        突然,绕在段凌天和可儿手腕的两条小蟒蛇,突然躁动了起来,飞掠而出。

        直往迷雾森林深处而去。

        “我们跟!”

        段凌天带可儿和李菲,跟了去。

        段凌天猜测,两条小蟒蛇,很可能感应到它们的父亲。

        “这里已经是内围,如再深入,有很多强大的凶兽。”

        李菲提醒道。

        “我知道,我们从树走。”

        段凌天带着两女,登了一旁的大树,以密集的大树树枝为路,一路跟着两条小蟒蛇前行。

        虽然,大树也不乏飞禽类凶兽。

        但飞禽类凶兽的数量,终究是没有走兽类凶兽多。

        总体来说,树较安全。

        “吼!”

        突然,一声兽吼传来。

        一只庞大的凶兽,拦下了在地行走的两条小蟒蛇,虎视眈眈地看着两个小东西,锐利的獠牙,闪烁着妖异的光泽。

        “不好!”

        看到这只庞大物,段凌天脸色大变。

        “是凶兽莽虎,实力堪凝丹境四重武者。”

        李菲脸色微白。

        “小白,小黑……”

        可儿一脸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