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105章 平分秋色

第4105章 平分秋色

        这里是至强者遗迹,段凌天没什么可顾虑的。

        就算是五行神灵还能用,他也敢用!

        什么是遗迹?

        就是至强者殒落之后,留下来的地方,也算是至强者留下传承的地方。

        不过,至强者留下传承的地方,有很多种……

        其中一种,也是最好的,是至强者留下完整传承的地方,在殒落之前就事先准备好的,得到这种传承之人,至少也能成就神尊!

        哪怕天赋再差都行。

        天赋好的,大概率能成就至强者!

        当然,这种传承之地极少,因为很少有至强者预知死亡,也有很多至强者不觉得自己会死,在这种情况下准备这种地方,那不是诅咒自己吗?

        不少至强者都避讳这一点。

        另外一种传承之地,便是像段凌天的师尊风轻扬遇到的那一种,那位于诸天位面七大凶地之一的修罗地狱中的至强者传承之地,是至强者殒落之前,仓促留下来的,所以没太多好处,风轻扬虽然得到了传承,得到的好处也有限。

        不过,以风轻扬自身的天赋和悟性,哪怕得到的只是这种传承,日后成就神尊想来也不在话下。

        当然,前提是不会半途夭折。

        要是半途夭折了,说再多也是枉然。

        除了这两种至强者传承之地以外,像段凌天现在所在的至强者遗迹,也算是至强者传承的一种……

        不过,这种传承之地,比较特殊,至强者以身化道,融入独立小世界,同时需要大量的灵气作为支撑。

        平时,更多消耗的是积累的灵气,对于至强者留下的传承之道的消耗比较小。

        这种地方的缺点是,进过一次之后,就要等待许久才能再次恢复。

        而且,至强者留下的传承之道,也在不断消耗,哪怕消耗再小,也有消耗殆尽的那一日,到时候也是所谓至强者遗迹消失的那一刻。

        当然,段凌天也是进来以后,得到了一次好处,才意识到自己进入的至强者遗迹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种地方,其实也是至强者殒落之前临时准备的,为的是留下一场可以给多人帮助的造化。

        这种至强者遗迹,除了拥有开启方法之人,其他人都没办法进入,哪怕是至强者,也是一样……当然,如果是至强者,进不去,也有能力将之强行毁掉!

        “在这种至强者传承之地里面,不需要担心有人窥伺……我在这里暴露出任何东西,都不会给我留下隐患!”

        也正因如此,段凌天一出手,便催动全身神力,并且毫无保留的取出了自己的全魂神剑,七窍玲珑剑。

        甚至于,剑魂凰儿,也被他从体内小世界唤出。

        “以我现在的实力,哪怕是玄罡之地重量级神尊级势力、巨头神尊级势力,万岁之下没入神帝之境年轻天骄,恐怕也没几人能是我的对手!”

        对于这一点,段凌天还是很自信的。

        只是,当段凌天展现出手段之后,云青岩那边的情况,却又是让他忍不住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云青岩的周身,竟然也升腾起阵阵空间风暴,并且云青岩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柄神剑,七彩流转,和他自己手中的七窍玲珑剑一模一样。

        最让段凌天震惊的,还是紧随其后出现的一道浑身上下闪烁着七彩霞光的倩影,也跟凰儿长得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情况?”

        “我虽然不太清楚这云青岩的手里……但,他当年出过手,他擅长的并不是空间法则!”

        这一点,段凌天还是记得清楚的。

        不过,也随着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似乎冥冥中捕捉到了一些微妙的东西,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后,也想通了。

        “应该是我不清楚云青岩的实力,而云青岩又是我的执念……所以,这至强者遗迹,才会让他拥有我的实力和手段。”

        “现在的他,除了样子是云青岩……手段和凭借什么的,其实都是另外一个我。”

        想清楚这一点后,段凌天心中也有些无奈,同时对眼前的云青岩也消了不少敌意,毕竟这不只不是真正的云青岩,甚至这个假云青岩还拥有他的一身实力和手段。

        “就是不知道……他的战斗经验,是继承了我的,还是被至强者遗迹赋予的。”

        虽然,段凌天清楚自己的实力和手段,但却不敢确定,眼前的云青岩的战斗经验,是继承了他的,还是至强者神迹所赋予。

        至于云青岩本人的战斗经验,段凌天觉得不可能出现,因为他并不了解。

        这至强者遗迹,肯定是根据他个人和记忆给他‘定制’的对手。

        “希望是继承了我的战斗经验……这样一来,要胜他并不难!”

        段凌天暗道。

        若说谁对自己最了解,莫过于自己本人。

        哪怕眼前的云青岩,继承了他的实力、手段,以及战斗经验,和他实力相当……但,他一样可以迅速击败对方!

        因为,他可以变通。

        而对方,作为一个继承之人,就算也会变通,但肯定跟不上他的思维。

        “而如果他的战斗经验,是来自于这至强者遗迹……来自于一般人的倒也罢了,若是来自于那位至强者,我想要击败他,乃至杀他,很难很难。”

        想到这一点,段凌天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至强者,这三个字,便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心头。

        如果眼前的云青岩,真是继承了至强者的战斗经验,他还真的未必会是对方对手!

        “如果被他击败,乃至击杀……我也将第二次殒落。到时候,就只剩下一次机会了。”

        “这前后加起来……我也就在这至强者遗迹里面待了几天的时间。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就被送出去吧?”

        “便是四师姐,应该也没那么快被送出去吧?”

        段凌天暗道。

        也是段凌天现在不知道在至强者遗迹里面待得时间最短的四师姐狼春媛,也在至强者遗迹里面待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要不然,他肯定会被吓到,乃至压力大增!

        而他的三师兄杨玉辰之所以没在他进来前说他们几人在这至强者遗迹里面待了多长时间,也是考虑到这一点。

        怕段凌天有压力。

        “段凌天,今日,我杀你后,以你的血,染红白毯,做我和师妹大婚时走的红毯!”

        云青岩再次冷声开口的瞬间,也出手了。

        而段凌天,在他出手的同时,便警惕了起来,听清楚他的话,反应过来后,脸色也是异常的难看。

        哪怕知道这是假的云青岩,现在他也怒了!

        对方的话,触及了他的逆鳞!

        他的妻子,不容任何人亵渎!

        “你找死!”

        段凌天冷喝一声后,愤然出手,迎上了云青岩,看似仿佛失去理智,实际上在出手的那一刹那,已经彻底冷静下来。

        同时,也忌惮对方的战斗经验真是来自于这至强者遗迹,来自于那位至强者!

        片刻之后,首次交锋,段凌天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这云青岩,确实得到了至强者遗迹的战斗经验,非他自己的战斗经验,掌控之道施展出来,如臂驱使,远胜他施展掌控之道!

        不过,剑道,却施展得非常僵硬。

        察觉到这一点后,段凌天总算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倒也不是没机会击败这云青岩,乃至将其杀死!

        咻!!

        云青岩出手,掌控之道出神入化,但剑道却有些僵硬,但即便如此,继承了段凌天掌握的空间法则的他,凭借手中融合了器魂的七窍玲珑剑,实力也是非常强大。

        至少,以云青岩现在展现的实力,放在昔日七府之地举办的七府盛宴上,三招之内,便足以击败那最后名列七府盛宴第二的大名府寒山邸天骄,王雄!

        当然,当时击败王雄的段凌天,是没动用七巧玲珑剑的,也不方便动用。

        “我若击败了这云青岩……那岂不是说,就算是留下这至强者遗迹的至强者,操控我的身体,也未必有我自己操控自己的身体强?”

        想通这一点后,段凌天眼中绽放出璀璨亮光,然后身上也随之升腾起凛然战意,手中剑出如龙,一次又一次迎上了云青岩。

        咻!咻!咻!咻!咻!

        ……

        七彩剑芒肆虐,剑气纵横,段凌天的剑芒,完全压制了云青岩的剑,但却也没伤到云青岩,因为云青岩的掌控之道施展得如非常完美,每一次都恰到好处帮他抵御了攻向他的剑芒。

        “真是厉害!”

        “不愧是擅长掌控之道的至强者!”

        而在这个过程中,一开始段凌天还没怎么注意,可时间长了,他发现,云青岩现在施展的掌控之道,也给了自己不少启发。

        另外,他也发现,即便云青岩施展出来的剑道僵硬,但凭借他在掌控之道上的造诣,还是和他战成了平手!

        至少,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保留,但却仍然没有占据丝毫上风!

        “我想要击败他,很难。”

        “除非,能临时提升自己在掌控之道上的运用能力……”

        段凌天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同时在和云青岩交手之余,也在不断关注他施展的掌控之道。

        其实,他和云青岩施展的掌控之道,造诣都是一样深的。

        只不过,云青岩继承了留下这至强者遗迹的至强者的战斗经验,施展出来的掌控之道,完美无瑕。

        这,也是他远比不上的!