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107章 被追杀的

第4107章 被追杀的

        听到老人这话,杨玉辰沉默了一下,方才再次开口:“宫主,你直说吧……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可先说好,太难的事情,我不会去做。”

        “万法学宫之内,我就算一直盯着我那师弟也没什么……别忘了,我不是众神位面原住民,我本尊就算没办法一直在他身边保护他,但我的法则分身可以!”

        杨玉辰一开口,便问老人,想让他做什么。

        因为,在他看来,这位万法学宫宫主,不可能无偿做这件事情。

        “你这小子,就这样看我?”

        老人摇头无奈一笑,“如果我说,不需要你做什么,纯粹是爱惜天才,所以才想给予你那小师弟一些照顾呢?”

        杨玉辰闻言,深深看了老人一眼,“如果不需要我做什么……宫主,看来是将主意打到了我那小师弟的身上。”

        “宫主想让他做什么不成?”

        杨玉辰问。

        “我能让他做什么?”

        老人摇头一笑,“你这小子,聪明是聪明,可有时候也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

        “放心,我无意让他做什么。”

        “如果真要说我的目的,你可以理解为……我,打算和他结一场善缘。”

        “我保他,他总要领情吧?”

        “领了情,日后若我有什么需要他帮忙,他应该不会推辞吧?”

        老人说到后来,笑得更加灿烂。

        而杨玉辰闻言,心中也是一阵震颤,但表面却是显得若无其事,“宫主,就那么看好我那小师弟?”

        “觉得他值得你这般投资?”

        在杨玉辰看来,老人这话的意思,无非是打算以这种方式投资他那小师弟,博他那小师弟未来不凡,到时再还他人情。

        要知道,这种事情,是有很大风险的,最后可能一场空。

        毕竟,一个人的未来,哪怕是天才的未来,也是不可控的,谁都不敢肯定他不会半途夭折,除非一路有强者护道。

        而且,不能是一般强者。

        或许,唯有至强者护道,才有可能真的没有任何风险的成长起来。

        但,那可能吗?

        别说只是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天才,哪怕是至强者的嫡系后裔,除非就在他的身边待着,一旦外出,至强者也不可能随身护道。

        “博上一把,又有何妨?”

        老人淡淡一笑,“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你的眼光!”

        “呵。”

        杨玉辰却似乎对老人的话不置可否,“宫主你恐怕不只是相信我的眼光吧?我那师弟的来龙去脉,想必宫主你现在也已经知晓了吧?”

        老人闻言,面色镇定道:“那重要吗?”

        “再天才,再能创造奇迹……能保证一直创造下去吗?最多也就只能保证,我这一把投资,亏的可能性较小。”

        听到老人的话,杨玉辰沉默,确实是这个道理。

        见杨玉辰沉默,老人也不说话,静静的等着他的回应。

        约莫一刻钟后,杨玉辰方才开口,“宫主,要不然……你对我提一个要求,平了你助我小师弟的人情,如何?”

        “好啊。”

        老人闻言,笑得更加灿烂,“你脱离内宫一脉,到传承一脉来,如何?”

        杨玉辰一怔,随即苦笑,“宫主,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要真这样做了,我大师姐就饶不了我。”

        “到时候,不只是我要倒霉,你恐怕也要倒霉!”

        这一次,老人尴尬一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就算要你到传承一脉来,肯定也不会让你脱离内宫一脉。”

        尴尬笑着的同时,老人的目光深处,俨然也流露出了几分忌惮之意。

        就好像对杨玉辰口中的‘大师姐’颇为忌惮一般。

        “宫主,这事我决定不了。”

        杨玉辰面色一正,说道:“我宁愿自己的法则分身护他左右,也不愿自作主张为他答应你这人情。”

        “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

        老人叹息一声,随即身体也开始化作虚影,“罢了,那我就等他出来以后,问他一声,看他是否要我这个人情。”

        话音落下,老人便已经是无影无踪。

        而杨玉辰的脸上,也适时的露出几分疑惑之色,“这老家伙,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那种人……他,竟然这么看好小师弟?”

        “真是奇怪。”

        “难道,他看到了什么?”

        突然,杨玉辰想起了一个传闻,据说万法学宫自古以来,便传承有一件名为‘窥天神镜’的神器,可窥过去未来,下到世俗位面之人,上到众神位面之人,都可窥一二。

        他不得不怀疑,那位万法学宫的宫主,是否通过那窥天神镜看到了一些东西。

        “还有他执意让我做万法学宫宫主一事……是否他看到了什么?如若我做万法学宫宫主,比传承一脉那几位中的任何一人做都要好?”

        杨玉辰的思绪,飘飞拉远,很多事情,在这一刻,虽算不上豁然开朗,但也不至于毫无头绪。

        内宫一脉之人,不当宫主,虽没有明文规定,但在万法学宫传承的悠久历史上,却一直都是如此。

        万法学宫宫主,一直都是从传承一脉出。

        哪怕这一代的宗主,也是昔日万法学宫传承一脉最出色的存在!

        ……

        天地之间,众神位面,一直都是十八个。

        除了神遗之地、制裁之地、玄罡之地之地以外,还有另外十五个众神位面。

        而现在,在其中一个众神位面中,一道身影,仓皇在虚空中掠过,隐藏在一片峡谷之内,身形略显狼狈。

        峡谷上空,一道道身影呼啸而过,也有一道身影顿住身形。

        “柳河,你留下来在这峡谷之内探查一番……那个风轻扬,没准就在这里。”

        虚空之上,一道声音,越来越远。

        而留下来之人,也用了一声‘好’,然后便进入了峡谷之内。

        “掌握了惊天剑道,时间法则毁灭法则双绝,还是来自下层次位面……有人传,这风轻扬是得到了至强者传承!”

        “而且,还是那种谁都可入的传承之地!”

        “只要找到那风轻扬,胁迫他,便也能进传承之地,得到一场天大的造化!”

        留下来的中年男子‘柳河’,呼吸略显急促,双眼放光,“那风轻扬,会躲在这里吗?要是能找出他,抓到他,那可就真的是发了!”

        柳河,是一个上位神皇之境的散修,这一次和一群人一起来搜查风轻扬,完全是被朋友叫过去一起。

        “上位神皇?”

        峡谷之内,风轻扬立在一处凸起的山壁之后,眼中闪烁着道道冷光,“我的法则分身,被上位神帝碾碎,也就罢了……”

        “今日,一群神皇,也欺到了我的头上?”

        “若非他们当中有两个下位神帝……我又何需遁逃万里?”

        “上位神皇……”

        “他们难道不知,这等寻常上位神皇,我风轻扬根本不惧?”

        一念至此,风轻扬身形一晃,已是出现在那中年男子柳河的附近,目光冷漠的盯着柳河,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

        这时,柳河也反应了过来,看到风轻扬后,目光大亮,“竟然真的在这里!”

        “赚大发了!”

        下一瞬,深怕眼前之人逃离的柳河,蓄势待发的神力肆虐而起,哪怕对方只是一个下位神皇,他也丝毫不敢小觑对方。

        据说,这个下位神皇,还杀过好几个中位神皇。

        当然,几个中位神皇而已,他作为上位神皇,也根本没将他们放在心上。

        “今日……我风轻扬,便以下位神皇修为,杀上位神皇!”

        直到这一刻为止,风轻扬其实还没杀过上位神皇。

        不过,他先前杀死的几个中位神皇中,却有两人都是中位神皇中的佼佼者,可以比拟一般上位神皇的那种。

        他杀那两人,尚有余力。

        咻!!

        在柳河出手的刹那,风轻扬也动手了,剑芒掠动,剑气纵横,就连周围的空气,在这一刻,仿佛都被抽动。

        可怕的剑意,凭空出现,在峡谷内肆虐,山壁之上,出现了无数道密密麻麻的剑痕。

        这些剑痕,并非风轻扬出手所留下。

        而是他出剑的同时,引动的剑意所自主留下。

        他的剑道,在来到这众神位面之后,更进了一步……

        而也正是因为这逆天的剑道,埋下了祸根,使得他被人诬陷,在一群不知情散修的追踪下,一路逃亡。

        “你我无仇。”

        “要怪,便怪你太过贪婪。”

        在风轻扬出剑的同时,他淡漠的声音,也适时的回荡在峡谷之内。

        而有着上位神皇修为的中年男子柳河,闻言心中却是极其不屑,一个下位神皇,也敢在他这个上位神皇面前大放阙词?

        只是,下一瞬,他那不屑的脸色,便彻底变了。

        咻!!

        因为,他发现,对方一剑之下,他的攻势,竟然被压制了,哪怕全力催动神力发动最强攻势,也还是被压制。

        “怎么可能?!”

        “这真的只是一个下位神皇?!”

        “这可怕的剑意……这剑道,跟传闻中的完全不一样啊!这到底是什么剑道?怎么会这般可怕?!”

        在种种震撼不可思议的念头之下,柳河的攻势也在几个呼吸之后,彻底被碾碎。

        剑芒,顷刻间透过他的脑门和胸口,窜进了他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