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1章 我叫段凌天!

第21章 我叫段凌天!

        “少爷,我吃完了。  ”

        将最后一块点心吃完后,少女又将最后一口牛奶喝完,楚楚可怜地看着桌对面的少年,声音细腻而温柔。

        “嗯,我们去坊市买些东西,买好回去。”

        少年将桌的入鞘短剑拿起,微微一笑。

        少女温顺点头,跟在少年身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缓步走下了沉香酒楼的二楼。

        “他还真是不怕死。”

        眼看段凌天离开,陈媚儿也站了起来,剩下的点心也不吃了,带着丫鬟跟了去。

        二楼大堂的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跟了下去。

        看热闹,是人的天性。

        沉香酒楼大门口,方权站在三个方家少年前面,虎视眈眈地看着酒楼里面,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这么久还没出来,他不会是打算做缩头乌龟了吧?”

        “嗤!他刚才不是很牛逼吗?这会儿遇到权哥怕了,还真是怂货!”

        “他来了!”

        两个方家少年刚嘲讽了一句,最后一个方家少年还没来得及开口,看到沉香酒楼里面缓步走出了一对少年少女。

        算是敌对关系,他们心里还是忍不住一叹,好一对金童玉女!

        当然,他们看向少年的眼,更多的是嫉妒……

        “没想到你还真敢出来。”

        方权看向少年,冷笑一声,以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不敢出来?不过是一头大疯狗和三头断了腿的小疯狗拦路而已。”

        少年淡淡一笑,神容间云淡风轻,好像一点都没把方权看在眼里。

        “这家伙,这个时候还敢激怒方权,不怕方权真把他杀了吗?”

        跟着段凌天出来的看热闹的一群人,陈媚儿站在最前面,眼看段凌天这时还在挑衅方权,神容不由一滞。

        其他围观之人也跟陈媚儿一个想法,看向段凌天的眼多了几分怜悯之色。

        “好一个毛头小子,我方权现在还放下话来,你今日必死无疑!”

        彻底被少年激怒的方权,双眸一寒,双拳紧握,一身肌肉微微隆起。

        作为淬体境六重武者,他若全力出手,可施展出千斤力道!

        “想我死的人不少,不过,你恐怕还没那个本事。”

        段凌天淡淡一笑,一手握剑,一手牵着少女的手,缓步走出,像个没事人一样。

        “他在做什么?”

        眼看段凌天将身边的少女也带进了战局,其他人都愣住了,一脸不解。

        难道他觉得方权会因为有少女在而手下留情?

        沉香酒楼三楼窗前。

        “有趣的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且不论别的,单是这份勇气和淡定,远同龄人。”

        马管事饶有兴致地看着牵着少女的手缓步走向方权的少年。

        方权双眸间寒意更甚,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他的想法和其他人一样,都觉得段凌天是故意将身边的少女带进战局,好让他有所顾忌、手下留情。

        只是,他会吗?

        答案是否定的……

        “死!”

        方权陡然爆喝一声,双腿一震。

        淬体境六重力量全爆,在千斤力道的助推下,整个人宛如化作了炮弹,直掠段凌天……

        他的双拳随之崩击而出,轰向段凌天的胸膛。

        黄级阶武技,蛮牛拳!

        耳边传来凛冽风啸的同时,方权嘴角冷笑更甚,仿佛已经看到了段凌天被他轰飞、重伤而亡的一幕。

        所有人的心,都在方权出手的刹那,悬了起来!

        三个方家少年的嘴角,浮现出充满快意的笑容,扬眉吐气。

        在他们看来,方权马能杀死这个挑断他们手筋的少年,为他们报仇!

        敢动我们,去死吧!

        “这家伙……”

        陈媚儿皱眉。

        虽然,少年自始至终对她都是毫不客气。

        但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竟然一点都不恨他,反而对他产生了好,想要了解他的一切。

        “住手!”

        终于,陈媚儿踏前一步,想要出声制止方权。

        只是,她的反应还是慢了。

        方权那宛如化作炮弹的双拳,即刻要轰在段凌天的身……

        这时,算方权真想收手也晚了!更何况他现在毫无收手的意思。

        “可儿,身体放松!”

        段凌天嘴巴微动,提醒少女的同时,左手一揽少女盈盈一握的细腰,身形微动。

        九龙战尊诀灵蛇变赋予他身体的柔韧性,彻底展现了出来,带着少女灵活地让开了方权的一拳!

        方权的拳头,几乎是擦着段凌天胸前的衣衫掠过……

        “咻”

        “锵!”

        几乎在瞬间,拔剑出鞘和收剑入鞘的声音同时响起!

        下一刻。

        在场所有人清晰地看到。

        身体携带惯性前冲的方权,双目陡然失神,双手紧紧扣住了喉咙,却无法止住狂喷而出的鲜血……

        最后,终于是支撑不住,身体轰然一声落地,没有了声息。

        静。

        沉香酒楼大门口,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倒地的方权身……

        堂堂方家药店少掌柜,淬体境六重武者,这么死了?

        还是被一个年纪明显不足十六岁的少年所杀!

        嘶!嘶!嘶!嘶!嘶!

        ……

        一时间,倒吸冷气之声,充斥着沉香酒楼大门口。

        在场之人的目光,从方权的尸体移开,落在了远处缓步离去,头也不回的少年背影。

        少年环抱着少女,手里握着入鞘短剑,潇洒离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突然,所有人都听到,迈步离去的少年突然开口了。

        “方家的三个毛头小子,如果不服气,可到李家找我……对了,记住我的名字,别到时找错了人。我叫段凌天!”

        声音平淡无,好像杀人对他而言只是家常便饭。

        “我叫段凌天!”

        少年的话,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

        这个名字,他们并非第一次听到。

        半个月前,这个名字传遍了整个清风镇。

        当时,所有人都知道李家有一个不自量力的外姓子弟……

        那个外姓子弟,叫段凌天!

        “他是段凌天?那个半个月前放话,要在三个月后方家取方家管家方强性命的段凌天?”

        “应该是他……没想到,他的实力这么可怕!”

        “刚才我还没看清他是如何出剑的,方权已经被他一剑封喉,他的度太快了!”

        “我看他修为也淬体境四重,杀淬体境六重,竟如剪草一般简单。”

        ……

        在场的许多人,忍不住议论,语气间充满了忌惮。

        看来,这个李家的外姓子弟,半个月前放下狠话,并非狂妄自大,而是真有自信!

        “段凌天!”

        “将权哥带回去,找掌柜!”

        “这件事,必须跟李家讨一个说法!”

        三个方家少年,眼的惊惧久久未能散去,他们各自咬牙说了一句狠话,扛起方权的尸体,迈步往方家坊市方向而去。

        “段凌天?他是段凌天?”

        陈媚儿终于也从震撼回过神来,眼露出一抹促狭的笑意。

        在她看来,只要段凌天是李家人,她迟早能再见到段凌天,慢慢找段凌天算账。

        “走,我们回家!”

        陈媚儿跟丫鬟说了一声,带着丫鬟走向了陈家坊市所在的方向。

        沉香酒楼大门口围观的人,也逐渐地散去,但是他们的口却止不住谈论。

        谈论的话题,都在围绕着李家外姓子弟段凌天。

        过去,他们只是听说过段凌天,并没有亲眼见过。

        这一刻之前,他们算亲眼见到了段凌天,也没能认出来。

        而现在,他们不只见到了段凌天,更见识到了段凌天的手段!

        凭借淬体境四重修为,只一剑,杀死了淬体境六重的方权,简直骇人听闻!

        这一切,如果只是听说,他们不会相信,可如今亲眼见到,他们却不得不信。

        “他是李家的那个段凌天?”

        沉香酒楼三楼,马管事眼亮光一闪。

        “他出手那一剑,快得简直匪夷所思……仅凭淬体境四重修为,能那么快,若他两个月后能步入淬体境七重,杀方家管家方强,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两个半月时间,从淬体境四重到淬体境七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虽只见过他一面,但我看得出来,他绝非那种寻死之人,他既然敢放下话来,想来必是有所自信!现在,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李家坊市。

        段凌天花费了几十两银子,在兵器铺和药店各自买了一堆材料,方才带着可儿回李家府邸回去,有了这些材料,他心安不少。

        “方强,三个月后,你必死无疑!”

        段凌天眼跳动着森然的火焰,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少爷,你没事吧?”

        段凌天身边的少女,看到他略微狰狞的神色,一脸担忧看了过来。

        “我没事。可儿,刚才在沉香酒楼大门口,没吓到你吧?”

        段凌天微微摇了摇头,捏了捏少女的手心,柔声问。

        “少爷没有让可儿回头看,可儿没有被吓到。”

        少女摇头。

        “那好。”

        段凌天点头。

        他虽然想锻炼可儿,却也没打算一开始让可儿直接去面临那些最为血腥的东西。

        凡事讲究循序渐进。

        若是一蹴而,难免会留下不小的隐患。

        甚至可能会给可儿的心灵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

        这是段凌天所不愿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