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章 远古巨象之力

第2章 远古巨象之力

        段凌天笑了。

        打沙包么?这个他在行。

        被绑在刑柱的李鑫,年纪和段凌天相仿,早已被晒得脸色青……

        听到李柔的话,他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爹,救我!”

        “李柔,别欺人太甚!”

        七长老李坤勃然大怒。

        “欺人太甚?李坤,平时你儿欺负我儿,我儿技不如人,受点伤在所难免,我也认了。这一次,你儿险些将我儿杀死,真以为我李柔好欺负不成?”

        李柔冷眼一扫李坤,语气间夹杂着摄人的怒意。

        “天儿,你尽管动手,我倒是要看看,今日,谁敢阻挠我惩戒小辈!”

        李柔言语间尽显巾帼豪气。

        虽是女儿身,但她此刻展现出来的气势,却丝毫不下于男子。

        “家主。”

        李坤看向身边的家主李南峰,想让他主持公道。

        “七长老,今日之事,是你和九长老的私事,尽量私下解决吧。”

        李南峰摇了摇头。

        “是他把你害这么惨的么?”

        喃喃自语一声,也不知道段凌天在跟谁说话……

        啪!

        前一步,二话不说,直接给了李鑫一巴掌。

        掌心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段凌天眉头微微一皱。

        这副身体也太废了……

        “段凌天,有种给我松绑,我们单打独斗!”

        半边脸被打肿的李鑫,眼迸射出冷厉的凶光,咆哮道。

        “单打独斗?不好意思,我没兴趣……至于我有没有种,不需要你关心了。”

        段凌天笑着摊开双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啪!

        又甩了李鑫一巴掌。

        “这家伙的脸皮还真厚。”

        段凌天皱眉吐气,吹了吹疼的掌心,一脸不高兴。

        周围的一个个李家子弟,听到段凌天的话,集体无语。

        别人被绑在刑柱毫无反手之力让你打,你还嫌他脸皮厚?

        这都什么人!

        “还是鞋子实在。”

        弯下腰,段凌天脱下了一只鞋,拿在手里,对准李鑫的脸。

        这一幕,让在场的李家子弟心底忍不住升起了一丝寒意……

        这个段凌天,不会是想用鞋子抽李鑫脸吧?

        这要是真的抽下去,李鑫的脸还不直接开花了!

        “小畜生,找死!”

        李坤再也忍无可忍,身形一动,如大鹏般飞掠而出,冲向了段凌天。

        “我看是你找死!”

        李柔也动了,莲步挪动,仿佛化身成风,先一步站在了段凌天的身前。

        纤纤玉手伸出,闪烁着元力的光华,对着掠来的李坤是一掌拍出。

        与此同时,在李柔头虚空之,一缕缕白雾若隐若现。

        “李柔,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这个九长老有几斤几两。”

        李坤目光冷厉,大手如蒲扇般落下。

        元力绽放,拼尽全力,迎了李柔的一掌!

        刹那间,四头淡淡的远古巨象虚影,凭空出现在李坤头顶虚空之。

        李坤全力出手,引动天地之力,衍变出四头远古巨象虚影……

        也是说,他现在施展出来的力量,堪四头远古巨象之力!

        一头远古巨象,便有万斤巨力。

        “娘。”

        段凌天皱眉,有些担心。

        一个个李家子弟目不转睛看着,七长老和九长老交手,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况。

        啪!

        众目睽睽之下,李柔和李坤对了一掌。

        两人身体一顿后,李柔身体微微前倾,头顶之的白雾,也衍变出了远古巨象虚影……

        一共六头!

        六头远古巨象之力!

        李坤的四头远古巨象之力,对李柔的六头远古巨象之力,结果可想而知。

        刹那间,李坤如离弦之箭飞出十几米,狼狈不堪。

        李坤脸色涨红,吐出一口淤血,望着李柔头顶虚空之那逐渐消散的六头远古巨象虚影,一脸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六头远古巨象之力,这李柔竟是凝丹境四重武者!”

        李坤心一震。

        他怎么也没想到。

        在李家几乎没有出过手,素来低调的九长老李柔,竟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在场的李家子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六头远古巨象之力……九长老好强!”

        “按照远古巨象之力推算,九长老的实力,应该步入了凝丹境四重。”

        “没想到,一向温和的九长老竟有这样的实力,要不是这次李鑫差点把段凌天杀了,我们还没机会看到九长老出手。”

        ……

        李柔站在那里,纤瘦的身影,显得无高大。

        “真没想到,娘还有这样的实力。引动天地之力,衍变出六头远古巨象虚影,应该是凝丹境四重无疑。”

        段凌天舒了口气。

        在这个世界,武者入门,即为淬体境,分一到九重。

        修炼到淬体境九重,可让肉身拥有万斤巨力。

        一旦全力出手,可引动天地之力,衍变出一头远古巨象虚影,拥有一头远古巨象之力。

        淬体境之,是凝丹境。

        凝丹境跟淬体境最大的差别,是元力。

        淬体境九重之后,孕育出元力,即为凝丹境一重。

        凝丹境一重的元力强度,堪一头远古巨象之力,再加肉身之力,可施展出两头远古巨象之力。

        后面修为越高,掌控的力量也越强。

        “我前世以形意拳锻炼肉身,修炼出内力,自问在地球罕逢敌手……可我以肉身配合内力施展出来的最强力量,也只有万来斤,堪这个世界的淬体境九重。”

        “这个世界的人的身体,天生前世的地球人强,元力,也内力要高一个层次。前世在地球,我修炼到了极限……可在这个世界,我的那点实力,只能算是一个起点。”

        段凌天的嘴角浮现笑意。

        这个世界,有点意思。

        “天儿,现在没人打扰你了,继续吧。”

        李柔温柔的声音,传入了段凌天耳。

        “爹,救我!”

        李鑫脸都青了,眼露出深深的恐惧……

        段凌天手里的鞋子若是真的拍下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坤脸色阴沉。

        却因忌惮于李柔,不敢再有所动作。

        段凌天咧嘴一笑。

        啪!

        手里的鞋狠狠落下。

        李鑫一声惨叫,脸多出了一个鞋印。

        啪!啪!啪!啪!啪!

        ……

        段凌天拿着鞋,一次又一次落在李鑫的脸。

        鞋子每一次落下,在场的李家子弟身体忍不住一颤,只听到声音觉得不寒而栗。

        直到李鑫昏死过去,段凌天才停下了手。

        “你安心去吧,我帮你报仇了。”

        段凌天心里默念,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跟谁说话。

        跟在母亲李柔身后离开时,段凌天现。

        那七长老李坤看向他时,眼流露出嗜血的仇恨,择人而噬……

        他心里一沉。

        这样的目光,前世他见过无数次。

        有这种目光的人,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所以,在前世,曾经用这种目光看他的人,都被他扼杀在了摇篮之。

        “今日之事,恐怕只是一个开始……我必须赶紧提升实力,要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段凌天感觉到了压力。

        虽然,李坤不是他娘的对手,但他娘也不可能随时陪在他的身边,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

        想要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好好活下来,只能靠自己。

        他现在需要实力……

        强大的实力!

        作为李家九长老,李柔有一座独立的大院。

        大院里有三间卧房,李柔、段凌天各住一间,丫鬟住一间。

        回来后,段凌天跟李柔打了声招呼,回了房。

        “天儿这次受伤后,好像有些不同了……”

        作为段凌天最亲近的人,李柔也现了段凌天这次醒来后的些许不同之处。

        她也没多想,只以为儿子是受了惊吓才会这样。

        她又怎能知道,她的儿子虽然身体还在,灵魂却已经换了一个人。

        回房后,段凌天坐在床,一脸郁闷。

        从那段陌生的记忆里,他得知现在这副身体的原主人自小体弱多病。

        想要完成淬体,步入淬体境一重,成为武者,简直登天还难。

        “你娘那么强,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废人!我也倒霉,竟然附身在你的身。”

        段凌天心里暗骂。

        “桀桀桀桀……”

        在这时,一连串阴森的沙哑笑声,突然在段凌天脑海里响起。

        “什么人?”

        段凌天脸色大变。

        “小子,没想到你命这么大,灵魂那样都没被我毁掉,不过,现在也一样……不对,你不是那小子,你是什么人?!该死,你竟敢抢我看的身体,死!!”

        沙哑的声音,到得后来,突然一变,充满了暴戾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