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9章 心意已决

第29章 心意已决

        “老大,明天是你三个月前说好方家的日子,你真要去吗?”

        从演武场回去的路,小胖子一脸严肃,看着身边的少年问道。

        少年淡淡一笑,“当然要去!”

        前世二十几年,他向来一诺千金,说过的话,从来没有收回来的习惯。

        这也是他的处事规则。

        如果变了,那他不是曾经名震地球各国的凌天了。

        小胖子沉默了,片刻又问,“老大,你有把握吗?”

        少年耸了耸肩,嘴角含笑,“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小胖子一本正经道。

        “没有十足把握。”

        少年双眸一闪,轻轻摇头。

        “老大,如果你没有把握,明天不要去了吧……你才十五岁,和方强儿子一个年纪,你不敢门去找方强,没有人会真的取笑你的。”

        小胖子的胖脸浮现一抹担忧,真心诚意道。

        “李轩。”

        少年突然出声。

        “老大,我在。”

        小胖子连忙应道。

        “你记住,作为男人,必须要有担当,承诺过的事,断然没有违背之理。这次,我若不去,是违心,我有可能一辈子都过不去这道坎,因为我懦弱了,怕了……所以,算没有十足把握,我也会去!”

        少年脸色一正,缓缓说道。

        少年身边的少女,秋眸如水,眷恋地看着少年。

        她现,这一刻,在少年的身,仿佛多了一种难以言明的魅力,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那根弦。

        让她深陷其,难以自拔。

        “老大,我说不过你,你说什么都有你的道理。”

        小胖子满脸苦笑,“可这次你真的要听我的,千万不能胡来!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方强已经不是淬……”

        “哪来那么多废话,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少年剑眉微动,瞪了小胖子一眼,打断了他的话。

        这家伙,还真是口无遮拦。

        小胖子这才意识到少女的存在,尴尬一笑。

        将小胖子赶走,少年带着少女进了自家大院。

        这时,少女娇嫩的俏脸浮现一抹担忧,温柔的目光落在少年身,“少爷,你真的没有把握吗?”

        少年微微一笑,轻轻抚过少女光滑如玉的俏脸,“傻丫头,我只是说没有十足把握!放心吧,无论如何,少爷都不会有事的,算真不敌他,我也会全身而退,我可舍不得离开我家可儿。”

        少女柳眉微动,秋眸间泪光盈动,扑进了少年的怀里,带着些许哭腔道“少爷,若你真的出了事……可儿……可儿也不独活。”

        少女的话,宛如重锤轰在段凌天的心头,让他的心忍不住颤怵了起来……

        两世为人,他自然听得出少女说的是真话,没有半点虚假!

        这一刹那,他这个流血不流泪的铁血男儿,双眼也不由多了几分湿润。

        双手紧紧地揽住怀的少女,柔声道“傻丫头,你还不信少爷的话吗?”

        少女点头,哭得梨花带雨,“可儿是怕……怕少爷会离开可儿,少爷如果不在了,可儿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

        早在段凌天将她带回来,当作亲人照顾的那一刻起,她的心里立下了誓言。

        这一生,只为少爷而活。

        算少爷日后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她也会默默地陪在少爷身边,甘愿为奴为婢,伺候他到老。

        直到自己咽下最后一口气……

        她这一生,为了这个男人,无怨无悔。

        “好了,你看你,都哭成小花猫了。”

        帮少女拭去脸的泪水,段凌天微笑道“一会我娘回来,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肯定以为是我欺负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她心里,你这个准儿媳妇的地位我这个亲生儿子还要高。”

        “少爷,你坏死了,又取笑可儿。”

        少女羞涩地离开了段凌天的怀抱,小跑着进了房,关了房门。

        “这丫头,还害羞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旋即双眸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

        为可儿,为娘,也为他自己,他绝不容自己有事。

        “方强,你必死无疑!”

        段凌天双眸间寒光一闪,透露出无尽的冷意。

        李家府邸,五长老李庭所居大院。

        李庭一脸古怪进了家门,看到坐在大院里呆的儿子,忍不住笑骂道“你这小子怎么做到的?李明竟然两次栽到你的手里。”

        半个月前,李明被他儿打伤的事他知道,当时他觉得有些怪。

        他去二长老李升家道歉的时候,听到李明在那里叫喊,说什么自己是雷火丹后遗症突然作。

        最清楚儿子有几斤几两的他,自然信以为真。

        可这次李明主动约战他儿,竟又被他儿打伤了,让他一阵无语。

        他刚从二长老那边回来,结果李明又说是雷火丹后遗症作,还被二长老骂了一顿……

        回家的路,他越想越不对。

        虽然,儿子接二连三击败李明很给他长脸,可他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轩儿,你怎么了?”

        很快,李庭现儿子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跟半个月前击败李明后得意的他判若两人。

        要知道,他这个儿子平时都很乐观,算在外面被家族子弟教训了,回来时也像个没事人一样。

        今天怎么这么怪?

        击败了李明,他不高兴吗?

        李庭忍不住问道“轩儿,你有什么心事吗?怎么老皱着个眉头。”

        李轩回过神来,咬咬牙,好像下定了很大决心,抬头看向李庭,一脸严肃说道“爹,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不过,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九长老知道,要不然,老大他肯定不认我这个兄弟了!”

        李庭皱眉,“到底什么事,说!”

        李轩连忙将半个月前偷听到方家人所说的事道出,苦笑道“老大不让我说出去,所以我一直瞒着,可老大明日要方家去,他现在虽已突破到淬体境七重,却如何能是步入凝丹境的方强的对手!”

        “方强,凝丹境?”

        听到儿子的话,李庭脸色大变,惊喝道“你这小子,这等大事也敢隐瞒,真是胆大包天!待我禀明家主,再回来好好教训你。”

        说完,李庭踏步而出,行色匆匆。

        只留下李轩耸拉着一张胖脸,瘪着嘴喃喃自语“老大,你别怪我,我也是怕你出事。算事后你怨我,恨我,我也认了。”

        傍晚时分,家主李南峰令人来找自己,让段凌天颇为意外。

        在李家大殿,见到除了李南峰外,大长老李火、五长老李庭也在,他心里一动,哪里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肯定是那个死胖子多嘴了。

        “见过家主、大长老,五长老。”

        段凌天对三人一一行礼。

        “段凌天,你可知我们寻你来何事?”

        李南峰双眼微眯,缓缓问道。

        “家主应该是为了方强步入了淬体境一事吧?”

        段凌天开门见山道。

        “你这小子,天赋好,人也聪慧……只是,这件事,你是否有欠考虑?”

        李南峰叹了口气。

        段凌天现在可是李家的宝,只要他在一日,六宝淬体液不会断。

        六宝淬体液对李家的意义太大了。

        配合雷火丹,李家众长老的子女修为可谓是突飞猛进,远远拉开了和方、陈两家小辈之间的差距。

        段凌天笑道“家主,大丈夫立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明日一事,乃是我段凌天当着你面所立之诺,正所谓君子一诺,重若千金,如果家主让我来是要劝我自违诺言,恐怕要让家主你失望了。”

        “你……”

        李南峰气结。

        段凌天言辞犀利,无孔不入,当真让他不知该如何相劝。

        “小家伙,这件事可不能开玩笑。以你如今的修为,再凭借你的快剑,杀淬体境九重或许可以,可凝丹境一重,身负两头远古巨象之力,远非淬体境九重所能。”

        大长老李火也开口了,想让段凌天打消明日方家的念头。

        “多谢大长老的关心。”

        段凌天脸浮现感激,双眸坚定如初,没有丝毫改变。

        “罢了,罢了……”

        凝视了段凌天一阵,李火叹了口气,“家主,既然这小家伙心意已决,便由他去吧。”

        “大长老!”

        李南峰和李庭都愣住了。

        “多谢大长老!”

        段凌天脸浮现笑容,感激地看了李火一眼,又看向李南峰和李庭,“家主,五长老,在我明日登方家之门前,还请不要告诉我娘此事,段凌天在此谢过。”

        说完,告辞一声,段凌天转身离去,潇洒自如。

        “大长老,你怎么能答应让他前往。”

        李庭一脸苦笑,不知道大长老为何会下如此决定。

        李南峰也看向李火,他有着同样的疑问。

        “李庭,这小家伙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你觉得我们能阻止他?难道还要将他软禁不成?这是他选择的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他也不例外。”

        李火站了起来,准备离去。

        临行前,又补充了一句,“明日,我会一同前往,隐于暗处,为了李家,我这张老脸算豁出去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