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章 八品炼药师

第35章 八品炼药师

        两天后,段凌天一身修为终于突破到了淬体境八重!

        在他突破后的第三天,可儿也跟着突破了。

        让段凌天又一次为可儿的天赋感到震惊。

        在他看来,以可儿现在的修炼度,在未来的某一天,真的有可能过他。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了。

        这时,五长老李庭也一身风尘仆仆地回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位身穿华服的老人。

        华服老人一脸沧桑,眉宇间却夹杂着几分担忧之色。

        在李庭的介绍下,段凌天才知道这位老人是李轩的外公,也是一位八品炼药师。

        现在,段凌天终于能理解,为何李轩会那么有钱了……

        八品炼药师,代表的是庞大的财富!

        只是,老人对段凌天却是不怎么友善,脸色一沉道“你是段凌天?我都听说了,小轩这次之所以受伤,全是因为你。若小轩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段凌天苦笑,无从反驳。

        李轩确实是因他而伤,为此,他感到深深的内疚。

        随后,他又取出了早准备好的丹方,递给了老人,“前辈,这是凝骨丹的丹方,药材我们也都为你准备好了,你随时可以开始炼制。”

        老人接过丹方,粗略看了一阵后,浑浊的眸子,精光一闪而逝。

        在李家大长老李火的带领下,他进了一个静室。

        开始炼丹……

        “凌天,轩儿的外公向来直言直语,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你别太放在心。”

        五长老李庭对段凌天愧疚一笑。

        李轩受伤,他从没怪过段凌天。

        他知道,那是儿子的选择,而他,尊重儿子的选择,甚至为儿子感到自豪……

        从这次的事,他可以看出,儿子真的长大了,有担当了!

        “五长老,你这样说我更加过意不去了,毕竟,这件事确实是因我而起。”

        段凌天摇了摇头,旋即双眸掠过寒光,“不过,李轩的仇,终有一日,我会亲手为他报……”

        “这个我信。”

        李庭点头,深信不疑。

        三个小时后,老人终于走出了静室。

        将手里炼制成功的凝骨丹,喂给了躺在药浴的李轩。

        旋即将手按在李轩的丹田处,浩瀚的元力绽放,帮助李轩化解体内凝骨丹的药力。

        在场之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李轩原本微微凹陷下去的胸膛,正以一种缓慢的度隆起,最后恢复了常态。

        随后,老人轻轻拍了拍李轩的胖脸,将李轩唤醒……

        这段时间,为了不让李轩痛苦,大长老李火给他服用了一种丹药,让他沉睡了整整半个月之久。

        这半个月来,李轩的生机全靠药液维持……

        突然,小胖子醒了,睁开了一双小眼睛,一脸迷茫地坐了起来。

        第一眼,他看到了眼前熟悉的老人,眼掠过一丝惊讶,“外公,你怎么也死了……”

        “你这小子,这么久没见外公,一见面咒外公死?”

        小胖子醒来后的第一句话,让老人哭笑不得,笑骂道。

        “我没死?”

        小胖子一脸不可思议,捏了捏胳膊,又捏了捏腿。

        这才现自己真的没死,不由惊讶道“我真的没死!外公,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先前的一切都是我在做梦?”

        “臭小子,你不是在做梦!”

        李庭笑骂。

        看到儿子醒来,他心里悬起的石头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站在门口的段凌天,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他没有去打扰李轩一家人团聚,独自一人回了家,进了房。

        躺在床,双眸一闪,段凌天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想起半个月前母亲告诉他的一切,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原来,他爹是皇城的大家族段家的人,在同一辈的嫡系子弟排行第三,曾经是段家不世出的武道才……

        年仅十六岁,突破到了凝丹境;

        二十岁时,又突破到了元丹境;

        二十七岁时,成功步入了元婴之境!

        在他爹突破到元婴境的时候,他娘正好怀了他。

        可在这时,一个噩耗传回段家,颠覆了所有美好的一切……

        他爹带着几个段家子弟,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地方后,再也没有出来过!

        他爹去那个地方的唯一目的,是为了给他娘找一种名为幽昙花的药引,准备请一位炼药师炼制出生息丹,给他娘服用。

        融合了轮回武帝的记忆,段凌天自然知道生息丹是什么。

        那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丹药,若让孕妇服用,不只能让胎儿百病不侵,更能借助胎儿的先天之气,帮助孕妇改变体质,乃至提升武道天赋。

        由此可见,他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母子二人。

        只可惜,他爹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最起码,所有的段家人一致这么认为……

        他爹是家里的靠山,他爹失踪了,也意味着家里的靠山轰然倒塌。

        一些以前无嫉妒他爹的人,开始千方百计刁难他娘……

        他娘担心肚子里的他的安危,最后选择了回到娘家,也是清风镇李家。

        至于段凌兴……

        段凌兴的父亲,是他爹的二哥。

        虽然都是嫡系子弟,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段凌兴的父亲向来狂妄自大,一直都嫉妒他爹。

        在一次光明正大的切磋,段凌兴的父亲落入下风后,还咄咄逼人。

        最后,他爹失手废掉了对方的丹田。

        “果然是父子,一样狂妄,一样自大!”

        段凌天嘴角浮现冷笑,眼杀意凛然。

        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母亲当年的不易,更加心疼母亲……

        虽然,他是来自前世地球的兵王凌天,可融合了以前的段凌天记忆的他,早将自己当作是真正的段凌天,再不分你我。

        所以,对于这一切,他感同身受。

        “没想到,我还有一位这么伟大的父亲,若他现在还活着那该多好。只可惜……”

        段凌天叹了口气,至今为止,他的父亲已经销声匿迹了整整十六年。

        活下来的可能,极为渺茫。

        十六年时间,他爹若还活着,早来找他和他娘了。

        “段如风!”

        他的心里,深深记住了这个名字。

        这是他爹的名字……

        “老大,老大!”

        段凌天还在思索,房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叫声。

        以前,听到这声音他会很厌烦。

        而现在,他的脸浮现出了温和的笑容。

        走出房门,段凌天看到了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小胖子,微笑道“你刚恢复,需要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等你完全好了再说。”

        “老大,我都听我爹说了,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这条小命可没了。”

        小胖子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

        “别这么说,你也是为了我才受伤,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将功补过。”

        段凌天摇头道。

        想起半个月前的一幕,他的眼还是忍不住掠过一丝感动。

        “当日,你为何要为我挡下那一掌?”

        段凌天问小胖子。

        “我也不知道。”

        小胖子尴尬一笑,“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想着如果老大你死了,以后没人教我铭纹之术了……外公说我没有炼药师的天赋,我这辈子是没有机会成为炼药师了,所以,如果我想要赚大钱,只能成为铭纹师了。”

        “你这家伙,原来你学铭纹是为了赚大钱。”

        段凌天忍不住笑骂道。

        “老大,我跟你说了实话,你以后不会不教我铭纹了吧?”

        小胖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放心,只要你想学,算你是一块木头,我也让你开窍!”

        段凌天说道。

        很快,他现小胖子走过来,伸手在他额头摸了摸……

        “死胖子,你干什么?”

        段凌天皱眉。

        “老大,你没烧啊……”

        小胖子眨了眨小眼睛,一脸不可思议道。

        闻言,段凌天没好气地瞪了小胖子一眼。

        这个死胖子还真是贱骨头,受不了别人对他好……

        “对了,老大,这些银票是我外公让我转交给你的。”

        小胖子唰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大把银票,少说也有百张,每一张都是一千两面额的。

        “我外公说算是他买下了凝骨丹的丹方,一共十万两,老大你数数。”

        小胖子将银票递给段凌天,却现段凌天没有接过去的意思,“老大,怎么了?”

        “胖子,这十万两你拿回去还给你外公。”

        段凌天摇头道。

        他虽然缺钱,却也知道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该拿。

        李轩救了他一命,足以让他付出一切报答,不可能再收李轩的钱。

        “老大,你还是收着吧。”

        小胖子又道,他也猜到了向来惜才如命的段凌天拒绝的原因。

        “怎么,现在长进了,连老大的话也不听了?”

        段凌天瞪了小胖子一眼,装作生气道。

        小胖子见此,顿时萎了,只能将银票收回了怀里。

        “好了,赶紧滚回家去好好休息!过几日,我再去你家教你铭纹。”

        段凌天将小胖子赶出大院后,舒了口气……

        幸好李轩没事,要不然,他会自责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