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3章 一鸣惊人

第13章 一鸣惊人

        飞身而起的段凌天,目光微冷。

        在李杰身体下坠的同时,双拳狠狠地轰在李杰的后背,正脊椎骨……

        咔!

        咔嚓!!

        一阵刺耳的骨裂声传来。

        瞬间,李杰的身体又一次被轰飞天,头一甩,凄厉的嘶喊声戛然而止,昏死了过去。

        “轰!”

        段凌天借助反冲力稳稳落地。

        右臂举起,正好托住了李杰下坠的身体。

        现在的他,好像是一尊不败战神。

        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段凌天的嘴角微微弯起,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意。

        终于胜了,多亏了指环的麻痹铭纹。

        麻痹铭纹,是段凌天一个月前所准备好的铭纹,一旦释放,可令目标的身体瞬间麻痹,一身积蓄的力量尽散。

        李杰是因此败在了段凌天的手里。

        “这……”

        演武场周围,一个个李家子弟彻底呆住了,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眼前生的一切,让他们难以置信!

        眼看七长老李坤气冲冲飞掠而来,段凌天嘴角噙起一抹冷笑。

        手用力,直接将李杰的身体扔向了李坤。

        “段凌天!”

        李坤接住李杰,看向段凌天时,眼充满了杀意。

        直到李柔来到段凌天身边,他才略有忌惮地收回了目光。

        “天儿,你没事吧?”

        李柔取出汗帕为段凌天擦去额头的汗水,脸浮现一抹担忧。

        “娘,我没事。”

        段凌天心里一暖,微笑摇头。

        他是没事,可某些人有事了……

        “大长老!”

        突然,李坤悲喝一声,转身抱着李杰冲向了高台,迎了从高台下来的一众李家高层。

        这些李家高层,六长老李平的脸色最为难看,五长老李庭则是一脸扬眉吐气。

        大长老李火探查了李杰的伤势后,脸色微沉。

        “小家伙,李杰的脊椎骨几乎全碎,算有七品金创丹也是回天乏力,你下手太狠了些吧?李杰这辈子,算是彻底被你给毁了。”

        李火抬头看向迈步而来的李柔母子,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沉声道。

        李杰,是李家的少年天才,李家对他的期望很大。

        如今夭折,对李家无疑是一大损失。

        “什么?!”

        听到大长老李火的话,李坤脸色大变,身体一颤,如遭雷击。

        他没想到,儿子被段凌天伤得这么重……

        脊椎骨几乎全碎?

        七品金创丹都回天乏力?

        “我要你死!”

        李坤爆喝一声,身形一动,疯狂地掠向段凌天,含怒出手!

        在他头顶之,衍变出四头远古巨象虚影。

        一直在警惕李坤的李柔,头顶六头远古巨象虚影浮现,一个照面将李坤击退。

        “李坤,你再敢对我儿出手,我必杀你!”

        冷漠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之下。

        “李柔!”

        李坤脸色铁青,虽怒到极致,却也不敢怀疑李柔的话。

        “大长老,你一定要为我儿做主啊!”

        李坤看向大长老李火,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凄声道。

        小儿子李鑫被废一条右臂,前途堪忧。

        在李坤的心里,早已将一切期望都寄托在大儿子李杰身。

        可现在,李杰脊椎骨几乎全碎,回天乏力,余生注定只能躺在床度过。

        这一刹那,他只感觉眼前一黑,日月无光,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了!

        “李坤,家族有规矩,家族子弟约战,除了禁令不得伤及性命,并没有别的限制,意在让家族子弟可以放手一战。武者交手,拳脚无眼,受伤在所难免,今日也是你儿躺在这里,若是我儿躺在这里,你还会让大长老问责你儿吗?”

        李柔冷哼一声,怒极反笑。

        “九长老,你这话有些强词夺理了,你儿段凌天都已经打折了李杰一臂,胜利在望,可他并没有收手,反而追击而,废掉了李杰……依我看,他是刻意为之,有违我们李家子弟之间的团结友爱之风!”

        六长老李平双眸一闪,冷声道。

        “六长老,你这话不对了,段凌天断折李杰一臂后,李杰完全可以认输,可他并没有认输,定是觉得自己还有再战之力,还有击败段凌天的希望……还有,你别忘了,段凌天只是淬体境三重,算是面对失去一臂的淬体境四重,也是危险重重,若不趁胜追击,被李杰找到机会反扑,那可得不偿失了。”

        五长老李庭淡淡开口,说得有根有据,让李平脸色一沉,无从反驳。

        “好了,都别吵了。午后,家族将为此事召开紧急会议,到时再议。当务之急,是先让李杰回去养伤……七长老,将李杰带回去吧。”

        家主李南峰皱眉道。

        “是,家主!”

        李坤缓缓站起来,阴沉着一张脸,将李杰拦腰抱起。

        眼闪烁着慑人的杀意,狠厉地扫了段凌天一眼后,这才离去。

        段凌天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对于今天的这件事,他的心里没有任何负罪感。

        且不说他前世是枪林弹雨走出来的雇佣兵,冷酷铁血。

        李杰之前对他说的那番狠话,若换作前世,李杰不可能活下来,在他看来,他现在已经手下留情了。

        你要让我在床躺一辈子,那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演武场的李家高层相继散去。

        只是,这些人离开时,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并不友善。

        毕竟,在他们的眼里,段凌天只是一个外姓子弟。

        而李杰,是李家的少年天才,李家未来的栋梁。

        对这件事,他们或多或少会偏袒向李杰那一边。

        演武场周围的李家子弟,也逐渐散去。

        今天生的事,让他们又是震撼,又是无语。

        李杰,他们李家的少年天才,李家淬体境四重武者实力最强之人,竟然败在了一个淬体境三重的外姓子弟手。

        丢脸,实在是太丢脸了!

        “以前我还觉得李杰多厉害,没想到也如此不堪一击!”

        “段凌天只是淬体境三重,可以将李杰击败,等他以后步入淬体境九重,凝丹境下,还有谁会是他的对手?”

        “真不知道段凌天得了什么遇,短短一个月有了这样的蜕变,一鸣惊人!”

        ……

        李家子弟的话头,很快都转到了段凌天的身。

        原本默默无闻的段凌天,一时间也成为了李家热论的焦点。

        随着李家子弟一一离去,偌大的演武场只剩下了四人。

        段凌天、李柔、可儿和五长老李庭。

        “娘,你怎么了?”

        突然,段凌天现母亲李柔的脸色有些难看。

        “你这小子,还真是年少轻狂,你将李杰废了,你是爽了,可你也不想想后果……李杰,毕竟是家族的少年天才,家族在他身寄予了很大的厚望,下午的家族会议,说是议论今日之事,实则是讨论该如何处罚你。你说,你娘能不担心你吗?”

        李庭摇头叹道。

        在他看来,段凌天简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事都敢做。

        “大长老现在还有求于我,以他在李家的地位,只要他力挺我,其他人无论如何也要给他几分薄面吧?”

        段凌天一脸无所谓道。

        “你这样想可错了,大长老向来公私分明,这也是我们李家所有人打心眼里敬重他的原因。九品炼药师的身份,还不足以让所有人都心悦诚服去敬重他。”

        李庭摇头道。

        段凌天微微皱眉,没想到自己的底牌这样废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李柔的脸色虽然缓和了下来,但还是夹杂着几分担忧之色。

        少女一直沉默,不敢说话,深怕惊扰了她。

        “娘,放心吧,我有办法,不会有事的。”

        一路都在思索的段凌天,回到大院以后,咧嘴一笑。

        “你能有什么办法?”

        李柔明显不信。

        “娘,你担心的不是李家那些长老们会偏袒李杰,继而处罚我吗?你放心吧,我有办法让他们偏袒向我。”

        段凌天神秘一笑,自信满满。

        “什么办法?”

        李柔好。

        旁边的少女也望了过来,一脸期待。

        “我先去忙,午吃饭前告诉你们。”

        段凌天说完回了自己的房间,忙去了。

        只留下无奈对视的两女。

        “可儿,你知道天儿说的办法是什么吗?”

        李柔问少女。

        “可儿也不知道。”

        少女轻轻摇头。

        “那个臭小子,最近真的是越来越神秘了。”

        李柔秀眸微凝,无奈一笑。

        午吃过饭,段凌天跟母亲李柔要了一百两银票、三十两碎银后,带着少女一路离开了李家府邸。

        让看到这一幕的许多李家子弟一阵无语。

        “这都什么时候了,段凌天还有闲情出门去逛街?”

        “他不会是担心家族会议后,家族要惩罚他,准备逃跑吧?”

        “开什么玩笑,他是九长老的儿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能逃到哪里去……”

        “牛人!今天的家族会议后,如果他要是没什么事,我一定封他做我的偶像,认他做我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