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2章 李坤之死

第32章 李坤之死

        “好剑!”

        剑刚入手,李火忍不住低呼一声。      .me

        来回打量着手里的剑,很快,他看出这是用当初的那块紫陨锻造的剑,“这剑是谁锻造的?”

        “是隆掌柜。”

        段凌天如实说道。

        “难怪,我说清风镇内,除了他以外,应该没有人有这么高的锻造手艺,整柄剑几乎浑然天成。”

        李火赞扬了一声,随手将剑还给了段凌天。

        “老大,你这剑是紫矿锻造的吧?回头我也去找隆掌柜锻造一柄,这可是绝对的阴人利器啊!”

        小胖子李轩双眼放光,哇哇大叫。

        紫矿?

        段凌天摇头一笑,这家伙,喜欢不懂装懂。

        “啪!”

        这时,五长老李庭给了小胖子后脑勺一巴掌,“你这小子,别在那里不懂装懂,紫矿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韧性。”

        小胖子委屈地嘟起嘴,“我又不知道。”

        顿时,众人都被他逗笑了。

        突然,家主李南峰看向段凌天,问“你的身法武技,是你的老师传授给你的?”

        对于李南峰的疑问,段凌天早有准备,点了点头,“是。”

        一时间,包括李南峰和李火在内,除李柔以外,所有李家长老都羡慕地看着段凌天。

        在他们看来,段凌天能拜七品炼药师为师,简直是天大的造化。

        段凌天沉默片刻,缓缓说道“家主,当初老师给了我两套身法武技,让我背得滚瓜烂熟后,才将它们收回去……我修炼的这套身法武技,需要极强的身体韧性才能修炼。另外一套,倒是适合任何人修炼,我便共享给家族,如何?”

        “什么?!”

        段凌天的话,让大殿之内的气氛彻底凝固。

        沉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你……你说的是真的?”

        李南峰深吸一口气,不确认的问道。

        “是,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可以默写出来。”

        段凌天点头,旋即又道“那套身法武技,是一套玄级阶身法武技,名为疾风步!”

        玄级阶身法武技?

        李家众人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

        看了一眼脸色凝重的众人,段凌天尴尬一笑,“当然,家族如果愿意给我点银子作为报答,我也不会介意的……”

        段凌天的话,让气氛缓和了下来,李南峰爽快笑道“没问题,再给你十万两银子如何?”

        “多谢家主。”

        段凌天连忙道谢。

        他口的那套身法武技,只是他在轮回武帝的记忆里找到的最低级的身法武技,没想到还能卖个十万两。

        李南峰又道“当然,这套身法武技绝不止这点银子,只是,我们李家账面的流动资金也不多,便先给你十万两,日后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李家将责无旁贷帮你,我相信各位长老也会赞成我的决定。”

        李家各长老连忙点头,对他们来说,身法武技的诱惑太大了!

        “那我这回去默写身法武技,尽快交给家主。”

        段凌天告辞一声,带少女,和母亲李柔一起离开了大殿。

        “今日之事,为家族机密,所有人不得传扬出去!”

        段凌天一家人离开后,家主李南峰脸色凝重,下了封口令。

        “是!”

        其他长老点头。

        他们都知道轻重,此时传出去对李家有百害而无一益。

        五长老李庭瞪了眼巴巴望着外面的小胖子一眼,“臭小子,听到没有?”

        “听到了。”

        小胖子点头,神容间有些失落。

        “你又怎么了?”

        李庭皱眉问。

        “父亲,你没现老大都不理我了吗?肯定是因为我把方强突破到凝丹境的事告诉了你,老大生气了。唉,早知道我不跟你说了。”

        小胖子一本正经说道。

        “啪!”

        李庭又给了小胖子的脑袋一巴掌,“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没什么。”

        好汉不吃眼前亏,小胖子赶紧摇头。

        李家外姓子弟段凌天,以淬体境七重修为,一剑杀死凝丹境一重的方家管家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清风镇。

        让清风镇人又一次重新认识了段凌天。

        “年仅十五岁,如此妖孽,日后成长起来,清风镇还能容得下他吗?”

        “别说是清风镇,以他的天赋,算是放眼外面的大城市,那些大家族的天才子弟,又有几人能得他?”

        “以淬体境七重修为,仅一剑,杀死凝丹境……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

        “听说他还用出了身法武技,算是我们清风镇三大家族,过去也没听说哪个家族有身法武技……”

        “也不知道他的身法武技是从哪学来的。”

        ……

        清风镇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自然也传进了李家,传遍了李家下。

        “小杰!”

        宽敞的大院,一声凄惨的悲呼声传出,夹杂着无尽的痛苦。

        “大哥!”

        紧接着,又一道略微稚嫩的悲呼响起。

        房间里,身体宛如无骨一般瘫在床的少年,一只手紧紧地握着染血的,另一只手的手腕被割裂。

        鲜血未干,明显刚割开不久。

        此刻,少年已经断气。

        “不,不……小杰,小杰!”

        年人正值壮年,可如今却好像老了十岁以,双鬓花白。

        悲凄的脸,很快露出狰狞之色,“段凌天,段凌天……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此人正是李家七长老李坤。

        他没想到,大儿子在知道段凌天没被方家管家方强杀死,反将方强杀死后,会绝望地选择自杀。

        他知道。

        这几个月来,支撑儿子活下去的最大动力,是要看着段凌天被方强杀死……

        可谁能想到,段凌天不只没被杀死,还活得好好的。

        更成为了李家的英雄!

        “爹,我们别跟段凌天斗了,现在大长老都站在他那边,我们斗不过他的,斗不过的。”

        李鑫泪流满脸,劝着自己的父亲。

        段凌天的强势,让他感到绝望。

        “啪!”

        李坤脸色一变,抬手给了李鑫一巴掌,冷声道“没用的东西,那是害死你哥的人,跟我们不共戴天,你竟然说这样的话,你对得起你哥吗?”

        李鑫委屈地站在一旁,双眼红,大气不敢喘一口。

        “帮你哥换身衣服,等爹回来,好好安葬了他。”

        李坤给李鑫留下一句话,迈步走出了家门,头也不回。

        “爹,你要去做什么?”

        李鑫连忙问道,可李坤根本不理他。

        李坤出了大院,离开了李家府邸,直往方家府邸而去。

        他的脸遍布狰狞之色,“家主,大长老,别怪我……要怪,怪你们宁愿站到外姓子弟那一边,而放弃了我的儿子!”

        他心里有了打算,将段凌天手里有六宝淬体液药方的事告诉方家。

        他相信,方家一定会对六宝淬体液感兴趣,到时,方家和李家争起来,再加方家和段凌天之间的间隙,方家绝不会放过段凌天。

        眼看方家府邸在眼前,李坤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为了帮儿子报仇,他选择了背弃自己的家族……

        只是,眼看要抵达方家府邸门口,他只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当他再次昏昏沉沉醒来,现自己出现在一间封闭的密室里面。

        密室里有两个人,正平静地看着他,让他不由色变,“家主,大长老,你们怎么会在这?”

        “李坤,我们给过你机会。”

        李南峰目光复杂,叹了口气。

        “家主!”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李坤脸色大变,跪倒在地,痛哭流涕,“我错了,我错了!家主,原谅我,我还想留着这条命,好好看着我儿长大成人!”

        “一步错,步步错……李坤,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何不好好想想,你们一家和九长老一家的矛盾,究竟从何而来?难道,只是九长老一家的错?”

        李火淡淡开口,在他掌心之,一缕白色的火焰缓缓燃烧了起来,透露出一丝丝可怕的气息。

        李坤看到这一幕,猜到了接下来将生什么,脸色大变,求饶道“大长老,不要,不要……”

        “哗啦啦”

        李火手里的白色火焰,跳动而出,瞬间暴涨,笼罩在李坤的身。

        刹那间,李坤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出,彻底人间蒸了,只留下一堆残渣。

        炼药师的丹火,是云霄大6最为炙热的火焰之一……

        只有炼器师的器火,才能与之相。

        “李杰自杀了?”

        段凌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有些惊讶,却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当初若非李杰口口声声说要废掉他,看在同为李家人的份,他不会对李杰下那么狠的手。

        可以说,李杰遭遇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现在,段凌天所顾虑的,是七长老李坤的反应。

        七长老李坤,再怎么说也是凝丹境三重武者,若他真的要对自己出手,同在李家,他随时可以找到机会。

        只是,很快段凌天又听说,七长老李坤失踪了,好像人间蒸了一样。

        清风镇外。

        两道风尘仆仆的身影,纵马进了清风镇,是一个年人和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人。

        青年人脸夹杂着高高在的倨傲,不屑道“四叔,这个破镇,还没有我们段家的府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