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1章 李诗诗

第41章 李诗诗

        演武场一角。

        段凌天身如灵蛇,身形不断变幻……

        看似缓慢,实则风疾。

        “少则十天,多则半个月,应该足以突破到小成境界。”

        身形一抖,段凌天重新站定,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段凌天知道,自己的灵蛇身法,现在正处于入门境界,快要步入小成境界。

        灵蛇身法一旦步入小成境界,他的度将得到质变的提升……

        灵蛇身法是玄级高阶身法武技,算只是小成境界,也可大成境界的玄级阶身法武技,可圆满境界的玄级低阶身法武技。

        凡是重在坚持,而非一蹴而,段凌天适时停止修炼。

        准备回去,吸收七宝淬体液修炼,早日步入淬体境九重。

        据他所知,一年一次的家族武会,在两个月后。

        想要成为内院子弟,必须在家族武会展现出远大多数同龄人的实力。

        段凌天选择修炼的演武场一角,看不到几人。

        当他走出去,来到演武场正,现一群人稀稀落落站在各处,正围观着什么。

        好之下,他也走了过去。

        人群,一道窈窕倩丽的身影站在那里,手三尺青锋化作剑光,信手拈来,展现出非寻常的剑技。

        这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约莫十七岁,花容月貌。

        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见过的除了可儿和母亲李柔以外,容貌最出彩的女子。

        少女一头柔顺的长,伴随着她身形的掠动,微微起伏着。

        手里的三尺青锋,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骤然,在她头顶之,一头远古巨象虚影衍变而出。

        咻!

        剑出,掠过一串残影。

        一旁大树落下的三片叶子,尽皆被一分为二,飘落在地。

        少女收手,已是香汗淋漓。

        啪啪啪啪……

        顿时,周围响起了一阵掌声和喝彩声。

        “不愧是我们外院前三的诗诗姐,圆满境界的留影剑太强了。”

        “是啊,一剑撕开三片不在一条直线的落叶,纵观外院,恐怕也只有诗诗姐能做到了。”

        “十七岁,淬体境九重,玄级低阶剑技留影剑圆满,我们李家少年一辈女性之,诗诗姐屈一指。”

        ……

        周围的喝彩和议论,段凌天停在耳边。

        外院前三?

        诗诗姐?

        “难道,她是李诗诗?”

        段凌天想起,几日前,到交易集市药铺买药材的时候,李孝和李元聊天,提到过一个叫李诗诗的女子。

        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论容貌,只差他家可儿分毫……

        “诗诗姐,擦下汗。”

        一个少女微笑着给李诗诗递去汗帕。

        李诗诗擦去额头的香汗后,秋眸一凝,现人群之,有一个人的目光与旁人完全不同。

        如今在场之人,几乎都对她的剑技叹为观止。

        而此人,却好像不屑一顾。

        让她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失落和好强之意。

        “你觉得我的剑技很一般?”

        在围观的人群目视下,李诗诗来到了少年的身前,语气间夹杂着几分质问。

        这时,在场之人都注意到了少年。

        “咦,他不是段凌天吗?”

        “段凌天?前几日,以大成境界的虎啸拳,一拳击败李孝的支族子弟?”

        “是他!当时我也在。”

        “他好像才十六岁……”

        “咦,他身边那个形影不离的少女竟然不在,听说那个少女的姿色更胜诗诗姐一筹呢。”

        ……

        耳边传来议论,李诗诗秋眸掠过一丝惊异。

        前几日的事,她有所耳闻。

        “你的剑技……还行吧,若是少点花俏,或许能更强。”

        成为焦点的段凌天,淡淡点了点头。

        “花俏?”

        周围的人群哄然一笑。

        “这个段凌天,不会以为他的虎啸拳厉害,可以指点诗诗姐剑技吧?”

        “门外汉,也敢胡说八道!”

        “诗诗姐留影剑的境界或许也和他的虎啸拳相当,可诗诗姐修为却他高一个层次,再加诗诗姐手的三尺青锋,轻而易举能败他。”

        ……

        一群人为李诗诗打抱不平。

        “我只听说你的虎啸拳厉害,难道你还会剑技?”

        李诗诗大有深意地看了段凌天一眼。

        段凌天也没想到,自己的实话竟然引起了众怒。

        心里不由一叹。

        有时候,老实人也不好当啊……

        “剑!”

        迈步而出,段凌天在李诗诗面前摊开了手。

        李诗诗反应过来,将剑交到了段凌天手里,目露惊异,猜到了段凌天的打算。

        “这个段凌天,还想班门弄斧?”

        “简直不知死活!”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一脸不屑。

        段凌天也不在意,事实足以说明一切。

        下一刻,段凌天取代了李诗诗,手握三尺青锋,立于人群之。

        风吹过,大树的叶子,凋零而落。

        咻!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出剑了。

        只是,在场之人,包括李诗诗在内,只看到眼前流光一闪而逝。

        自始至终,他们根本看不出段凌天是如何出剑。

        “他出剑了?”

        所有人心存疑问。

        “快看!”

        有人好像现了什么。

        更多的人放眼看去。

        只见,刚才飘落而下的一连串落叶,足有十几片,此刻都被撕成了两半,缓缓落地。

        嘶!

        在场之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直到段凌天还剑离去后,李诗诗才回过神来。

        远远望着那一道孤傲的背影,第一次,李诗诗心里升起挫败感,外院前三的荣誉,仿佛那般讽刺。

        她从刚开始修炼之日起,一直用剑。

        对于剑技,她有着远常人的感知。

        她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正面对段凌天,算段凌天修为差他一个层次,可段凌天凭借刚才那一剑,轻而易举能胜她,乃至杀她。

        “段凌天,我记住你了。”

        李诗诗心里默念。

        对段凌天来说,刚才的事,只是随手而为,不值一提。

        不过,以李诗诗玄级低阶剑技留影剑为参照,综合轮回武帝的记忆判断……

        段凌天得出了一个结论。

        他掌握的拔剑术,全力出手,威力相当于圆满境界的玄级阶剑技,相当于大成境界的玄级高阶剑技。

        如果出其不意。

        甚至能达到圆满境界玄级高阶剑技的效果。

        “嗯?”

        段凌天突然站定脚步,他看到在回家的路,两道身影正屹立在那里。

        像是等候他多时。

        李元,李孝。

        段凌天随意扫了两人一眼,打算绕开他们。

        谁知,两人咄咄逼人,再次将段凌天拦下。

        “有事?”

        段凌天眼掠过一丝寒光。

        他不想惹事,却也不代表他怕事。

        “段凌天,把你身的银票都给我们拿出来!”

        李孝哼哼一笑。

        有李元这个外院前三撑腰,他底气很足。

        如果他知道,段凌天刚才还在演武场施展出神妙的剑技,让外院前三的李诗诗都为之敬服、自愧不如,恐怕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世事,是这么妙。

        “要我身的银票?”

        段凌天笑了,拍了拍厚实的胸膛,“银票我是带了不少,可我为什么要给你们?”

        “为什么?”

        李孝冷笑,“你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老实将银票全部交出来。还有,以后,让你身边的那个什么可儿,好好陪李元哥。”

        “闭嘴!”

        段凌天剑眉一挑,神容间不怒自威,一股可怕的杀意,瞬间笼罩在李孝的身。

        可儿,是他的逆鳞!

        李孝脸色大变,双腿都哆嗦了起来。

        修罗般的杀意,让他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哼!”

        低哼一声,段凌天迈步走。

        若换作别的场合,他早将这李孝废掉,乃至杀死。

        可这是在极光城李家,他若废了、杀了李孝,算李家不管,李孝的长辈也不会善罢甘休。

        李孝,毕竟是本族子弟,根基深厚。

        他难免有所顾忌。

        “李元哥,你为何不拦下他?”

        李孝舒了口气,看向望着段凌天离去的李元,一脸不解。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这个段凌天,他不简单。”

        李元脸色凝重。

        刚才,段凌天的杀意虽是针对李孝,但他也被略微触及,心头大震。

        “难道这么算了?”

        李孝一脸不甘。

        “等我金钟罩步入小成境界,我们再找他,不知为何,现在我心里感觉有些没底。”

        深吸一口气,李元缓缓说道。

        “什么?!”

        李孝一脸不可思议。

        他没想到,区区一个支族子弟,还是外姓子弟,竟能让实力可以排入外院前三的李元有所顾忌。

        “李元哥,要不要我让我哥出手?”

        李孝迟疑一阵,问。

        “怎么,你难道还想让你哥来分一杯羹?据我所知,你们虽是亲兄弟,关系却不怎么和睦,明里暗里没少称呼你为废物。如果他插手,我担心最后我们毛都捞不到,全为他做了嫁衣。”

        李元双眸一闪,缓缓说道。

        李孝脸色一沉。

        还真有这个可能。

        他哥哥的为人,没人他更清楚,霸道、无畏!

        “好,那等李元哥你的金钟罩步入小成境界。哼!再让那段凌天多得意几天。”

        李孝很快作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