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章 形势陡转

第12章 形势陡转

        一千两一次!

        三次是三千两!

        段凌天虽然知道炼药师赚钱,却也没想到这么赚钱。

        他们李家的大长老只是一个九品炼药师,拿出三千两银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娘好歹也是李家长老,每个月却只能领取十几两银子的薪俸,这差距太大了。”

        他心里一叹。

        眼看段凌天接过一千两银票,高台的所有李家高层都呆住了。

        特别是想看段凌天笑话的七长老李坤,嘴角的冷笑彻底凝固……

        眼前的一切,让他感觉像是在做梦。

        这个段凌天,只是帮大长老按摩了一会儿,得到了一千两银子?

        “大长老,这按摩我也会,我媳妇还夸我按得好呢,要不,我给您老按摩个两小时,你也给我一千两?”

        六长老李平双眼放光,好像现了财路,死死盯着大长老李火。

        李火低哼一声,完全无视李平。

        旋即又抬头看向段凌天。

        “小家伙,你这出神入化的按摩手法从哪里学来的?我感觉体内多年积累下来的暗疾,已经被你初步压制,后续你再给我按两次,必然能彻底根除。”

        李火好问。

        “大长老,我也是偶尔在一部医书看到的。”

        段凌天微微一笑。

        李火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

        他自然不会相信段凌天的鬼话,却也没再多问。

        以段凌天现在的态度,明显是不愿意说。

        “暗疾?”

        剩下的李家高层,纷纷目瞪口呆。

        他们还记得,段凌天在给大长老按摩前,提到过暗疾。

        他们好,段凌天是怎么看出大长老有暗疾的?

        更重要的是,他竟还懂得为大长老治疗暗疾的按摩手法。

        李柔看着儿子,眼的疑惑越来越深。

        站在她旁边的少女,崇拜的看着段凌天,对于段凌天的手段,一点也不惊讶。

        在她的心里,少爷是无所不能的。

        “七长老,我现在可以跟你赌了吗?”

        段凌天看向李坤。

        “段凌天,你要送钱给我,我自然不会拒绝。”

        李坤双眼眯起,低哼一声。

        “那好。”

        段凌天点头,将手里的一半银票递给了家主李南峰。

        “家主,这是我和七长老之间的赌注,还请你代为保管,做个见证。”

        李南峰目光复杂地接过五百两银票,点了点头。

        “家主,还有我和六长老之间的赌注。”

        这时,五长老李庭也取出了五百两银票,交到了李南峰手里。

        “家主,这是我和六长老的赌注。”

        李坤也取出了一千两银票。

        “开始吧。”

        李南峰收好银票后,看向段凌天。

        将手里剩下的五百两银票交到了母亲李柔的手里,段凌天点了点头,直接下了演武场,与等待了许久的李杰相对而立。

        演武场周围的李家子弟,目不转睛盯着两人。

        终于要开始了!

        “段凌天,你这么久不下来,不会是怕了吧?”

        李杰冷笑。

        “怕?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李杰,今日一战,你可要尽力了……你若败了,你家可彻底倾家荡产了!”

        段凌天淡淡一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杰脸色一沉,他并不知道高台的赌局。

        “今日之后,你自然会知道。”

        段凌天脸的笑容更甚,看在李杰的眼里,却是那么刺眼。

        李杰脸色一沉,浑身肌肉微微隆起,身衣衫鼓胀。

        刹那间,李杰双脚蹬地,向段凌天飞奔而去。

        度极快,宛如化作了一只全力奔行的猎豹……

        “段凌天,你废我弟一臂,今日,我要你十倍奉还!”

        李杰急前冲到段凌天身前,爆喝一声。

        双手成掌,施展出大成的黄级阶武技,去势汹汹,对着段凌天拍打而出。

        落叶掌!

        “七长老,李杰能在淬体境四重时将落叶掌修炼到大成,天赋当真了得!”

        “我年轻时修炼的也是落叶掌,淬体境七重时方才将落叶掌修炼到大成,这一点我远不如李杰,七长老真是好福气。”

        “是啊,七长老有个好儿子,真是让我羡慕。”

        ……

        高台,听到几个长老的夸赞,李坤微微一笑,有些飘飘然。

        “咦,段凌天施展的是什么武技?”

        突然,家主李南峰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凌天的身。

        只见段凌天身体前倾,前后马步扎起,宛如化作了一张有力的强弓,不动如山。

        而几乎在这一瞬之间,面对李杰那呼啸而落的落叶掌,他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疯兔!

        这八个字,用在现在的段凌天身再合适不过。

        面对李杰的落叶掌,段凌天丝毫不惧,直接迎了去。

        起手右拳甩动,宛如飞射而出的炮弹,轰向了李杰的一掌。

        啪!

        拳掌交击,李杰身体微震,站在原地。

        段凌天却是被李杰给击退了几步,脸浮现一抹红润。

        “天儿!”

        高台,眼看段凌天被击退,李柔一脸担忧。

        她旁边的少女,也是紧张得攥紧了粉拳。

        反观李坤,一脸得意。

        在他看来,淬体境四重对淬体境三重,那是单方面的辗压,没有任何悬念。

        “五长老,多谢你的银票了。”

        六长老李平看向李庭,得意不已。

        好像李庭的五百两银票已经成为了他的囊之物。

        “不愧是淬体境四重,硬拼,我的力量还是差了一些。”

        演武场,被击退的段凌天心里一动。

        “或许……”

        瞥了一眼手的指环,段凌天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这是他的底牌。

        “段凌天,真没想到,你竟然突破到了淬体境三重。不过,算如此,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今日,我要为我弟弟报仇,彻底废了你……我要让你一辈子躺在床,在无尽的忏悔痛苦地度过余生!”

        李杰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段凌天,狠厉道。

        段凌天脸色微沉,眼寒光一闪,没想到李杰这么狠毒。

        次李鑫挑衅,他废李鑫一臂,已经是手下留情。

        不然,李鑫的下场会跟方健的那个手下一样。

        今天,虽然李杰的实力胜过他,但他凭借指环早准备好的铭纹,还是有十足的把握战胜李杰。

        原本,看在同为李家子弟的份,他只打算废掉李杰一臂,以作惩戒……

        可现在看来,他似乎还是太宽容了。

        “让我躺在床痛苦地度过余生么?李杰,你可要好好记住你自己现在说过的话,千万不要后悔。”

        段凌天凝视着李杰,突然笑了。

        “后悔?我李杰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后悔!”

        李杰不屑冷笑,双腿一震,整个人宛如化作了一只猛虎,扑向了不远处的段凌天。

        大成的落叶掌,再次对着段凌天拍落而下。

        段凌天跨前一步,身后倾,又一次弯成弓形。

        右肩后压,伴随着身体的动荡,右拳笔直甩出,力透全身,迎向了李杰的落叶掌……

        炮拳!

        形意五行拳之一,似炮非炮,拳出,有排山倒海之势。

        “啪!”

        拳掌再次对轰!

        段凌天心里微动,指环的铭纹之力,宣泄而出,涌入了李杰的体内……

        瞬间,李杰如遭雷击,身体一颤,脸色大变,眼露出惊恐之色。

        好像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轰!

        段凌天的炮拳,在李杰身体一颤、落叶掌力量尽散,只剩惯性的同时,碾压而出。

        咔!

        直接打折了李杰的臂骨!

        刺耳的骨折声,伴随着李杰的凄厉嘶喊,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

        让所有人感觉不寒而栗。

        在所有人都觉得怪,刚才还稳占风的李杰,为何突然会被段凌天碾压时。

        段凌天迈步而出,跟了身体后坠的李杰,一脚踢出,将李杰的身体挑飞起来,飞了三米以的高度。

        下一刻,段凌天站在原地。双腿一弯,猛然下蹲!

        被抛飞到空的李杰,脸色煞白,冷汗直流。

        当他的身体开始下坠,转头俯视到段凌天现在的动作时,瞬间明白了段凌天的打算。

        “爹,救我!!”

        李杰心里升起刺骨的寒意,惊喝道。

        身在空,他无法行动自如,一身淬体境四重的力量无处可使。

        段凌天双腿瞬间挺直,借助蹬地之力,整个人冲天而起。

        威不可挡的双拳,犹如冲天炮弹,直掠飞下坠的李杰……

        “不!!”

        高台的李坤听到儿子绝望的惊喝,终于反应过来,爆喝一声,离座而出,直接掠下了演武场。

        想要救下自己的儿子。

        李柔深怕儿子吃亏,紧随其后,也掠下了演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